趙寧愣怔的看著被打開的牢門,再看向外邊的劉三娘。

其實這個角度很不容易被人看到,更何況,現在劉三娘背靠在那邊,正望著外面的大雨絮絮叨叨,喃喃說著聽不懂的話。

趙寧抿唇,起身走了過去。

腳步邁出鐵門時,她垂首看了眼旁邊的老鼠,心底有些悵惘,細細琢磨,又覺得像是什麼思緒都沒有。

但是,就這樣輕易離開了么。

待她出來,夏昭衣又將鎖鏈按照原來的樣子,鎖了回去。

石門只開著一道狹隘的縫隙,夏昭衣爬上去,輕輕鬆鬆的鑽了出去。

趙寧將石門推開些,瘦骨如柴的身子同樣輕鬆。

她回身想要將石門堵上,夏昭衣喚住她:「別。」

「不合上?」趙寧說道。

「不合。」

夏昭衣說著,已經鑽出了第二道石門。

火把還擱在角落,洞里的風將火把吹得搖晃。

夏昭衣回頭看著她辛苦的推著石門,從懷裡摸出一個小布包,遞了過去。

趙寧頓了下,伸手接過,揭開后,是一隻被烤的脆嫩金汁的兔腿,外麵包著很大一片葉子,葉子的芬芳也被帶了出來,合成怡然香氣,直撲鼻尖。

她抬起頭,訝然道:「這是……」

「這石門不好推,你吃完以後生點力氣出來。」夏昭衣道。

然後她就舉著火把站在外面,沒有一點要上來幫忙的意思。 結果,魏子凱囂張說道:「怎麼?敢打不敢公開?你這不是慫比一個嗎?」

眾人紛紛想到,這個年輕人呢氣勢太盛了,居然逼著人家一個土包子農民打扮的人,在群豪面前比武,這就好像是逼著一個大姑娘當街脫衣服一樣嘛!

於是有人說道:「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聲音很小,但是羅小冬耳力銳利,自然聽到了。

這時候,羅小冬嘆口氣,說道:「既然一定要比,我當眾聲明一下!」

魏子凱說道:「可以,你說話吧?」

羅小冬說道:「第一,我壓根兒不是白老大的傳人,我只是在一次打擂台的時候,被白老大指點了十分鐘,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見過白老大了,自然也沒有相處的時間了。」

眾人大驚,心想,這土包子居然打過擂台,並且在擂台上接受了白老大的指點,這簡單的兩句話,信息量太大了,第一,是說明白老大尚在人間,並且還能指點他羅小冬武功,第二點,說明這個人的確不簡單,打過擂台的人,都是有勇氣的有氣魄的人,否則上擂台就嚇的尿褲子了。

所以,基本不要小看這個人。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三分鐘,羅小冬待人群的喧鬧靜下來的時候,接著說道:「第二,我可以隨時奉陪,在大家面前打擂台,也是可以的沒什麼不可以,但是我並不代表白家,我僅僅代表我個人,一個半吊子,跟你切磋一下,我們點到為止,你看如何?」

那魏子凱斜著眼,輕輕咳嗽一聲,說道:「你太謙虛了,我曾經跟蛇王討教過,說你力大無窮,根本就不是半吊子,我也是從小力氣大,打遍周圍,並且得到過金老太爺的親自指點,你看,我和你切磋,也不掉你面子,對吧?」

這麼一說,現場眾人再次驚訝,喧囂起來,大家均議論道:這哥們,這魏小凱,乃是金老太爺金老二的徒孫啊,難怪這麼囂張,這金老二當年也是因為幾招的差距,屈居白老大之下,成了第二把交椅,這徒孫當然執著於多回來了,一雪前恥,當然了,這是很久以前,幾十年前的所謂的恥辱了。

而在場的眾人之中,還有人是從來不認識白老大的,比如一些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根本不認識白老大,也不知道金老爺,都是隨著他們的父輩來喝蘇芒先生的六十大壽壽酒的。

