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環沒有能滿足陳陽的願望,u看書(ww.ukansu.o同時,也沒有能讓御林軍感到滿意。

儘管他可以推脫,此事不是他能做主的,或者哄騙他們,會替他們上報上去。

但是他都沒有。

看着跪地如同爛泥一般,哭求不止的陳陽,又看了眼漠然相對的御林軍。

賈環轉身上馬,打馬離去。

他心裏感到有些疲乏,他無比渴望回到家裏,好好休息一會兒。

回家,那裏是港灣。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淫雨霏霏。

賈環一行人在寧國府門前下了馬。

親兵被韓家兄弟帶回校場,烏遠也徑自回了院子。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不過,賈環卻沒有進府。

因爲一箭之地外的榮國府門前,擠滿了車水馬龍。

總裁又把醋罈子打翻了 一個青衣小廝模樣,但仔細一看,卻是女子的人,快步來到跟前,跟董明月耳語了幾句後,又匆匆離開。

董明月對賈環道:“西邊兒來了好多勳貴和誥命,以南安郡王和南安郡王太妃爲首。

看樣子,今天西城滿城的抄家抓人,嚇壞了一些人。”

賈環捏了捏眉心,雖顯得有些疲倦,卻還是笑了笑,對董明月道:“沒事,我去看看。你進去休息一下吧,對了,順便幫我查一查……”

最後幾個字,賈環神色微微有些凝重,對董明月附耳輕言。

董明月聞言面色微變,道:“我知道了,大概就是……”

賈環擺手道:“這件事不要大概,要確信!”

看着賈環臉上閃過的一抹殺氣,董明月點點頭,道:“我明白。”

說罷,她忽然又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想詢問些什麼。

可是,看着賈環臉上的疲憊之色,猶豫了下,終究沒再說什麼。

一轉身,進了府門。

ad_250_left();

賈環見之,眼中閃過一抹笑意,而後在匆忙趕來的李萬機的陪同下,往西邊兒走去。

……

榮慶堂。

雖然高坐滿堂,但氣氛並不愉悅。

賈母高榻上,有一銀霜滿頭,衣着奢華的老太太,與她齊坐於上。

高臺兩側周圍,則擺放着許多錦墩小椅,上坐着一些錦衣華服的誥命夫人。

而下面兩排楠木交椅上,亦坐滿了賓客。

左排上座之人,是一身着蟒袍,年紀比賈政還大些許的男子,面容倨傲。

眯縫着眼,看着相對在側,坐於右邊上首的賈政,語氣拖的老長,居高臨下的說教着什麼。

賈璉坐於賈政的下側,兩人面對一屋子的高爵,談吐起來,都有些拘謹。

直到賈環進門後,兩人才齊齊吐了口氣……

一陣“唰唰”起身聲,和堆起笑臉的問好聲忽然響起,榮慶堂似乎一下活了過來般……

除了高頭的兩位老婦,以及賈政和他對面那位身着王袍之人外,其他人紛紛起身相迎。

賈環眼神平淡的掃視了一圈後,心中哂然。

在軍中帶兵的武勳將門,一個都沒來。

來的全是一些宗親之爵。

爲首之人,就是南安郡王。

其下,則是齊國公府現襲三品威鎮將軍陳瑞文,治國公府現襲三品威遠將軍馬尚,繕國公府三品威定將軍石光珠。

再下,還有七八個原本出身侯府伯府的宗親。

都是一些躺在祖宗遺蔭上醉生夢死,再過一代最多兩代人,就要退出勳貴圈子的夕陽家族。

不過,史家那哥倆兒沒來,賈環卻有些詫異。

不過想想,大概是因爲昨夜他們兄弟倆都請了病假,沒去鐵網山的緣故……

“孫兒給老祖宗請安,給太妃請安。”

漠然的眼神與衆人一一接觸,微微點頭示意後,賈環走上堂中,笑着給賈母並南安郡王太妃請安。

賈母與南安郡王太妃都面帶笑容,連連叫他起身。

賈環起身謝過後,在衆人的注視下,先右轉,對賈政一揖,道了聲:“父親。”

