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勝在幻林裡面轉來轉去,花了半個小時,還沒能走出去。

他看了下頭頂,有種恨不得衝天而起,從天上飛過的意圖,不過一想到到上面有無數的巡邏,上去肯定會曝光,生生忍住了。

「覃兄,怎麼樣,還沒找到出去的路?」葉雄冷笑。

「再等一下,我先再想想。」

覃勝目光正在四下巡邏著,突然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面前。

關鍵的時候,水衛來了。

「水衛,你來得太及時了,我在這裡做的暗記被毀了,你想辦法帶我們出去。」

覃勝快步迎了上去,來到水衛面前。

突然,噗的一聲,一劍直接刺在他的小腹上。

覃勝看著自己的腹部,血液狂涌而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水衛,為什麼?」他憤怒地吼道。

正在這時候,一道熟悉的人影,從水衛後面出現。

覃力出來了。

落木瀟瀟許城然 重生之女醫天下 「三弟,很意外吧?」覃力冷笑地看著他。 「覃力,是你?」覃勝目光死死地盯水衛,怒吼:「為什麼,咱們認識這麼長時間,你居然背叛我。」

「是你逼我的,跟你在一起,你有把我當人看嗎?」

水衛說完,手中劍用力一捅,穿胸而過。

覃勝一掌拍出,將水衛震飛出去,化成一道流光,準備逃脫。

剛才在千均一發之際,他身體移了一下位置,這一劍雖然把他刺成重傷,但是並沒有刺中心臟,不足以致命。

他快,一道人影比他更快,覃力幾乎一眨眼就來到他的身邊,一掌拍出,元氣滾滾,直接將他逼了回去。

水衛身影一閃,已經來到他面前,長劍刺出。

覃勝身體在地上一滾,躲開一擊。

但前有狼,後有虎,身受重傷的他,怎麼可能躲得了。

覃力落到他身邊,長矛刺出,直接在他身上刺出一個窟窿,將他整個人釘在地上。

覃勝緊緊地握住穿胸而過的長矛,眼光中露出一抹殺氣,準備自爆。

白光一閃,覃力手中一道凌厲的氣芒劃過,直接將覃勝的脖子切斷。

「就憑你一個下三濫,也想跟我斗。」

覃力將長矛收起來,覃勝的無頭之軀,軟軟地倒在地上。

「任務完成,你們快撤吧,這裡讓我來收拾乾淨。」水衛說道。

「葉雄,咱們走吧,回去之後,我馬上將這裡的事情告訴父王,剛才水衛刺傷覃勝的時候,我已經從背後用水鏡術記錄了下來,看不清水衛臉容,但是可以看出她是精靈族的人。」覃力說道。

葉雄點點頭,兩人正準備離開,突然一道人影擋在他們面前。

火衛臉上罩了一層冰霜,目光炯炯地看著他們。

「火衛,是你……」水衛目光落到她手裡,臉色大變,小聲說道:「火衛,你先把信號符放下來,一旦你放出信號符,你也會被牽連在內的,你覺得女王會完全相信你嗎?」

葉雄跟覃力,一臉震驚地看著突然出現的火衛,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辦。

一旦她將信號符發出去,兩人想逃出去,比登天還難。

這裡可是有精靈女王,守護長老,執法長老,還有很多的高手,想逃出去太難了。

覃力掌心之中,暗暗凝聚一鼓元氣,蓄勢待發。

「覃力,住手,你先離開。」葉雄喝道。

覃力看了眼葉雄,猶豫了一下,飛快地逃離。

重生之二嫁太子 火衛緊緊地握著信號符,幾次想要催動,但是都沒有動手。

葉雄一動不動地站著,目光炯炯地望著她,兩人就這樣四目相視。

水衛看了看葉雄,再看了看火衛,忍不住開口:「火衛……」

「閉嘴,跟你說話我都嫌臟。」火衛說完,目光這才落到葉雄身上,冷冷地說道:「馬上離開這裡,這是最後一次,如果還有下一次,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我發誓。」

