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一家名為紫淵的忍具店,一個打雜的小青年已經精神抖擻地迎了上來。

「兩位,需要看點什麼?我這新入了一批忍具飾品,各種顏色款式都有,兩位小姐要看看嗎?「

卻是把兩人當成普通的平民女孩了。

忍者地位高上又造型酷炫,因為不少平民孩子都喜歡裝扮成忍者模樣,一如前世的軍迷。

白一副普通妹子的打扮,引起了店裡夥計的誤會。小櫻懶得多說,只把衣領蓋住的護額提起來,擺到脖子前,閃亮的忍者護額頓時晃了他一眼。

「抱歉,兩位忍者大人,」他連忙改口,「請問你們需要什麼,本店出售各式忍具,製造精良,價格優惠……」

「我們先看看。」小櫻淡淡地打斷他。

隨手取下一副黑色漏指手套,韌性極好,試著戴上,活動著五指和手掌,看不出什麼材質的手套輕薄貼身而觸感細膩,青蔥般的纖細手指輕巧地轉動,沒有一絲粘滯。

小櫻便滿意地點點頭,脫下手套遞給白:「你試試,感覺還不錯。」

接著又試了幾雙,留下一雙手感最好的,便敲定了白的第一件裝備。

再問千本怎麼賣,青年卻無奈地表示店裡缺貨,讓她們去別家找找看。

這條街上全是買忍具的店鋪,多找幾家肯定有。

出了紫淵晃進第二家忍具店,卻差點迎頭裝上出門的一個人。

「小櫻?」

「雛田?」

夜滿青蘿 真是巧得不能再巧。

「啊,這位是……?」雛田微微驚訝。

面對著小櫻,眼神卻是望著白。

「她是——」

正躊躇怎麼介紹白,卻看見白主動向前。

「水無月白,是小櫻的朋友,叫我白就好。你好。」

有些吃驚地望著微笑著,大大方方地向雛田自我介紹的白。

「啊……我是雛田,日向雛田,小櫻忍校的同學和朋友,你好。」雛田恬靜地笑著。

「是要買忍具嗎?這家店是我們日向家經營的忍具店,可以給你八折優惠哦!進來看看吧!」

兩人竟然是手牽著手走進去了。

女人的友誼,可以在短短的兩句自我介紹中建立起來嗎?

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在日向家的店裡買了幾件,接下來,雛田帶著白和小櫻又逛了幾家,湊齊了裝備。

雛田的加入讓這隻三人小隊稍微有了點妹子們逛街的感覺。

至少不像小櫻那樣,挑選東西完全不考慮美感。

比如一對護腕,襯得白的皓腕更顯白皙纖細,作用卻寥寥,換做小櫻絕不會買,兩個妹子卻非常開心地買下了。

兩人好像多年的朋友一樣,白雖不多話,臉上總掛著淡淡的微笑,靜靜地聽雛田說著,不時點頭複合,或者輕聲細語地說上兩句。

反而小櫻有種插不上話的感覺。

回去的路上,白問道。

「雛田,是小櫻最好的朋友嗎?」

小櫻仔細想了想,鄭重地回答道:「嗯,是最好的朋友之一!」

白便輕輕地笑了。

再問她,也不肯說在笑什麼。

與此同時——

另一邊,鳴人和自來也已經離開木葉來到了一個小鎮上。

疲憊的鳴人,正在自來也的指導下進行通靈術的修行。

根據他的想法,鳴人在非常疲憊、查克拉被用光的時候,最容易引出九尾的查克拉,那樣,就能一口氣把通靈術真正地完成。

雖然目前為之沒有進展,但這還只是第一天而已。

自來也有信心,在第三場考試之前,就能讓鳴人完成修鍊,並且找到綱手將她帶回木葉。

時間飛快流逝。

轉眼間,已經是最後一周。

木葉一處有河水流過的訓練場上。

地上鏡子般平滑的冰塊和千本苦無碎了一地。

劇烈的喘息聲,從對峙中的兩個女孩身上不斷發出。

「真不愧是你啊,小櫻!」黑長直少女笑著說道!

