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兄,你覺不覺得這裏有些熟悉?”

胡逸飛快步走上前去,來到許安的身旁問道,因爲他已經感覺到這裏的場景,剛纔他們似乎已經從這裏走過。

“逸飛兄,你看這裏,還記不記得我剛進迷霧森林劈下來的凹槽,我們走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剛進來時的原點!”許安伸手撫摸了一下那巨木上的凹槽,淡淡的說道。

“什麼!我們不是一直往前走的嗎?怎麼可能又回到了原定?” “什麼!我們不是一直往前走的嗎?怎麼可能又回到了原地?”

許安和胡逸飛的對話,立刻引來薛月和陳達陳遠兩兄弟的驚呼,剛纔他們明明是在向前行進的,如果現在告訴他們這一刻鐘都只是在原地繞圈,根本沒有前行的話,那這迷霧森林簡直是太詭異可怕,太不可思議了。

“傳說有一種鬼物,可以迷惑人的神智,讓人在原地繞圈,直到被迷惑的人精疲力竭,再將之殺死,我們不會碰上鬼了吧?”陳達突然開口說道。

陰暗的迷霧森林裏,陳達的話頓時讓薛月和陳遠的臉色難看了下來,詭異陰森的氣息頓時在心頭縈繞了起來,配合着迷霧森林的陰冷空氣,氣氛頓時變得濃重了許多,彷彿暗中有人將自己等人此刻盯着,被當成玩具,困在這大霧之中玩耍戲弄。

“好了!大家不要自亂陣腳,這世上除了武道強者,哪來鬼怪直說?我們只是在這迷霧森林中迷失了方向,繞了一圈又回到了原點,並非沒有前行或是在原地打轉,現在首要的任務是如何辨別方向,之後再度出發,找到林家的位置所在。”

許安大聲喝道,將凝重的氣氛驅散了幾分。

在劍道大陸上,從來都是強者爲尊,人們可以不信天地,不拜君王,但卻不可以不敬重強者。所以在所有人心中,世界上的鬼怪並不可怕,也不相信這世界上有真正的鬼怪,只堅信這世界上有絕世的強者存在,自然不會相信陳達所言的鬼物之說。

“許兄說的很對,這世界哪有什麼鬼神,那都是尋常百姓唬小孩子的把戲,大家不要自己嚇自己,現在我們是在這迷霧森林迷失了方向,現在我們應該想辦法如何辨別方向。”

聽到許安的話,胡逸飛也是贊同的附和道,他自然也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神,所謂的鬼神,也僅僅是一些修煉了邪術的人類,並非傳言的鬼物那般無所不在,不可戰勝。

有了許安和胡逸飛的辯駁,籠罩三人心頭的陰霾也是一掃而光,紛紛湊了上來,商量如何辨別方向,繼續前行。

“以逸飛兄的見識,想必你已經有了主意了吧?”許安眉頭一挑,望向了胡逸飛。

就在剛纔發現迷路的時候,許安就已經發現,在場四人中,除了自己以外,薛月和陳達陳遠兩兄弟都沉浸在鬼物霍亂的恐懼中,只有胡逸飛信心滿滿,並未像其他三人那樣,表現的驚慌失措,由此許安估計,這胡逸飛想必已經有了辨別方向的主意。

“哈哈哈哈!許兄洞察力果然驚人,心思敏銳也是無人能及,逸飛這點本事瞞不過你啊!”

