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的手上,頓時流血了。

「逸楓!」王蘭見了,立馬跑過去,抓著蕭逸楓的手。

「蕭逸楓!」顧言馨也失聲地喊道。

誰都沒有料到蕭逸楓竟然會這樣。

「醫生!醫生!醫生!」王蘭大聲地喊著,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很擔心蕭逸楓。

「滾!不要碰我!」蕭逸楓吼了一聲。

然後用手一推,立馬將王蘭給推到在地上了。

「逸楓……嗚嗚……嗚嗚……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媽媽啊,你為什麼……」王蘭失聲地痛苦著。

看見蕭逸楓受傷,比她自己還難受,再加上蕭逸楓對她這種態度,饒是她是一個堅強的女人,也承受不住了。

「我不想見到你,我最後說一次,我蕭逸楓和你沒關係!」蕭逸楓對地上的王蘭無情地說道。

一個人,居然可以對自己的母親這麼狠心……

「逆子!」這時候,門口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顧言馨一看,竟然是蕭仲奇,也就是蕭逸楓的父親。

蕭仲奇從外面走進來,將王蘭給扶起來了。

「你就是這樣對待你母親的嗎?」蕭仲奇發抖地指著蕭逸楓吼道。

「對,我就是逆子,所以,你們要怎樣?」蕭逸楓一副不怕死的樣子,似乎和他們兩人幹上了。

「你……早知道你是這副鬼樣子,我當初就不應該生下你!」蕭仲奇氣憤地說道。

蕭逸楓聽了,並沒有一點打擊,反倒是輕輕地笑了笑,「你們這是後悔了嗎?不過,你們現在還有機會,我給你們這個機會,現在,你們可以親手解決了我,我的命是你們給的,現在你們就拿回去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哐當!

蕭逸楓說完,然後居然從身上拿出了一把刀子,扔到了一旁破碎的桌子上。

蕭仲奇和王蘭嚇得愣了一下。

「逸楓……」王蘭哭著喊道,看得出她現在滿臉的無力。

「你……」蕭仲奇發抖地指著蕭逸楓,氣的連罵人的話也不想說了。

這時候,蕭逸楓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意,「怎麼?不敢嗎?你們不是後悔生下我嗎?那麼我現在想問問你們,你們生我的時候經過我同意嗎?你們嫌棄我,我還嫌棄你們!」

「逆子……逆子……逆子……」蕭仲奇氣的只能喊出這兩個字了。

「如果你們不動手的話,我可以幫你們。」蕭逸楓說完,然後拿著刀子便對準了自己的心窩。

蕭逸楓!!

顧言馨在心裡吶喊,但是聲音卻啞然了,因為驚嚇而發不出任何聲音。

這蕭逸楓是瘋了嗎?

真是一個瘋子!

蕭逸楓拿著刀子,便要朝自己的心窩戳去。

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蕭仲奇立馬沖了過去,然後一把奪過了蕭逸楓手裡的刀子,然後憤怒地摔在了地上。

「仲奇!」王蘭失聲地喊道。

因為蕭仲奇的手流血了,流了好多好多。

蕭仲奇已經氣得不行了,誰要是有蕭逸楓這樣的兒子,估計也是頭疼吧!

「呵呵!我剛才不過是開玩笑的,沒想到你們這麼激動,真是沒意思,你們不會以為我真的要死吧!我還這麼年輕,你們都還沒掛,我怎麼能掛了呢!」蕭逸楓邪惡的話語再次響起了。

顧言馨:「……」

有這麼拿自己父母尋開心的人嗎?這蕭逸楓還真是……沒有孝心。 但這個時候,顧言馨根本沒有一點可憐王蘭,畢竟這個女人太可惡了。

蕭仲奇和王蘭聽了蕭逸楓的話,然後更是氣的說不出話來。

他們驚訝地望著蕭逸楓,然後臉上儘是悲傷。

雖然蕭逸楓剛才是開玩笑的,耍他們的,但是蕭仲奇和王蘭不這麼想啊!

