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驕伸手將她抱在懷中,肯定的道:“和我在一起的女鬼,只有你,也只能是你。”

這一刻,獨孤勝寒只覺得天地都在旋轉,空氣中都充斥着濃濃的幸福味道,讓她沉醉其中,不願自拔。

柳滿香識趣的退出了房間。

獨孤勝寒聽着趙天驕有力的心跳,可卻覺得,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主人,勝寒等這一天,等了好久了呢。”獨孤勝寒語氣中滿含深情,仰起頭,鼓起勇氣深深的吻在了趙天驕的雙脣上。

趙天驕又何嘗不知,雖然在心裏接受了獨孤勝寒,可卻從來沒有正面接受過對方,這才使得獨孤勝寒壓抑的感情,一旦釋放,那就如同烈火燎原般,一發不可收拾。

良久,一人一鬼,才從纏綿中分開。

獨孤勝寒臉頰酡紅,愈發明媚動人。

“對了勝寒,你在霧島上也吸收了鬼道本源,有沒有什麼收穫?”趙天驕問道。

獨孤勝寒搖了搖頭,道:“我沒有參悟鬼道傳承,但在吸收了本源霧氣之後,卻是讓我的真龍九變,多了一變……道變!”

“而且,經過這大半年被詭影的控制,我也有了影變。”

陰龍鬼要想脫胎換骨成真龍鬼,需要經歷九變。。

而獨孤勝寒如今有歲月變,魔變,夢變,毒變,還有道變,以及影變。

Www_ тtκan_ ¢ O

而每一次變之後,獨孤勝寒都會多出一份技能。

我的技能不正經 比如前四個,趙天驕都領略過,至於這新出現的兩變,趙天驕則是不知道了。

趙天驕問道:“這兩個變,有相應的技能麼?”

獨孤勝寒點了點頭,道:“有的。道變是一種精神上的攻擊,凡是道行低於我的存在,不論人鬼妖或者是魔,在我道變的攻擊下,都會被我摧毀道行。”

“至於影變,我也有了部分詭影的能力,可以變化影子的狀態。”獨孤勝寒就跟個孩子,說起自己的進步,顯得很是開心。

當然,她的開心,都是建立在趙天驕接受她的基礎之上。

趙天驕忍不住誇讚道:“我的勝寒寶寶這女生越來越厲害了啊,都要超過主人我了呢。”

說話間,趙天驕颳了一下獨孤勝寒的鼻子。

此刻的獨孤勝寒,哪裏還有半點女帝的風采,就跟尋常陷入熱戀中的少女,沒有絲毫兩樣!

卻在這時,趙天驕看向房門,輕咳一聲,道:“你還要偷聽多久啊?”

“沒偷聽,我是打算幫你們守門來着。你們郎情妾意,萬一把持不住,翻雲覆雨的時候,被外人闖入,那就尷尬了啊。”柳滿香推門進屋,一臉笑意。

這句話,立刻讓獨孤勝寒羞紅了臉,同時,忍不住偷眼打量趙天驕的神色。

接着,柳滿香問道:“天驕,你晉升到通天境了?”

趙天驕點了點頭,這次突破讓他有些意外,因爲有鬼道道基的緣故,使得他雖然剛剛晉升到通天境,但是,在通天境裏,他有信心,可以橫掃一切對手。

夜彼岸和謝紅顏得知趙天驕突破成功,紛紛恭喜了一番。

隨後,謝紅顏道:“師尊,在你突破的這段時間,我着人將風娘和靈五妹帶回來了。十八猛鬼,現在只差雪女一個了。”

說話間,從門外走進來兩個女鬼,姿色都很漂亮,但卻各有千秋。其中一個溫婉大方,宛若古代世家的名門淑女,穿着一身古代的服裝,髮絲和裙襬,無風飄蕩,使得她平添一股魅力。

“奴家風娘,見過天師。”

趙天驕知道,風孃的特點,是能夠呼風喚雨。

另外一個,看起來古靈精怪蘿莉打扮的少女,笑嘻嘻的道:“我叫靈五妹,天師可以叫我小五。”

