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第一排可都是京城那些個了不得的達官貴人們,她一個太監夾雜在了其中,看著那場面也是十分的有趣了。

這若是換了旁人的話,只怕已經緊張到了極點,連手腳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

可花虞並不是常人。

唔……

嚴格來說,她甚至還算不上正常人。

她不但大大咧咧地就往那邊去了,而且還帶上了耀武揚威的巔峰,導致她和巔峰所到之處,皆是空出了一大片空地來。

這第一排,簡直成為了她一個人的位置。

偏花虞還一點兒自覺都沒有,只施施然坐了下來,讓巔峰伏在了她的腳邊。

巔峰這個時候的表現,就更像是一隻聽話的大狗了。

安安靜靜的趴在了她的腳邊,耷拉著眼皮,看那樣子,似乎是要睡過去了一般。

這個龐然大物對於花園內的所有人,都是有著一種難言的威懾力的。

生活在京城裡的人,誰瞧見了這樣的一個凶物,不退避三舍了去?

好在巔峰這傢伙,出來一次實在是興奮太過,眼下累了,趴著沒多久,竟是打著呼嚕睡了過去。

它睡了,旁邊的人頓時都安心不少。

也正好在這個時候,台上的戲已經唱完了,戲班子的人退了下去,反倒是另外一群盛裝打扮過的人,走到了那台上。

花虞抬眼一看,便看到了剛才在門外,一身寶藍色孔雀華服的月薇公主,此時站在了檯子之上,正沖著底下的人笑著。

哦不……

確切的說,應該是沖著那顧南安一個人在笑著。

花虞的眼眸微眯了一瞬,面上的表情,頓時就變得意味深長了起來。

這顧南安當真好大的臉面啊,過一個尋常的生辰罷了,不是整數,更沒碰上什麼特殊的日子,非但整個京城的勛貴世家們都來整齊了。

竟還有漢江國唯一的公主,為他獻舞!

當真是滿京城內的頭一份了。

花虞注意看了,那月薇公主身上流光溢彩的孔雀華服,不僅是華貴非常,若是用來舞蹈的話,也是極為合適的。

加上月薇刻意露出來的肩膀,這倒是符合跳舞的樣子。

加上她在邊陲的時候,對於漢江國的事情亦是有所耳聞。

聽說這個月薇公主,能歌善舞,跳舞更是一等一的好。 就知道這種事問南宮墨比冷冰冰的南宮熏要管用得多。

涼一一追問,「怎麼個生米煮成熟飯法?」

「你先告訴我你喜歡的是誰?丫頭,你可要知道你的身份,你是我們手心的小公主,這種事情不能開玩笑,要看那個男人值不值得,你和他相識多久了?人品怎麼樣?」

難得南宮墨沒有開玩笑,而是一臉正色。

涼一一隻好結束了通話,「以後再告訴你,總之他很好,值得。」

這些天的相處,她足夠認識顧南滄的本性了。

南宮墨的提議讓涼一一有了一些想法,生米煮成熟飯不就是讓自己先和顧南滄發生關係,以他的性格,一定會負責到底。

嗯,是個好辦法!

這樣的話顧南滄就不能離開自己了。

不過有件事讓涼一一很為難,這辦法是有了,但是這個東風怎麼找呢?

以顧南滄的品性來說,就算自己脫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未必會動心,主動條件肯定就失敗了。

那被動呢?涼一一突然想到昨晚經過夜市的時候看到有賣某種神葯的。

嗯,小說都是這樣寫的,先給男主下藥,再怎麼冰川禁慾的男主遇到女主也就沒有辦法了。

這麼想著涼一一偷偷溜出了酒店,一個人去了夜市。

顧南滄等到夕陽下山也沒見到涼一一,這不符合她的性格,平時這個點她早就主動過來說自己餓死了。

天色漸黑,顧南滄再也坐不住,起身去敲她的房間,裡面空無一人,打聽之下才知道她早就離開了酒店。

這些日子的相處,顧南滄也已經熟悉涼一一的性格,連去洗手間都非得拉著自己去門口等待的。

距離她離開已經有幾個小時,小丫頭再怎麼貪玩也該回來了。

顧南滄撥打涼一一的電話,電話一片忙音,沒有人接通。

不管再撥打幾次都是這樣的結果,丫頭玩得再瘋也不至於不接電話。

這異國他鄉,畢竟不是自己的國家,治安並沒有那麼好,也多次報道有單身女性被搶劫甚至是更嚴重的。

顧南滄每天跟著她就是防止危險,天已經黑了,涼一一還是一個人。

他心裡已經有不好的預感,趕緊調出了附近的監控查看。

很顯然涼一一是自己離開的,離開的方向正是夜市。

小丫頭嘴饞貪玩也很正常,但怎麼久沒有迴音就不正常。

顧南滄眉頭一皺,將這個號碼發給了技術部門,馬上定位手機位置。

等顧南滄找到手機,周圍並沒有涼一一,手機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出事了!他敢百分之百的確定。

