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連忙說道:「是這樣的,我認識一名藥師,他有些手段,我跟他說說情況,看看能不能為冰王子治好這怪病。當然,如果兩位不方便說,晚輩也不強求。」

「沒什麼不能說的,這雪嶺城的人都知道。」關姓藥師回道:「冰王子現在十八歲,築基中期,本來是北域百年一遇的修鍊天才,誰知道會攤上這怪病。」

十八歲,築基中期,這修為確實讓人震驚。

他才築基中期,正好是火靈能強行進入內世界的境界,說不定火靈還真能幫上忙。

「多謝兩位,我回頭跟朋友說一聲。」

葉雄說完,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吃完飯之後,葉雄沒有立刻去冰宮,而是先找個地方落腳。

雪嶺城畢竟是北域的中心,酒樓不少,葉雄最後在冰宮面前,租了個房間住下來。

他要了最頂數的位置,從這裡,能看到整片的冰宮。

冰宮是北域皇城,由於長期被冰封,又是宮城建築,俗稱冰宮。

南心北往,總裁的隱婚妻 老公婚然心動 葉雄將窗戶關上,坐下來考慮著自己未來的路,應該怎麼走。

首先,他想到自己的境界跟神通。

他剛突破築基後期,短時間是不可能再突破了,所以,只能在神通方面下手。

以下是他的神通。

功法:梵聖功(第一層),玄冰訣,赤焰術。

法術:烈火劍陣(第三式),佛門法術,冰火合壁。

煉體術:真猿九變(第二變)。

步法:魅影步。

精神攻擊:魂擊術。

陣法:炎落九天殺陣。

這些功法,已經沒有再能進階的。

至於像玄冰訣,赤焰術這些低階的功法,如果找到好的功法代替,他遲早會換掉的。

魅影步已經落後,他更需要一門提升速度的步法。

炎落九天大陣,倒是讓他非常驚喜,但是短時間之間,他也想不到好的升級方法,除非能把陣旗上的銘文修改得更厲害。

想到銘文,葉雄瞬間就想起當初在五行尊者洞府之中得到的金梵銘文。

如果能學會銘文,那他就多了一門強大自己的神通。

煉器,傀儡,陣法,這三大主流技能之中,都離不開銘文,如果學會銘文,能讓自己在這三方面的技能,得到一個質的飛躍。無論是武器還是傀儡,還是陣旗,刻上一些專屬銘文之後,威力都會大增。

葉雄當下將金梵文魂簡拿出來,以靈識讀取。

讀取之後,他已經基本了解金梵文的要義。

金梵文的作用,主要體現在三方面,六個字形容:關聯,加持,鞏固,。

第一,關聯:將刻著相同銘文的兩種物體聯繫起來,能通過其中一體物體,控制另外一種物體。

這個詞語比較容易理解,最簡單的例子便是陣旗跟陣盤之間的聯繫,通過將銘文刻在陣盤上的迷你陣旗上,然後通過控制迷你陣旗,控制大陣旗。

第二,加持:將銘文刻在物品上,能讓物品的威力加大。

這種也比較容易理解,相同的武器,刻上銘文,跟沒刻上銘文,威力相關甚遠。

第三,鞏固:將銘文刻在物品上,能讓物品的抗禦能力變得更強。

這方向,主要是用於結界跟防禦陣法之上。

除此之後,還有一些十分罕見的作用,不過實用性不強。

葉雄了解基本的原理之後,還發現一個問題,這些銘文必須用佛文功法刻記,不然的話,根本就沒有作用。

「難怪幽冥說,金梵文最適合我不過,看來是真的。」

了解之後,葉雄投入對金梵文的研究之中。

(PS:編不下去了,今晚就兩章,我要好好理理下面的情節。)

(本章完) 南域,皇城。

愛羅莎站在作戰指揮中心,雙手抱胸,目光炯炯地看著大屏幕,邊疆的激烈戰況,讓她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擰成一個『川』字。

嘿,總裁別囂張! 半個月之前,十萬大山聯合裂組織,對南域領土進入瘋狂佔據。

邊疆的戰火,已經連續十幾天,南域雖然一直在抵抗,但是已經有十幾座的城池被攻佔,落入十萬大山跟裂組織的聯軍之中。

被聯軍步步緊逼,愛羅莎不得不出動金丹期隱修,才這阻止聯軍的繼續突進。

但這只是暫時的,大戰遲早會繼續爆發,到時候就不是紙階修士之間的戰爭了,而是高修士之間的戰爭,而且高階修士之間的戰爭,直接影響著接下來的戰況。

看著滿天飛船被摧毀擊落,無數修士殞落,愛羅莎再也按捺不住,準備帶幾名隱修,親自出馬,跟十萬大軍金丹修士決一死戰。

原本她早就應該出手,但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因素,讓她無法下定決心。

那就是,地球發現魔修的蹤跡。

她派羅殺去地球追殺江南王,結果發現魔修蹤跡,如果魔修趁她不在皇城的時候,從傳送陣之中殺出,給皇城來一個抄底,那時候南域就處於腹背受敵的情況,她是絕對不會允許這種情況出現的。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焦急的敲門聲。

