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少風十分無奈,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秦仙君居然就是秦毅,就是那個跟他們一起進城的秦毅大哥。

還是姐姐告訴他的這些事情。

今天他們蘇家將會從外城搬往內城,這全都是秦毅帶給他們的榮耀。

進入內城以後一切就都不同了,住在天子腳下,而且跟大皇子又有不淺的關係,未來註定一飛衝天,甚至成為皇族左右手的存在。

「蘇少風,人家秦仙君什麼人物?你自己什麼人物?你怎麼可能認識人家?除非你帶我們去看看,否則鬼才信你。」 花顏 一個女孩雙手叉著腰,看上去也才十七八歲,正是青春美少女的年紀。

在皇家御林學府,她是跟蘇少風同班的同學,也是戰爭之中好不容易活下來的,聽聞秦仙君的消息,崇拜的無以復加,奉為一生偶像,最大的願望就是見一次秦仙君,奈何以她平平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有這個機會。

在聽到蘇少風說起秦毅的事情后,她也是下意識的接嘴,跟他交談了起來。

關於蘇少風說的那些話,她是自然不信的。

別說她了,旁邊的其他少男少女也不可能相信。

彼岸 在他們眼中,秦仙君那可是媲美曾經藍惜月甚至將之超越的存在,即便是才過去一天,也已經完全被神話了。

不過蘇少風可不服氣,他本來就認識,這群人怎麼能這麼看不起他?

「好,我就帶你們去看看,我姐姐說了,今天秦仙君會去我蘇家一趟,不過能不能看到,那就看你們運氣了!」

蘇少風輕哼了一聲,隨即一批少男少女跟在他後面,浩浩蕩蕩的朝著蘇家新家過去。

蘇家進軍皇城內城,秦毅確實應該過去一趟,這對於秦毅來說也不過是分秒事情,化神境界摺疊虛空而行,速度遞增何止數倍?

此番蘇家在皇城內城的位置,跟余霜所在的余家非常近。

余霜跟蘇玉本就是最好的朋友,兩人在雲清宗幾乎是形影不離,而且更是作為秦毅的師姐存在,如今在皇城可謂是名氣大增,便是曾經最為跋扈的二世祖,見到二人也要老老實實恭恭敬敬的。

「玉玉姐,以後咱們總算是可以天天見面了!」余霜帶著陸雪陸雨一塊兒過來了蘇家,今天的蘇家歡喜一堂,還有不少雲清宗的弟子長老在此處祝賀。

「嘻嘻,對了,咱們雲清宗過幾天就要重建了,你還會回去嗎?」蘇玉對這余霜問道。

「當然回去,我在雲清宗已經待了那麼久,早就是雲清宗的人了,以後也不會加入別的宗門。」余霜義正言辭的說道。

聞言,蘇玉嫣然一笑,果然跟她想的一樣,以後在雲清宗也有伴兒了。

「玉姐,霜霜姐,我們也要去雲清宗,畢竟是培養出秦仙君的地方,早就想去見識見識了。」陸雪跟陸雨趕忙表態。

雖然她們都知道,秦仙君的成就跟雲清宗沒有絲毫關係,可是藍惜月、秦毅都是從中走出來的,她們著實好奇,而且也真的想加入裡面。

未來的雲清宗,比起百宗也不會差分毫,肯定會有騰飛的一天。

「雲清宗的大門隨時為你們敞開。」蘇玉笑嘻嘻的說道。

「秦仙君還沒來嗎?我記得他說今天會過來一趟的。」余霜朝著附近張望,只有一群群忙碌著的人,並沒有看到秦毅的影子。

「他應該會過來的,他說話可不會不算話,否則他就要欠我一個人情了,秦仙君的人情,可不容易拿呢。」蘇玉笑著說道。

實際上她也在朝著四周張望,翹首以盼。

不一會兒功夫,一大群少男少女從正門沖了進來。

「少風,你幹什麼,毛毛躁躁的!」

「這些都是你朋友嗎?」蘇玉看到蘇少風回來,上前幾步迎了過去。

「姐姐,他們非要說我不可能認識秦仙君秦毅大哥,我今天就是帶他們來見識見識的。」蘇少風十分不服氣的說道。

「你呀,多大了才能懂事。」蘇玉沒好氣的說道,「秦仙君還沒來呢,你先帶他們進去坐吧。」

蘇玉掃了一眼那群少男少女,應該都是跟弟弟同在皇家御林學府的學生,都是一群實力不強的青年,應該才進去學院沒多久,否則也不可能被分配到一起。

「姐姐,秦仙君真的會來嗎?」以扎著雙馬尾的少女兩隻大眼睛都滿是星星,面色渴望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大概率會來吧。」蘇玉搖頭笑道。