葉雄嘆了口氣,說道:「火衛,感謝你。」

火衛白了他一眼,轉身離開了。

……

半個小時之後,仁城某秘處。

葉雄步階而落,走進一座地下室之中。

這個地下室是仁城開始修建的時候,葉雄秘密讓人修的,作為仁城的幾個秘密點之一,知道的人不多。

「阿雄,你來了。」見他進來,孤月連忙走了過來。

「葉兄弟。」石驚天也跟著走了過來。

征服遊戲:野性小妻難馴服 「傷勢恢復得怎麼樣了?」葉雄問。

「傷勢不算重,早就好了,就是還要裝受傷。」石驚天回道。

「辛苦你了,讓你挨這一劍。」葉雄拍拍他的肩膀。

「我受這點傷算得了什麼,葉兄弟受這麼大的唾罵,受這麼大的委屈,這才是真是讓人敬佩。」

石驚天衷心地感動,這些天他在城裡,最能感受到人族的情緒,現在人族幾乎把他當成十惡不赦的人,誰會想到,他為人族付出這麼多。

「閑話少說,情況有變,最後的時刻很快就會來臨了,現在我給你們兩個一個任務。」

接下來,葉雄將自己在精靈神樹遇到的情況說了一遍。

「如果到時候真的要發生大戰,你們務必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將精靈神樹左邊那樹上,所有的嬰兒全部轉移到右邊,如果我施展三色神雷,劈死一個嬰兒的話,我唯你們是問。」葉雄嚴肅地說道。

孤月原本就是心慈的人,沒想到這種關鍵的時候,他還為無辜的人著想,當下有些感動。

「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想辦法,把她們全部轉移走。」孤月說道。

「時間不多了,我先走了,呆太久怕被發現。」

葉雄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孤月連忙上去攔住他,叮囑:「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你出什麼事情,我不會原諒你的。」

葉雄摟住她,笑道:「我不是跟人說過,我有九條命,不會有事的。」

見她們兩個溫馨相聚,石驚天很識趣:「我出去看看有沒有人跟蹤。」

說完,他就走了出去。

孤月見旁邊沒有人,不再顧忌,主動地吻了上去。

兩人溫存了很久,葉雄這才離開。

……

天微微亮,交班的時候快要到了。

水衛跟火衛站在樹林里,等待金衛跟土衛過來接班。

自從上次的事情發生之後,兩人已經形同陌路了。

「火衛,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解釋一下。」水衛說道。

這些日子,她跟葉雄相處,雖然相處的時間很短,但是她發現這個男人身上的閃光點很多。不但聰明,而且懂得各種各樣的東西,是那種讓人恨不上的男人。

她自信,沒有幾個男人能抗拒得了自己的誘惑,但是這個男人做到了。

「你不用再說了,如果下次再遇到他們,我會毫不猶豫地發出信號符。」火衛以為她要自己辦什麼,厭惡地說道。

「我說的不是這件事情,而是你跟葉雄在湖底那件事情。」水衛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其實我上次是騙你的,你跟他在湖底的事情並不是他主動說出來了,而是覃勝當時正好潛在湖中看到的。」

火衛的目光,終於落到她的臉上。

「葉雄並不打算跟覃勝合作,但是覃勝用你們之間的關係來威脅,如果他不答應幫覃勝,他就將你們的事情告訴精靈女王。你們當時的在湖底的情景,他已經用水鏡之術錄了下來,不信你看。」

水衛伸出手指,在面前劃了個圈,頓時一面水鏡就出現在兩人面前。

畫面上,正是兩人在湖底里激情相擁的情景。

「這麼說,他投靠海神族是為了幫我?」火衛的聲音變了。 「我不知道他投靠海神族還有沒有其他的原因,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覺得他是一個挺棒的男人,雖然咱們的立場不同,但是說實話,我心裡挺羨慕你,能得到這麼一個男人青睞。」水衛說道。

火衛怔怔地站著,半晌沒有說話。

但是很快,她就將信將疑,似乎在懷疑她所說的話是真是假。

「該說的我都說了,信不信隨你。」

正在這時候,金衛跟土衛已經來了,兩人就沒有再說話。

……

接下來幾天,葉雄都在山洞中養精蓄銳,準備最後一場大戰。

這一戰,關係到他這次的任務能不能完成,他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終於,外面走進一道人影,正是覃力。

「我已經將覃勝慘死影像給父親看了,他已經帶著左右尊者,前去精靈森林,這是咱們最好的機會。」覃力說道。

「你父親跟左右尊者,能打贏歌姬跟兩位長老嗎?」葉雄問。

「能不能贏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一定能牽制她們,我已經跟父親說了,我準備趁此機會摘取奇異果實,他非常贊成,會盡最大的能力牽制住他們,給咱們時間。」覃力說道。

