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悅一笑,「放心,我們是遵紀守法的公民不會對你怎麼樣,只是善意的提供幾個選項讓你選擇而已。相信你肯定為了潛進這裡,拿到關於顧易和安生的猛料肯定花了不少心思,既然如此你肯定會好好的選擇。」

林鑫的臉色一沉,心生警惕,「選項,什麼選項?」

蘇悅露出無辜的笑容,眼底微微一彎,「很簡單,第一個。我把這個相機交出去,你狗仔的身份也就暴露了,相機裡面的東西怕也是留不住了,你所有的辛苦都白費了。」

「第二呢?」林鑫狐疑的打量著蘇悅,不懂此人的目的。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第二個很簡單,我不僅不會告發你而且你也可以把相機拿走。只是要你辦點事,相信你肯定是有門道,認識很多微博大V的。把這些照片和視頻放在網上,大肆的炒作安生來當顧易mv的女主。」

一雙漆黑的眸子泛著星光般的光芒,明亮奪目,眉宇之間待著一股胸有成竹的自信。

蘇悅心中有底,自己和狗仔的目的一致,第二個選擇是最有利的。

淡然一笑,鬆開手,目光銳利的直視著林鑫,從唐昕手中接過相機,高舉著,提醒道,「你是個聰明人,該怎麼選擇?」

林鑫閉著眼,長舒了一口氣,滿腹的疑惑,「這對你有什麼好處?標題是安生顧易……」

「好處?這就不是你該操心的,既然這場試鏡已經不再公平,那就讓所有看到這個視頻的人成為評委,你們狗仔不也經常利用輿論造勢,這應該是你的長項。」

「好,我選擇第二種,只要能博得明日的頭條。」林鑫神情很平靜,他很明白相機裡面的東西對他而言很重要,他不介意和眼前的人合作。

蘇悅溫柔一笑,附身在林鑫耳旁細說著。

瞧著,林鑫聽著蘇悅的計劃,眼孔不斷地放大,神情帶著震驚。 解決完狗仔,她們兩人準備打道回府,好好安排一下接下來的打算。一出電梯,大廳零零散散的人,總是有幾束目光射來。

蘇悅瞥了一眼唐昕,漆黑透亮的眼底閃過一絲嫌棄的神情。抬了抬頭,生怕連累作為身邊人的自己,裝逼遭雷劈。

「果然,天生的魅力,走到哪裡都引人矚目。」

唐昕感受到那嫌棄的目光傲嬌的抬了抬頭,從包里掏出墨鏡戴上,抿了抿鮮艷的紅唇,高傲的揚起,嘴角勾勒出一抹淺淺的幅度。

自信的說:「這次,我也讓他們感受一下水軍的攻擊。」

「省點錢,別買太多了。」蘇悅抿了抿唇,一副痛心的模樣。錢沒賺到,就已經花的七七八八了。

唐昕瞥了一眼,「又不是花你的錢,收起你這幅痛心疾首的樣子,丟人。」

「不,我只是心疼公司的錢花在別的人身上了,可一定要物有所值,得誇到天上。」蘇悅嘴角扯出一角,漆黑的眼眸閃爍著狡黠的精光,暗藏著壞笑。

唐昕微微一挑眉,露出一絲的驚訝,把墨鏡摘下,打趣道,「小悅悅,你變壞了。」竟然想要引起顧易和安生的粉絲之間的撕逼大戰,之前傳出的緋聞就引起了兩家粉絲的爭執,誰配不上誰,誰想湊熱度上位。這樣的話題成了兩家粉絲爭論的焦點。

