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這才將芥子石頭收起來,放進自己懷裡,說道:「大哥,咱們出去吧!」

申屠雷點了點頭,兩人這才離開飛船,來到半空。

申屠雷順手將飛船收進大型儲物器之中。

「怎麼只有你們兩個,其餘的人呢,都死光了嗎?」聶彪問。

葉雄將手中的石頭晃了一下,說道:「這是一個芥子空間,南域七惡其餘的人都在這裡面,想抓到他們,就看你們有沒有本事了。」

聽到芥子空間四個字,周圍的六人頓時眼睛發光。

對於修士來說,芥子空間簡直就是至寶,知道有多少人做夢都擁有一個芥子空間,那可是無價之寶啊!

只可惜,天地之間的芥子空間太少了,穩定的更少,所以成為修真一道最稀缺的東西。

現在見葉雄手中有芥子空間,誰會沒有佔有之心?

「他是誰?」聶彪的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他奉命抓拿北域七惡,但是從來沒見過這號人物。

「聶隊,他叫葉雄,是一名黑戶,不知道怎麼跟他們搞在一起了。」白無為說道。

「原來是那個最新的熱門黑戶,居然這麼狂妄。」聶彪冷哼一聲:「不知天高地厚,一會把他活捉了,郭統領還想生剝他的皮。」

「想活捉我,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葉雄冷哼一聲,背後突然多了一雙翅膀,翅膀之上雷紋閃動,看起來神聖無比。

下一刻,他扇動翅膀,身體以比流光還快的速度,瞬間就朝其中一名金丹巔峰修士擊去。

那名金丹巔峰修士嚇了一跳,完本沒有想到,對方的速度居然快到這種地步,簡直就像風馳電掣一樣。

倉皇之間,他一掌拍出,一鼓強悍的氣壓朝葉雄直壓過來。

突然,半空之中,一道紅光閃過。

下一刻,一聲慘叫聲傳來。

那名金丹巔峰修士,手臂直接就被砍斷,慘叫起來。

頓時,全場驚呆。

葉雄身體再次出現在半空,背上的風雷翅不停地扇動著。

他的手中,握著一把細長,通體血紅色的長劍,看起來十分妖異,就像會滴血一般。

「九霄風雷翅,飲血劍,這不是器門跟霸劍門東西嗎,怎麼可能落到他們身上?」其中一名修士震驚地問。

「自從器門老祖失蹤之後,九霄風雷翅就失蹤了;飲血劍也跟著霸劍門的門主西門劍失蹤而下落不明,怎麼這兩樣東西全都在這小子身上?」另一名修士問。

白無為目光死死地盯著葉雄身上的兩件在亂星海堪稱神器的寶物,一字字地說道:「他們找到北山蟲洞了。」

周圍的人,瞬間瞳孔縮了起來。

器門老祖跟霸劍門主在七千年前的大戰之中,殞落在北山蟲洞,這兩個東西在葉雄身上出現,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找到北山蟲洞了。

「你們猜得沒錯,咱們找到北山蟲洞了,裡面有好的寶貝,這九霄風雷翅跟飲血劍只是其中兩件而已,還有很多寶物,我數都數不清了,什麼《大道訣》啊,《吸元大法》啊,有什麼隱身符啊,傀儡機關,各種各樣的丹方……唉呀,我數都數不清了。」

周圍的人,眼睛全都閃爍起來,目光之中全都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如果不是聶彪沒有下命令,他們幾乎都要撲過來開搶了。

「是不是很想要啊,想要的話,有本事來搶啊!」

葉雄哈哈大笑起來,扇動著風雷翅,身影嗖的一下,衝天而起,在幾個人的眼皮底下逃走。

(本章完) 「聶隊長,你帶人對付申屠雷,這個小子讓我來對付。」

白無為說完,也不管聶彪同不同意,身體化成一道流光,快速追去。

聶彪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當下目光落到申屠身上:「申屠雷,咱們是時候把賬好好算一算了。」

葉雄身上既然有寶貝,申屠雷身上一樣會有,只要抓到了他,他身上的東西不一樣比葉雄少。

「你想打,老子還不陪你玩了呢!」

申屠雷說完,朝另一個方向逃去。

「想逃,來人,給我追。」

當下,聶彪帶著四名手下,跟在申屠雷後面,氣勢洶洶地追趕。

……

葉雄施展風雷翅,風馳電掣一樣,閃電般朝南邊飛去。

這個方向可以回到北域星域,到時候就可能借著阻礙物逃走。

白無為在背後死死地追走趕著,葉雄身上的寶物,讓他死咬著不放。

風雷翅的速度本來是完全可以甩掉白無為的,無奈葉雄的境界跟白無為相差太多,而且他的雷系功法也不是很熟悉,而且對風雷翅的操縱也還處於入門,一時之間,居然甩不開。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十個小時,轉眼之間,一天一夜就過去了。