「殿下,地球來消息了。」晴音隔著門彙報。

「羅殺回來了?」愛羅莎急問。

「回殿下,羅殺殞落了。」晴音小聲回道。

「什麼?」愛羅莎大驚:「黑魔大使不是羅殺對手,難道魔界派金者強者進入地球?」

「殿下,還是讓我妹妹天音跟你說吧,她在外面等著。」晴音回道。

愛羅莎大步走出去,一眼就看到站在門口,臉色發白的天音。

「南情局天音,見過殿下。」

「不用行禮的,快說說,這到底是什麼回事?」愛羅莎急問。

天音當下將江南王夫人殺死黑魔大使跟羅殺的事情說出來,連自己被江南重傷,好不容易逃生,也一一說了出來。

「楊心怡竟以築基巔峰境界,將羅殺和黑魔大使殺了?」愛羅莎霍的站起來。

「殿下,她使用的是雷系禁術《引雷訣》。」

愛羅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臉色發紅,喃喃道:「江南王啊江南王,我一定以為,你才是我最大的敵人,萬萬沒有想到,你夫人才是最恐怖的所在。」

「他們現在在何處?」愛羅莎繼續問。

「他們已經從傳送陣離開,據我打探,那個傳送陣通往雪嶺城。」天音回道。

「他們這一走,也算是為我們南域了了後顧之憂。」 總裁,愛情你買不起 愛羅莎站了起來,眼芒閃爍:「江南王,楊心怡,你們屢次殺我南域精英,這筆賬我慢慢再跟你算。」

「殿下,既然魔界無法從傳送陣之中出來突襲咱們,那咱們就可以集中精力對付十萬大山跟裂組織聯盟了。」晴音說道。

「我馬上出發,去邊疆會會孤獨峰跟天罰,晴音,你把楊心怡的資料給我收集起來,有多詳細收集得多詳細。」愛羅莎命令。

「是,殿下。」晴音領命而去。

……

雪嶺城外,冰洞之中,兩道人影站在被摧毀的傳陣送之中,神色嚴肅。

其中一名男子,身穿黑袍,帶著面具。

另一名是身材婀娜多姿的豐滿貴婦,臉上蒙著白莎。

「什麼人把我的魔使殺掉,還把傳送陣毀了。」黑袍男子大怒,對貴婦說道:「他們能把傳送陣毀了,一定是混進了雪嶺城,無論你用什麼手段,一定要把他給我找出來。」

「冥淵,給我點時間,我一定能找到他們的。」貴婦說道。

「我給你時間,誰給我時間?」叫冥淵的黑袍男子脾氣非常暴戾,怒道:「魔神王警告過我,如果我再不完成任務,到時候就派另外的魔尊過來,到那時候雪嶺城就不會這麼平靜了。現在連進入地球的傳送到都被毀,你讓我怎麼跟魔神王交待。」

貴婦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你別焦急,傳送陣毀了,咱們抓緊修好,可以聯繫南域的卧底,讓他干不就行了。」

