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佛門,越來越過分了,欺人太甚!

「放肆又如何,我木吒替父報仇,理所應當,東華帝君,你敢阻我!」

木吒手持熟鐵棍,放聲咆哮。

萬丈金身拔地而起,直衝天地!

三十三重天狂風大作,飛沙滾滾!

「木吒,你要倒反天罡嘛?」

就在這時,煌煌天威鋪天蓋地而來。

凌霄寶殿方向,一道萬丈法相懸浮而起,浮現在凌霄寶殿上方。

玉帝出面了!

兜率宮方向,老君也走了出來。

一步一生花,一步一升蓮。

手持拂塵的老君,慈眉善目,就好像一個道觀裡面的老道士。

他懸浮於半空,抱著浮塵,看著南天門外,淡淡一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佛門諸聖蒞臨,何必藏頭露尾,平白落了下成。」

說話間,南天門方向,十幾尊大日緩緩升起。

如來佛祖帶著八位菩薩,十八位羅漢,親至!

「果然,該死的佛門。」

東華帝君破口大罵。

他就說嘛,木吒哪裡來的這麼大的膽子,敢天庭撒野,果然是有佛門在背後支持,果然,佛門就是一群卑鄙小人!

天庭眾神也驚呆了!

如來佛祖不但親至,還把天庭的最強戰力都帶來了,這是要跟天庭開戰嘛!

佛門這是要挑起佛道之爭嘛?

不是說,佛道之爭還要在等五百年嘛?

眾神們心下惶惶。

「如來佛祖,這是要做什麼?」

玉帝與之南天門外的如來佛祖對視,臉色清冷,不見喜怒,當然內心則是暗暗罵娘,把如來佛祖的十八代祖宗都給罵了個遍。

南天門外,如來盤坐蓮花之上。

渾身散發金光。

這一次,他本尊親至,並非九大法相的任何一像。

上一次大日如來法相來到天庭,結果在玉帝面前被狠狠地壓了一頭,所以這次為了確保不被壓制,他選擇真身前來。

此時,只聽如來佛祖淡笑道:「陛下莫要誤會,蟠桃盛會不日召開,小僧帶著佛門諸聖,特地前來朝會的。」

原來是來參加蟠桃宴的……我呸,傻逼才信!

玉帝心下冷哼。

果然,如來佛祖話音落,卻見南海觀音大士道了一聲佛號,開口道:「小僧前來,到不是為了赴宴,倒是為了我這不成器的徒兒而來。」

「徒兒木吒,剛剛破關,聽說李天王和金吒被宵小之輩擒拿,決意報仇,救出父兄,小僧感念他一翻孝道,所以特來護法。」

觀音倒是直接。

其實觀音菩薩以前倒是支持渡化蘇平的,但是自從上一次拜府,被蘇平羞辱了之後,觀音的態度發生了轉變。

蘇平那個無恥之徒,沒資格入佛門。

當殺!

如來佛祖頷首。

「善!」

「正所謂百善孝為先,木吒衝天救父,確實忠勇可嘉,當賞!」

如來話音落。

他身後八位菩薩,十八羅漢同時頷首。

「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青鼎學府分內院和外院,還有一個管理層稱為長老院,每位長老手下再配有好幾位職師辦事。

青鼎學府每年都有兩次對外招學,內院一千,外院三千。學員入學后,學年少的為三年,多的為五年,並且學期之中可自由退學。

一般學員入學,都是為追求能被其中長老看中,收下為徒。那些長老,不僅在學府里位高權重,還在朝庭,各大城池中兼有職位,手下是資源雄厚,脈系廣闊。

而現任青鼎府主更是當今帝王的恩師。帝國是以武立國,但統治久固富強卻需經營管理方可。把青鼎學府這個位於帝國後部地段,卻是開疆之地,著重任為帝國培養治理能才的地方。學員一旦修學完成,入仕騰達,不在話下。

進入內院的名額並不向大眾開放,而是有推薦提名制,非王侯將相,公伯子爵等體制內的,無入選資格。學府里競爭激烈,階級分明,體派分立。

外院里,也一般更多會是內院少爺群主們的隨從跟班入選其中。外院雖是對外平等開放,符合年齡二十以下武者級以上的條件即可參選,但主持之人卻是內院的。。儘管入選要如此艱難,每季參選之人也是人山人海,千百里挑一。

當此次內院學員入好學籍后,外院的海選才安排開始。

入選外院的名額只有三千,但一眾來試者,茫茫噹噹不下十萬。

楓野和陳小六,張三,王五四人也開始排隊參選,林沐林芯兩位小姐則剛入內院,另有事務。

首先,學府安排了資格檢測,人事審查。

以骨齡,測靈石來測定符合條件。驗查個人來路信息單來填報錄名。

百位職師,一番檢入下,很快上萬人都錄了參選資格,倒是沒有發現有欺瞞的。如有欺瞞的,以青鼎學府的威勢,定是嚴懲不貸。

眾人分為百隊,在職師指令下,來到外院廣場。

外院的入選測試只有武試。但外院的武試是淘汰制的,最後只能有三千人入選。

只見廣場上,在職師啟動下,升起了一百座擂台。沒有觀眾台,一百支隊伍,大家都是競選者,職師未發話,場地氣氛一時凝重。

「有請,外院督學邱長老」十來個職師迎著一老者走上中間擂台上。

「戰,戰,戰」邱長老右手光芒涌動,凝聚出一把大刀駐地揮動。「話不多說,你們的戰鬥即將在這一百座擂台上開始,盡情發揮吧。我要向你們說明的就是,戰鬥無情,力拚勁傷,刀劍無眼。你們的戰鬥是殘酷的,要麼認輸,要麼就戰勝對手,懂嗎。」