現在,安生親自試戲參加顧易新mv的女主,夠粉絲爭論了。

蘇悅神秘一笑,「讚美是中華民族傳統的美德,一定要好好的讚美。」

一抬手,一把摟住蘇悅,低聲在耳旁說道,「那,莫一涵我們怎麼對付,可不能幫他人做嫁衣。若安生不能成為顧易mv的主角,那我們也得防著蒂斯,她可不是吃素的。」

蘇悅沉默了,一雙漆黑的眼眸泛著璀璨的星光,透亮。

「那就只能看,我們任性的男主,會不會有好奇心。」蘇悅露出一個微妙的笑容。

「蘇悅……」從身後傳來一陣喊聲。

蘇悅抿了抿唇,一愣,目光看向唐昕,「你說會不會怎麼巧?」

唐昕挑了挑眉,神情透著曖昧,嘴角勾起一笑,優雅的轉身,淡淡的開口,「世界就是充滿了偶然和巧合,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說著,還不忘掐掐蘇悅,狠狠地剮了一眼,「回去跟我好好交代,你和顧易之間的那點事……」

當即,臉色一黑,嘴角微微抽搐一下,擠出一抹勉強的幅度,捂著被唐昕掐的手機,「這話,怪怪的。我能跟他有什麼事?」

顧易走近,嘴角勒起壞笑,「小仙女……」

蘇悅的臉色更黑了,嘴角的幅度一僵,不可置信的重複道:「小仙女……」

眨了眨眼,蘇悅心底暗自後悔,只是看不慣那碰瓷的不勞而獲,也覺得那個少年長得順眼,很漂亮的小弟弟。當時本以為不會有碰上的機會,就胡編亂鄒她叫小仙女,沒想到……失策啊……

唐昕眼眸里的詫異漸漸被戲謔的神情取代,手肘輕輕擱置在蘇悅肩上,富含趣味的一笑,挑了挑眉目光直勾勾的掃及顧易,質問道:「你何時有另外的名字,叫小仙女。」

蘇悅抬了抬頭,「我……」不要臉的時候起的名……

「沒想到,今天會見到小仙女,莫不是這裡是仙界……」顧易繼續喋喋不休的說著。

周圍的目光逐漸火熱起來,四處都是透亮的落地玻璃,顧易挺俊的身子站在大廳格外的眨眼,尤其是嘴角勾起痞痞的壞笑,如珍珠般透亮的眸子里泛著笑意,渾身散發著青春般活力,陽光般的俊朗外表早就引起周圍人的注意。

「那人是,顧易……」

「顧易……」

顧易一懵,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揚起一抹俊美的幅度,露出白牙,晃眼的很。準備揮手,「你……」

蘇悅臉色更黑了,目光掃視周圍,抿了抿唇,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降臨。抬頭,朝著唐昕使眼色,隨後沖著顧易一笑,「俗世不適合我,走,陪小仙女飛向雲端……」

立馬眼尖的抓起顧易的腳步,就往電梯方向跑。 客廳內,安靜的空氣中凝結著一絲的詭異。氣氛異常,素臉朝天的蘇悅渾身散發出一股強烈的不甘加怨恨氣息,而唐昕卻一臉悠閑的神情啃著雞腿,左手握著手機,目光炯炯的盯著手機屏幕,自動屏屏蔽掉蘇悅的目光。

蘇悅盤腿坐在地毯上,手中杵著一條瘦小的且乾癟的黃瓜,素凈的小臉上露出深深地怨恨,一雙漆黑透亮的眼眸陷入深深的怨恨中,直勾勾的瞪著唐昕。

緊緊的抿著嘴唇,氣憤的鼓起腮幫子,一嘴咬下一大半黃瓜。氣死她,差別對待,唐昕啃著雞腿而自己卻只能啃著黃瓜,上天真不公平。

蘇悅眼淚汪汪的望著,漆黑的眸子漸漸起了一層水霧。

瞥了一眼蘇悅,換了一個比較舒適的姿勢繼續看著手機屏幕,咬了一口雞腿,脆香雞嫩啊,美味。唐昕都能感受到,咬下去的瞬間,怕是咬了蘇悅的肉,那股心疼勁啊。

唐昕換了換姿勢,離蘇悅更近了,挑了挑眉,語重心長的教育著蘇悅,「小悅悅,我這是為了你好。把你最大的對手消滅掉,這樣你就不會長胖了,脂肪永遠是女人最大的敵人,你記住了。尤其是在娛樂圈,沒有瘦,只有更瘦,骨瘦如柴才會上鏡好看。」