胡逸飛大笑的說道,沒想到許安竟然能夠輕易看穿自己的心思,這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對於胡逸飛的讚揚,許安倒是沒有否認,必要時表現出一些讓別人重視的實力也是很必要的,許安雙手在胸前環抱起來,靜靜的等待着胡逸飛說出他的主意。

“青雲宗藏書閣裏面書籍衆多,我以前正好看過這類在野外辨別方向的書籍,我們可以根據植物生長特徵,常言道:“萬物生長靠太陽”,掌握這一特徵後,即使在這濃霧籠罩的森林裏也可通過觀察判斷方向。”

胡逸飛擡起目光,掃視了在場四人一圈,又繼續說道。


“比如說大石塊、樹主幹南面的草生長的較旺盛,秋天南面的草也枯萎的較快;樹皮一般爲南面的較光滑,北面的較粗糙,有的樹在其北面樹皮上有許多裂紋及疙瘩,這種現象在白樺樹上表現特明顯;松柏類及杉樹在樹幹上流出的膠脂南面的較北面多且易結成較大的塊;秋季裏許多果樹朝南的果實結的較多,尤其以蘋果、紅棗、柿子、柑橘等爲明顯,果實在成熟時也是朝南的先變色;長在石頭上的青苔喜陰溼,以北面爲多旺;積雪的融化多是先融化朝南的一面。”

胡逸飛一邊說着,目光落在了四下的樹木上,腳下輕點,便是攀上了樹椏枝上。

“單個植物的向陽面枝葉較茂盛,向北的陰地樹幹則可能生長苔蘚。獨立的大樹通常南面枝葉茂盛,樹皮光滑;北面樹葉稀疏,樹皮粗糙。其南面,通常青草茂盛,北面較潮溼,長有青苔,這迷霧森林才被濃霧吞沒不久,生長段時間內應該還沒受到影響,由此看來,我覺得那邊應該是北方。”

胡逸飛仔細觀察了樹木的長勢情況之後,縱身跳下樹丫,對着許安身後的方向指了指,開口堅定的說道。

看到胡逸飛已經辨別出了方向,而且還講的頭頭是道,許安也不禁在心中佩服不已。

在許安的記憶裏,在未來到這個世界前,這是在那個二十一世紀的文明裏纔有的成就,沒想到在這個古老的世界裏,竟然還有書籍能將這種文化記載的如此細緻,竟然和那個世界的文明分毫不差。

如果說自己能夠通過曾經的記憶找到方向,那胡逸飛能夠通過這個世界的知識辨別方向,這倒是大大超出了許安的意料。

“我們來的方向是西,這個方向是北方?那我們現在應該繼續往東走,那就是這個方向,對嗎?”

薛月疑惑的指了指自己的身後,胡逸飛雖然講的似乎很有道理,但他卻並不確定。

“是的,我們確實應該往哪個方向走!現在我們沒走一段路就要辨別一下方向,纔不至於迷失方向在原地打轉。”胡逸飛回答,對自己的判斷很有信心。

“那就快走吧!儘快找到林家,完成任務離開這個鬼地方!”

陳達抱怨了一聲,對這迷霧森林有些厭惡,若不是許安和衆多兄弟的原因,他一輩子都不願意來這種詭異的地方。

“噗嗤!”

就在衆人準備動身的時候,許安卻是青峯長劍陡然出鞘,白霧狀的真氣灌入長劍之中,對着胡逸飛躍上的那顆大樹就是一劍,劍光一閃便是沒入這樹木之中,隨後在嘎吱的細微聲響中,倆人環抱的參天大樹轟然倒塌,壓斷了附近無數的樹木,強大的氣勢震的枯葉飛舞席捲。

許安突然的動作快如閃電,流暢無比,毫不拖泥帶水,等到衆人察覺反應過來時,許安早已經收劍入鞘,向着那被斬斷的木樁行去。


“許兄,你這是?” “許兄,你這是?”