她能保證一定嗎?這沒人能夠保證這種事情,秦毅因為別的事情沒有來也情有可原,沒有人可以強迫他必須去做什麼。

「啊?」少女神情之中明顯有著振奮之色湧出,她沒想到還真有可能有機會見到秦仙君,她根本是不抱希望后。

後面那些少男少女面面相覷,一個二個朝著院內涌去,十分歡脫。

「少風,混得不錯嘛,已經有這麼多朋友了?」

突兀之間的一道聲音傳來,蘇少風忽然之間邁不動步子了,他怔怔的轉過頭,朝著天空那邊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整個大院變得非常安靜,來往匆忙的人也是頓住了腳步,喧鬧的氣氛頓時停了下來。

「秦毅大哥?」

蘇少風驚喜的跳了起來,「我就知道秦毅大哥肯定會來,哈哈哈,看到了嗎你們?這就是秦毅大哥,秦仙君!」

忽然間蘇少風瘋了一樣,扭過頭去驕傲的看向那些目瞪口呆的同學同伴們。

「你真的是秦仙君?」那雙馬尾的姑娘一次也沒有見過到底秦仙君長的什麼樣,所以即便是秦毅站在她的面前,她也認不出來。

只是那股飄渺的氣質,除了秦毅,她沒有在別人身上看到過。

「哈哈哈,所謂仙君,不外乎一個稱號罷了,你高興的話,就跟少風一樣,叫我秦毅大哥吧。」秦毅搖頭笑道。

隨即目光放在蘇玉身上。

「慶祝大典開始了嗎?長老他們呢?」

「馬上就要開始了,正等著你呢。」蘇玉淺淺一笑。

隨意一群人歡天喜地的朝著裡面移動。

那些少男少女們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這真的是秦仙君?真的是明震天下,屠滅魔族,讓得紫雲國賠償半個國土的殺神,秦仙君?

可是目前在天陽國,也沒有人敢假冒秦仙君的身份吧?

「秦仙君……」

「叫我秦毅就好了,我們之間不需要那麼客氣吧?」

進了蘇家內院之後,人流明顯少了起來,蘇玉剛剛開口,便被秦毅給糾正了稱呼。

「好吧秦毅,雲清宗過幾天估計就要回去重建了,你會回去嗎?」蘇玉問道。

旁邊余霜她們,顯然也在等著同樣的答案。

然而她們卻見秦毅搖了搖頭。

「不會回去了,徒留傷感罷了,遲早是要離開的,雖然不在乎多一天或者是少一天,但是留下這些情緒……也沒必要。」秦毅低著頭,笑著說道。

「這樣么……那好吧,不過即便是離開了也要記得,在我們枯石域也有一群可愛的人啊。」忽然蘇玉笑了起來,確實……現在不是說那些話的時候。

秦毅有自己的選擇,並非是對雲清宗沒有感情,而是他有自己的路要去走。

「你們好好修鍊,我此番離開會想辦法揭開枯石域的秘密,如果有可能,會解開這裡的詛咒封印,讓枯石域重新回去大千世界,屆時你們將會面對更加苛刻嚴厲的挑戰,不過擺在你們眼前的路,也將會更加豐富,你們所能看到的世界,將會擴大無數倍。」秦毅回頭笑著說道,也算是對她們做出了承諾。

只是這話……讓得後面跟著的這些女孩子,一個個都震驚的合不攏嘴。 「秦毅,我們枯石域真的是被詛咒的地方嗎?」

豪門霸愛:總裁的頭號新寵 蘇玉始終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在此之前,她認為這個世界就是枯石域,枯石域就是世界。