「是,懂了。」

「開始吧,職師就位登記,兩人一場,不得超過一刻鐘,超過淘汰。」

「我靠,這麼利落,這麼狠,合我小六胃口」陳小六正要找楓野說話,才想起他們四人臨時決定走到不同隊伍中了。

楓野感知到,參選眾人,普遍就是初階武士。不過,還是有武師級存在的,有一些體內氣血竭虛,應是服下了破級丹強行晉陞。

在每隊職師登記下,參選者按序上台。

因為有時間限制,上台的,一開始就手段皆出,毫不客氣。在硬拼下,修為高的很快就能勝出,而原本擅與取巧,武技偏襲擊的卻是不利。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華夏中心是地處中州的王城,而東夷的心臟就是禹正前往的塗山城,擁有上萬居民的它被人稱為「山東名城」。繁華的塗山城每天都格外熱鬧,川流不息的大街和不同口音的交融是訴說着城市的興盛,謙讓與禮節是它的主旋律。(注:山東指的是太行山以東,而非現在的山東省。)

這座城市能有今天的興旺離不開一位老人,東夷方伯塗山化。在長達四十年的歲月里,他一真認真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誇張的說,所有東夷年輕人心中都有一位長輩,就是他們的方伯塗山化。

塗山城的南門外,一個女孩仔細打量著進城的人。不斷有人從她身邊經過,由於她長的很漂亮進城的人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他們從女孩的神色上看出,她是在等人。

一個老人從城中出來,看着女孩的樣子嘆了口氣說:「孩子,別看了。那小子該來的時候就來了,等是不好等的。」

女嬌往後一看發現是夏老,她點了點頭和老人一起回去了。

——

——

「禹,我們到塗山城一定得守規矩,在那裏一舉一動都有人在看。」

剛進城門穗就對禹說,他真的很擔心這個有些人來瘋的兄弟,得提前給他說要不在這丟人,不能讓別人覺得中州的人都是不是什麼正經人。

禹苦笑了一下說:「哥,您老這話沒錯,我沒說的堅決執行。」說到這他指著另外倆位說:「不過你看看那姐弟倆,一大一小絕對是頭回進城,現在都快跑沒影了。」

「你就放心吧,六鎮心裏有數。」

禹不屑的說:「那妮子能心裏有數。」這時他看見大費在城裏跑來跑去,心裏想這小東西跑丟就麻煩了。他沖辛萌大喊:「狐狸,管好你弟,整丟就不好辦了。」

辛萌一聽把大費叫過來,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走到禹面前說:「你記不記得,以前說過到塗山城給我買衣服。」

禹摸了摸口袋,往後一退說:「有這事嗎?」

「有啊,有啊。」(大費)

「喂,小鬼,別多嘴。」(禹)

「我記得好像有這回事。」(穗)

禹還不想承認,不過他看見辛萌的眼睛立了起來,就把到嘴邊的話猛咽回肚子。他笑着說:「您的承諾是要堅決落實的,不過這好像沒有賣衣服的。」

「辛萌,那有。」大費拉着辛萌的衣角,指著東邊的一家店說。

「能不能等會再搞這些亂七八糟的,我們還要辦正事。」禹說。

辛萌在禹面前斜著腦袋一笑說:「那你是覺得我的事不是正事了,還是想說對我的承諾是搞亂七八糟的事。」

禹聽完額頭冒起冷汗,他趕忙說:「我哪敢這樣想,您可太抬舉我了。」

穗在旁邊看着,心想着就是老人常說的「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一會辛萌開開心心的走出的店,她回頭看着正跟店長用錢袋拔河的禹一笑。

——

——

到了位於城中的了事堂,站在東夷中樞前禹不禁感慨:

「沒我想的那麼好,除了大點幾乎就是四叔他們族的翻版,這麼繁華的塗山城還建不出相匹的行政堂嗎?」

穗拍着他的肩膀說:「年輕人,看來我得給你普及一下了。這座了事堂是『東夷大亂』后建的,受限於當時的條件只能如此。」

「那為什麼十幾年了都不修修?」禹問。

「東夷向來節儉,東伯更是如此,在我們看來或許有些過分。不過在老一輩人的眼中,這其實就是在鞭策現在的年輕人。」

辛萌聽完穗說后,自言自語的說:「一千年前的九州殿也不這差不了多少。」

大費有些不理解穗的話,隨口就說:「東伯他們也太小氣了。」

大費的話讓禹聯想起剛才的事(五張大餅、以及各種吃食,禹的心都在流血。),他覺得很不爽就狠狠敲了一下大費的腦袋說:「小鬼,老話說的好,『一飯一粥,當思來自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哥的錢你小子以後可省點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