最先反應過來的胡逸飛疑惑的看了許安一眼,卻不明白他這是要做什麼,就算是在場的其他三人,同樣不知道許安砍樹有什麼目的,這才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各位兄弟有所不知啊!樹木樹幹的斷面可見清晰的輪廓,那是樹木的年輪,一般情況而言,除非天上烈日位置改變,否則向南一側的年輪較爲疏稀,向北一側則年輪較緊密。樹樁斷面的年輪紋,一般是南面間隔大,北面間隔小,由此我們也可以判別方向。”

許安一邊說着已經走到了粗壯木樁跟前,仔細的觀察起樹木的年輪分佈。

“這個也可以判定方向嗎?”陳達倆兄弟疑惑的對望了一眼。

“應該可以吧,許兄弟向來博學多識,應該不會是無中生有。”薛月則將目光投向了胡逸飛。


“天啦!不是應該可以,簡直是太可以了!這迷霧森林的大霧有可能在短時間影響樹葉也的繁茂,但這年輪卻是經過歲月才形成的痕跡,就算是受到着濃霧的影響也絕對不會在段時間內出現改變,從年輪細密辨別方向,受到的外界影響要小得多。”

胡逸飛一邊興奮的說着,神色已經變得有些激動起來,這方法就連青雲宗的古書上都沒有記載,許安竟然能夠想到,可見許安的聰慧和見識有多廣博,就算是自己恐怕都及之不上。

“能夠想出這種辦法,我胡逸飛才智遠不及許兄啊!”

聽到胡逸飛的讚歎,其他三人都是驚訝不已,在他們四兄弟之中,就當屬胡逸飛的心思和謀略最爲了得,就連胡逸飛都對許安的方法驚歎,看胡逸飛的真實的表情,三人對許安的看法也是再度提高了不止一兩層。

薛月原本也只是以爲許安劍技出衆,外加一身大力,現在才發現許安的智謀竟然不在胡逸飛之下,怎麼能不讓他震驚,不過更多的則是幸運,幸好當初沒有給許安留下不好的印象,同時如今還和許安成爲了朋友。

“走吧!我們也去看看那年輪是怎麼顯示的。”

胡逸飛大聲說笑着,已經朝着許安行去,目光更是鎖定在那被許安暫斷的木樁之上,薛月等三人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趕緊上前看看如何通過這木樁辯別方向。

“許兄,怎麼樣?可辨別出了方向?”看許安沒有說話,身旁圍攏過來的陳遠開口問道。

“背道而馳!差點我們就背道而馳,往我們進入迷霧森林的方向去了!”

許安沉聲說道,他的話也讓陳達陳遠和薛月三人驚訝不已,而胡逸飛則是雙目緊緊的看着那木樁的輪廓,臉上有些不太自然起來。

“大家請看,在這樹幹斷面這一圈圈的紋路便是樹木的年齡,從這年輪的圈數,我們可以得知這株樹的樹齡大概有三十年,我們再看這年輪的疏密,很明顯我左手邊比較緊密,間隔小,而右手邊比較寬闊,間隔大,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出,現在我左手邊正是北,而右手邊自然就是南。”

許安指着樹幹斷面上的年輪紋路,開口給大家解釋道。

“天吶!東竟然是許兄面向的位置,這個位置竟然和剛纔逸飛兄所指的方向截然相反!”薛月驚訝的合不攏嘴。

他現在已經明白,爲什麼那麼多宗門弟子回宗交任務都說,連任務的位置都找不到,如果換做是尋常人,在這迷霧森林中,恐怕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而稍強者可能會知道通過辨別樹木繁茂來販判斷方向,卻不曾想這方向正好和真實的方向截然相反,他們又怎麼能進入迷霧森林內部,找到任務的目標林家呢?

當然,許安用這樣的獨特方法,自然就不會被引導進入錯誤的方向。

“這迷霧森林太TM詭異了,就連這樹木的繁茂都改變了,看來我們得多加小心。”

陳遠警惕的看向四周,口中低低的罵了一聲,總覺得在這茫茫大霧之中,有人在暗中操縱着,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設計好的陰謀,正等着自己一步步踏入這陰謀之中。

根據其他宗門弟子的情況,有些實力強大一些的弟子誤打誤撞闖入了內部,但是無一不是傷痕累累的回到宗門,可見其中兇險,據說還有好幾個弟子至今未歸,去向不明,若不是因爲這樣,宗門也不會將任務等級提升到三星,讓內門的弟子接手這個任務。

“越往裏走恐怕會越兇險,大家一定要提高緊惕!”