PS.【冬至節快樂!。。。昨天的事有點影響狀態,結果昨晚啥也沒碼出來,這樣的事以後還是平常心對待好了,換站的事情暫時不考慮,畢竟大家都習慣了在起點看書】 黑長直少女白皙的臉上紅潤潮起,香汗淋漓。

連續的高速進攻,對她的體力和精神是極大的消耗。晶瑩的千本仍然牢牢握在手中,手臂卻陣陣發軟。

苦戰一番,仍未分出勝負。

這對白來說是很罕見的事情。

白的冰遁絕技魔鏡冰晶,過往只要使出來便能無往不利。

即使是當初一打二對上佐助和鳴人,若不是手下留情,白也完全可以在幾招之內,就打敗他們兩個。

此刻卻無功而返。

因為與她戰鬥的,是同樣掌握了冰遁的強大忍者。

粉色短髮下是不施粉黛的柔美臉蛋,清秀的眉宇之間暗藏著一股凜然英氣。

少女的柔美風姿與少年的綽約自信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完美融合在她身上,矛盾的氣質使她彷彿帶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

白有一種感覺,與她相處多了,便會不知不覺地被她所吸引。

她正是白如今僅有的好友,春野櫻。

小櫻用以對抗白魔鏡冰晶的手段,是同樣的忍術。

魔鏡冰晶VS魔鏡冰晶!

訓練場上,兩人同時使出魔鏡冰晶!

叮、叮!

冰千本與冰苦無清脆的碰撞聲,先是零星出現。隨後,越來越急,越來越密,竟連成了一片連綿的聲響。

黑髮絕美少女體態輕盈,身形輾轉反折有若麋鹿,矯健而靈活。

粉發英氣女孩迅捷兇猛,出手起落之間宛如獵豹,舒展而充滿別樣的美感。

互相嵌套著的魔鏡冰晶中,兩個高速起落的身影,漸漸快得只留下了一粉一黑的影蹤。

在忍術包圍的小小空地中不斷碰撞、分離、融入鏡子,然後下個瞬間,又從另一面鏡子中詭異冒出,再一次碰撞、分離、融入鏡子……

戰鬥,從一開始就進入了超高速對戰的篇章!

即使是白和小櫻,也開始感覺反應速度跟不上戰鬥節奏。不斷加速的高速對決,使兩人的體力迅速下降,精神越崩越緊。

頃刻,粉發少女體力稍遜,首先支撐不住,一個輕巧的后躍,退出了戰圈。

聳了聳肩承認了落敗。

贏得了對決的白並沒有絲毫得意之心。她那溫婉而不喜爭鬥的性格,很難產生這樣的情緒。

除此之外,白也不覺得憑著多發育了三年而更充沛的體力贏得了對決,有什麼好得意的。

跟隨再不斬流浪時留下的習慣讓白下意識地對比兩人的實力。

表面上,這次對決中小櫻實力比她略遜一籌。但是兩人都留著不少威力巨大的招式,不適合在切磋中使用。

讓白印象深刻、后發先至的超水槍術。

白親自試驗過、物理防禦力極高的極純水。

小櫻核心忍術體系的這兩招,白想不出辦法應對。

水槍術消耗冰不算高,一場戰鬥中小櫻用出十次八次也問題不大。而白,卻沒那個自信每次都能躲掉。

傲慢前妻,總裁的密愛 這樣的忍術,命中一發就會失去戰鬥力。

在這種威懾下,白大部分戰術都顯得破綻太大,無法施展。

若是生死相搏,白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一上來就用大招狂轟濫炸,直到耗光查克拉乖乖投降。

這是以她現在的實力做的推演。

雖然不喜紛爭,這位善良的少女,為了守護重要的人卻會努力修鍊!

