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的,饑渴難耐(沒錯,就是饑渴難耐!)的她實在不想多走兩步路去別的樓層買咖啡。

但是這個男人實在有些恐怖了。

她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請等一下。」

剛轉過身,身後就傳來男人磁性的聲音。

她嚇得立刻就站著不動了,她在恐怖片里看過,如果遇到了鬼在身後叫你,你千萬不要回頭!

「請問你有500的硬幣嗎?我忘記帶了……」

男人說話頗有生氣,不像是鬼那樣的陰沉。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鄭秀晶還是沒有回頭,她生怕一回頭就看到一張青面獠牙,舌頭伸出十米長的惡鬼!

從淡藍色的包包里摸出一枚500的硬幣以及一瓶防狼噴霧劑,這是她唯一保護自己的方法。

把防狼噴霧劑緊緊拽在左手,另一隻手拇指和食指捻住硬幣向後方遞了過去。

身後的男子愣了愣……覺得女孩子舉動有些奇怪。

「謝謝!」

他還是道了一聲謝,然後從鄭秀晶手裡拿過硬幣。指間無意相觸,發生了一絲靜電,兩人被酥麻的感覺驚得飛速收手。

硬幣也掉落在地上,「咕嚕咕嚕」的正好滾到了鄭秀晶的腳邊!

「啊!」

她嚇了一跳,趕緊抬腳往前挪了一步。

男子也急忙彎腰去撿落在地上的硬幣。

感受到男子的動作,鄭秀晶小心翼翼的向男子看去,只看到一個後腦勺和一點側臉。

似乎……是她想多了。

這是真的人……

她這才放心的轉過身來。

只見男子轉過身後,把硬幣投入自動販賣機。很快,一瓶咖啡從販賣機落下,咖啡那一欄也顯示了紅光。

鄭秀晶也是走進了才看到咖啡那一欄顯示的紅光,原本面無表情的小臉露出一絲無奈。早知道就直接去別的樓層了。

……………………

「咔……」林藝卯把咖啡打開,放在嘴邊,見女孩手在販賣機前虛畫了一下,然後什麼都沒買,然後果斷的轉身就走。

他頓時明白,借自己五百韓元硬幣的女孩似乎也要買咖啡……

「呀,別的樓層我都去過,都沒有咖啡了。」

林藝卯好心提醒道。

他就是跑完所有樓層只找到這一個自動販賣機有咖啡,然後發現自己沒帶硬幣……

咖啡他只是放在嘴邊,還沒來得及喝。

他端著咖啡,遞出道:「要不這瓶給你吧,還沒有喝的。」

女孩腳步一頓,然後轉過身。

漂亮卻顯得有些稚嫩的面貌出現在林藝卯眼前,讓他眼睛一亮。

(好漂亮的女孩,只是……看著有點眼熟。)

林藝卯保持著微笑遞咖啡的動作,心裡想著。

女孩眼睛閃了閃,似乎有些心動。看了看被林藝卯打開的咖啡,然後看向林藝卯的臉。

「藝卯oppa?」女孩不確定道。

「嗯?你認識我?」林藝卯有些意外,卻也不意外。

在S.M公司不認識他的人很少。

這個有些眼緣的女孩明顯就是認識他的。

只見女孩臉上的冰冷瞬間融化,皺著秀眉,嘟了嘟嘴:「藝卯oppa,是我!小水晶啊!」

「小水晶?!」林藝卯睜大眼睛!

他想起來了!

那會兒跟在傑西卡後面的小屁……小女孩!

簡直……

女大十八變啊!

那時的小水晶才不到林藝卯的胸口高,轉眼就只比他矮了一個半的頭了!要知道這幾年林藝卯也長了幾公分才到一米八三的。

說起來,當時第一次見面時因為這丫頭怕生,看到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林藝卯就給她取了個小水晶的外號。

