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青兒早就叫家人把飯菜送到了房間裏。

吃過早飯後,白小鳳便跟着諸葛青兒前往wǔ hóu cí。

一進wǔ hóu cí大門。

大廳內的諸葛無雙等人便紛紛站了起來,對着白小鳳一抱拳:“白先生。”

白小鳳點點頭,掃了一眼在場的人。

總共有七個,除了他認識的諸葛無雙和諸葛青兒外,還有五個中年男人。

其中,還有個中年男人和諸葛無雙的位置並排着。

這讓白小鳳不禁多打量了一眼。

諸葛無雙彷彿看出了白小鳳心思似的,介紹道:“白先生,這位是諸葛神行,我諸葛世家第二代中的第一人,也是青兒的父親。”

一聽到是諸葛青兒的父親,白小鳳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娘希匹的!

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呢。

諸葛神行對着白小鳳一抱拳,咧嘴笑道:“白先生,初次見面,失敬失敬,既然你和青兒是朋友,那我便斗膽叫你小鳳,可行?”

白小鳳搖搖頭:“你還是叫我白先生吧。”

“……”諸葛神行。

這,什麼操作?

白小鳳聳了聳肩道:“我是拿了你們諸葛家的《黃泉寶藏圖》殘片來上課的,不是來拉關係攀交情的。”

說着,他便自顧自的朝着諸葛無雙和諸葛神行所站的位置走去。

開玩笑!

再不把關係理清楚點,本大爺這次就真的是賣藝又mài shēn了啊!

在場的衆人全都呆若木雞地看着白小鳳。

天吶!

這傢伙,要不要這麼傲嬌?

拉關係攀交情,這麼不屑的麼?

他可知道,整個陰陽界,有多少人想和我們諸葛世家拉關係攀交情?

諸葛無雙最先反應過來,忙打圓場:“白先生不愧是人中之龍,此等氣魄,讓小老兒汗顏吶,既然如此,那話不多說,我等就位,白先生開講。”

說着,諸葛無雙右手握着羽扇一揮,金光宣泄,狂風驟起。

砰嚨!

wǔ hóu cí大門怦然緊閉。

隨即,諸葛無雙和諸葛神行分別坐在了白小鳳的左右手位置。

其餘諸葛家的人,也紛紛落座。

諸葛青兒則坐在末尾。

白小鳳掃了一眼衆人,最後目光落在了諸葛青兒身上。

整個諸葛世家中,第三代的年輕人,唯獨諸葛青兒在場,看來,諸葛家的第一天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呢。

寫輪眼中的克蘇魯 要知道,諸葛世家如今的頂樑柱,都是諸葛神行這一代,他們是起到了承前啓後的作用。

諸葛神行他們六個中年人來聽課,也是情理之中。

畢竟,他們都是對《神鬼八陣圖》有所感悟底蘊的,若是這次聽課,能再有所感悟的話,不僅能讓他們的實力提升,同時他們也能教授其餘族人。

而若是第三代的話。

講道理,光是《神鬼八陣圖》入門感悟,估計都還沒達到,來聽這堂課,也多半是在划水了。

諸葛青兒能來聽這堂課,看來對《神鬼八陣圖》的感悟,不說能趕上諸葛神行他們,至少,門是入了的。

深吸了一口氣。

白小鳳收斂起心神,壓下雜念,然後便侃侃而談起來。

《神鬼八陣圖》他之前自己感悟的時候,確實遇到過瓶頸,以他的天賦,都晦澀難明。

但,完全架不住他身體裏封印了個冥尊啊!

有這樣的**ug在,被冥尊視爲垃圾的《神鬼八陣圖》哪還有感悟不清楚的道理。

當初冥尊爲白小鳳講解《神鬼八陣圖》的時候,深入淺出,侃侃而談,將其中陣法脈絡猶如醍醐灌頂一般,盡皆倒入了白小鳳的腦子裏。

他此時,爲諸葛家人授課,也沒有半點難度。

無非就是將當初冥尊講解的話,再重複一遍即可。

隨着白小鳳開始授課。

諸葛無雙等人也紛紛肅然起來,認真傾聽着。

大廳內,鴉雀無聲。

唯獨白小鳳的聲音,迴響着,清晰地落到每個人的耳朵裏。

漸漸地,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最先變臉的是諸葛青兒,她美目圓瞪,驚駭地看着白小鳳。

白小鳳此時講述的,正是她一直參悟《神鬼八陣圖》的瓶頸。

可,當話從白小鳳口中傳出後,她登時感覺腦子裏一片清明,有種醍醐灌頂,豁然開朗的感覺。

原本被她視之爲瓶頸的陣法,被白小鳳一講解,頓時容易了千萬倍。

嗡!

諸葛青兒嬌軀一顫,陰力不受控制的涌出,掀起一陣勁風。

剎那間,她渾身被金光籠罩,身後,一方暗淡的金光八卦,緩緩凝形。

這一幕,被諸葛無雙等人看在眼裏。

六人紛紛咋舌,因爲,這赫然是諸葛家對《神鬼八陣圖》的感悟境界提升的標誌!