有這種認知無可厚非,就像是曾經的地球人一樣,總是覺得地球就是世界的中心,所有的一切都是圍繞地球轉動,地球才是唯一具備生命物體存在的地方。

秦毅的出現,對於他們來說,並不僅僅是一場變革,一次救贖,更是一次徹底的對世界認知的革新。

在枯石域之外,還有著廣袤無垠的世界,枯石域的這片天空被遮住了。

「沒錯,枯石域這片天空,冥冥之中有著一道規則,這規則化作鎖鏈,但凡是在枯石域出生的人,身體之中都會被這種鎖鏈鎖住,修真達到元嬰便會進入瓶頸,這種瓶頸無法跨越,藍惜月也不行,他在輪迴谷中悟道千年,最後都是硬生生停在元嬰巔峰,想要衝破這種規則,太難太難了。」

秦毅沒有否定奇迹誕生的可能性,只是說太難太難,畢竟藍惜月天賦何等驚艷,卻也是如此結局。

「能夠對我們整個枯石域施展這種法術的存在……本身就是無法想象的吧!」蘇玉抿了抿嘴唇。

「是啊,我也沒法想象,那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存在。」秦毅苦笑著說道。

如今雖然他到了化神境界,可這種直接詛咒一個世界的能力,他完全沒辦法想象,而且,對方更是將這種詛咒力量,綿延到了千萬代的枯石域武者身上。

只是現在秦毅已經能夠理解那斬開米藍星球的巨大劍氣了,那劍氣之所以橫亘無數年仍舊是存在無語倫比的殺傷力,其根本原因在於世界規則的不同,如果是在修真界,那種劍痕可能百年左右就沒有了,因為化神境界在這修真大界之中並不算最為頂尖的武者。

然而在科技星球,在地球那邊,絕對是一跺腳星球都會碎裂的存在。

若是讓現在的秦毅拿著飲邪劍回去地球,一劍就能將星球碎裂開,劍氣綿延,延續萬年十萬年都有可能。

當然,秦毅並不覺得自己會比那斬出一條通道通往修真界的大能者強大,化神境界也有無數的階層,每一個階層的實力差距都是天差地別,如若對方乃是化神巔峰強者,那麼同樣具備秒殺自己的力量。

只能說不同的空間位面有著不同的位面之靈,而對應也會誕生出不同的規則,適者生存,就是這麼個道理。

「不過你們安心修鍊,對於你們的影響畢竟不大,從你們當前的境界到元嬰大圓滿,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秦毅笑著安慰道。

後面蘇玉余霜陸雪等人都是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她們想的確實有點多了,這一輩子能不能到達元嬰境界都還不一定,都開始考慮後面的修鍊境界了。

要知道,他們之中最厲害也就才到了金丹初階境界,連金丹都未曾凝鍊穩固。

「知道啦,我們肯定會好好修鍊的,到時候若是真的有機會去別的世界,也不能給秦仙君丟人才是。」蘇玉翻了個白眼說道。

秦毅無奈笑笑,隨後在幾人的帶路之下,進入蘇家新宅的主會客廳。

他無疑也是成了此番蘇家最具重量級的人物,秦毅的到來,就像是一個守護神一樣,皇城之中幾乎以後都不會有人敢招惹蘇家了,不會因為他是新進皇城內城的便百般擠壓他們蘇家,他們得考慮這秦仙君的重量。

那蘇玉,可是秦仙君的師兄啊!

蘇家的慶祝大典舉辦的有聲有色,然而秦毅卻是在中途跟蘇玉他們打了個招呼之後便悄然離開了。

至於蘇少風以及跟他的朋友們,秦毅卻是已經沒有時間去照顧他們的小情緒,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去處理。