所以,家長就忙著給他們解釋,解釋這情況。

不一會,現場再次被魏小凱的一個手勢給弄的平靜下來,的確,靜的連一根針掉地上都能聽的到了,羅小冬也聽到了自己的心臟撲通的聲音。

魏小凱說道:「可以,我答應你,我回頭再找白若彤挑戰,在這之前,我必須把你踩在腳下,否則,我談何去挑戰白若彤呢?至於白老大,他是前輩,年事已高,並且神龍見首不見尾,所以我也沒辦法挑戰,我只能挑戰你和白若彤了。」

他談來風輕雲淡,以為羅小冬很容易對付似得,因為他已經把目標放在下一個,就是白老大的女兒白若彤身上了。

羅小冬說道:「那行,我們開始比試吧?」

蘇芒先生做了一個手勢,然後讓小弟把各桌子抬走,留下一大塊圓形空地。

然後說道:「你們就這比試吧?怎麼樣?」

羅小冬點頭,魏小凱說道:「行了,夠了!」

這時候,白珊珊緊緊摟著羅小冬的手臂,關切的說道:「你要小心點啊,羅小冬!」

羅小冬轉頭,溫柔說道:「沒事的。」

白珊珊說道:「實在打不過的話,就認輸,也沒什麼丟人的,你都把話說前頭了,你又不代表白老大。」

羅小冬點頭,但是其實,羅小冬並不想丟白老大的人,所以實際上羅小冬運動了下下身,然後,又把拳頭握起來,說道:「魏小凱先生,請吧?」

魏小凱擺出一副自由搏擊的起手式,說道:「行,那我動手了。」

這話說的還滿有禮貌的,和剛才的傲慢無禮,有一點區別,因為他不想偷襲,不想贏的不光彩,否則他就不會在全天下英雄在蘇芒的所有朋友賓客面前想戰勝羅小冬了……

魏小凱開始動手,羅小冬避讓三招,然後一手伸出去,和對方對了一掌!

羅小冬試探性的用了三成功力,然後,那魏小凱則使用了全力,一拳頭打向羅小冬,羅小冬用掌心包住拳頭,不自禁的后推了一步。

那魏小凱心中驚駭無比,這時候的魏小凱,應該是狀態最好的時候,也是最有力量的時候,剛吃飽了飯,魏小凱的一拳頭,居然被羅小冬輕易的用柔軟的手掌擋住包住了,然後羅小冬居然才退後一步,一小步?

豪門禁戀 而我魏小凱,已經用了全力了。

魏小凱暗叫不好,這對方的力量,很可能遠在自己之上,怎麼辦?

金老太爺的金家擒拿手,他魏小凱是滾瓜爛熟,另外還會自由搏擊和泰拳,主要是這三樣。

魏小凱一下子使出來,然後心想,我今天真的遇到對手了,我要拼盡全力,力爭上遊。

魏小凱求勝心切,大吼一聲,然後用盡全力,用金家擒拿手,去抓那羅小冬的鎖子骨,加上小腿。

羅小冬見狀,用白老大的武學理論,見招拆招,然後,用詠春的基本中線理論,護住身體周圍。

最後,予以反擊。

整個動作,似流水行雲,連貫一氣!

眾人看到羅小冬這個土包子的身手,都大為驚嘆,心中均想,這羅小冬該不會是故意裝慫吧?這羅小冬的武功,看起來不在魏子凱之下嘛?

再仔細一看,媽呀,這魏子凱的每一招擒拿手,看似凌厲無比,但是到了土包子羅小冬的面前,如童子操刀,羅小冬早就預料到了似得,然後從容不迫的應對,行雲流水,流水行雲,水到渠成。

打到第二十招的時候,羅小冬發了五成內勁,然後順著中線,硬生生往前一推,就把那魏子凱推出了五丈遠!

整個大廳,剛剛夠五丈遠!

這時候,大廳里的桌子已經撤去,羅小冬的神功仙力,把那魏子凱的身體打的似要漂浮起來,然後重重摔在牆上!

