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筒那邊沉默了半晌,金文佳此刻也只能聽到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

金文佳緩了緩情緒,用此刻能調動的最鎮定的語氣,說:「所以,胡媛同學,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嗎?」

月卿卻在此時問出了個好像毫無相關的問題:「呃……你到底考不考J大?」

「考。」金文佳腦子也沒反應過來,嘴先快一步出了聲。

「行,那我就回去報N大了。」月卿說到這兒,開心地笑了笑,「那我掛了。」

金文佳忐忑地問:「所以……你到底同意了沒?」

「同意沒,你說呢?」月卿噗嗤一笑,緊接著掛斷了電話。

金文佳聽著電話那頭的嘟嘟聲,只覺得心臟一起一落的,都要得心臟病了。

「所以,她是……同意了吧?」金文佳喃喃出聲。

「N大,J大……」

是了,他想起來了。

那天……

「你定好了去J大?」

「嗯。」

「那我就考N大。」

「哦。」

「N大就在J大旁邊。」

……

金文佳無聲的笑了,耳根子的紅暈爬到了臉頰兩側。

他捂住臉,頭一次爆了粗口:「艹,太丟臉了。」

……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很快到了錄取結果出來的日子。

金文佳是第一批次出來的,毋庸置疑被J大錄取了,進了資源學院。

月卿則是完了幾天,等第二批次出來。

她當時報考的時候當然是把J大附近的差不多的大學都報了。

N大自然是首選,她的成績完全可以拼一拼進去。最關鍵的是,N大離J大最近!

月卿怕選自己喜歡的專業會差幾分,直接選了服從調劑。

果不其然,她如願考上了N大。就是……專業不大喜歡。

不過,他們兩個還是開了小小的慶賀宴。

月卿頭一次踏足了某巴克咖啡,點了一杯抹茶拿鐵。

「你想喝什麼?」月卿側過頭問金文佳。

「焦糖瑪奇朵吧。」

「嘖嘖,看不出來,你還挺嗜甜的!」月卿揶揄地道。

金文佳笑了笑,無視了她那滿眼嘲笑的神情,指著櫃檯里鬆鬆軟軟的餅問:「你想吃法式鬆餅嗎?」

月卿點頭如搗蒜。

反正今天是金文佳請,不吃白不吃嘛!

月卿現在已經不想上神不上神,面子不面子的問題了。

反正省錢還能享受的東西,憑什麼不接受?

這一餐月卿吃得無比歡快,唯一的缺點就是……沒吃飽。

真的,某巴克就是又貴又少,根本滿足不了她逐漸便宜的胃。

果然,在路邊,月卿看著關東煮就流口水走不動道。

「你想吃?」金文佳看她那饞貓樣兒就止不住想樂。「在下吳天恆,是隴西吳家嫡系,排行老二,本來接了蘇老闆的帖子,應當前去丹堂拜訪才是,但事出有因,吳某也不得不將蘇老闆請到這得月樓一聚,還望蘇老闆莫怪才是啊!」

蘇禹見對方如此說來。

他也不在意的笑了笑客氣的說道。

……

《丹道至聖》第四百三十九章珍貴靈酒 來到了學校門前,李子孝舒了一口氣接著哼著小調走進了教室。

「大家早!」

一打開門李子孝就大聲的喊了一聲。

「神經病!」

「吃飽了撐的!」

「呃……」

聽著大家的抱怨聲李子孝只好悻悻的低著頭走向了座位。

「早啊,李子孝!」

李萌嫣微笑著對李子孝打了聲招呼,本來李子孝有些尷尬看到李萌嫣漂亮的臉蛋兒,加上銀鈴般的聲音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你也早!」

「切,沒想到咱們的驕傲今天沒有遲到,還真想再看看某人在老師面前臉紅的樣子呢!」

李子孝聽到這話皺了一下眉頭,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誰說的這話,「是啊,還真是不好意思。不過總比某些人不知廉,上學的第一天就賣弄那什麼強啊!」