「準備離開了嗎?」一道淡淡的聲音出現在秦毅身邊。

「差不多了,大國師現在在天星子前輩的墳前嗎?」秦毅問道。

「恩,那傢伙老實的很,唯恐被你給幹掉了,現在正在誠心謝罪呢。」風天瀾笑笑。

「強者孤獨啊,在這條路上,你怕是要走很久了。」秦毅看了風天瀾一眼。

作為當前近乎是枯石域最強的幾個人之一,從這以後風天瀾要面對的是無盡的孤獨,因為他可能再也沒有提升的空間,將要步入曾經藍惜月的後塵,無法突破這天地規則桎梏。

「沒關係,我會去師尊去過的地方,我也會參悟輪迴,命運如何現在還不能定論,不是嗎?」風天瀾笑笑,滿頭白髮在風中飛揚,顯得孤獨卻又洒脫。

「好,命運,並非是不可改變的。」秦毅跟他同時笑了起來。

之後,秦毅朝著西邊掠去,去了西風鎮,去了雲清宗舊址,去了鐵原嶺。

「巫巴,我要走了,從今以後這個世界可能沒有人會陪著你了,不過沒關係,我會帶著你的一切去闖出一番名堂,我會將你從輪迴中尋來,我會讓你再一次站在我面前,以曾經那個姿態。」秦毅將一束花放在小墳堆前,閉目一柱香,隨後轉身離開,那沒有盛滿花的地方,竟然也奇怪的開始盛放起來,宛如感知到了秦毅的心意一般。

最後一幕,秦毅出現在皇城之內,大皇子的宮殿之中,不過僅僅一柱香便就離開了,他乘風而去,再也不見蹤影。

「你是枯石域繼藍惜月之後的第二個神,我一定會追逐你的腳步!」皇宮最高的那座塔上,司徒魚緊緊握著拳頭,她的目光是秦毅離去的方向,心中暗暗立下宏志。

不少武者都是心有所感,朝著西邊投去了一個目光。

他如神臨塵般到來,又如浪子回頭般離開。

如同一場夢。

虛空大界,秦毅飛臨天外天,剛剛到達這裡,一層無形的壁障便攔住了去路,天外天界外界,這裡是離開枯石域的地方,捅破了這層壁障便是修真大世界,一片廣袤無垠的天地。

這壁障是單向的,當初秦毅從上面落下來沒有絲毫阻攔,也就是說外界人可以輕易進入這片詛咒之地,可是若是想要離開……那就是千難萬難了,甚至根本不可能。

當然……這種不可能也只是針對化神境界之下。

那位施展大詛咒封印之術的存在既然讓得所有枯石域武者都只能停留在元嬰境界,那麼便意味著突破這個境界,一定是有機會離開的,只是這種機會需要尋找罷了。

秦毅伸手觸摸那一層看不見的壁障,上面有著一層無法形容的力量光澤在流轉。

這種力量光澤蔓延整片天空,將整個枯石域籠罩在其中。

「給我破!」

秦毅拳頭上七彩光澤流轉,他的額頭猛然躍上一抹青筋,拳裂蒼穹,猛地轟擊在那壁障之上,反彈出去的力量直接沖向萬丈之下的大地,宛如核彈爆裂。

只是那壁障上依舊是光澤流淌,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誕生出來,宛如剛剛那一拳只是撓痒痒。

秦毅狂笑一聲,雙臂展開,整個人宛如成了一道黑洞漩渦,瘋狂的吞吸天地間一切元氣,忽的他臂如火燒,一頭奔騰的炎龍呼嘯而出,這炎龍渾身繚繞青紅紫三色光彩,張著駭人的獠牙,一頭鑽向那壁障之上,洶湧的烈焰霎時間鋪展開來,宛如要燒裂天空。

便在此時,雷雲奔騰,一道道粗如水桶的雷柱倒灌上去。

同時青光漫天,風刃捲起天地元氣,每一片都將空間割裂出白色痕迹,很快,這些青光風刃被秦毅加持最為鋒利的虞金之氣,成了一道道金輪般的光刃。

接踵而至的幾十道法術,狂轟濫炸的沖向天際。 在那之後,秦毅望著依舊沒有動靜的封印壁障,眉頭微沉,雙手做攬月狀,方圓千丈天地元氣被秦毅一攬而空,壓縮到了極致,成了一團幽白色的霧狀元氣球。

真武之術:混元掌!