然後其他人也都跟著叫她小水晶了。

因為那會兒小水晶特別黏傑西卡的緣故,所以自己也經常跟她見面。

「咦?你手裡拿著什麼?」林藝卯忽然看到小水晶手上握著一個圓柱體的東西。

自從上次被sunny用各種手雷、閃光彈、煙霧彈按在地上摩擦了無數次之後,他對圓柱形的物體格外敏感。

「沒……沒什麼……」小水晶把手中的防狼噴霧劑慢慢的背在身後……

……………………

「幾年不見你都長這麼大了,我差點沒有認出你來!」

清潭洞的一家咖啡館內,林藝卯驚奇道。

四年沒見了,回到韓國之後好像是因為小水晶行程原因,一直沒有見過面。

他倒是知道小水晶以Fx的組合出道了,聽說Fx隊內還有一位他的華夏老鄉。

不過小水晶變化確實大,以前臉上還有一股少年氣,現在則婷婷玉立,成了一個大美人。

「藝卯oppa也是,我剛剛差點沒認出你來。」小水晶看著林藝卯道:「明明之前看過藝卯oppa和俞利歐尼的MV的。」

「哈哈,獻醜了。」林藝卯笑道,然後咬了一口麵包。

咖啡館里也有糕點售賣,林藝卯比較喜歡吃這家店自己做的牛角麵包。

「今天你沒有通告嗎?」林藝卯問道。

小水晶搖了搖頭,小手握著勺子在咖啡里慢慢攪拌:「下午的通告不是很重要,所以我就來公司上演技課了。」

「對哦,我們小水晶當時是公司內定的演員人才來著。」林藝卯回憶道。

「結果還是以女團的身份出道了。」小水晶無奈的聳了聳肩。

「正常。」林藝卯學著小水晶的動作,也跟著聳了聳肩道:「S.M的演技課說真的,簡直稀碎!」

小水晶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S.M在團隊打造這方面是沒有公司能比,但是在演員這塊是真的一朵花都開不出來。

「藝卯oppa你呢?」小水晶好奇的問道。

「我剛在錄音棚錄了些歌的樣品,出來買點水喝。」林藝卯道。

聽到林藝卯說買水喝,小水晶就想起剛剛把林藝卯的背影當成鬼的事情。

紅潤的嘴角微微翹起。

「新歌?」

林藝卯點頭,三首新歌的樣品錄出來還得結合伴奏看效果再進行改動。

新創的歌不像前兩年做的歌,已經是修改無數遍的成品版本,而新歌還需要一些打磨。

「藝卯oppa的歌我都有好好聽呢,真的很厲害!」小水晶豎起大拇指。

「過獎了。」林藝卯謙虛道。

……

……

時間很快又來到了晚上七點。

小水晶早就忙著去趕通告了。

林藝卯也回到了宿舍,新歌尚未成功,仍需繼續努力。

………………

(第二章,妹夫我去睡幾個小時,今天跟公司請假了,白天還會有至少三章。)

(另外依舊求票,最好是帶月字的QAQ!)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農會這裡,大部分的成員都是職業農民,以前大家沒有那麼多牛和鐵犁用,所以能夠下地幹活的,大部分是精壯的丈夫。

如是一個家庭里的丈夫意外去世,那麼這個家庭很有可能就跌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里。

而如今,耕地的工具變化,人們用來耕地的器具變成了更好用的鐵犁牛耕,於是能夠耕地的人,也就不再局限於年輕力壯的丈夫們了。

一些年齡不那麼老的老者,和正當青春歲月的婦人,也可以下地幹活。

他們也可以驅趕著牛去犁地,也可以拿著大交子,腰也不彎地站在地里收割麥子。

他們也可以揮舞著鞭子,驅趕著老牛拉磨。

丈夫們於是可以從地里被解放出來,去做別的事情。

——別的,需要更強壯的體力才能夠做的事情。

比如狩獵,比如木工活、比如泥水活。

即在這處建制農會,接近一年時間,雖然並沒有達到理想中的,建制農會,使本地人過上與咸陽的農會人差不多的好日子的目標,可是某些改變是實實在在的。

基層的問題,從來與別處問題不同。

這裡,努力一分,就能看得到一分改變。

即和石神、去疾等十餘名兵士帶著人、拿著錢、糧、鐵器忙了快一年,是真的對某些事情做出了改變的。

只是這改變比起人們過上好日子所需要的東西,還差許多。

但已經做到的改變,是任何人都無法抹消的。

「現在農會裡還有多少牛和驢?」即吃飽了牛肉,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