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看了看周圍,確定沒有人。

葉寒深吸了一口氣,回想着海底老人所說的話,將念力賦予全身,可以飛行,不知道是真是假,葉寒都想試一下。

念力開始圍繞着葉寒慢慢旋轉,地上的樹葉緩緩的漂到了天上,葉寒將念力覆蓋到自己的全身,雖然感覺到頭暈,但葉寒並未停止念力的輸出,“嘿!”葉寒張開雙手。

慢慢的,葉寒開始離開地面,十釐米,五十釐米,一米,兩米。


“哈哈哈哈,我可以飛了。”葉寒開心的笑着,飛翔,是每個人都想得到的能力,可以翱翔在藍天之下,是全世界每一個人做夢都想做的事。

在葉寒高興的時候,精神的疲勞讓葉寒從高空中掉落。

“啪。”葉寒重重的摔在地上,“靠!”葉寒罵了一句。

從地上爬起來,葉寒搖了搖頭,控制自己漂浮在空中,所需的精神力量是巨大的,葉寒現在的念力並未成熟,精神力也不夠強大,能夠漂浮在兩米的空中已經算是很好了。

“呼,尼瑪,好難受。”葉寒拍着頭,勉強站穩後,葉寒深呼吸了幾下。

“咔嚓!”一聲拍照的聲音。

“!!!有人。”葉寒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那是一棟民國建築的二樓,但一個人影也沒有,不用說,肯定是跑了。

葉寒衝刺兩步,然後一躍而起,直接跳到二樓上,一腳踹開門,屋裏也沒人,“咚咚咚。”下樓的聲音。

葉寒連忙衝向樓梯口,葉寒一腳踩在牆邊,用力一躍,就這樣躍下了一樓。

葉寒不能讓自己剛纔的浮空泄露出去,如果自己擁有念力的事情被曝光,那自己恐怕就會受到全世界的關注,那時候,恐怕每一個國家的科學家都想抓他去研究,這不是他想要的。

偷拍者雖然跑的很快,但和葉寒相比,還是弱爆了。

葉寒跳下一樓後,發現偷拍者已經衝出了大門,葉寒也跟着衝出大門,看着還在奮力奔跑的背影,葉寒不屑的笑了笑,右手對着地上招了招,一顆石頭飛到了他的手裏。

щшш ¤тт kán ¤c o

葉寒對着拍照的人一扔。

“啪。”石頭狠狠的砸到拍照者的大腿。

“啊!”拍照者摔倒在地上。

花影最近心情不是很好,作爲如今華語樂壇最熱門的女歌手,她承受的壓力還是很大的,如果不是自己有一個強大的家族勢力,恐怕就要被娛樂圈的各種潛規則抹殺,如今要來東海開演唱會,本來是很開開心心的,但聽到自己爺爺病了,雖然擔心,卻沒辦法趕回去,因爲演唱會迫在眉睫,只能辦完演唱會再趕回去。

爲了有一個好心情來唱好每一首歌,花影決定孤身一人來到這個民國建築保存最完好的舊街,但這次旅行卻讓她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居然有人能漂浮在空中,而且地上的樹葉還圍着這個人轉,被嚇到的花影連忙拿出手機拍下照片,但攝像頭的聲音驚動了這個人,花影沒辦法,只好連忙逃跑,但這麼男子的速度也太快了,而且一個石頭扔過來,自己就倒在地上。

葉寒走到花影身旁,一手將她拽了起來,一拽才被嚇一跳,尼瑪,女的,而且還是美女,這美女戴着一頂棕紅色的帽子,有着玲瓏凹浮的火辣身材,鮮豔欲滴的紅潤香脣,嬌翹挺直的秀氣瑤鼻,長而捲翹的烏黑睫毛,無不傾透着顛到衆生的人間豔色,配合她的冰肌玉骨、明豔姿容,別有一股活潑輕盈、充滿青春魅力的獨特韻致。靈動可愛中中又帶着三分英氣,分外撩人。