這個靈五妹看起來年歲不大,但是在十八猛鬼中,本領也是能夠排的上前五的存在。

因爲她的能力,能夠隨意施展五行之術,只要具備五行元素,都在她的操控之內。

趙天驕點了點頭,道:“很好。現在,只差雪女一個猛鬼了。”

卻在這時,謝紅顏的臉色,有些難看,還帶着一絲自責,抱拳道:“紅顏有負師尊,請師尊責罰。”

“這話……從何說起啊?”趙天驕皺眉問道。

謝紅顏道:“雪女本也是我們青煙盟養練出來的女鬼,雖然一直流落在外,但行蹤一直都在我們的掌控之內。可在幾十年前,發生了一件事,使得雪女的行蹤丟了。”

“那雪女原來的位置,在哪?”趙天驕問道。

謝紅顏道:“在西嶺雪山。”

沉吟片刻,趙天驕道:“那就先去那裏看看,能否找到關於雪女的線索。”

在出發之前,趙天驕清點了一下鬼軍成員的道行。

雖然剛剛加入的幾個成員,道行也不低,但相比於鬼軍成員,卻是要略微遜色一些。

另外,鬼軍成員隨着趙天驕東奔西走,南征北戰,練就了一身殺伐之氣,光是氣勢,就不是其他猛鬼能夠比擬的。

而兩年之期,眼看將至,趙天驕的道行雖然進步很大,鬼軍成員也都戰力不俗,但是,畢竟有百名鬼王對他虎視眈眈。

如今的趙天驕,沒有完全的把握,能夠戰勝鬼王,更不敢保證,在大戰到來的時候,自己的鬼軍會沒有傷亡。

所以,在大戰開始之前,趙天驕要盡一切所能,提升自己的道行,提升鬼軍的戰力。

使得在離開之前,趙天驕在域界之內,佈置了一個陣法,能夠將時間放緩百倍的陣法。

處在這個陣法之中,外面一天,陣法之內就是一百天。

趙天驕想用這個陣法,快速的將鬼軍的道行,也都提高一些。

另外,他還毫不保留的見自己的鬼道傳承,也傳給了鬼軍成員,幫助她們提升道行。

雖然這種間接的傳授,不能令鬼軍成員獲得鬼道道基,但是對道行的幫助,卻是非常的大。

加上還有夜彼岸和謝紅顏這兩個超級強大的鬼修,輪番指點鬼軍成員的修煉。

趙天驕相信,鬼軍成員中,必將會有鬼王誕生!

但數量,他卻不敢保證。

就在趙天驕佈置完,要離開的時候,寧思靜突然道:“天師,我……” “怎麼了?靜靜,你想說什麼就說吧。”趙天驕道。

“你還記得,我有個妹妹,叫寧思娜麼?”寧思靜問道。

說起寧思娜,趙天驕想了片刻,這纔想起。

寧思娜是青煙盟的人,但來到這裏之後,並沒見到對方。

卻在這時,謝紅顏道:“寧思娜?你們說的是那娜?”

“沒錯。她在哪?”趙天驕問道。

謝紅顏臉色有些古怪,道:“一年前,我手下發現她是內奸,便……便將她殺了,然後施法控制她的魂,去尋找雪女了。”

“而且,她是被下了死咒,找不到雪女,她是不會回來的。”謝紅顏臉上帶着愧疚之色,道:“我不知道她是師尊的人,否則的話,我是萬萬不會取她性命的!”

趙天驕沒有責備謝紅顏,看向寧思靜,道:“靜靜,你放心,我會找到雪女,繼而找到那娜的。”

寧思娜神色略帶哀傷,點了點頭:“有勞天師了。”

從域界出來之後,趙天驕沒有急着啓程去西嶺雪山,而是給李芷煙打了一個電話,說了一番這一年的遭遇,以及接下來要做的事。

而李芷煙早便從寧思靜那裏得知了他的事,雖然擔心,但也不至於太過擔心。

而如今的高春和以及趙越,也都在東北了。

又閒聊一番,趙天驕這才掛斷了電弧,隨後,他割破中指,將血,滴在了陰銅錢上,進入了第五個傳承域界。

這裏和以往的域界不同,剛一進來,趙天驕便感覺到了灼熱的熱浪,撲面而來。

此地是個火山,在火山頂部,沒有火山口,但卻有一個散發金紅色火焰的墓碑。

趙天驕運轉鬼道道行,陰氣流轉體表,將熱浪抵消,並清爽自如,不會有一絲難耐之感。

“火山?”趙天驕微微一笑:“這裏會有什麼傳承呢?”

