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茅臺最近的走勢也引起了張元一的注意,在前一段時間的小牛行情中,酒類的表現比較搶眼。

茅臺作爲中國最有名的白酒,漲幅也不小。不過酒類的其他股股價最近已經開始出現回調,而茅臺股價相對還是比較堅挺。

張元一看了看最近的走勢,覺得貴州茅臺股價的上漲趨勢沒有改變。

這時老股民又發言了,說:“遠方,怎麼看茅臺?”

張元一說:“目前股價趨勢挺好,看樣子還會延續。”

因爲最近也在關注茅臺,而且還仔細研究了下茅臺的基本面,張元一接着說道:“茅臺真的很傲嬌啊!”

“滬深市場現在有很多股票背後的公司垃圾的不得了,能賺錢的公司真的是屈指可數。貴州茅臺就是一個。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能賺錢。你看它的毛利率最近幾年都高達85%左右!”

老股民說:“白酒板塊的毛利率都比較高,但茅臺最高。有些白酒企業毛利率太高,不能信,作假!但茅臺這麼高,可信,國酒啊!他媽的,這瓶子裏裝的就不是酒,是流動的金子啊!太貴了。”

張元一和老股民的討論引起了大家的興趣。

毛毛蟲說:“不是說白酒已經開始成爲夕陽產業了嗎?我看我身邊的年輕人沒幾個喝白酒啊”

小軍說:“對,現在年輕一點的都喜歡喝啤酒和洋酒,上一輩人喝白酒的多點。”

開心說:“上一輩的人總會老啦,所以,白酒肯定是夕陽行業。”

晨陽反對道:“但你想過沒有,喝白酒的上一輩人是會老,但會有源源不斷的下一輩人成爲上一輩人啊!夕陽產業?不對吧!04年開始酒類開始產能擴張哦!”

大海說:“茅臺酒的競爭力真強,預收款規模真強大,你看它的業績有現金流的強大支撐:2001年上市的時候,現金流接近20億,我看從今年的第三季度推測今年2007年年報的現金流可能要接近100億!”

“這賺錢能力,哪裏是賣酒,就是賣金子嘛”

“是哦”老股民感嘆道:“你看,茅臺這幾年收到的現金規模一直高於當年的營業收入,而且從來沒有流出過,都是淨流入!”

“咦,茅臺的現金流大於公司營業收入,這怎麼做到的呢?”阿燦問道。

張元一說:“原因只有一個:茅臺酒出現在各種飯桌上。產品極具競爭力,提前收款,不賒賬。”

這時又有幾個股民加進來討論。

煙雨江南也說:“茅臺的業績真好!上市幾年來,業績一直保持在40%以上的增長,現在上市公司能有這樣的持續性業績,真的太少了。”

華哥說:“茅臺的銷售費用佔當年的比重還這麼低,你看,這幾年都在逐年降低,今年都降到7%了!”

LB說:“茅臺真他媽有實力,怪不得股價這麼放肆!”

張元一被LB的發言逗樂了,說:“不僅股價很NB,現實中茅臺酒的價格也很NB,我昨天還跑到**店,都賣到600一瓶了!”

“哇”,羣裏一陣驚歎聲。

老股民說:“我深有體會,這幾年買茅臺,年年漲價,還有幾個月就要過年,肯定又要提價了!”

“老股民是有錢人啊!”股民晨陽打趣道:“我平常只喝二鍋頭啊,偶爾喝喝茅臺過過癮”

老股民說:“現在經濟發展快了,有能力買茅臺酒的人是越來越多了,茅臺酒也越來越貴了。”


悠然的心說:“有時候去**店,想買茅臺,就是太貴了,沒捨得買。聽我爸爸說,80年代的時候茅臺一瓶才8塊多啊,現在快700了。漲價幅度好大。”

張元一說:“因爲缺貨啊,上次去**店瞭解,老闆說,快到年關了,茅臺的庫存又不足了。物以稀爲貴,缺貨,自然就貴起來了。這符合市場價值規律。”

悠然的心說:“我爸以前有個朋友是茅臺酒廠的,有次告訴我爸,說釀造茅臺好像要什麼別別的紅纓子高粱,還要通過發酵形成什麼茶酸、香草醛等各種香味物質,最後形成茅臺酒特有的芳香物質呢”

老股民問:“悠然的心是在酒廠工作?”