蘇悅一臉的不屑,「是,演鬼片最適合,都不用上妝了。」

義憤填膺的咬了一口黃瓜,驀地,蘇悅蹭了起來,義正言辭的說道,「唐昕,你這個觀念得改。唐以胖為美,楚王愛細腰,說明人的審美在改變。在這網紅臉盛行的時代,有著一張圓臉可是一股清流,多獨特啊。」

唐昕抬目看了一眼,淡定的說道,「讓你減肥,跟你臉沒關係,讓你瘦的是你大腿,瞧瞧你身為中國人怎麼就長得兩條粗壯歐美腿,如此有肉,放在火上不得烤出厚厚一層油脂出來。」

蘇悅整張臉一黑,聲音一沉,「你是魔鬼嘛?」

唐昕擺了擺手,「不不,你見過如此冷艷的魔鬼嘛?」

「……」蘇悅徹底無語了,目光往下移,不自覺的鎖定唐昕身邊的一盤雞腿上。不給肉,還刺激她,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唐昕,油滴在裙子上了……」蘇悅眨著眼,善意的提醒著。

恰似一道閃電直接劈到唐昕頭上,瞪大著眼眸,瞬間站起,吼道,「我最新款的梵吉希,油呢,滴在哪兒?」

唐昕動著,翻著裙子,找油漬。

蘇悅找準時機,立馬丟掉黃瓜往前撲沙發,指尖剛碰到碟邊,就被唐昕抓住,蘇悅心底正在滴血。

滿腹委屈,滿目哀怨的揚著頭,望著唐昕。

唐昕就納悶了,「蘇悅,別人貪吃,只吃美味的。你倒好,還挑食,只吃肉。小時候,沒肉吃?一天三頓吃不膩?」

蘇悅臉色一沉,變得正經了,「小時候,沒人煮肉。外公家一向吃素……」

唐昕蹬的一下,心底沉到底了,只要一提及兒時蘇悅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好了,雖然兩人無話不說,但她始終不敢談及小時候蘇悅究竟遭受到什麼?

這時,沙發上傳來一陣的震動聲。

「嗡嗡嗡……」

蘇悅舒了一口氣,臉色如常,目光掃了一眼手機屏幕,把手機遞給唐昕,趁機坐在沙發上,抓起雞腿在唐昕惡狠狠地目光中依舊神情安定的啃著雞腿。

唐昕有氣,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收拾自己的心情,接過電話。

「喂,你好。嗯,我是……」

唐昕眉宇之間的陰霾被這通電話一掃而光,喜悅不自覺的染上眉梢,開心的嘴角微微翹起,「好的……嗯,謝謝。」

? 掛完電話,唐昕握著手機開心的揮手,心底按捺不住心底的激動,揚起開心的嘴角,激動地喊道:「yes!」

蘇悅抬了抬眼,神情並沒有多大的起伏,繼續啃著雞腿。刷著微博,目光透著專註的盯著,果然安生參加顧易新mv的標題穩穩的佔據熱搜排行榜第一名,餘下的新聞都是跟此有瓜葛的。

幾個微博大v也跟著轉發視頻和照片,足以證明此事在娛樂圈的影響力,各方粉絲立馬展開對偶像的維護,對照片和視頻的內容開始評頭論足,踩低捧高,粉絲都認定了安生是mv女主的不二人選。

顧易的女粉絲就不樂意了,就覺得安生不配,非要在視頻和圖片中找到能夠跟安生媲美的人,就這樣她和莫一涵就被人找了出來。

蘇悅看著評論,還津津有味的,十足的是一場口水大戰。

唐昕皺了皺眉,似乎蘇悅的情緒不高,素來好奇心爆棚的人,此刻很鎮定。坐在蘇悅身邊,肩膀湊了湊。

「怎麼,你就不好奇是誰打的電話?」

蘇悅啃了一口雞腿,白了一眼,語氣十分篤定,「廢話,瞧你樣子都能夠猜出個大概,能讓你開心的電話,除了江哲的電話,就只剩下劇組的了。很明顯自然不是江哲的電話,那說明,我試戲成功了,打電話告知我時間去開機對吧。」