半山腰,器靈飄飛出來,含羞帶怯的看着趙天驕,羞答答的問道:“你又來啦。你看我好看麼?”

趙天驕微微一笑,道:“好看。”

說話間,趙天驕沒有半點停留,朝着山頂走了過去。

來到山頂,趙天驕將指尖抵在墓碑上。

那個熟悉且無法無天,帶着冷漠滄桑的聲音,再次出現在趙天驕的腦海。

“吾雖爲鬼醫之祖,亦是煉器之徒。今將煉器之道,流傳此地,得此傳承者,切記切記,人可無德,不可愚善!”

接着,便是那煉器一道,浩如煙海的知識,一股腦的涌進了趙天驕的腦海。

雖然依舊疼痛,但趙天驕已經是今非昔比,不會再如往日一般,昏死過去,忍耐片刻,便獲得了煉器的傳承。

器如人,煉器,便如同修行。且,同樣需要精氣神。

煉器,不僅要有型,更要有神,且蘊含着煉器者的一股氣!

這股氣,可以是煞氣,也可以是煞氣,甚至還可以是浩然正氣!

只有具備了精氣神的武器,纔算是一件完美的武器!

而這煉器的傳承,便是傳授如何煉製武器或者法器的外形,如何令其自身蘊生精神,如何培養自己的氣,將這股氣注入到煉器之內。

趙天驕沉默良久,目中思索之芒不斷閃現。

片刻之後,趙天驕忽然咧嘴樂了。

女團締造者 “鬼軍成員大多都有武器,但如今以我煉器傳人的目光來看,只具備形和神,但並無精氣。不如趁着鬼軍成員修煉之際,爺們將他們的武器重新煉製一番!”

打定主意,趙天驕這才從域界內離開。

接着,趙天驕又去了第六個傳承域界。

這是以他如今的道行,能去獲得傳承的極限。

當進入域界的一剎,趙天驕愣住了。

雖然以往每次進入的域界都不同,讓趙天驕在進來之前,也有所猜測,可當看到眼前的一幕時,還是忍不住略吃一驚。

因爲這裏的山,竟然是……雲山!

雲朵匯聚而成的山!

白茫茫的一片,宛若蒼茫世界一般。

趙天驕回過神,來到山頂,當手指接觸到墓碑的一剎,竟然一切平靜,什麼也沒發生。

趙天驕再次嘗試一下,這回有了聲音,仍然是趙無德那滄桑的聲音。

“此地域界,沒有傳承。”

趙天驕一愣:“沒有傳承?”

還不等他多想,那趙無德的聲音,繼續傳遞到他的腦海。

“無論來者何人,只要你能將自己的傳承,烙印在這傳承墓碑之上,並得到認可,便可進入第七個域界。”

萬古無敵天帝系統 “便可來到吾前,吾會賜你一場天大的造化!”

話聲落,趙天驕的手,被墓碑彈了開來。

這意思非常明顯,若趙天驕不能在這墓碑上留下自己傳承的話,就不配觸碰這座墓碑了。

趙天驕皺眉,喃喃道:“也沒說是什麼傳承,你叫我怎麼留?再說了,爺們能有什麼傳承,留在這裏,最主要的是,還要得到認可!”

“既然需要墓碑的認可,那麼,這個傳承,一定是能和煉器傳承,鬼醫傳承相提並論的傳承……”趙天驕大半的本事,幾乎都是從這域界內得到的,如今,讓他自己留下傳承在這域界,頓時難住他了。

趙天驕也沒有多想,畢竟傳承這種東西,無論是那一道,都需要登峯造極,纔可以稱之爲傳承。

而如今的趙天驕,顯然是不具備這種能力的,多想也是浪費時間。

從域界出來之後,趙天驕便啓程去了西嶺雪山。

因爲時間緊迫,趙天驕便獨自前往。

彼岸閣的姑娘們,便也各自忙活去了。

在分別之前,藍牡丹神色複雜的看着趙天驕,輕嘆口氣,道:“不知道這次分開,再次見面的時候,你會有何種驚人變化。”

趙天驕想到自己的十世宿命,搖頭苦笑:“或許是永別呢。”

“天哥,你這話什麼意思?” 梵事進化札記 蓮花一臉緊張的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不配和你做朋友,就不打算見我們了?”

