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吸收進月光印記中的月光如同流水一般流淌進了李沃的身子,於破損的丹田處形成一團月華光團。

而與此同時,他整個人看上去無比的聖潔,除了一股股劍氣散出體外之外,還有冰冷的森冷之氣也緩緩流淌了出來,令得這片荒原寒冷肅殺了好幾分。

重麟取出平時自己使用的劍!

一柄通體血紅色的聖級寶劍出現在他的手裏。


他本來想使用李沃給他的幽冥神劍的,但是一想到神劍與神劍對碰,估計整個神浩大陸瞬間化爲齏粉,就改用這柄陪伴他多年的寶劍。

雖然他感覺自己有些吃虧了,畢竟對方雙手握着的是神劍,應該能一下子就斬斷自己的聖劍,但是他只精通劍道啊,所有的魔功都得用劍使出來,使用聖劍是他唯一的選擇。

而且他修爲強大,乃大陸佼佼者,也不是不可能打敗少年的。

李沃的心思還停留在體內那個由月亮光華凝聚而成的糰子身上,似乎這有點兒像丹田!就是還不知道能不能聚集天地靈氣呢。

懷着這個猜想,他將雙神劍上的靈氣往糰子裏引導,結果他發現只有從月神劍上流淌下來的靈氣才能儲存在光團中。

“不管怎麼樣,我現在至少能夠儲存靈氣了!按照現在的靈氣儲存量,也應該有煉氣境三重的實力了。”

這可是一個巨大的改變,李沃又驚又喜,但是考慮到魔尊還等着他切磋呢,就暫時先不慌光團的事情,意識迴歸戰場,他手遲雙神劍,發現魔尊竟然要用聖劍對付自己,不禁嘴角一勾,“早點把你打服氣,好早點去找青陽鎮。”

話剛說完,李沃雙目充斥紅色血芒,渾身森冷之氣暴增,那一旁的夏萍姐妹從未感受到過如此的心慌,她們甚至覺得李公子身上的森冷肅殺之氣比魔尊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氣更爲恐怖。

“無量劍道,千變莫測,無量無形,今我吸收月之精華,凝修羅至陰之氣,創新劍法,森羅雙劍斬!”


李沃說完,雙神劍紅芒乍現,而他身子猛地消失在了原地,化爲一道紅色閃電,一瞬間就出現在了重麟面前。

“好快的速度!好強的劍道!”重麟眼睛裏充滿了震驚之色,還沒舉起聖劍抵擋李沃的攻擊,就被李沃直接一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而與此同時,無盡的森冷之氣席捲魔尊整個身子,侵入內心。

重麟渾身一顫,被李沃的劍道深深折服,震撼無比。

我竟然連還手的餘地也沒有,竟然還妄想挑戰他,也難怪美杜莎會敗得這麼慘。

這就是他的無敵劍道嗎?

在神浩大陸確實無敵了!

念至此,重麟散去一身魔氣,一臉恭敬的看着李沃,“我魔尊敢作敢當,你贏了,我便帶你去找青陽鎮。”

李沃收回雙神劍,看了一眼美杜莎,“美杜莎,魔尊答應帶我去找青陽鎮了,你可聽清楚了?要是他反悔,那就只能下十八層地獄,誠心悔過了。”

重麟:“……”

美杜莎:“……”

夏萍捂着嘴吧,噗嗤一下笑出了聲,“有時候李公子實在是像個少年,玩心很重,不過像他這樣子的強者,玩世不恭挺好的,至少活得不會太累。”

“是啊!人人都難逃世俗,希望李公子能夠一直簡簡單單,快快樂樂。姐姐,我們該走了。”

李沃勝利了,也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再去玄武宗了。

而兩姐妹也知道李沃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他決定的事情,絕對不會改變。

兩女靜悄悄離開,走幾步,回頭看了一眼李沃,又繼續走幾步,再次回頭……

行了二百米後,由於天色已晚,兩女已經看不到李沃的背影了,不禁有些失落。

呼呼呼!