臉色一垮,「我為了買熱搜和水軍,可是花了不少錢呢,你就不能露一下笑臉。別在這個時候提那個人的名字。」

蘇悅咬了咬唇,似乎說錯話了,捅了捅唐昕的手肘,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唐昕的口風,「好了,不提了。知道這次為了別人上熱搜買水軍很是心塞,小金庫又少了,我也是蠻心疼的。來繼續啃雞腿……」

蘇悅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把雞腿送到唐昕跟前,一副討好的姿態。

氣憤的接下盤子,「沒收,都啃了兩塊雞腿了,攝入的能量超支了。」

蘇悅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腹誹的小聲嘀咕道:「反正只剩下一塊小的了……」

唐昕瞪了一眼蘇悅,想到江哲對自己不冷不熱的態度,心底就是一氣,泄憤的拍了一下沙發,氣鼓鼓的。

憤慨的說道:「氣死我了,你好好的提江哲幹嘛?,都說女追男隔成紗,都說近水樓台先得月,現在不是躲著我,就是見面開掐。」

蘇悅立馬擺手,甚是無辜,「這可是你提的,不關我的事?」

湊上前去,支個招,「江哲還躲著你,要不玩一下欲擒故縱?沒準還不習慣你不在身邊晃悠呢。」

「別出餿主意,我喜歡他大大方方的,不需要遮掩。欲擒故縱是綠茶婊愛玩的,我才不屑呢。」 原來你還在這裏 唐昕相當不屑於蘇悅的提議,立馬話鋒一轉。

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蘇悅,目光中夾雜著審視,狐疑的問道:「不過,你就不想好好的跟我念叨念叨,握了千萬少女男神的手,是什麼感覺。有沒有心跳加速,眼底冒桃心,有沒有犯花痴。」

「還有,你們那天究竟幹什麼去了。」

「……」蘇悅無奈的扶額,沉默不語。 農門醫女:掌家俏娘子 眨著眼,怎麼還記得這件事。

「快說,這些年我男朋友都換了好幾個了,你還是一棵鐵樹不開花,就沒瞧見你對什麼動過心。顧易,純正的小鮮肉,這都牽手了,難不成還是沒感覺……」

蘇悅翻了翻白眼,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說的越發的離譜了,隨手拿起兩枕頭堵住耳朵什麼都不想聽。 直到電梯合上,蘇悅才鬆了一口氣,扶著額頭。心有餘悸的拍著胸口,還好跑的及時……還記得當初被沈之言那幫粉絲追,場面壯觀,如今還歷歷在目。

驀地,手掌傳來一股力道,手心暖暖的。

蘇悅一驚,詫異的一抬頭,正好對上顧易俊朗的臉,露出明晃晃的笑容,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高大的身材和俊朗的外表,精緻的五官,尤其是那一雙如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和嘴角揚起的那一抹邪肆的笑容。難怪短短兩年的時間就成為了歌壇炙手可熱流量小生,他有這個資本。

顧易眨著眼,舉起他們十指相扣的右手,眼底閃爍著戲謔的神情,「小仙女……」

親昵的稱號,令蘇悅打了一個哆嗦,反射性的鬆開顧易的手,如臨大敵的後退閃躲至一邊,無比的尷尬,蘇悅尷尬地一笑。

「我……可不是故意的,我沒想牽你的手,純屬條件反射,看到粉絲就想躲……」

顧易臉上的笑容一垮,一雙黑曜石般的明亮的眸子暗了暗,眉宇也逐漸浮現一抹委屈,帶著一絲的失落,目光幽幽的望著蘇悅。

悠悠的說道:「是嘛?我還以為是小仙女想牽我手呢。原來是為了躲避粉絲?」

「誤會,全是誤會……」

蘇悅咬著唇,目光時不時的往上瞄,電梯的層數,內心十分的煎熬。

蘇悅目光往上一掃,電梯門開了,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連忙想著脫困,揮揮手趕緊跳出電梯,「電梯到了,我先走了……」