但葉寒現在並沒有心思欣賞美女,關鍵是讓這個美女交出拍下的照片。

“交出來。”葉寒吼道。

“交什麼?”花影的聲音宛如天籟之音,說不出的清甜。

葉寒二話不說,直接搶過花影的手機,找到相冊,她居然不止拍了一張,從自己開始浮空,到精神力枯竭摔倒在地上的照片,全部拍齊了,葉寒憤怒的將所有照片刪除,然後把手機捏碎。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花影紅着小臉,咬着牙說道。

“告訴我,你拍的照片有沒有上傳到網上。”葉寒看着花影,冷冷的說道。

“你別逼我,快點說,你有沒有上傳到網上。”葉寒抓着花影的手,開始慢慢用力。

花影被抓的疼的厲害,不停的掙扎,“放開我,男女授受不親知道不,你抓的我好疼。”

“最後一次,你有沒有上傳到網上,要不然別怪我。”葉寒手一甩,“血刺”出現在葉寒手上,葉寒將血刺橫在花影脖子上。

“你,你,嗚嗚嗚嗚。”花影被葉寒的殺氣嚇哭了。

葉寒:“…………”

這個……葉寒也是蒙了,哭了,咋辦,葉寒這輩子還沒嚇哭過女孩子呢。

“你個壞人,居然想殺我,555。”花影繼續在嗚嗚的哭着。

葉寒也是無奈了,現在的女人都這麼愛哭嗎?

葉寒搖了搖頭,放開花影,默默的拿出手機,撥通了幽靈的電話。

“幽靈,你查一下我的照片有沒有出現在網上,如果有,必須全部刪除,我給你兩分鐘來完成這件事。”葉寒一口氣說完,然後掛斷電話。

葉寒收回“血刺”,看着依然在嗚嗚哭着花影,葉寒也是無奈了,女孩子哭的時候怎麼辦,講個笑話給她聽?

“好了,別哭了,我不殺你還行不。”葉寒說道。

花影:“55555”

葉寒被這女人弄的哭笑不得,搖了搖頭,走到一旁,默默的看着她哭。

大約半個小時後,花影終於哭完,紅着眼睛的花影看上去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讓人有一種抱在懷裏保護的衝動。

“你也是夠了,居然能哭半個小時。”葉寒在這半個小時內也是被好好的折磨了一番。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葉寒冷冷的問道。

“要你管,壞蛋。”花影憤憤的看着葉寒。

葉寒聳了聳肩,“好吧,首先呢,你偷拍我,這是你的錯,我恐嚇你,是我的錯,你手機也被我捏碎了,你也被我嚇哭了,咋倆扯平了。”

“你,總之都是你的錯,我是女孩子,女孩子看到新鮮事物總會好奇的嘛。”花影指着葉寒說道。

“隨你怎麼說,總之我們誰都不欠誰,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葉寒說道。

“你,你站住,賠我手機。”花影攔住葉寒。

“賠你個頭,誰叫你先偷拍我的。”葉寒別過頭,不理會花影。

“你,你欺負我,555。”花影又開始哭了起來。

“好好好,我賠,我賠。”葉寒終於服軟,最怕就是女孩子哭了,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居然說哭就哭。

“哼,算你識相。”花影頓時滿臉笑容,剛纔那副要哭的樣子不知道哪去了。

葉寒這時才知道,自己又被坑了。 「你們覺得自己困的住我嗎?」清靈雙手抱著手肘放在胸前,面對兩隻獃頭鵝審視片刻,神色不變。

兩隻獃頭鵝和普通的白色大鵝沒有什麼區別,但是有一點不同於下面一層那隻叫做『獃獃』的獃頭鵝被清靈發現了。這兩隻的鵝冠顏色是橘黃色的,而下面那隻的鵝冠呈淡黃色。清靈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力量的區分,可是她清楚的感覺到上面這兩隻獃頭鵝要比下面的一隻妖力強大的多。