李子孝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接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你……李子孝你說誰賣弄風-騷?我跟你拼了!」

吳佳倩氣的鼻子都冒煙了,舉著自己厚厚的英語書就砸向了李子孝的腦袋。

李萌嫣看到吳佳倩拿著書要砸李子孝,急忙制止道:「哎呀,佳倩你就別鬧了。本來就是你不對,先說的李子孝。你再打人家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啊!」

「你不要袒護他,我今天就要打他一頓!他剛才那是什麼話?竟然敢說我風-騷,我只不過是打扮的時尚而已!」

「喂!我是吳佳倩同學,你能不能理智點?我什麼時候說你風-騷了?」

「你剛才說我賣弄那什麼!」

「可是我沒有說你賣弄風-騷啊!」

李子孝滿臉得意的看著吳佳倩,他就是故意把話說的含糊不清,看著現在吳佳倩一臉吃癟的樣子他的心裡就非常的舒暢。

「這……」

吳佳倩被李子孝的話問的有些語塞,由於吳佳倩比較霸道好勝心也強,所以她是不會就這樣認輸的,「李子孝你不要以為隱藏了兩個字就可以說的過去,那你說我賣弄什麼?」

「賣弄你的強悍,霸道,神經大條的性格。」

李子孝看都不看吳佳倩,一口氣丟出去了三個詞。這回吳佳倩徹底無語了,她終於知道李子孝不是一般的無賴,仗著自己學習好就會咬文嚼字。

「哼!」

說不過李子孝的吳佳倩只能重重的哼了一聲,接著非常生氣的坐在了椅子上別過頭不看李子孝。心裡卻把李子孝渾身上下罵了個遍,臭李子孝,爛李子孝就會欺負我。

李萌嫣見事情平息了,只能無奈的搖著頭坐了下來。在前面的童顏欣心裡不是滋味的看著李子孝,自從李子孝去過她家裡后,李子孝連一句話都不和她說了。

女生就是這樣的糾結,想離開李子孝的是她,現在想念李子孝的還是她。雖然喜歡但是礙於面子又不敢說出來,這樣只會彼此的錯過。

三個女生各懷心事,在另一旁的錢浩滿臉陰霾的看著李子孝。從他嘴角彎成的弧度來看一定是在心裡盤算著什麼壞主意。

「鈴鈴鈴……」

上課的鈴聲敲響,高敏拿著一摞的測試題走進了教室。當所有的學生看見高敏手中的測試題后,全都皺起了眉頭。

「大家將書桌上的教科書以及資料收起來,準備測試。」

高敏喊了一聲,接著學生們都不情願的收拾起了書桌。已經臨近高考,本來高三的任務就是複習加測試,不論是小學,初中在鄰近升學考試的時候都是上午複習下午測試。

到了高三時間就更加的緊迫,老師是不會給你時間在上課的時候複習的,所以一切都要靠你下課和放學,努不努力就要看你自己了。

李子孝倒是無所謂,反正這些測試根本就沒有能難倒他的題,別人看著李子孝悠閑自得的樣子就來氣。為什麼我就沒有他那從容不迫的樣子呢?

別人只看到李子孝在課堂上的從容不迫,而李子孝下課或者放學時的刻苦別人卻沒有看在眼裡。天才不是與生俱來的,那是要不斷的努力,不斷的鑽研才能被天才這兩個字的光環包圍。

一上午就這樣在測試中度過了,放了學李子孝便匆匆忙忙的跑向了高敏的辦公室。來到高敏辦公室的門前,李子孝就想起了上一次勿進辦公室看見高敏脫褲子時的情景,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李子孝敲了兩下門。

「進來!」

辦公室里響起了高敏好聽的聲音。

聽到高敏的聲音李子孝推開門走了進去,高敏低著頭正在審閱著上午的測試試卷,聽見有人進來但是不說話於是狐疑的抬起頭看了一眼。

「咦,李子孝你不去吃飯來我辦公室做什麼啊?」

「哦,高老師我有事情想求你辦一下。」

李子孝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說道。

高敏一聽李子孝要自己幫忙,放下了手中的筆,眉頭緊鎖的看著李子孝。這還是李子孝第一次提出要自己幫忙,這大中午的他不去吃飯跑來找自己看來這事情不簡單,不會是他媽媽出現了什麼情況需要大量的資金吧!?