「那就好,咱們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

……

精靈森林上空,出現三道流光,海神王覃岳帶著左右尊者出現。

「三位請留步,前面是黑暗森林,是咱們精靈族的地方,不知道三位前來,有何事?」一名巡邏的女精靈,上前問道。

覃岳一掌拍出,元氣滾滾,那名女精靈被一掌拍落,倒下森林,生死未卜。

周圍的女精靈嚇了一跳,沒想到來人實力這麼恐怖,下手這麼慘忍。

「歌姬,你給我出來。」

覃岳一聲大吼,頓時地動山搖,獸驚雲逃。

周圍一些修為差的女精靈,紛紛受不住,從半天中跌落,輕者雙耳失聰,重者七孔流血。

片刻,一道流光快如閃電,瞬間來到三人面前。

歌姬目光落在覃岳身上,再看了眼下面受傷無數的精靈族弟子,當下臉就寒了起來:「覃岳,你這是想幹什麼,如果你不給我個說法,別怪我不客氣。」

「呵呵,你才當精靈女王多少年,就這麼大的口氣。」覃岳輕蔑地看著她,說道:「把殺我三兒的兇手交出來,不然的話,別怪我今天剷平你們精靈族。」

「覃岳,你的兒子死了,關我們什麼事?」歌姬怒道。

「還敢狡辯,我就讓你心服口服。」

覃岳單指半空,那裡很快就形成一面水鏡。

水鏡背景是幻林,上面一名女精靈背對著鏡頭,一劍刺向一名海神妖男子。

「他就是我的三兒子覃勝,事發地點是你們精靈樹林,還敢不承認?」覃岳怒道。

歌姬看了水鏡一眼,冷笑起來,崢崢道:「整個妖界都知道,黑暗樹林是精靈族的地盤,異族不能進入,你兒子不但進入黑暗樹林,還進了迷幻森林,這目的還用說嗎,肯定是唾涎我們的奇異果實。這樣的人,來一個,我們殺一下,來兩個,我們殺一雙。」

「這麼說,你不想交人了?」覃岳怒道。

「你是存心找茬是嗎,正好,我早想領教一下海神王的實力。」歌姬一點都不畏懼。

「那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覃岳說完,帶著滾滾氣勢,朝歌姬撲過去。

「左右尊者,把這禁制給我破了,下去把兇手給我找出來。」覃岳命令。

左右尊者聽命,狠狠地朝防空禁制擊去,很快禁制就震顫起來,整個精靈族都驚動了。

「守護長老,執法長老,護陣。」歌姬一聲大吼。

兩道流光從下面上來,瞬間就來到半空,朝左右尊者撲上去。

頓時,六人大戰,拉開帷幕。

「今天你們不把人給我交出來,這事沒完。」

覃岳冷哼一聲,突然從腰間扯出一個布袋,拋到半空之上。

布袋口張開,無數細小黑點從裡面出來,密密麻麻,數千上萬。

黑點漸漸變大,化成一個個蝦兵蟹將傀儡,氣勢洶洶地朝大陣撲過來。

「覃岳,看來你是存心來搶咱們的靈果。」歌姬冷哼一聲,朝下面大喊:「五行衛聽令,守護精靈神樹,誰靠進一步,殺無赦。」

歌姬不傻,覃力一來就牽制自己跟兩名長老,沒有後手才怪。

如果她猜得不錯,下面肯定有人從森林進入,想穿過迷幻森林,來到精靈神樹下面。

……

黑暗森林裡面,兩道人影看著半空中的大戰,相視一眼。

「我父親已經出手了,接下來,就看我們的了。」覃力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化成一道流光,朝迷幻樹林突進。

覃力根本就沒發現,背後有一道白光緊緊跟隨。

轉眼之間,兩人就來到幻林。

葉雄施展《梵聖功》,雙目射出一道金光,面前的幻林瞬間就被天眼破解,現出原型。

「跟著我,跟緊一點。」葉雄吩咐。

覃力緊跟在他後面,兩人眨眼之間,就通過了幻林。

「葉兄弟,不錯,沒想到你早就在幻林做了暗號。」覃力道。

葉雄懶跟他解釋,繼續前進,眨眼之間就來到第二關。

他從地方,拿出幾塊石子,朝半空拋去。

啾啾啾,無數光束出現,把那些石頭射成粉碎。

縱是覃力這種實力,看到這石林陣,也忍不住暗暗變色。

葉雄繼續拋著石頭,看看四靈搞定沒有。

剛進入的時候,他已經吩咐四靈去了石林陣,把石柱的能量石拿開。

一世葬,生死入骨 又拋了兩塊石頭,終於沒有被射成粉碎,穩穩地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