這附近的監控正好壞了沒有修復,涼一一的行蹤不明。

顧南滄馬上動手尋找涼一一的下落,他花費了很大精力從當地人的口中得知,這裡有些窮人鋌而走險會搶遊客的包,尤其是獨身女性是第一首選目標。

涼一一長相漂亮,又是一個人出門,一定被人盯上。

顧南滄哪裡還敢怠慢,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聯繫穆南樞。

「爸。」

穆南樞聲音淡淡,「嗯。」

「我朋友被當地人擄走了,我需要藉助你的力量找到她。」

穆南樞的勢力滲透各國,哪怕是在異國他鄉,他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聯繫阿才,他會處理。」

「好。」顧南滄急急忙忙掛了電話,這些事都是阿才在處理,他比穆南樞更清楚。

顧柒在一旁吃著荔枝,「誰的電話?」

「南滄。」 大牌老公:萌妻純天然 穆南樞修長的手指剝開荔枝,將嫩白的果肉喂到顧柒嘴裡。

顧柒躺在他膝蓋上打著遊戲,「南滄一定不知道我們提前回來了,哼,想躲開我,沒那麼容易,我對我的小兒媳婦很好奇呢。」

「很快就到他們居住的島嶼,你確定要去打擾他們?」

「我哪裡是打擾,我就怕南滄這小子不會泡妹子,我這不是來給他傳授傳授經驗。」顧柒愜意得像是一隻貓。

「誒,對了,南滄很少給你打電話的,他找你做什麼?」顧柒好奇的問道。

穆南樞平靜道:「他朋友出事了,需要我當地的勢力,我讓他聯繫阿才。」

「哦,這樣啊。」顧柒閉上眼睛,她突然反應過來,「和南滄在一起的只有一個女人,那這個朋友就是他女朋友啊!」

穆南樞點點頭,「或許。」

顧柒直接彈了起來,「嗷嗷,你真是氣死我了,你未來兒媳婦出事了,你居然還這麼淡定給我剝荔枝?」

她不相信自己都反應過來了,穆南樞沒有想明白。

穆南樞神情沒有一點變化,神情淡淡道:「你該知道,我在意的女人只有你。」

「那可是你未來兒媳婦!」

「我知道,那又如何?這世界只有一個顧柒。」

顧柒恨不得拿鎚子敲開他腦袋裡裝的是什麼,「你就不怕你兒子打一輩子光棍?」

「人各有志,他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幹預。」

「你真的是要氣死我了。」顧柒急急忙忙起身,她千里迢迢趕來就是為了見兒媳婦,哪知道出了這種事。

穆南樞將她拉回懷裡,「別擔心,阿才可以處理好,況且最近他也在這附近的島嶼,應該會比我們更快趕到。」

顧柒嘆了口氣,「你啊……最好祈禱兒媳婦沒事,否則我跟你沒完。」

阿才在接到消息之前就已經奔赴島嶼,經年不放心一一一個女孩子在外呆了這麼久,之前派出去的人都失敗了,這次讓阿才親自動手將她帶回來。

阿才早就定位了她的位置,就在這個島嶼上。

正好顧南滄給他打電話,他已經快到了。

顧南滄這邊比較緊急,他還是先處理顧南滄的事情再說。

他還沒上島就已經安排了人去尋找一一的蹤影,其實並不難找。

畢竟不守法律的也就只有一群人,找到那群人的行蹤就可以。

他在島上有自己的暗線,這些線本來都是替穆南樞接通商業工作,這種時候也能派上用場。

顧南滄接到阿才,「才叔叔,麻煩你了。」

「沒關係,我已經安排好了,南滄少爺不用擔心,很快就可以找到你朋友。」 月薇若是此番特意沖著那顧南安來的話,自然會使出渾身的勁兒,來表演了。

看家本領的話,那必然就是跳舞了。

漢江國的女子,都極為喜歡跳舞,並且所跳的舞還極為熱情大膽,和夙夏的有著很大的不同。

「公主。」顧南安進入花園之前,就已經提前將月薇公主給安排好了。

沒想到就那麼晃神了一下子,月薇就已經登上了高台去。

他見狀,不由得微微皺下了眉頭,輕聲詢問道。

「顧大人。」月薇公主來夙夏王朝,儼然也是做過了許多準備的,抬步往前一行禮,用的是夙夏的禮儀,還很是標準。

「今日是你的生辰,月薇自作主張,想要為你獻上一曲。」漢江國的女子都大膽奔放,似月薇這樣,直接說出自己心意的人,也著實不少。

且對於漢江人來說,用歌舞來表達自己對於心儀之人的喜歡,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只是月薇大概是第一次做出這樣的事情,在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那一張絕色清麗的面龐之上便是一紅。