這代表着,諸葛青兒的感悟境界,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緊跟着,諸葛神行等五位中年人紛紛露出狂喜之色。

這纔開場多久,就已經讓諸葛青兒境界提升了。

那後邊,繼續下去呢?

想到這,諸葛神行等人紛紛目光火熱的看向白小鳳,專注的傾聽着。

漸漸地,諸葛神行五個中年人的臉色也開始變了。

咦!

這道陣法脈絡,還能這麼梳理?

咦!

這道陣法脈絡,還能這麼變通?

臥槽啊!

老夫困頓已久的瓶頸,爲什麼從白先生口中說出,竟然簡單到如此地步?

這麼簡單的一步,憑什麼困住老夫的?

恐怖堡 嗡!

嗡!

嗡!

……

接連着,諸葛神行等五位中年人紛紛露出明悟狂喜之色,陰力涌出,身後一個接一個浮現出金光八卦。

每個金光八卦的顏色深淺都不一樣,諸葛神行身後的金光八卦最爲凝實。

但,無一例外,這盡皆都是境界感悟提升的標誌!

“好,好,好!”

諸葛無雙看着大廳內一個個金光八卦,忍不住撫須驚歎起來,老臉都漲紅了,嘴角更是都快咧到耳根子了。

白小鳳講的,他早已經參悟。

但,參悟不代表能授課。

他也嘗試過很多次,將自己所參悟的成果,講述給諸葛神行等人。

可結果,卻是毫無收穫。

不管他如何措辭,就是達不到一語中的,直指本源的地步。

這就好比解說槍的構造一樣。

諸葛無雙已經掌握了怎麼用槍,且瞭解到了槍的內部構造和作用。

但,他就是無法將每個構造給諸葛神行他們解釋清楚。

現在,白小鳳不僅解釋清楚了,而且還是直接把槍的內部每一個零件全都剖析開,一件件擺在諸葛神行等人面前,解釋其名字,解釋其作用。

而諸葛神行他們所需要做的,只要帶上腦子,悶頭死記就行!

諸葛無雙毫不懷疑,這堂課結束後,自己選中的這六個後輩,實力都將會突飛猛進一大截。

諸葛世家的修煉,和別的天師不同,他們,依託的就是諸葛武侯流傳下來的《神鬼八陣圖》!

目光,看向諸葛神行。

諸葛無雙眼中精光閃爍,心道:或許……神行這一課後,能直接進入問道境,摸索到證道境的門檻了!

念頭剛起。

諸葛無雙突然虎軀一震,臉色大變。

婚婚欲墜 臥槽!

白先生現在講的這部分,不是一直困頓老夫的瓶頸麼? 聽着白小鳳的講述。

諸葛無雙臉色漲紅,雙眸圓瞪。

他張開了嘴,喘氣如牛。

脖子也變得粗壯。

他從一開始,就並未想過白小鳳的講解授課,能涉及到他需要的層次。

畢竟,他如今對《神鬼八陣圖》的感悟境界,已然到達了能山寨《神鬼八陣圖》的地步,這一步,即便是歷代先祖,也罕有人達到。

想要再精進境界,難如登天。

而白小鳳,雖然僅僅用七天時間參悟《神鬼八陣圖》能創造出八個祕術。

但,他始終不認爲白小鳳的境界能比肩他的境界。

《神鬼八陣圖》包羅萬象,山寨《神鬼八陣圖》和創造出祕術,完全是兩條路。

所以,從白小鳳講課開始,他雖然認真傾聽,但也能分心觀察後輩。

只要聽課的六個後輩能有所精進的話,對於整個諸葛世家,依舊是大機緣了!

但,諸葛無雙實在沒想到,白小鳳講課內容,竟然會真的涉及到他的瓶頸。

反應過來後,諸葛無雙強行壓下內心的震撼,急忙收斂心神,認真傾聽。

“哪怕我倆境界一樣,但道路不同,仔細傾聽,也能有所收穫。”

這是諸葛無雙心裏的想法。

但。

隨着白小鳳一字一句落入諸葛無雙的耳中。

辣寵椒妻 他,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諸葛無雙翻起了二白眼。

諸葛無雙的身體在顫抖。

諸葛無雙……有種死過去的感覺。

這,這和老夫,根本不是一個境界!

他,他,他在講老夫現在的瓶頸!

不,不是講述瓶頸。

而是破開瓶頸,給老夫……醍醐灌頂!

內心掀起了滔天巨浪,諸葛無雙卻不敢分心半點,全力傾聽着。

這是機緣!

是他諸葛無雙的大機緣!

若是全都瞭解,那他的境界,也能再次突破!

咦!

這個瓶頸,怎麼從白先生口中說出,就變得如此簡單?

嘶~

恐怖如斯!

想不到這一步,竟然能如此變通,如此突破。

啊!

通了,困頓老夫多年的瓶頸,通了!

嗡!

諸葛無雙虎軀一震,陰力不受控制的逸散出來,掀起狂風。

隨之,金光籠罩了他的全身。

這一刻,諸葛無雙衣袍飛舞,白髮飛起。

氣勢,咻然大變。

恍若坐火箭一般,直線攀升。

一方宛若金水澆鑄的八卦,浮現在諸葛無雙身後,金光璀璨,無比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