真武之術到了十五層之後便發生了質變,從普普通通的真元招數朝著大道規則之術演變。

這混元掌聚攏方圓千丈元氣,以極速壓縮再以極速膨脹開來,以龐大的真元催動,配合對周遭天地規則的理解,一瞬間能夠橫推出一條黑洞通道來。

「爆!」

秦毅雙手一推,包裹著海量天地元氣的一掌爆發出去。

然而這還遠遠沒有結束。

真武之術:萬煉劈風拳!

古語有云,千煉有魂,萬煉有神,此拳法凝鍊大道,出拳軌跡與大道合一,一拳定在那虛空壁障之上,蛛絲一般的裂縫瞬間蔓延開來。

這一拳,足夠將魔尊生生打爆,已經是超越這個枯石域頂尖戰鬥力好幾倍的力量,在這無法誕生化神境的世界中,幾乎是不可能存在這種力量了。

然而這……仍舊是沒有結束。

秦毅一氣呵成,演化第十八式真武之術,神源印匯聚在掌心之內,那是一枚精緻到極點,上面印刻繁複紋路的法印,秦毅以大道之術推演,使得其無限趨近於完美,當這枚神源印被他推出去的那一剎那,無窮神光流轉,七色彩輝光耀而出。

秦毅踏步而上,雙手交替輪轉,上面黑白二氣快速流動起來,以極快的速度形成陰陽二色,宛如地球上最為原始的八卦陣圖之形狀。

這黑白二氣交替轉動,就像是輪迴往生不停的重複,秦毅以元氣凝為陣紋,那些陣紋宛如一道道細小的精靈在空中飛舞,最後都慢慢落入黑白二氣之中,熔煉在了一起,使得那黑白二氣更加凝鍊深邃了起來。

輪迴法則,秦毅也只是初窺門徑罷了,輪迴谷之中的輪迴法則也並不是多麼的完整,只能算是能夠將一名武者領進門,後面能不能在這一條道路上走的更遠,全看機遇以及領悟能力。

不過好歹秦毅以前在地球上面就接觸過,而且對於輪迴,地球上面也是流傳著無數的傳說,這些傳說雖然都已經不可考證,然而當秦毅經歷了這麼多以後,竟然奇怪的發現……那些傳說全都有跡可循。

比如冥府傳說、輪迴傳說、三生石、奈何橋、靈魂,諸如此類居然全都存在。

地球上曾經必然也是有著超級大能者誕生的,否則這些傳說是怎麼留下來的?憑空造出么?那麼也太奇怪了,這憑空造出的東西,居然被秦毅一個個的驗證出來。

只是後來地球為何變成了那個樣子?極度的不適合人類修鍊,這也是一個未解之謎,甚至於地球上連大能者都沒有了,剩下的一些武者都是不入流的境界。

而且,連正統的修真道統也消失不見,剩下的那些雜七雜八的修鍊方式,根本不可能讓人進入更加強大的境界,最多也就是在先天附近徘徊罷了。

這種力量是一輩子無法衝出地球的。

那蓬萊仙島,算是修鍊道統遺留下來比較多的地方了,還有古東方的修道者。

想到那些地方……秦毅腦海之中不覺得浮現幾道靚麗的人影,忽然整個人都變得極具幹勁了起來。

「一定要強大,強大到可以將她們全都接來修真大世界,建立道統,讓得所有人進入永生境界,再也不用飽受生死輪迴之苦!」

秦毅眼中有著紅色光芒射出,手中陰陽光輪推出,尾隨那神源印,撞在空間壁障之上。

那一個瞬間,整個枯石域都在震動,天空碎了一個窟窿,無盡的異樣氣息從上空灌下。

這是一種不屬於枯石域的氣息,那一刻整個枯石域的規則都在暴動,整個空間宛如要碎裂了一樣。

秦毅不敢遲疑,他這拚命打開的一道縫隙不知道下一刻會不會恢復原狀,畢竟空間的閉合性是非常好的。

縱身一躍,一道殘影從那碎裂的細小壁障中傳出,在他脫身的那一刻,後面的空間壁障瞬間閉合,已經恢復了原樣。

這種復原性,使得枯石域的人註定無法大批大批出來,甚至於秦毅帶出來一個人都會非常的不容易。

而且有枯石域的封印詛咒存在,即便是出來了也沒用,終生無法突破,在這修真大世界根本生存不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