黑曜石般的眸子亮了亮,目光直直盯著蘇悅,眼底閃過一絲的興趣,邁著大長腿跟上蘇悅,連忙喊住,「我也到了,小仙女,我跟你一起。」

蘇悅后怕的往後退,迷之尷尬的一笑,擺著手,試圖阻止顧易再往前走,「別,大佬,我可不是小仙女,你就別跟著我了。」

黑曜石般的眸子閃過一絲的詫異,審視著面前的蘇悅,巴掌般的小臉上畫著淡妝,白皙的臉蛋上染上一層粉色,格外的可愛,比第一次見面會打扮了。

黑不見底的眼眸閃過一抹厭惡,只是,這次著實令人生厭。

很快,顧易收起心底的心思,恢復如常嘴角勾出一抹曖昧的笑容,「小仙女,你怎麼能這樣不負責任呢。」

「負責?負什麼責……」蘇悅一驚。

「你說呢,你對我又是抱又是牽手的,我都依了你,一轉眼你就讓我走。著實讓我傷心……」顧易挑了挑眉,做出一抹神傷的樣子。

「停……」蘇悅抿了抿唇,頗為頭疼的做出暫停的動作,無奈的說道:「別演了,這戲很假。」

顧易立馬收起嘴角邪肆的笑容,聲音沉了沉,「既然你知道我是誰,為何那日一副不認識我的模樣。今日卻又參加我的新mv女主的試鏡?」

「……」

顧易的目光一變,銳利的目光化作一道鋒利的箭頭,直直的射向蘇悅,氣勢也變得強勢了,一步一步的朝著蘇悅逼近。

「砰」的一下,發出沉悶的聲音,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纖瘦的蘇悅。

視線一黑,下意識的側開頭,皺起清秀的雙眉,眼底閃過一絲的不悅。 天價寶寶:媽咪,他是總裁爹地? 感受到了,顧易的憤怒……

「怎麼呢,小仙女,為什麼不說呢?」

蘇悅驀地一抬頭,嘴角擠出一抹尷尬的笑容,咬了咬唇,「夠了,我不是小仙女,正式向你介紹我叫蘇悅。我算是明白,你找我原因你是覺得自己是一個冤大頭,被我騙了?為的只是今天這場試戲?搏你好感?所以,來質問我?」

顧易含笑不語。

蘇悅一陣輕笑,「顧易,你不覺得很可笑嗎?如果想要在你身上圖謀什麼,索性告訴你我名字得了,我記得說過,我當時不是為了幫你,我只是看不慣有人用行騙的手段不勞而獲。不是為了搏你好感,那時換個人我都會出手,誰讓我喜歡多管閑事呢。」

顧易目光一陣恍惚,有些動搖,手離開了牆壁。

「是嘛?你想做mV女主嗎?對我而言只是一句話的事?」

顧易傲嬌的揚起一角,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蘇悅,滿目的自信,就等著蘇悅坦白。

蘇悅揚了揚頭,一陣輕笑,眼底帶著濃濃的不屑,笑道:「我想啊,我不僅想成為你mv的女主,還要成為一線明星,流量擔當。我要的我自己會爭取。」

顧易微微驚訝於蘇悅的坦誠,「你……有野心的女人很多,但是成功的沒幾個。既然,你都如此坦誠你的野心這次我會幫你成為mv的女主,就算是還了之前你幫我的,從此我們了清了。」 樓廊里,蒂斯拿著劇本霸氣的走過,自帶一股雷霆般的氣場,生人勿進,眼底流露的傲氣令人不敢直視,路過蒂斯身邊時,紛紛感受到強大的氣場,低著頭小聲的問好,便揚長而去。