賈政面色頓時不自在起來,道:“環兒,郡王王駕在此,你……”

賈環聞言,這才側臉看向面色已經漲紅,眼神滿是怒意的南安郡王,輕輕一笑,道:“有件和王爺切身相關的事,本想找時間打發人去給王爺說一聲。

今日正巧王爺在,就提前說一下,王爺也好做個準備。

是這樣,忠順王因爲要給太后侍疾,所以,暫停了輔政大臣之位。

還有,宗人府宗正之職,也由孝康親王接掌。

聽陛下的意思是,孝康親王第一把火,是要燒向這些年來,武勳的考覈審查。

凡非武人者,亦或是戰功不足而上位者,這一次,怕都要受到降爵的懲罰。

王爺,你心裏要有數纔是。”

原本義憤填膺,想要斥責賈環無禮的南安郡王,聞言後頓時傻了眼兒。

臉上因激憤而發紅的臉,瞬間變得慘白一片。

嘴裏“啊”了半天,也沒“啊”出個所以然來。

上方與賈母並坐的南安郡王老太妃,也目瞪口呆,面色難看的坐在那裏……

賈環不再搭理他們,傲慢自負,卻腹內空空,不過冢中枯骨。

他又看向其他人,淡淡的道:“諸位所來,可有事吩咐?儘管說來便是,賈環能幫上的,一定相幫。”

這些人雖然不是將門,但多在兵部任職。

雖然多以享受爲主,但對於榮國一脈而言,依舊有不小的作用。

其他人聽聞賈環之言,面色一緩。

雖然他們方纔都被那個消息震的不輕,可心裏卻沒有多少危機感。

因爲他們並沒有弄虛作假,去混一個武勳親貴之爵。

當然,主要是他們當初不想給忠順王付一大筆數目不菲的銀子……

南安郡王下側,是齊國公府現襲三品威鎮將軍陳瑞文,年紀比賈政小一些,三十多歲的模樣,一副養尊處優的貴族模樣。

雖然輩分要長賈環一輩,他倒是沒有端着長輩的架子,看着賈環笑道:“哪裏有什麼吩咐?不過是看今日滿城都在抄家,還都是我們榮國一脈的老人,心裏着實不踏實,就一起過來看看。”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賈環看着陳瑞文輕輕笑道:“世叔放心,沒什麼大事。

不過是因爲一些人,忘了咱們的富貴從哪裏來的。

他們若都是宗親之爵也就罷了,在兵部領個職,一樣可以報效朝廷。

嬌妾 可既然他們領了武勳親貴之爵,又入軍當職,成爲將門,卻在關鍵時刻,逃避退縮,臨陣逃跑,陷袍澤於死地。

就應該想到有今日之災厄。

原本,陛下震怒之下,是要殺一批腦袋,肅整軍紀的。

我厚顏懇求再三,請陛下看在他們先祖的面上,才終於保全了他們滿門的性命。

改了抄家流放。

與諸位關係不大,只要勤於王事,一般的小錯,陛下還是能容忍的。”

賈環平淡的話,卻讓衆人面面相覷。

很有一部分人,臉色難看的緊。

大秦勳貴一脈,傳承已近百年。

盛世嬈香:極品妖妖 彼此間聯姻婚配不絕,數代以降,早就結交成了一張大網。

尤其是榮國一脈內部,這種情況更明顯。

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就要感受到切身之痛了。

有的人母族牽連其中,而有的人則是兒女牽連其中。

比如治國公府,現襲三品威遠將軍馬尚,他家就與襄陽侯府陳家聯姻,愛女才嫁給陳陽之子陳賀沒一年。

誰曾想,沒等他女兒享受一天誥命夫人的日子,就要陪同陳家一家被流放荒域……

生離即死別!