月季較爲成熟一些,皺眉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們?而這件事,還充滿了危險?”

“趙天驕,你變了,你不再是我們最開始認識的那個趙天驕了。”藍牡丹道:“但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只要你的心性沒變,無論你有什麼困難,我們姐們,都會義不容辭的幫你!” 彼岸閣的其她幾個妞,也一起點頭。

趙天驕笑了笑,抱拳道:“那就多謝了。”

說完,趙天驕離開了青煙盟,前往西嶺雪山。柳滿香陪同。

無敵藥尊 半天之後,趙天驕到達了西嶺雪山,尋找一日無果之後,趙天驕便找了個無人的地方,佈置了結界,將鬼軍成員的武器,全部取出,着手進行二次煉器。

趙天驕在獲得了煉器傳承之後,還從域界內,獲得了一種控火術。

此刻,趙天驕掐訣間,手中出現了明黃色的火焰,帶着灼熱的熱浪,令得陣法結界內的溫度,瞬間溫暖如春。

接着,趙天驕運轉起鬼道道行,注入火焰之內,這纔拿起一支鬼王槍。

鬼道的氣息隨着火焰的炙烤,進入了槍身之內,使得原本金黃色的槍,逐漸的變成了黑色,同時還有一股陰森的霸道之氣。

令得一旁觀看的柳滿香,也不禁暗暗心驚。

“天驕,你這是在做什麼?”柳滿香忍不住問道。

趙天驕笑道:“煉器。這槍本是火神祝融的元神煉製的,但卻是少了一股子氣勢,我將鬼道氣息加入進去,使得這支槍就會憑空多出一股能震懾鬼魅的作用。當然,威力也是要提升一個檔次的。”

次日天亮,趙天驕將所有鬼軍成員的武器,都重新煉製完了。

趙天驕將武器都收進域界內,同時喚出了謝紅顏。

“師尊,那些武器怎麼都變了顏色?而且還有一股讓我心驚的氣息。你……做什麼了?”謝紅顏疑惑道。

趙天驕微微一笑,道:“二次加工了一下。”

“紅顏,這裏沒有任何雪女的氣息,便是我用鬼道搜索,也沒有發現一點線索。你想想,雪女生前可有什麼願望之類的?”趙天驕問道。

謝紅顏沉吟片刻,歉意的搖了搖頭:“師尊,十八猛鬼,每一個形成都不容易,但是,她們生前的命格,本就奇特,註定了會悽慘而終,而我將她們蒐羅起來,養練成鬼,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救了她們。”

“所以,她們生前的願望,都是想平靜的生活,這是我所知道的。至於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謝紅顏道。

趙天驕點了點頭,目中露出思索之芒。

柳滿香問道:“天驕,你之前不是說,想要找醫不死,問問關於你父母的事麼?而那醫不死就在這雪山下的一個鎮子,不如我們先去找他?”

“也可以。”趙天驕笑道:“醫不死身爲鬼醫,對鬼修的氣息,應該很是敏感,加上雪女是猛鬼之一,或許醫不死也能知道雪女的消息呢。”

說完之後,趙天驕看向謝紅顏,問道:“紅顏,鬼軍修煉的如何了?”

“進步都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女帝,外界再有兩天,女帝差不多就能晉升到鬼王了。”謝紅顏臉上帶着欣慰之色,繼續道:“其他成員的進步雖然不及女帝,但凡是鬼君境的鬼修,有了你鬼道的傳授,突破到鬼王境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趙天驕體內有鬼道道基,對鬼道帶來的好處,是最爲清楚不過的。鬼軍修煉能有如此神速,也是在他預料之內的。

趙天驕微笑着拍了拍謝紅顏的肩膀,道:“當然,我也知道,這和你以及夜彼岸的指導,也不無關係。行了,你先回去吧。”

將謝紅顏收起,趙天驕和柳滿香撤掉陣法,下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