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將那些黑箭拍散,冷哼一聲,說道:「我還以為這魔霧有什麼神通呢,現在看來,除了嚇人之外,什麼本事都沒有,現在我就讓你看看,我怎麼破你這黑霧!」

五行尊者傳授的組合法術,葉雄自從學會之後,還從來沒有大範圍施展過,今天正好用來練練。

他收回梵聖功,同時施展《凝冰功》跟《梵天功》兩大功法。

頓時,他的身體就變成一半藍一半紅。

突然,藍紅兩種元氣在他的身體裡面交織起來,讓他的身體看起來非常詭異。

下一刻,他身上冒出很多細小的珠子,朝四面八方飄去。

這些珠子,乍一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就像是普通的泡泡一樣。

只有葉雄才知道,這些珠子是何等的恐怖。

這每一顆珠子,都是冰火爆啊!

「江南王,你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

蒙莎的聲音從魔霧之中響了起來。

聲音之中,雜著一絲絲的不安!

「是要你命的東西!」葉雄冷哼一聲,嘴裡突然一聲大吼:「爆!」

組合法術冰火破天,第一次展現在眾人面前。

轟轟轟轟!

密密麻麻,數之不清的爆炸聲,從整片魔霧之中爆炸。

那強大的爆炸波,波及的面積足有十幾公里,甚至已經衝出魔霧的範圍之內。

如此密聚的爆炸之下,那片魔霧直接就被炸得飄浮不定,四下飄散。

遠處,愛羅莎跟白向武看著那魔霧之中的情況,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情景就像放鞭炮一樣,在一團黑霧裡,時不里有火光出現,那恐怖的爆炸力,從那不停發出的光束之中,誰要是在魔霧之中,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閃。

那可是三百六十度,四面八方,無死角爆炸啊。

在無邊無際的爆炸之下,魔霧終於承受不住了,漸漸消散,露出蒙莎的身影。

魔霧是愛羅莎的魔元,此番被如此轟炸,她也受傷不輕。

只見她披頭散髮,臉罩都掉了下來,露出一張蒼白陌生的臉。

此時,她的臉上除了憤怒之外,最多的是震驚。

她沒想到,對方居然破了自己的天魔功滅絕。

而且,還是用如此狂暴的方法破的。

「冰火破天,看來你還得到了五行尊者的傳承。」

她咬牙切齒,又是妒嫉又是忌憚。 白向武看著半空之中的葉雄跟蒙莎,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魔功滅絕被破了,這怎麼可能?」