許安說着,已經起身向身前的方向行去,在沒有確認之前他便在心頭隱隱感覺到了這個方向,在這年輪的佐證之下,許安更是確定了心中的感覺,不在有所懷疑。

“這個方向不會有錯吧?”陳遠開口問道,目光則看向了胡逸飛。

“應該不會有錯了,我相信許兄的判斷,走吧!”胡逸飛開口道,腳下已經跟上了許安。

以胡逸飛的眼光,自然是發現了許安的不凡之處,也堅定了要與許安交好的想法。

以許安表現出來的天賦和潛力,絕非尋常人可比,至少現在自己就看不透許安的實力,等到許安晉升爲青雲宗的內門弟子,那對他們自然有着不少的益處,若有朝一日進入核心弟子,有了這層關係,甚至對他們身後的家族都會有極大的幫助。

有了明確的方向,五人在許安的帶領下,快速的朝着迷霧森林的內部行去。

許安每走出一里遠的距離,就會再度砍倒一棵樹木,再度確認方向,以防止因爲大霧而影響到前行的方向,這也是許安的靈魂力最大能夠涉及的距離。

撲哧!撲哧!

就在許安五人向着迷霧森林內前行了百里遠的時候,許安突然聽到在了迷霧中響起兩聲撲哧的聲音,這聲音如同帆布拍打空氣產生的聲響,許安的目光頓時擡起,鎖定着面前上空的濃霧,右手已經搭在了青峯劍柄上。

“許兄,怎麼回事?”

許安突然停止腳步,一股警惕的氣息從其身上蔓延開來,立刻引起胡逸飛的注意。胡逸飛在許安身旁低聲問道,真氣已經悄然運轉起來,只要一有異動就會遭到全力轟擊。

“剛纔空中有動靜,但現在又沒了……不好!大家小心,有蝙蝠,好大的蝙蝠!” “蝙蝠?大霧中怎麼可能有……”

許安的吼聲立刻引得陳達等人緊張了起來,大霧中出現蝙蝠,這的確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陳遠疑惑的出言詢問,只是話才說到一半,眼神死死的盯着遠處,臉色也是難看了起來。

在五人身前十多米外的上空,濃霧裏突然響起一連串撲哧扇動翅膀的聲音,聲音密密麻麻匯成雜亂一片的聲響,緊接着濃霧上一層“黑雲”便是飛快席捲而來,不是一兩隻,也不是一二十隻,竟然是上千數量組成的蝙蝠羣。

“大家小心,這不是普通的蝙蝠,而是貨真價實的二階頂級魔獸嗜血蝙蝠!”

眼看着嗜血蝙蝠已經逼近身前,胡逸飛的目光也是看清了這蝙蝠的模樣,腦海中飛速運轉,一個可怕的名字當即出現在他的腦海裏,讓他忍不住大喝了一聲。

此時嗜血蝙蝠猙獰的面目已經展現五人的面前,粗張健碩的利爪前伸俯衝,吻部的齧齒更是畢現,外耳向前突出,此時正在咕嚕嚕的扇動,感知着五人的方位,靈活異常,這蝙蝠的頸部很短,不過前胸和肩部卻異常寬大,胸肉發達而充滿爆發力,而髖及腿部則更是細長。除翼膜外,這嗜血蝙蝠全身覆蓋着毛,背部呈濃淡的褐色,整個身體竟然如同水桶一般雄壯。

此時這些嗜血蝙蝠已經從半空俯衝而來,帶着悍不畏死的氣勢,要將許安五人撕成碎片。

這嗜血蝙蝠雖然僅僅只是二階魔獸,就算是它們的頭目也僅僅才三階,單個根本對許安等人造成任何威脅,不過如此多數量的魔獸從天上俯衝襲擊而來,悍不畏死的衝擊,那就是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就連許安都不敢輕視。

刺刺刺!