「南域棋子,已經動用很多次了,如果再動,肯定會暴露的,愛羅莎可不是傻子。」

魔尊冥淵越想越氣怒,狠狠一掌擊過去,前面一塊冰柱頓時炸開。

「不能再等了,玉鳳,咱們抓緊時間動手。」

「冥淵,咱們能不能再想想其它的辦法?」

「徐玉風,別以為你當了三十年冰后,就忘記自己的身份。」

「我從來沒有忘記過。」

「真沒忘記?」

「我銘記在心。」

冥淵目光落在她豐滿的身體上,圍著她轉了一圈,命令:「脫。」

徐玉鳳的臉,瞬間變得很難看。

「怎麼,成為冰后,身體金貴起來,看不上我?」冥淵冷哼一聲,大吼起來:「脫。」

徐玉鳳臉如死灰,慢慢解開扣子,裙子滑落。

……

葉雄在房間之中,連續研究三天,對於金梵文,卻沒有絲毫進展。

這金梵文理解起來容易,但是操作起來,卻非常困雄。

像一名偉大的雕刻家一樣,說起雕刻,很多人都懂,不就是拿刀往東西上刻而已。

但是,出名的雕刻家,卻是非常少。

總裁,愛多少錢一斤 學銘文也一樣,葉雄明白,如果不找個師傅,教會自己基本的製作銘文的辦法,他一輩子都別想成為一名高明的銘文師。

他伸了伸懶腰,坐了起來,將房間里散落的亂七八糟的金屬收起來。

這幾天,他不停地用梵聖功刻銘文,最終都以失敗告終,這也堅定了他要找個銘文師拜師的決心。

葉雄走出房間,到樓下餐樓吃飯。

這間酒樓平時生意非常好,來晚一點都沒桌子。

好在角落之中,還有一張桌子,葉雄忙不迭地上去坐上去。

他剛坐下來,突然發現,周圍的人,目光刷刷地朝樓梯口望去。

順著目光望去,那裡走上一名氣質非常高貴的女人。

女人臉上罩著輕莎,看不清真容,不過朦朧之中,看到五官不俗。

女人在四下看一遍,最後走到葉雄面前,問道:「能不能拼個桌?」

葉雄心想這桌子也挺大的,不礙事,當下點了點頭。

徐玉鳳看了葉雄一眼,感覺他修為才築基初期,衣著樸素,並沒有放在心上。

(本章完) 葉雄沒怎麼看徐玉鳳,不過心裡卻在暗暗猜想。

這女人雖然沒怎麼說話,也看不出容貌,不過身上散發著一鼓很高貴的氣質。

說不定,她是冰宮裡面的貴人呢!

不過這跟他無關,他現在正在考慮,去哪找個銘文師拜師。

正在這時候,突然旁邊一名男子走過來,一屁股坐到葉雄身邊,用目光瞪著葉雄,那模樣分明在警告葉雄抓緊時間滾蛋。

葉雄剛坐下來不久,飯菜都還沒上,怎麼可能離開,當下對他暗示熟視無睹。

男子將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冷冷地說道:「小子,你不是說上廁所嗎?」

「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說上廁所了?」葉雄問。

「我看你小子是活膩了。」那男子雙目怒瞪:「你走不走?」

葉雄不想惹麻煩,但是被人欺負到頭上,如果還能忍的話,那就成縮頭烏龜了。

突然,男子按住葉雄的手,莫名其妙地燃燒起來。

火焰燒得很快,等那男子反應過來,已經疼得哇哇大叫起來,拚命地拍打著火焰。

那知道那火焰就像附骨之火,無論他怎麼拍,怎麼打,用元氣,都無法讓火焰熄滅,片刻之後,他的手就燒成豬手,黑呼呼一片。

男子當下走到葉雄面前,撲咚地跪在地上。

「大哥,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這時候,他知道自己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葉雄剛才的火焰之中,帶著火靈火焰,豈是他一個築基中期的人能甩掉的。

「滾!」葉雄將他手中的火焰收回來,怒吼一聲。

那男子連滾帶爬地走了。

徐玉鳳在旁邊看著,略略有些驚訝,不過也並沒有震驚。

很快,兩人的菜上來了,兩人各自吃著,誰也沒有說話。

畢竟是兩個完全陌生的人,沒什麼好交流的。

正吃飯的時候,突然樓下走上一名男子,一上來說喊道:「各位同道,三天之後,冰皇準備進行王子治療商討大會,所有人都可以前去,商討冰王子的治療之法,只要建議得到冰皇殿下認同,一定能得到獎賞。」

那名男子說完之後,下樓離開,去第二個地方吆喝了。

「看來,冰皇真的急了。」

「能不急嗎,冰王子的病拖這麼久,都沒進展,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唉,好好一個天才,得了這麼一種怪病,真是可憐。」

周圍的人,全都竊竊私語起來,為冰王子鳴不平。

葉雄瞥了眼面前的女人,見她慢條斯理地吃著飯,彷彿什麼都沒聽見一樣。

吃完之後,她掏出一塊靈石,放到桌面上,直接離開了。

看著她那個背景,葉雄暗暗猜測,這女人肯定跟冰宮有關。

三天後,葉雄一大早就朝冰宮走去,他也想去湊一下熱鬧,看看能不能把冰王子的病給治好。

畢竟五個冰魄,對他的吸引力,太大了。

這一次的商討大會,真是一陣盛事,葉雄去到冰宮門口的時候,那裡圍著很多修士,如同潮水一般,朝裡面湧進去。

旁邊有很多護衛在守著,但是都沒有攔,任何人都可以進去。

順著人流,葉雄走進冰宮之中,很快就來到冰宮中間一個巨大的廣場。

此時的廣場,已經圍了足足幾千人,站在冰天雪地之中。

這些人,大部份都是來看熱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