悠然的心說:“是的,所以瞭解一點。茅臺酒的生產條件很苛刻,所以產能方面應該存在天然的缺陷,如果再加上人爲限產的話,產能就更是跟不上。”

張元一說:“悠然的心說到點子上去了,產能跟不上,又想賺錢怎麼辦?提價啊!”

LB問:“年年提價,還這麼多人買?”

老股民說:“因爲茅臺酒廠很會做生意,酒好不說,還總往產品里加文化,說故事,你看茅臺走高端路線比較多,什麼定製酒啊,生肖酒啊,陳年酒啊,紀念酒啊等等,再加上咱們國人對茅臺又迷信,一些宴會、招待上哪能少得了茅臺啊!”


張元一說:“我前段時間也關注過茅臺,還研究了下茅臺過去幾年的財務報表,發現茅臺的業績總是這麼好是有原因的,就是茅臺公司每年都進行相應的財務調整,好年份隱藏利潤,差年份釋放利潤,從而實現業績的平滑增長!”

老股民問:“隱藏利潤?茅臺怎麼能隱藏利潤呢?”

張元一說:“這就和會計原理有關了。會計原理是,母公司報表反映的是酒廠的數據,合併報表反映的是銷售公司的數據。酒廠釀酒後低價賣給銷售公司,主營業務成本記到母公司;銷售公司不生產酒,只是加價對外銷售,沒有主營業務成本,因此合併報表不會增加主營業務成本。”

“從理論上來看,母公司報表上的主營業務成本應該跟合併報表上的主營業務成本相等。如果合併報表主營成本小於母公司主營成本,這說明銷售公司有一部分主營業務成本沒有確認,其實也是一部分收入沒有確認。如果預收賬款和現金流仍然不斷流入,這就說明,公司的產品並未滯留在銷售公司,而是產品發出去了,但是沒有確認收入。——這就是公司隱藏了利潤。”

“原來這樣啊!”羣裏的股民恍然大悟。

“元一真厲害,這也能分析到。”股友紛紛點讚道。

老股民也說:“元一懂的的確比我們多。”

“我也關注過茅臺近幾年的財務報表,的確存在合併報表主營成本小於母公司主營成本的情況,看來茅臺公司還真隱藏了利潤。”

“這麼看來,從長遠看,茅臺股價還會漲。現在就有很多喝白酒人說‘茅臺酒是酒中的奢侈品,你看那瓶子做的都是藝術品,投資茅臺跟投資珠寶瓷器字畫差不多’,這麼說,投資茅臺可能還真是一種另類投資呢!”

悠然的心說:“茅臺酒有文化,還在不斷的講故事,甚至有分析師說,茅臺酒是‘千年積澱,香醉天下’啊,其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漢朝初期呢!”

愛喝酒的娃娃說:“茅臺酒的品質也是槓槓的!存放時間越久,質量約好,價格也就越高。”

小蘋果說:“那我明天去買幾瓶茅臺,說不定幾年後我還能發個酒財呢!哈哈”

張元一說:“今天咱們的討論比較有意義哦,也堅定了我的信心。”

“我要買點貴州茅臺的股票。儘管價值投資在當前市場不具有普遍意義,但茅臺可以做一個點來試試。”

讓張元一沒想到的是,他的這一嘗試卻成就了自己一個價值投資的經典案例。

老股民又說:“不過最近大盤形勢不好,茅臺股價有沒有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已經48元了,從技術面看,前復權後,茅臺在高位橫盤啊,我要不要把茅臺賣了等跌下來再買呢?”

老股民貌似詢問,又貌似自言自語。

“現在不是有個笑話嘛:買入茅臺的投資者和賣出茅臺的股民相遇,互道一聲傻X,然後各自欣喜離去。”

張元一說完頓了一頓,然後肯定地說道:“如果是我,即使現在回調,我也選擇持有”

…… 下午繼續覆盤,張元一想趁十一之前把這一千多隻股票好好看一遍。

“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熟悉的電話鈴聲響起。

張元一拿起電話,一看是姚小萌,不禁嘴角上翹。

中午沈莉莉和他一起吃飯的時候還說起姚小萌,儘管沈莉莉說的比較隱晦,但他還是感覺到了她在提醒他的時候帶有一絲“警告”的意味。

“小萌姐,啥事?”張元一接通了電話,笑嘻嘻地問道。


“張寶寶,想姐沒有?”姚小萌又開始了開撩模式。

“額……”張元一一腦門子黑線,這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啊?不禁想起了中午沈莉莉的警告,“小心小萌姐把你吃咯”

“……想啊”張元一從嘴裏順溜地吐出兩個字,撩我?誰怕誰啊!