三道人影奔涌而至,來者正是玄武宗的柳揚師尊和兩個長老。

柳揚師尊大概四五十歲,實力在氣海境中期,而另外兩長老修爲卻是在氣海境後期。

他們感知到遠處那來自李沃身上壓抑的氣息,各個神情嚴肅,心慌不已。


“夏萍,夏媛!沒想到是你們兩個。恭喜你們成爲玄班弟子。”藉着月光,柳揚看清了兩女的臉,剛毅的臉上浮現一抹欣慰之色。

“你們兩個可知前方傳來的壓抑氣息是怎麼一回事?”一個白髮蒼蒼老頭皺着眉頭問道。

夏萍:“是兩條通靈境黑鱗蟒在月光下結合。”

柳揚及兩長老聞言,微微一怔,不禁有些尷尬。

黑鱗蟒確實有喜歡在月光下結合繁衍後代的習性,其整個過程會產生一種令人難受的壓抑氣息。

“柳揚師尊,你先帶她們去玄班報到吧。我們在這裏繼續等其他弟子結束新生歷練。”另一光頭長老目光矍鑠,繼續盯向黑虎山脈。

柳揚點了點頭,就帶着夏萍姐妹離開了。

而另外一邊,李沃戰勝了重麟後,也知道夏萍姐妹離開了。

他心裏很平靜。

因爲他知道天下沒不散的筵席,如今的分離或許是爲了以後能更好的重逢。

“事不宜遲,小麟子,就揹着我去找青陽鎮吧。”李沃一臉陽光的笑道:“美杜莎,快來我懷裏,吃美顏神丹了!” 李沃是個守信的人。

答應過美杜莎的事情,他不會忘。

他朝着美杜莎招了招手。

美杜莎見狀,頭皮發麻,真想弄死李沃!

這個賤賤的少年是把自己當狗使喚了嗎?可惡啊!

生氣歸生氣,李沃手裏的美顏神丹還是很香的,美杜莎吐着信子,狠狠地感知了一下神丹的味道,就呲溜一下,回到了李沃懷裏。

“給!”李沃臉上帶着笑容將木盒裏的一枚通體粉紅,散發着耀眼光芒的丹藥丟進了懷裏,美杜莎趕緊伸了一下頭,張開嘴,將神丹吃進了肚子裏,然後閉上眼睛,陷入了沉睡當中。

她要慢慢煉化神丹。

她不知道這一次自己要沉睡多久。

雖然她討厭待在李沃的懷裏,但是現在也別無選擇了。

看到美杜莎睡過,李沃十分老道地拍了拍重麟的肩膀,“那咱們出發吧!”

重麟幻化成牛角巨鷹,“上來!”

李沃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道:“小麟子,我騎在你背上這樣不好吧?會影響你魔尊高貴的形象的。”

魔尊聞言,氣的黑色羽毛齊張!

自己還沒介意呢,他倒是先不好意思起來了,真賤!

“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別以爲自己劍道強就可以欺壓本魔尊!趕緊上來,快點幫你找到青陽鎮,我也好早點擺脫你。”

李沃聞言,指了指自己,“你害怕待在我身邊?”

“你看美杜莎就很願意待在我身邊。”


魔尊不想再接李沃的話,生怕被對方給活活氣瘋。

想自己可是堂堂神浩大陸的魔尊大人,如今卻變成了個受氣包,恥辱啊!

李沃也不再客氣,跳到魔尊背上,眯着眼睛,大聲誇道:“舒服啊!”

魔尊假裝沒聽到,隨便找了個方向,就遁走了。

……

魔尊前腳剛離開,那兩個玄武宗的長老就來到了這裏。

“剛纔就是從這裏發出的奇異神輝!”白髮老頭嗅了嗅空氣,“空氣中還散發着一縷丹香!”