萌妻火辣辣 那魏子凱的後背被打的酸痛不已。

羅小冬馬上後悔了,心想,這五成功力會不會下手太重了?

而魏子凱想立馬爬起來,但是卻昏頭轉向,已經爬不起來了,這時候,忽然覺得眼冒金星,馬上就要昏死過去了。 羅小冬頓時後悔了,眼看著對方就要不行了,羅小冬上前,準備扶起來他,結果,蘇芒先生的小弟,首先過去,扶起來魏小凱。

魏小凱眼神中充滿了不解和迷茫,說道:「你,你力氣也太大了吧?」

羅小冬說道:「對不住了,承讓。」

魏小凱的眼神中,變成了失落和失望,過了一會,說道:「眾位,我輸了!」

大方承認自己輸掉了比武。

而這時候,蘇芒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不必介懷。」

魏小凱說道:「說句不客氣的話,我覺得白若彤未必是你的對手,你的力氣超過了一般人。」說完,調頭,失望的走開了。

眾人開始為羅小冬鼓掌,紛紛說道:「你這武功厲害啊,真是天下英雄出我輩啊!」

另一個人呢說道:「應該是英雄出少年才對嘛,羅小冬先生,你多大了?」

羅小冬說道:「我和他年紀差不多吧。」沒直接回答,其實羅小冬比魏小凱大一點。

白寒風和胖子、郭大路,在旁邊佩服的不得了,說道:「這實在是牛啊,牛啊!」

白寒風豎起大拇指,說道:「羅小冬,你真是神功無敵於天下啊!」

周圍的人,包括同席位的陌生人,也向羅小冬做手勢祝賀,並和羅小冬握手。

羅小冬也只好握手。

三分鐘后,方才罷休,大家漸漸散去,這時候,有三個人走了過來。朝著羅小冬走來。

羅小冬奇怪,心想,我並不認識這三個人啊,怎麼回事?

結果,上前的一個人說道:「羅小冬先生,我姓馬,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羅小冬很奇怪,整個宴席上,這個姓馬的沒和自己說一句話,現在怎麼憑空出現了,問道:「你好,你是?」