如果他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也不相信。

天魔功滅絕的厲害,他親身體驗過,連自己妖皇境界都無法抗衡,他一個金丹中期的修士,居然把蒙莎如此恐怖的法術都給破了,簡直就顛覆了他的看法。

愛羅莎鬆了口氣,眼神之中閃爍著光彩。

在十里銀川的時候,江南王加上三個五行神靈都不是蒙莎的對手,最後被迫進入空間裂縫逃難,沒想到這才兩年時間,他搖身一變,就能夠與蒙莎正面抗衡,還穩佔上風。

這實在是太妖孽,太逆天了。

「天魔功滅絕,不過如此。」葉雄冷哼一聲,殺氣騰騰:「蒙莎,受死吧!」

話音剛落,他再次施展冰火破天,將一輪明月般的冰火珠,凝聚胸前。

那冰火珠有嬰兒腦袋般大小,體表劈里啪啦,散發著恐怖之極的威勢。

這活脫脫就是加強版的冰火爆。

蒙莎臉色凝重起來,如果她沒有受傷,還能抗衡一下,但是現在她被葉雄先前的冰火破天擊得元氣大傷,未必承受得住如此恐怖的一擊。

眼見著那顆如同一輪旭日般的冰火珠就要朝自己攻過來,蒙莎突然心裡生起退意。

自從成為魔界二魔尊之後,她除了面對魔神王大人,從來沒試過對一名對手,會產生退走的心裡。

但是,她此刻產生了。

連她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接下這一招。

這傢伙,太逆天了,簡直就不是人。

但是,她不能走。

鳳凰令還沒到手,如果走了,她就徹底抬不起頭,也不好跟魔神王大人交差。

「江南王,你只不過是我的一個手下敗將而已,還道我怕了你不成?」

蒙莎咬咬牙,身影滾起滔天的魔氣,在她面前凝聚成一張巨大的鬼臉。

那鬼臉化身為幾十米高,張開著血盤大口,狠狠地朝葉雄吞噬而來。

「不知道死活,看我怎麼打爆你。」

葉雄雙掌一推,冰火珠射了出去,落入那血盤大口之中。

蒙莎雙手飛快地結著手印,那鬼臉馬上就合攏嘴巴,將那冰火球含住。

「縛。」蒙莎低哼一聲。

那鬼臉就化成一團魔氣,朝冰火珠緊緊地包裹住,腐蝕著它。

葉雄分明知道到,冰火爆的力量被快速磨化。

「爆!」葉雄一聲令下。

冰火珠爆炸開來,直接就將裹得嚴嚴實實的魔氣完全炸開。

那魔氣被炸得四分五裂,消失在半空。

蒙莎嘴裡噗的一聲,噴出一鼓鮮血,元氣大傷。

葉雄也不好過,這冰火珠幾乎消耗盡他所有的元氣,沒想到蒙莎只是受傷而已。

他飛快地服一顆潤化丹,瞬間就將消耗的元氣恢復得七七八八。

「蒙莎,窮途末路了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放棄,當下施展《梵聖功》,頭頂之上,出現巨大的佛像法相。

「佛門大掌印,壓!」

金色掌印從天而落,將蒙莎籠罩在巨掌之下,氣勢澎湃。

蒙莎臉色巨變,準備拚死一戰,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快如閃電,瞬間就插入兩人中間。

「佛高一尺,魔高一丈,讓你看看天魔功的真正神通。」

一道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然後,一隻烏掌的大掌,如挈天巨掌,直接就壓向金色大掌印。

一道一佛,兩種完全不成的功法,在半空碰撞,炸開。

頓時,半空之上,颳起了強勁的颶風,那波盪之力,幾乎將空間都撕裂。

蒙莎跟白向武隔著幾公里,依然能被狂風肆虐,退出幾百米。

「來者何人?」葉雄大驚。

剛才他的一擊,幾乎用盡他所有的力量,就是想將蒙莎一擊擊殺,沒想到半路之上殺出一個程咬金,居然以天魔功碰撼自己的梵聖功。

波盪消盡,半空之上,出現一名身穿黑袍的女子。

看清楚的她的身形之後,葉雄臉色大變。

他萬萬想不到,此女居然是他在芥子空間遇到那個女魔頭,也就是五行尊者的前戀人,地魔公主霍青。

「你是那女魔頭,不可能,你怎麼能從芥子空間裡面出來的?」葉雄大驚失色。

霍青化身看著葉雄,冷冷地說道:「臭小子,我說過,無論你躲天涯海角,我也一定會抓住你。只是沒有想到,短短時間沒見,你的修為又精進一層。」

「你敢從裡面出來,不怕天罰神雷將你劈成灰嗎?」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她,似乎想到什麼似的,說道:「不對,你不是本尊,本尊不可能只有你這種實力。」

轉念一想,他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原來你只不過是一具化身,我還當有什麼了不起。」

葉雄連仙界的大能化身都能打敗,最別提她一個連飛升都無法做到的女人了。

「敢漠視我,找死!」

霍青化身暴怒,身上湧起滾滾的魔氣,那滔天的威勢,比起蒙莎只強不弱。

不可能,一具化身怎麼可能有如此的威力?葉雄被震撼到了。

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他哪裡知道,霍青的化身,跟仙界大能的下界化身,是完全兩種情況的。

下界化身是跨界的,實力不足十分之一;但是霍青的本尊還在五界之中,所以,被削弱的比較少,足足有本尊一半的實力了,怎能不厲害。

「等我把你抓了,折磨得體無完膚的時候,再告訴你是怎麼一回事。」

霍青化身冷哼一聲,帶著滔天氣勢,狠狠地衝過來。

「你只不過是一個被拋棄的可憐蟲而已,我還怕你不成?」

葉雄絲毫不懼,化成一道流光,迎了上去。

轟轟轟!