忽然,他驚呼了起來,“天啊!我突破修爲了!一直停留在氣海境後期的瓶頸突破了!”

“我……我也突破了!”光頭長老一臉震驚道。

白髮老者按捺住內心的狂喜,開始思忖起修爲突破的原因,“莫非是我們吸收的丹藥氣味,助我們突破了修爲?”

光頭老者聞言恍然大悟,一拍腦袋,震驚道:“一定是!天啊,我們只是聞了一下丹藥氣味就突破成了氣海境巔峯修士!莫非這片大地驚現絕世神丹了?!”

白髮老頭搖了搖頭,卻是不知道這到底是出了何等厲害的神丹。

丹藥分自然丹和煉製丹,共分九品。


顧名思義,自然丹就是天地自然形成的丹藥,而煉製丹是由煉丹師煉製而成的,九品最次,而一品丹藥並不是終點,其上還有神丹。

顯然在這兩個玄武宗長老的心裏,那顆消失在這裏的丹藥是自然神丹,畢竟整個神浩大陸可沒有任何煉丹師能夠煉製出比八品更高階的丹藥了。

而八品丹藥可沒有這種神效,只是讓人聞一下氣味,就能讓氣海境修士突破的。

兩長老雖然突破了修爲,體內丹田靈氣儲存量大增,但是此刻雙腿有些發軟。

自然神丹出世,人間豈不是要經歷浩劫了?

要是李沃在這裏的話,一定會指着他們的鼻子說,你們慌個屁啊!神丹已經被美杜莎女王給吃了!真是瞎操心!

……

一個月後,天空雷雨交加。

一隻巨大的黑鷹遮天蔽日從一個巨大的城鎮飛過,停在了城外一座巨大的竹林裏。

黑鷹長有一對漆黑亮麗的牛角,他的背上還坐着一個穿着黑色布衣,面容俊逸的少年。

少年腰挎雙劍,目光鋒銳,嘴角間總是噙着一抹淡淡笑容,給他平添了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

“小麟子,沒想到你堂堂一個魔尊竟然還是個路癡,真是辛苦你了。”

沒錯,少年就是李沃,而這牛角黑鷹就是兇名顯赫的魔尊重麟。

重麟幻化人形,黑着臉,身子在發顫,內心卻在咆哮,天殺的李沃小子,本尊終於幫你找到青陽鎮了!解脫了,解脫了!

這一個月來,重麟揹着李沃從北到南,又從西到東,像無頭蒼蠅一樣飛來飛去,尋找青陽鎮。

他變成了李沃的苦力不說,還整天被對方挖苦,差點就要崩潰了!

他魔尊重麟何時這麼被欺壓過?

又何時這麼狼狽過?

真是越想越氣,越想越氣,重麟不想搭理李沃,轉身就想離開,卻聽李沃道:“做人不能貪小便宜,你最近表現很好,我決定嘉獎你一下。”

聞言,重麟渾身一哆嗦,感覺李沃纔是真正的惡魔!他知道李沃又想整幺蛾子了。

除了尋找青陽鎮外,這一個月以來,李沃還一直給重麟灌輸一些歪理。要不是因爲李沃劍道無雙,重麟寧可當一個不守信用的魔頭,也要將李沃給手撕了。

“其實做魔和做人的道理都一樣的,做魔也不能貪小便宜,哪有不勞而獲的美事呢,你說對吧?”

重麟握緊了拳頭,低沉吼道:“什麼獎勵?”

“我本是乞丐出身,在這茫茫大世間也沒什麼朋友。既然咱們來到了這青陽鎮,那你就陪我去逛逛,順便我還有大仇要報,萬一打不過別人,你也可以幫我解決一下雜碎。”

“李沃,你夠了!本魔尊還有一堆事還等着要處理呢!獎勵我不要了,你一個人去青陽鎮。”

“還有,你都打不過的人,我能打的過?可笑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