顧南安面色頓了一瞬,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南安,難得公主這麼有心,你可不能夠有所推拒啊!」褚銳看到了這位月薇公主竟是如此美貌的時候,眼睛也亮了一瞬。

在聽到了月薇公主那一番話之後,心中還有些泛酸。

畢竟這個月薇公主,可是為了顧南安,才願意出使夙夏王朝的。

不過他轉瞬一想,便又釋然了。

月薇在漢江的地位極高,又是漢江國的國君,最為寵愛的女兒,她喜歡顧南安,對於他們來說,其實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這等於無形之中,為他們增添了漢江國這個極強的幫助!

漢江是個小國,若是論國力的話,必然是比不上夙夏的,不過漢江人好鬥,行軍打仗那是一等一的好,倘若顧南安做了漢江的駙馬的話……

褚銳想到了這裡,不由得笑了。

所以才會不加掩飾地吐出了這麼一番話來,有意撮合顧南安和這個月薇公主。

月薇聽到了褚銳的話之後,面上便是一紅,隨後很快地反應過來了之後,便對著那褚銳盈盈一拜:

「多謝恆王殿下。」

進入了這花園之前,狄霍就已經給她介紹過了這夙夏最為重要的兩個王爺。

而這一位,跟顧南安走得很近,而且言語之間頗為親近的,月薇猜想,必然是恆王了。

「沒想到,本王這樣的,也能夠入了公主的法眼,還以為,月薇公主的眼裡,只能夠看到似南安這樣的俊俏兒郎呢!」

褚銳不無打趣地說道。

那月薇公主的面色更紅,卻還是落落大方的道:

「恆王殿下何出此言,殿下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哈哈哈哈!」這話是真的取悅了那褚銳。

其實褚銳的樣貌,在他們幾個兄弟間,是最差的了。

別說是和最好的褚凌宸比,就是連他們當中那些個沒出息的皇子們,也是比不上的。

但是褚銳這個人極為自大,最喜歡聽的,就是旁人這讚賞的話來。

「那,月薇便獻醜了。」 這種場合之下,她已經站了上去,顧南安也不可能叫她下來。

這一點上面,月薇自己心裏面清楚,顧南安也是清楚的。

見狀他倒也沒有多說一些什麼,只是微微頷首,面上有些淡淡的。

月薇瞧著,便忍不住挺了挺自己的胸膛。

從第一次見到顧南安開始,她便被此人身上獨特的氣質所吸引了。

多方打聽之後,才知道他竟是這夙夏王朝的人,那麼年輕,卻那麼的有作為,甚至還一舉消滅了那個不知道殺害了她漢江多少好兒郎的葉家軍。

讓月薇公主是傾心不已。

只是這個人實在是冷漠非常。

月薇自認為自己長相、才學皆是不差的。

偏偏在對上了他的時候,還是有些個沒底氣。

在聽說他有意想要促使漢江和夙夏兩者之間的關係之時,月薇便主動像自己的父皇提出,要來這邊做使臣的建議。

開始父皇也不同意,可後來在見到了顧南安之後,卻也改變了注意。

從撿破爛到億萬富翁 落在了月薇的眼中,這便是顧南安也將自己的父親給征服了的表現。

只是她雖然和顧南安朝夕相對了好些個時日,這個人對她卻還是冷冷淡淡的,絲毫沒有一絲半點的親近。

月薇有些失落的同時,心中的鬥志更是都被點燃了。

無論如何,她都要這個優秀的男人,成為她的裙下之臣!

思及此,月薇便自信地抬起了頭來,昂首,擺好了姿勢,準備舞蹈。

坐在了底下的江愫芸,看著月薇那一副自信的模樣,面色有些難看。

即便顧南安如今已經不是她心中最為完美的夫婿人選了,她還是不喜歡這種打上了她『江愫芸』烙印的男人,被別的女人勾走。

尤其,是月薇公主這樣的女人。

江愫芸看著台上那儀態萬千的月薇公主,面色難看非常。

她在京中的名聲很好,人人都知道她是著名的才女,不僅生得好,並且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然而唯獨有一樣,是她所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