一白一黑,兩道流光在半空之中不停地撞硬,就像兩道閃電一樣。

驟分驟合,擦出無數的火花。

半空之中,氣罡激蕩,由於速度太快,一般的人根本就看不出來。

差不多相撞了十分鐘,兩道人影終於不再碰撞,身形同時出現。

葉雄有些狼狽,身上的氣勢很弱,顯然吃了不少的虧。

霍青化身,反而好一些。

正在他喘氣的時候,突然一支弓箭快如閃電,徑直射向他的胸口。

在葉雄跟霍青化身大戰的時候,蒙莎一直在旁邊尋找機會,此刻見葉雄氣勢最弱的時候出手偷襲。

這一箭,她可是準備很久,又快又疾,化成一道黑芒。

「小心。」

愛羅莎在遠處,大聲嬌呼起來。

「可惡,蒙莎你這個卑鄙無恥的賤女人。」

葉雄倉皇出手,突然一道人影斜地飛出,一掌將魔氣幻化的黑箭拍毀。

出手的,居然是霍青化身。

「這是我們之間的公正決戰,如果你再插手,我就殺了你。」

霍青化身狠狠地盯著蒙莎,那凌厲的眼芒,縱是蒙莎也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冷顫。 這個女人好高傲,居然不讓任何人插手。

葉雄服下一顆丹藥,沉思著剛才的對戰。

霍青化身的實力還在蒙莎之上,他的勝算只怕不到三成,繼續戰下去,根本就沒有好處。

最重要一點是,他答應了五行尊者不殺霍青,雖然這只是化身,萬一動起手來也畏手畏腳的,沒有意思。

想到這裡,他頓時就萌生退意。

正在此時,霍青化身又氣勢洶洶地殺過來。

「霍青,你逆天行事,天罰神雷發現你了。」葉雄突然指著半空。

霍青化身一看半空,只見天空之上,突然風起雲湧,烏雲密布,雷鳴聲四起。

一個黑色漩渦出現,在她頭頂之上出現。

頓時,她嚇得膽戰心驚,臉色蒼白,呼吸氣速。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只是一具化身,天罰神雷怎麼會找到我?」霍青不甘地大吼。

「前輩,那不是天罰神雷,只是法術神雷天引,威力不極天罰神雷十分之一。」蒙莎在遠處大聲提醒。

霍青化身這才發現,天空上的天氣變化,跟天罰神雷差得遠了。

而此時,葉雄早就化成一道流光,來到愛羅莎跟白向武面前,急道:「咱們走。」

三人化成一道流光,遠遠地逃遁。

「可惡,居然用神雷天引來騙我。」

霍青化身勃然大怒,反應過來之後,化成一道流光,緊緊地跟在他們後面追隨。

「白向武,你帶著白羽先離開,咱們分頭走。」葉雄急道。

白向武點點頭,夾帶著白羽,朝另一個方向逃去。

葉雄並不為白向武擔心,蒙莎已經受了不小的傷,未必是白向武的對手,他自保完全沒問題。

而且,鳳凰令已經落到他身上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擺脫霍青化身。

葉雄跟愛羅莎,兩人快如閃電,眨眼間已經在數千公里之外。

霍青化身在背後窮追不捨。

前面突然出現一道裂谷,葉雄想也不想就閃身進去。

進去之後,葉雄快速變身真猿二變,然後拿出那芥子石頭。

「愛羅莎,快過來。」

愛羅莎茫然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葉雄懶得跟她解釋,直接飛到她身邊,用力一拉。

芥子空間直接被扯開一道裂口,然後發出一束光,將兩人吸了進去。

兩人剛躲好,那石頭就從天上掉落萬丈懸崖,落入地上之中。

霍青化身正好看到那石子落下,但是沒看到兩個進來,茫然地看著四周。

……

砰砰!

兩具的身體同時從半空墜落,壓在一起。

葉雄恢復正常形態,發現身下好像壓著什麼,連忙轉身。

身下躺著一個女人,身體已經完全被壓進泥土裡,不是愛羅莎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