事實上,白的實力,相比波之國時,還更上了一個檔次。

波之國任務之前,白雖然天資卓絕,跟著再不斬時卻沒有學到太多東西。

再不斬實力雖強,講起理論來卻略顯口拙,並不會教人。

白跟著他,所得到的訓練為無非是實戰再施展。剩下的,就靠白自己領悟。

相比忍校出來的忍者,白大致算是野路子出身。

加入木葉后,白第一次受到了正規忍者教育,長久以來制約他前進的頑石得以徹底挪開。

寶珠蒙塵,一朝得以擦亮,便燁燁生輝,煥發出皎皎光彩。

在此之前,她甚至連在戰鬥中凝聚查克拉來爆發速度和力量都不太擅長。事實上,再不斬是想好好教她的,但只會吼「跟著我做」的教育方式真心無法教好學生。

被再不斬的粗魯教育方式荼毒了這麼多年,白還能成長到今天的程度,可見她的天賦之驚人。

這兩三個月的隔離,對白來說,也是一個安心學習,將自己過去所學的一切重新系統地梳理、夯實基礎、查漏補缺的一個重要過程。

在這之後,白的實力突飛猛進,逐漸有了一飛衝天的潛力。

邁向上忍級別的道路已經向她打開。甚至成長為再不斬、卡卡西這種級別的忍者,也不再是妄想。

可是相比她對面這位還略顯稚嫩的少女,這又不算什麼了。

「三周時間就把我的絕技魔鏡冰晶學會了呢,真不愧是你啊,小櫻!」

白微笑著說道。

三周,二十餘天,小櫻便從無到有地掌握了這個忍術。儘管應用時還略顯生澀,但這誇張的學習速度,也足以震撼第一次見識到她的天賦才情的白。

但是,小櫻卻猶有不滿意。

相比她學習水遁的上手速度,冰遁的進度只能算是龜速。

不過,除非她再去花六年時間日夜不停地練習冰遁,不然是別想像水遁那樣學習冰遁了。

上手速度只是其次,小櫻真正不滿意的,還是這個期待已久的忍術的效果有點脫離她的想象。

在原來的想法中,這一招可以彌補小櫻難以應對高速忍者的不足。

這樣的想法,也是在看過小李與我愛羅的比賽后才冒出來的。開啟了五門之後,小李幾乎是在吊打我愛羅,連號稱絕對防禦的沙子,都在小李絕對的速度與力量下顯得那麼軟弱無力。

雖然小櫻並不懼怕小李這樣的三分鐘超人,但是這也提醒了她,忍術型忍者在面對速度極高的忍者時容易陷入被動。

而魔鏡冰晶這個術,本以為能使她提高速度和節奏。

製造出特殊的冰遁魔鏡,施術者能藏身於鏡子中,並在各個鏡子間高度移動,伺機進攻敵人。 萌犬總裁的小魚妻 這是一個時空忍術。當然,連最基礎的替身術都是時空忍術,這個名頭其實並不響亮。

然而真正掌握了它之後,小櫻才發現這個術她有點駕馭不住。

剛才與白互飆速度,短短几秒就交鋒了幾十次!不一會,便耗空了體力,敗下陣來。

節奏太快了。

這樣的打法,還沒等小櫻擊敗對手,她自己就要被拖垮了。以快打快,殊為不智。

要把這招融進她的忍術體系,恐怕還得大改才行。

就是不知道,趕不趕得上第三場中忍考試了!

小櫻的修鍊遇上了波折,而遠離木葉的火之國某處——

小櫻第一場比賽的對手鳴人,也碰上了瓶頸,甚至,不得不進行堵上性命的修行!

兩周前。

憑著對綱手的了解,自來也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到了綱手。

短冊街,居酒屋。

一張小桌,杯盞清酒,觥籌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