那馬先生說道:「請問,羅小冬先生,我開門見山的問,你缺錢嗎?」

胖子在旁邊湊趣,說道:「缺錢,怎麼,你打算給我們羅小冬錢嗎?」

馬先生說道:「這事兒,其實跟白撿的一樣。你打過黑拳嗎?」

這麼一說,大家都明白了,白寒風也明白了,白珊珊也明白了,胖子和郭大路也明白了。

白寒風說道:「羅小冬,我們還是干正事吧?」言外之意,是別糾結這些破事了,別去跟著打黑拳,破案要緊。

馬先生當然不知道什麼是正事,什麼是破事,於是說道:「什麼叫破事?今年拳擊比賽的獎金,可是三千萬人民幣啊,據說有可能翻倍,就是翻倍到七千萬人民幣!」

胖子驚了個呆,說道:「這,這!」

馬先生見胖子有興趣,說道:「這位兄弟,你也懂武功?」說著,比劃了兩下。

胖子生性喜歡吹牛,說道:「那可不是,我也受過羅小冬的指點呢。」

馬先生仔細看了一眼胖子,又捏了捏胖子的手臂和大腿,說道:「不像!」

這時候,郭大路說道:「你別聽胖子胡吹,我們之中羅小冬是武功最高的,其他人,我也會點,白珊珊也會一點,白寒風也會一點,對吧?」

胖子馬上白了郭大路一眼,心想,這個笨蛋,怎麼竟說實話。

這時候,馬先生說道:「這是我的名片,你們需要打拳賺錢,隨時聯繫我,我可以幫你們報名,我叫馬劍鋒。」

馬劍鋒說完,把名片給了羅小冬,羅小冬雙手接過名片,以示恭敬。

馬劍鋒高興的不得了,說道:「對了,你說,你們是外地人吧?這次來江南市,是要做什麼的?」

問到這個問題,羅小冬不敢多說,看著白寒風。

白寒風說道:「對不住,這個事情我們要保密,對不住了。」

馬劍鋒說道:「好啊,沒事,羅小冬,你只要想賺錢,我估計,你怎麼也能打個前三名,至少一千萬的收入啊。我看你的穿著,也不像有錢人嘛!」

白珊珊說道:「你別以衣帽取人啊?」

馬劍鋒做了個手勢,急忙說道:「我當然不會以以貌取人了,但是你至少也穿著的正式一點吧,起碼也是對蘇芒大偵探的尊敬,對吧?」

羅小冬說道:「來的匆忙,不好意思了。」

馬劍鋒笑嘻嘻,彷彿沒有什麼憂愁煩惱似得,說道:「羅小冬,七千萬在招手哦,三天後就是報名截止日期,我可以幫你報名,內部渠道哦!」

這時候,旁邊的那兩個人中,有一個應該是馬劍鋒的助手,跟著笑,而另一個人,則是實在忍不住了,說道:「馬劍鋒,你說完了沒有?」

馬劍鋒顯然認識這個人,說道:「你家鬼王那麼多打手,為什麼非要找羅小冬一個人呢?跟我搶寶貝!」

羅小冬和白寒風白珊珊,都大概明白了,原來,這個人的老闆叫鬼王,估計是個外號,而這個人也是個拳手販子,想讓羅小冬給鬼王打拳的!

羅小冬笑道:「對不住了,兩位,我把你們的名片收下,需要我聯繫你們,我現在急著去辦事,你們看如何?」這話意思很明顯,是要告別了不啰嗦。

於是,鬼王的手下,也給了他名片,羅小冬一看,好傢夥,這名字倒是起的挺帥氣的,叫韓浪。

這樣的名字,一般配的都是高大威猛帥氣的人,可是眼前這個人,卻怎麼也和高大威猛沾不上邊。

羅小冬說道:「行吧,韓先生,馬先生,你們都先回去吧,我有需要的話,會聯繫你們,如果不想打黑拳,那就不去聯繫你們了,你們也別多想,怎麼樣?」

這個結果,顯然馬劍鋒和韓浪,都不滿意,兩個人都想爭取一下,胖子在旁邊嚷嚷,說道:「這可是蘇芒老爺子的地盤啊,你們怎麼能在這裡拉皮條呢?」

羅小冬噗嗤一笑,這胖子居然說對方是拉皮條。

鬼王的手下韓浪說道:「胖先生,你可別瞎說,我們這哪裡是拉皮條?」

胖子說道:「行,算我說錯咯!」然後噗嗤一笑。

大家也都知道胖子是開玩笑的,於是不和他計較。

三個人離開了,羅小冬拿著韓浪和馬劍鋒的名片,說道:「看來江南市這邊,南部,是被黑拳所籠罩的一個地區。」

白寒風說道:「說正事吧,我們去找蘇先生,找蘇偵探。」

羅小冬點頭,大家一起去後面,找蘇芒。

我,神明,救贖者 蘇芒微醉,說道:「你們有什麼事,就直說把?」 趙寧費了很大的力氣推開石門。

抬起頭看著夏昭衣,將兔腿遞了回去:「你自己吃吧。」

夏昭衣沒接,問道:「你什麼都不問就跟著我出來了,不怕我是壞人嗎?」

「是不是壞人又如何,我在裡面和在外面沒有差別。」

夏昭衣笑了下,搖頭:「不是的,如果我是個被派來試探你和蘇舉人關係深淺的人呢?」

趙寧也笑:「蘇舉人是誰?」

「兔腿你留著吧,」夏昭衣看了抱著葉子的兔腿,說道,「不要覺得裡面和外面沒有差別,這世上但凡還有你肯維護的人,這就是差別。」

火光幽幽,將彼此的臉照的更加清晰。

趙寧枯黃的牙齒露在沒有唇瓣的空氣里,輕動了下,又將想說的話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