葉雄的元氣消耗非常大,但是不敢在絲毫停頓,因為一旦停下來,就有可能死掉,白無為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白無為也好不了多少,消耗比他還大,如果不是葉雄身上的寶物吸引著他,他早就放棄了。

葉雄原本將寶物拿出來就是吸引白無為來抓自己,但是萬萬想不到,白無為會把這當成動力,死咬著他不放。

眨眼之間,又是兩天兩夜時間過去。

葉雄已經把身上所有恢復元氣的丹藥吃得乾乾淨淨,還是沒辦法擺脫。

無奈茫茫的宇宙之中,還是沒有找到星球躲藏,倒是遇到一些殞石,但是那殞石太小了,根本就躲藏不了。

五天之後,葉雄感覺快要虛脫,突然看到面前出現一顆蔚藍的星球。

連續五天慌不擇路,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更不知道這顆星球叫什麼名字,只是不顧一切就朝那星球逃去。

下落之後,葉雄一頭扎進高大的樹林之中,借著樹林逃遁。

這片樹林非常荒蕪,白無為想找到也不容易。

葉雄在樹木之間,逃了十幾公里,見背後沒有人追來,這才坐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

他從身上掏出一個丹藥瓶,抖了幾個,已經沒有了丹藥了。

「奶奶的,追老子五天五夜,等老子突破金丹後期的一天,這筆賬,一定要好好跟你算算。」

葉雄咬牙切齒,他知道白無為很快就會追上來,休息不到半分鐘,就站了起來,繼續逃遁。

此時的他,已經連流光術都沒辦法施展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條裂縫。

那裂縫很小,又細又長,剛才能容一顆石頭進去。

葉雄從身上掏出那顆芥子石,放到裂縫之中,剛剛好能放進去。

「沒辦法,只能進入芥子空間躲片刻,休息完再想辦法了。」

葉雄變身,將芥子石頭拉開一道裂口,然後飛身進去。

他進去之後,那顆芥子石頭,不偏不倚,正好落到裂縫之中。

……

砰!

身體從高空墜落,狠狠地掉到草地上,摔得葉雄骨頭都快斷了。

此時,讓他崩潰的一幕出現了。

項天跟妖姬,兩人正牽著手,在木屋旁邊的草地上,卿卿我我,你儂我儂。

葉雄差點被這狗糧氣得吐血。

他逃了五天五夜,半條命都沒有了,他們兩個挺好,居然在這裡面談起戀愛來。

這也太傷人了吧?

見葉雄從半空之中落下來,項天連忙拉著妖姬走過來,急道:「八弟,你沒事吧?」

「八弟,你別嚇我們?」妖姬緊張地問。

葉雄看著他們兩個還牽在一起的手,一口血噴了出來,直接暈死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雄這才悠悠地醒來,發現自己正躲在床上。