坐在上頭小杌子上的治國公府誥命,馬尚之妻,已經掩口哭出聲來。

這樣的人不在少數。

榮慶堂內的氣氛,一瞬間悲涼壓抑起來。

男人們雖然沒哭,但一個個都長吁短嘆不已。

目光時不時的,都落在賈環身上。

上頭的南安郡王妃忽然開口,語重心長道:“寧侯啊,在座的諸位,雖然皆爲異姓,卻都同氣連枝,共稱榮國一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大秦太平太久了,雖然皆爲武勳,可到底沒經歷過多少陣仗。

甚至,他們還不如你。

你雖然這點子年紀,卻去過西域,在屍山血海中殺進殺出了幾回,堪稱少年英雄。

大漲我們大秦勳貴的顏面。

可是那些人,又哪裏及的上你?

所以,難免會有個疏忽。

法理不外乎人情,寧侯能否請陛下看在大家先祖的功勳面上,寬恕大家這一回?

再者,老身一直對大秦的承爵制度不解。

歷朝歷代,就沒有大秦這般承爵規矩的。

祖宗立下了潑天的功勳,子孫竟然不能盡享,還要考封什麼武道,還要什麼軍功,這是什麼道理……

寧侯啊,咱們這裏,就屬你的聖眷最隆。

無論是太上皇,還是皇帝,都寵信於你。

你呢,又是榮國親孫,寧國傳人。

說起來,也算是我們這一圈的領頭羊。

你應該幫大家說這個情面。

老身,也去宮裏,找太后她老人家求求情。

在太后面前,老身還算是有點薄面的……”

賈環聞言,眼神淡漠的看着南安老太妃,道:“太妃明鑑,若是普通罪過,只是簡單的疏忽,不用您老開口,小子自然會求情。

可是,昨夜之事,着實非同一般。

櫻空之雪2(終結版) 寧至忽然起兵兵變,意圖弒君!

這個時候,柳芳等人,卻因爲畏懼藍田之危,一箭不發就放寧至大軍過去。

雖然之前已經答應過柳家世兄,代其向陛下求情,但小子心中其實並沒什麼把握的。

因爲陛下震怒之下,就算下旨誅其九族兩閣閣臣都不會反對!

還有襄陽侯府的陳賀,就更令人不齒。

他爲牟圖富貴,先舍我等而去。

在抵抗藍田軍時,又臨陣逃跑,使得軍陣不攻自破,一千五百名忠義將士,慘遭屠戮。

這等罪過,就是將他千刀萬剮,都不爲過。

然而皆因陛下心地仁厚,念其先祖功勳,饒了他們的性命。

至於承爵之事,乃是太祖和太上皇所定。

小子斗膽,還請太妃慎言。

事關大秦萬世基業,誰敢妄言?”

“你……好,好,寧侯少年英雄,如今愈發了得了,又哪裏還將我等老朽放在眼裏?

既然如此,我等自當離去,不與寧侯添亂就是。”

南安郡王老太妃滿臉怒氣,站起身來,作勢要走。

只是,一雙老眼,卻在暗中觀察着賈母的動靜。

在她看來,賈母定然會出言挽留,然後再強壓年幼無知的賈環出頭。

畢竟,在坐諸位,都是賈家的世交。

賈環年少不懂事,賈母卻不能不懂。

然而,讓她難堪的是,賈母似乎在出神,對她的話,聞也未聞,竟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身爲郡王太妃,就算進宮裏都有一席之地,哪裏受得了這個難堪,只能假戲真做,冷哼一聲,就招呼着垂頭喪氣的南安郡王離去了。

她決定,去太后宮裏求援!

南安老太妃離去後,其他人也都面色不大好看的告辭離去。

卻仍有幾家,因心疼女兒,着實不忍眼看着她們跟着夫家流放送死,苦苦哀求。

賈環安撫道:“被流放之人,暫時還不會立即發落。要待西域收回後,才流放至西域,開墾荒原……

不過你們也不用視西域若死地,我是親身去過那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