卻唯獨一人,蘇悅靠在牆上,瞧見蒂斯正朝著自己迎面走來,立馬展露一抹平易近人的淺笑,朝著蒂斯揮手。

「蒂斯姐好……」

蒂斯步子一停,撩了撩耳旁的淺發,嘴角的揚起的幅度深了,目光帶著輕蔑的斜視著里裡外外掃了蘇悅一遍,目光一凝,變得有些銳利了。自己精心調教的莫一涵,令敗在了野路子出道的蘇悅上。8

「蘇悅,還沒有好好恭喜你拿到顧易新mv的女主。」

「謝謝。」蘇悅挑了挑眉,有些詫異,今天蒂斯沒吃錯藥?竟然不挖苦一番……

「你們為這Mv的女主費了不少心意吧。」蒂斯走近蘇悅,揚了揚眉,自信滿滿的質問道。

蘇悅眨了眨眼,蒂斯想幹嘛,繼續跟蒂斯打太極,「自然,我是新人而且也不是科班出身的,自然要多花點心思在演技上面,雖然是Mv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電視劇,但我也不能應付了事。」

蒂斯一陣冷笑,抱著雙臂,銳利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蘇悅,滿腹的不屑,「你該知道的,在這娛樂圈二十年還是有些資源,是認識幾個微博大v和營銷號,這背地裡究竟有什麼古怪還是清楚的。」

蘇悅淺淺一笑,清澈的眸光帶著些無辜;

好心提醒道:「蒂斯姐,確實是娛樂圈的老人了,所也該懂得有些事大家知道就好,否則該傷莫一涵的心了。她不僅敗給了安生,還有我。」

蒂斯的臉一陣白一陣白,臉色有些難看,強忍著心底的怒氣,咬牙切齒的說著:「確實,不得不承認一涵不如你,明明是科班出身,表演都是中規中矩沒什麼毛病,但偏偏不如你這個野路子的表演有靈氣,真實。」

目光驚訝的一抬,揉了揉耳朵,不可置信的說道:「平日里,日理萬機的蒂斯姐今天是很閑嗎?特意來貶低自己的藝人,來誇我?」

蒂斯強忍著,還得繼續說好話,「還有一點,你很識時務。」

蘇悅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濃郁了,不知道蒂斯這個老狐狸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也不似剛才那般委蛇,聲音一冷,「一開始,蒂斯姐就把我看成了莫一涵的假想敵,幹什麼都要壓我們一頭,今天怎麼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說起我的好呢,也不怕被莫一涵聽到了,心寒跟你鬧騰。」

蒂斯淡笑不語,直接將手中的劇本遞給了蘇悅。

蘇悅狐疑之下,依舊接住,翻開看到劇本里的內容,眸子深了深。

蘇悅把劇本還給蒂斯,依舊保持著淺笑,「恭喜,莫一涵這次接了一個大製作?」

銳利的目光清冽的掃了一遍蘇悅,沒有從她的臉上察覺到任何的一絲羨慕,有些不可置信,尖銳的話語想要刺激蘇悅,「這就是你跟著一個什麼都不會,什麼都沒有的經紀人的後果。你說,除了身份上你跟莫一涵有差距以外,你那裡都不如她了。你為了一個小Mv的女主費盡心思,轉眼我就能為莫一涵簽下更大的劇本,這可是大巨作。」

「只要這一部,就能火。」 木葉寒風 蒂斯猛然從蘇悅的手中抽回劇本,眉飛色舞的說道,整雙眼睛釋放著一種光芒,是紅果果的野心。

蘇悅不以為然,冷眼瞧著蒂斯眉宇之間未著掩飾的野心,心蹬的一下往下扯,在這一刻她知道了。莫一涵是她的敵人,是一個分分鐘鐘不用做出任何努力就能得到一切資源的敵人,是她走向流量女王路上的阻礙。同樣,自己也是莫一涵道路上的絆腳石,不能和平共處,只能你死我活。

「人各有志,這是你為莫一涵制定的成星之路,或許會成功。但也要她莫一涵有這個本事才能攬著個瓷器活。我的路也不需要蒂斯姐來置喙,與其在這裡逞口舌之快,還不如趕緊找個師傅磨鍊一下莫一涵的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