他們擔心自己的兒子,才會奮不顧身地跑過去。

然後再一次被蕭逸楓給傷了心……

估計他們現在心裡是無比的悲憤吧!可是有沒有辦法。

這兩個人徹底被蕭逸楓給搞得心累。

這會兒,醫生進來了,愣怔了一會兒趕緊給蕭仲奇處理傷口。

隨後,王蘭和蕭仲奇離開了醫院,估計是被氣得夠嗆,也不想留下來了。

房間裡面,一片狼藉被人給打掃了,暫時恢復了平靜。

轉眼間,已經天黑了,夜幕降臨,外面亮起了路燈。

蕭逸楓一直坐在窗前,然後一句話也不說。

顧言馨看得出,他其實也很難過吧,可是他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對待他的父母呢。

搞得自己不開心,也傷了蕭仲奇和王蘭的心。

顧言馨輕輕地從床上起來,其實她除了頭部受傷了,身體其它都是好的。

「蕭逸楓,你怎麼了?」 重生:將門毒女 顧言馨走到輪椅邊上,然後小聲地問道。

他這個樣子,有幾分落寞,甚至幾分孤獨。

蕭逸楓這才抬頭望著顧言馨,忽然間伸出雙手抱住了她。

「別推開我,讓我抱一會兒。」蕭逸楓說道。

顧言馨愣怔了,然後就靜靜地站在了蕭逸楓的身邊。

許久之後,蕭逸楓才鬆開顧言馨,然後雙目有幾分的傷感。

「蕭逸楓,其實你父母很關心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對他們?難道你不覺得很殘忍嗎?」顧言馨問出了心中的疑慮。

「你什麼都不知道,你憑什麼這麼說!」蕭逸楓忽然間大聲吼道。

顧言馨一怔。

好像提及蕭仲奇和王蘭,他就會生氣,他們之間到底有怎樣的隔閡啊!

「對不起,是不是我嚇到你了,剛才不應該那麼大聲的。」蕭逸楓又說道。

好像在為自己剛才的行為感到愧疚。

「沒關係。」顧言馨說道。

「你坐吧。」蕭逸楓看了一眼旁邊的椅子。

顧言馨坐下了,感覺蕭逸楓似乎要對她說些什麼一樣。

「你很想知道為什麼?」蕭逸楓問道。

「不是很想,我只是好奇,一對關心你的父母,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對他們,甚至是戲耍他們。」

寵妻撩人 「那時因為,從小他們除了生我,就沒給過我什麼。」

顧言馨一愣,蕭逸楓為什麼這麼說。

「在我三四歲的時候,我就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雙腿無力,不能行走,只能靠著輪椅過日子,蕭家的人,包括老太太,給我全世界的到處尋找名醫,都不能將我的腿給治好,從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我要終身將要與這討厭的輪椅為伴。蕭家的明爭暗鬥,你現在是知道的,從我懂事的那時候起,便已經看透了裡面所有的人。」

「他們為了打擊的父母,然後不停地拿我做話題,甚至諷刺我,在我父母面前諷刺我是個殘廢,他們都是我的親人啊,都是有血緣關係的人,可是在這豪門之中,哪裡有一點親情可言,對我的打擊,他們樂不知疲,更加的厲害。後來,我在十五歲那年,終於受不了了,然後準備搬出去住,再也不想理會蕭家所有的事情了。」

蕭逸楓的淡淡地說道,像是在敘述一個與他無關的事情。

但是顧言馨知道,現在他的內心,一定是相當痛苦的,因為那些都是痛苦的回憶。

果然和她相像的一樣,按照蕭家人的性格,一定是拿他的雙腿做話題。

這蕭家的人未免也太無情了吧!

「可是,你為什麼那樣對待你的父母?」這也是顧言馨想不通的。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從剛才蕭逸楓的話語中,她可以知道王蘭和蕭仲奇一定為他操碎了心,但他為什麼還這麼討厭他們。

「因為我的父母,也不是省油的燈,我一個殘廢,我的雙腿都殘疾了,他們還要求我做著做那的,不過就是看中了蕭家的產業,然後想要在這爭鬥中多分一杯羹而已罷了。他們希望我能夠像蕭逸晗一樣,聰明伶俐,然後獲得老太太的歡心。所以他們從小對我要求嚴格,甚至我的付出和努力,都要比蕭逸晗要多好幾倍。」

「只要是蕭逸晗安排的功課,他們會給我安排比他更多一倍,或許這就是他們的虛榮心吧,以為處處比蕭逸晗多,以後我就能贏了他。可惜,這些都不是我所想要的,因為的雙腿不方便,他們甚至不讓人給我推輪椅,我每天只能呆在房子裡面,然後面前是一大堆我不喜歡的書籍。我一個殘疾的人,我沒有辦法反抗,甚至沒有別人的幫助,我根本無法走出那一間房間。」