要真是那樣的話,還真有些麻煩了。我現在的存款也沒有多少,實在不行找自己的大學同學借些吧!高敏在心裡暗暗的想著,同時說道:「是什麼事情這麼著急連午飯都不吃就來找我啊?呵呵,走吧咱們去吃飯。一邊吃飯一邊說事情。」

李子孝想想也是,自己太著急了竟然也不讓人家高敏吃飯就來找人家。於是點了點頭說道:「好的,咱們就先吃飯。」

高敏笑了笑,接著鎖上了辦公室的門,然後與李子孝來到了學校門口的大排檔裡面點完了菜,高敏問道:「好了現在說你的事情吧,能幫助的我一定會盡全力幫助的。」

李子孝看著高敏有些緊張的神情笑了笑說道:「高老師你不用緊張,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就是關於轉學……」

「你要轉學?」

高敏瞪大了眼睛有些驚訝的看著李子孝。

「不是的,不是我轉學。是我的妹……呃,姐姐,她想要轉學到咱們學校來。」

李子孝擺了擺手急忙解釋著。

高敏一聽不是李子孝要轉學,這才放下心來,「那你這個姐姐學習怎麼樣?」怎麼李子孝還有個姐姐呢,他不是獨生子嗎?

「這……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李子孝也不知道古菲菲的學習怎麼樣,所以只能一五一十的將實情說出來。

「原來是這樣,還真沒有看出來你還這麼的有愛心啊!」

唉,真是個同情心容易泛濫的孩子,自己家裡情況他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竟然還有閑心管別人。

「呵呵,哪有什麼愛心,只是不忍心看著她風餐露宿受苦而已。高老師不知道你能不能幫這個忙?」

李子孝望著高敏眼裡充滿了懇求。

「切,你都把我當成外人,我怎麼幫助你啊?連一聲好聽的都不會叫,來,叫一聲高姐姐我就幫助你。咯咯……」

說完高敏就捂著嘴笑了起來,高敏本來長得就漂亮加上那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讓李子孝有些看呆了。

「高……高姐姐……」

喊完李子孝就低下了頭,畢竟高敏是他的老師,讓他當著都是學生的飯館喊姐姐還真有些不適應。

「呵呵,這才乖嘛!既然你都喊我姐姐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絕,我下午和校長說說,明天你把你這個姐姐帶學校來吧。」

。 「柳昱風,你聽我說,我真的不……」

「秦舒!」

柳昱風突然打斷了她,抓着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上,深情地看着她,目光如熾烈的火焰,彷彿要將人融化。

「在這個世界上,我找不到比你更讓我心動的女人了!這兩天,我不停地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最後的答案告訴我,是黑色的。讓人絕望的黑色!而這兩天,我就活在這樣的絕望中……」

他說着,眼眶不由地發紅。

在這個鐵血的男人身上,瀰漫出一股濃重的悲哀。

秦舒面對他的深情告白,心裏莫名有些難受。

她不希望看到柳昱風這樣……

但是,她又給不了他任何承諾,怎麼敢貿然點頭?

何況他和辛寶娥還有婚約在身。

秦舒微微吸了口氣,臉上露出一抹冷靜的微笑,說道:「柳昱風,謝謝你的喜歡,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答應和你在一起。或許你可以試着把目光放到其他人身上,比如辛小姐,她就很不錯。你們本就是未婚夫妻,如果能彼此磨合一段時間,也許你會發現她才是你想要的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