電話那頭傳來姚小萌咯咯咯地笑聲。

“晚上五點半,我去證券公司接你,不見不散哦”

“是去開房嗎……”

聽電話那頭的張元一突然壞笑着說出這麼一句,姚小萌的電話差點沒拿穩給摔到地上去,頭頂上開始突突突地冒着小蘑菇。

“開你個大頭鬼……我媽過來了,說見見上次那個張寶寶,晚上一起吃個飯”

“這樣啊……那好吧,見家長就見家長”張元一又嘿嘿一笑。

姚小萌掛了電話後,用小手一拍胸口,一陣嘀咕:

“這個張元一真學壞了,敢撩姐!哼,看今晚怎麼收拾你……”

“咚咚咚”,張元一正沉浸在覆盤中,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張元一把眼睛從屏幕上挪開,看了一眼貴賓室的門,身子往椅背上一靠:

“請進!”

門被推開了,黑天佑那一張大黑臉探了進來。

“我艹……”張元一忽然有站起來湊這丫的衝動,“黑仔,你進來就進來,下次被特麼的這麼正兒八經的敲門”

“嘿嘿”黑天佑訕訕一笑,“我不是怕你這裏,萬一有點啥不方便的嗎”

“……”張元一也是服了,“你丫是皮癢癢了是吧”

說着一起身,做出一副要給黑天佑鬆鬆筋骨的模樣。

“我是來給你泡茶的,老大,老大……”黑天佑趕緊做出一副要泡茶的模樣。

張元一差點給逗樂了,走了過來做到沙發上,和黑天佑一起擺弄起茶具。

“一哥,你有沒有發現最近電視股評、網絡薦股很紅火啊”

“嗯,注意到了啊,胖子喜歡看電視,前幾天他就和我說最近電視股評上的幾個牛人呢,今天散戶羣裏有幾個散戶也在聊‘漲停板’呢”

張元一擡頭看了一眼黑天佑,深有意味地一笑:

“沒想到,你還有挺多粉絲的嗎”

“他們不知道是我”黑天佑有點不好意思。

“我知道,你在股吧裏薦股呢,是想驗證自己的實力”

“不過其他人……”張元一正在擺弄茶杯的手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其他人的股評和薦股我就不好說了,吸引跟風的居多”

張元一知道這幾年散戶們已經很少看三大證券報了,而“電視股評”、“網絡薦股”卻大行其道,可以說是鋪天蓋地!

你想不看、想不聽都難。

其實,作爲證監會指定披露信息的媒體纔是投資者買賣股票的“指南針”啊,而那些忽視正道消息的人必然會在股市裏“找不到北”!

不然林丹青怎麼要他養成看《新聞聯播》的習慣,因爲權威發佈!

“老大,今天上海證券報上有幾篇文章我覺得挺重要的,不知道你看過沒有?”

張元一現在早上一過來,就瀏覽過了《上海證券報》的內容。

“有幾篇,你等下啊”黑天佑從公文包裏拿出一個小本本,張元一瞅了一眼,竟然是筆記!

張元一不由得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個發小式的兄弟,心裏嘀咕着,“沒想到黑仔功課做的很足啊,怪不得有些短線做的不錯”

“有四篇內容我覺得挺重要,分別是《藍籌股重估帶來新機遇》、、《滬深300成份股面臨新機遇》、《大市值股票進滬深300有綠色通道》、《指數投資時代已經到來》”

張元一喝了一口茶,點點頭,他早上也注意到這幾篇文章。

“……我覺得這4篇文章透露出一個共同信息:大象們的舞蹈還會要繼續跳,大象作爲“稀有動物”將再次受到青睞,大象們將很快統治證券市場這個舞臺!”

因爲距離近,黑天佑的塗抹差點噴到張元一的茶杯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