「或許,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在心裡就慢慢地開始怨恨他們了,我已經這樣了,為什麼不讓我開心一點,還要讓我每天負擔如此的重。我也曾對他們哭鬧過,大喊大叫過,但是我媽媽告訴我,因為你雙腿殘疾,天生就別比人有缺陷,所以你更要努力,樣樣都要比蕭逸晗強。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我雙腿殘疾,原來他們是如此的在乎,讓我心裡再次的重重一擊。」

「更令我與他們反目的事情,是在我十五歲的時候,那時候,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長得很清秀,對我也非常的好,她一點也不嫌棄我雙腿是殘疾的,非常盡心儘力地照顧我,我慢慢地喜歡上她,然後相愛了。說來也可笑,那時候,蕭逸晗也喜歡這個女孩子,這也是這麼多年,我們之間相互針對的原因,因為結是從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結下來了。」

聽蕭逸楓提到那個女孩……顧言馨心裡一震。

義父求你溫柔一點 她之前就聽蘇念瑤說,蕭逸晗之前有過一次戀愛,沒想到真的是,而且這個女孩子,還是蕭逸楓喜歡的人。 該斷則斷,她不想耽擱他,也不想給他任何的希望。

蕭逸楓的神情果然很傷感,他再次望了望燈火闌珊的窗外,然後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最後,他說道:「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會告訴蕭逸晗的。」

顧言馨聽后,她這才放心了,若是蕭逸晗知道了,肯定會生氣的。

他最近已經焦頭爛額了,不想讓他擔心了。

隨後,蕭逸楓便滑動著輪椅出去了,房間裡面又恢復了平靜。

她拿出手機看了看,上面有待回復的微信和簡訊。

她統統回復她很好,不讓愛她的人擔心。

這一天晚上,顧言馨很久才入睡。

大概是因為蕭逸楓的那一些話吧,但更多的是在想莫雅的事情。

……

第二天。

顧言馨起得很早,頭上的紗布已經可以拆了,然後她申請了出院。

因為她在早上的時候,就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那個偵探公司R先生打過來的。

到了約定的地點,顧言馨看見R先生已經在哪兒等著了。

「R先生,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顧言馨有些歉意地說道,醫院的出院手續繁瑣,她耽擱了不久。

「沒關係,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們。」對方說道。

顧言馨吃了一驚,難道……「顧小姐,對不起,您讓我查的有關這個女人的事情,我們實在是查不到,我們啟動了很多資源和人力,都無法查到您想要的東西,她在國外一切的生活狀態都很正常,唯一的一次以外,也就是她在大學期

間,曾經被人給搶劫了,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別的消息了。」

怎麼會這樣?

難道莫雅真的無懈可擊,一點漏洞和弱點都找不到嗎?

怎麼可能……

這個私家偵探公司已經是國內知名的,所以他們的能力也是一流的,可是到現在都查不到,實在讓她有些意外。

最後,對方因為沒有拿到又用的消息,然後錢分文不取的退到了顧言馨的卡里。

顧言馨再次陷入了難題了。

莫雅這個女人藏到太深了。

嘟嘟嘟嘟……

這時候,顧言馨的手機響起來了。

她一看,是宋驍。

「喂。」

「小馨馨,你在幹嘛呀?有沒有想我?」宋驍放蕩不羈的聲音傳來,萬年不變。

「我是挺想你的,剛才還想著你呢,沒想到你就打來了,看來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顧言馨故意說道。

當她看見宋驍來電的時候,她心裡便已經有了主意。

「喲,嘴巴這麼甜,誰教你的啊?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啊?」宋驍問道。

「你怎麼知道?」

「呵呵。」宋驍笑了兩聲,然後又說道:「和你相處這麼久了,你的性子我還不知道嗎?說吧,只要是我能辦到我的,我一定會幫你的,看來我上次說的話,你都記住了。誰讓你是我最愛的女人呢,嘿嘿……」

顧言馨汗顏。

「那個……我想讓你幫我查一個人。」顧言馨說道。

「什麼人?她欺負你了嗎?」

「不是,你只要幫我查一下就好了,你不是本事挺大的嗎?顧珊珊那點陳年舊事都被你給翻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