在胡逸飛的大吼聲中,手中的長劍已經接連揮出了三劍,將衝在最前面的幾隻蝙蝠斬成了幾段,掉落到了附近的叢林裏。

“這嗜血蝙蝠數量太多,大家靠在一起,不要分散,輪番反擊!”

此時許安也是吼道,上千只的嗜血蝙蝠的衝擊,那絕對不是一股小力量,自己雖然能夠獨當一面,但薛月等人卻很容易被各個擊破,對於普通的劍師而言,要獨自對抗這麼龐大數量的魔獸,那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極容易因爲真氣耗盡而被耗死,

五人都不是普通劍師,聽到許安的吼聲,立刻明白了許安的意思,當即飛身靠在了一起,手中長劍長刀齊發,頓時刀光劍影匯成一片,對着身前密密麻麻如同潮流的嗜血蝙蝠轟擊而去。

吱吱吱吱!

面對許安五人的聯手轟擊,就算是大劍師高手也不得不暫避鋒芒,更何談這些只知道全力衝擊的二階魔獸,在一輪的轟擊之下,靠的近的數十隻嗜血蝙蝠立刻被震成了血霧,劍氣刀氣更是讓稍遠的無數嗜血蝙蝠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啪啪啪的掉落下來,砸在了附近的叢林裏,血肉模糊的屍體堆成一片,狼藉不堪。

“許兄,沒想到你的劍技竟然這麼精湛!”

短暫鬆懈的瞬間,胡逸飛直接吐出了這句話,一臉震驚的看着許安。

剛纔那一輪的攻擊,胡逸飛早就注意着許安的攻擊,薛月和陳達陳遠三人的僅僅震碎了第一隻嗜血蝙蝠,斬殺第二隻蝙蝠後便消泯,而他自己則能夠斬殺第三隻嗜血蝙蝠,沒想到許安一劍揮出,劍氣竟然凝成一點,如同一枚枚鋼針一般,直接洞穿五隻嗜血蝙蝠的身體才消散。

單從這一點上,胡逸飛就不得不佩服,在控制力上,許安強過他自己,絕非一星半點。

“逸飛兄也不差,許安只是控制力稍強一點而已,準備第二輪反擊!”

許安淡然一笑,回答胡逸飛的問題,也不給胡逸飛再次發問的機會,便再次大吼,手中的青鋒劍咻地揮出數劍,嗜血蝙蝠羣中頓時響起一連串撲哧的聲響,真氣洞穿了它們的身體,直接從俯衝的蝙蝠羣中墜落了下去。

噗噗噗噗!

隨着刀氣劍氣數度瀰漫,臨近五人身前的嗜血蝙蝠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直接被斬成了血霧,一片片的龐大的身軀如同啞火的炮彈。通通墜落在地,很快許安五人身前便是堆出了兩米多高嗜血蝙蝠的屍體,而濃霧中嗜血蝙蝠的數量也是減少了一大半,約摸只剩下了三四百的數量。

原本一人要對付兩百多的嗜血蝙蝠,以薛月等人一劍兩三隻的速度,要足足使出上百招才能將這些全部幹掉,如此一來恐怕要耗盡真氣和體力,而現在五人靠成一團,使出的招術效果疊加在一起,戰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發揮,僅僅才揮出了三十輪,嗜血蝙蝠的數量便被幹掉了一大半。

眼看着嗜血蝙蝠被斬殺的不成氣候,薛月等人也是鬆了一口氣,臉上都是掛起了興奮的笑容,他們都是豪門世家的少爺,平時都是被家族保護着,哪裏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放手拼殺的興奮與快感早讓他們痛快無比。

“無形六劍!”

“三才鬼劍!”

“破風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