妖姬正在身邊坐著,關心地看著他。

「八弟,你終於醒了,擔心死姐姐了。」妖姬鬆了口氣。

「我睡多久了?」

「三天三夜了?」

「這麼長時間了?」葉雄想了一下,繼續問:「芥子空間有沒有抖動過?」

如果抖動過那就說明,芥子石頭很有可能已經落在白無為的手中,他肯定會試圖打開,如果沒有抖動的話,那就說明,一切都還安全。

「沒有抖動,咱們應該暫時安全了。」妖姬說道,然後又問:「八弟,大哥怎麼樣了,他還好吧?」

「我這被白無為追了五天五夜,一刻都沒有閑過,不知道大哥什麼情況。」

接下來,葉雄將自己這五天的遭遇,說了一遍。

「八弟,辛苦你了,我跟你三哥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妖姬道。

「說得這麼甜蜜,看來你樣這五天,進展也蠻快的。」葉雄笑道。

「討厭,你別胡思亂想。」妖姬嬌嗔地白了他一眼。「我跟你三哥清清白白的,什麼事情都沒做。」

「清不清白,只有你們兩個知道。」葉雄哈哈笑了起來。

正在這時候,項天走了進來,驚喜道:「八弟,你醒了,太好了,你不知道這兩天,我跟你四姐多擔心你。」

「我跟你三哥……我跟你四姐……你們的稱呼還真是怪啊!」葉雄嘿嘿地笑了起來。

項天的臉色頓時就紅了起來,連忙解釋:「八弟,我跟你四姐清清白白的,什麼事情都沒做,你別胡思亂想,不是你想的那樣。

葉雄:「……」

開始他還挺相信的,但是現在不信了。

當兩個人說出的話,完全一模一樣的時候,就不得不讓人懷疑,他們串供過。

「你們沒在我的床上搞過吧?」葉雄突然問。

兩人愣了一下,然後,妖姬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

「八弟,你再敢胡說八道,看姐姐怎麼收拾你。」妖姬嗔怒道。

項天的臉更紅了,紅得發紫,半句話都不敢說。

他的目光看著妖姬,說不出的尷尬。

看著他們兩個的模樣,葉雄突然想:項天不會被逆推了吧?

(本章完)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項天的性格雖然說不上古板,但也不是大膽的人,跟妖姬認識這麼長時間都不敢表白,一直將自己的愛埋在心中,他怎麼可能這麼大膽,去主動推妖姬。

反而是妖姬,本來就是性感妖嬈的女人,骨子裡都帶著風情,似乎也開放很多,在得知項天對自己有意思的情況下,兩人在這芥子空間之中,孤男寡女,**,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想到這裡,葉雄不由得的笑了起來,那笑容,讓項天看起來更加尷尬。

「八弟,咱們什麼時候出去?」項天連忙轉移話題。

「再呆個十天半個月吧,白無為現在肯定還在外面守著,咱們出去就是自投羅網。」葉雄說道。

「萬一他一直守著呢?」

「不會的,北星堡需要他坐鎮,他不可能長時間離開的,不然北星堡沒有鎮壓,說不定會亂,他最多在這裡還能呆一個星期。」

「八弟,姐真是服了你了,你這腦子是怎麼長出來的。」

雖然接觸的時間很短,但是妖姬跟項天都不由得佩服他,無論是戰力還是智力,葉雄都非比尋常。

「八弟以後在亂星海,一定可以成長為一方霸主的。」項天嘆道。

「你們別抬舉我了,這是很簡單的道理,當然,處於熱戀之中的男女腦子是比較笨的,可以理解。」

「臭小子,又取笑我們是不是,看我怎麼收拾你。」妖姬舉手欲打。

葉雄從床上跳起來,一溜煙逃了。

看著他的背影,項天不由得笑道:「以前以為八弟是挺嚴肅的一個人,沒想到也這麼逗。」

「逗不好嗎,哪像你,榆木腦袋,沒點情趣。」妖姬戳了下他的腦袋。

項天尷尬地摸了摸頭,呵呵地笑著。

接下來,三人又在芥子空間裡面呆了一個星期,葉雄這才變身巨猿,將出口扳開,出去查探。

出去之後,確定沒有危險,他這才把項天跟妖姬放了出來。

出來之後,項天馬上從身上拿出一個瓶子,將申屠雷的元氣拿出來,在半空劃出一道水鏡。

很快那邊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是申屠雷是誰。

「三弟,四姐,八弟,你們都沒事,真的太好了,我都快擔心死了。」申屠雷激動地說道。

「大哥,多虧八弟,咱們才能逃過一劫。」

「大哥,你沒事嗎?」妖姬問。

「我沒事,聶彪一個人還沒辦法奈何得了我,我逃了三天三夜,才逃脫追蹤的。」

接下來,雙方閑聊了片刻,申屠雷這才讓他們去找他。

「大哥,我暫時不能去找你,我還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

葉雄決定不跟他們一起,他現在已經拿到紫天鼎,現在最重要的是抓緊時間聯繫幽冥,兩個找個安全的地方把金元丹修鍊出來,再想辦法突破到金丹後期,這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這樣,那咱們就在此告辭,咱們相互之間交換本命元氣吧!」項天決定。

葉雄想了一下,決定把本命元氣交給他們。

經過同生共死,他們三個已經可以完全信任了。

葉雄將自己的本命元氣釋放出來,懸浮在掌心之中,遞了過去。

「五色元氣,八弟你五行同修?」項天失色驚呼起來。

妖姬同樣覺得不可意議,他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到五行同修的修士了。

「我無意之間得到了五行尊者的傳承,所以能夠五行同修。」葉雄實話實說。

「八弟真是大機緣啊,有你在,咱們北域八惡的名聲,必定會名震天下。」

「三哥,現在已經不是八惡了,金刀跟青書不配,以後咱們還是叫六惡吧!」妖姬說道。

「好,那就叫六惡。」

項天將自己的本命元氣交給葉雄,雙方再寒磣片刻,各自離開了。

通過這次的相遇,葉雄認識到了一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