「你在小看我們?不可原諒——我們哥們可是被困在這裡五百多年,吸收了塔中大量妖氣,我們是很強大的!」左邊的那隻白色獃頭鵝撲撲翅膀表示生氣,說話的是右邊的那隻,他扁著嘴嘎嘎只叫,一張一合的很是氣憤。

清靈趁著兩隻獃頭鵝在生氣的片刻,手中的兩個封印符咒就已經結好了,嘴角裂開輕輕淡笑,雙唇輕啟,「封——封——」

連個符咒迅速的來到獃頭鵝身後,就要出其不意的貼在兩隻獃頭鵝身上。可是兩隻白色的獃頭鵝似乎早就發現,翅膀『呼哧——呼哧——』兩個撲扇,本來已經要貼上它們後背的符咒被翅膀帶起那夾雜著妖力的風刃給切破、吹散了……

「小丫頭竟然偷襲我們!不可原諒。」一隻獃頭鵝氣的直拍翅膀,無數的妖力凝成的風刃向著清靈飛去,另一隻也像是不甘落後,站在同伴身邊賣力的拍了起來。

大風襲來,見到這番情景,清靈毫不猶豫,手中一個符印結起,土靈符,片刻時間面前升起了一道土牆,擋住了飛來的風刃。

兩隻獃頭鵝看到自己的風刃暫時無用,識相的停止了攻擊,兩隻對在一起,發著牢騷小聲低語。

「唉~~~前不久來了一個妖皇的兒子,讓我們沒有吃到新鮮的人肉,這一次又來了一個難纏的小丫頭,我們真是倒霉。」

另一隻也說,「是啊,誰知道妖皇之子來這該死的仙道學院做什麼,真實有夠無聊的!」

片刻的交談,這些話被清靈盡收耳里,她愣了愣,妖皇之子?它們說的該不會是風玄吧?

可是風玄怎麼看都不像是妖,只是他的真元給人的感覺有些異常而已。

「喂喂——你們說的妖皇之子是不是一位紅衣紅髮,十七八歲的妖嬈美少年?」放下了對立的立場,清靈開口問了起來。這件事情不僅是知道風玄身份的問題,更關係到一些辛密的事情。

比如妖皇之子為什麼要來這裡,他想要來做什麼?這些清靈必須了解,如果仙道學院要發生什麼事情,清靈要第一時間的保證自己的同伴們無事。


「唉?——你怎麼知道,難道你認識妖皇之子?」土牆之後,不知道哪只獃頭鵝愣愣的回答,清靈眼神中的神色一沉,果然,風玄的身份不一般……

「好了,我沒有必要告訴你們原因,但是現在,我必須要儘快離開這一層,去更高的層面上。」

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清靈在心中對風玄暗暗警惕起來,同時這一邊也不再隱藏實力,雙手向上凌空一抬,兩面土牆出現在兩隻獃頭鵝的前後,這邊的清靈再次抬手,又兩面土牆形成,擋在獃頭鵝的左右。右手橫切一道,最後一面土牆出現,蓋住了困住獃頭鵝四面的頂上,這下子,五面土牆變成了一個方形盒子,把兩隻妖給困在了裡面。

這迅速的法術施展可是比一秒鐘結印還要快得多,幾乎是瞬間全部完成的。

這就是清靈的底牌之一。因為她是六屬性全能奇才,自小修鍊的時候就試著溝通天地間的六種屬性的元素,時間久了,她發現所有元素都是有著微小生命的。結印的時候就是用陣法和自己的真元召喚元素為自己所用,而微小的元素生命幫助被召喚者,所換取的就是召喚者釋放出的真元。

使用的真元越多,召喚出的元素生命越強大。前提是用各種符咒這個陣法來召喚,所以才有修真者注重結印這一技能。

重生小甜妻:陸少,求稍息 ,從而達到無結印的程度。

乾脆利落的施展無印法術,困住兩隻獃頭鵝,清靈大搖大擺的向著第八層走去。學院規定中十個月之內進入的第十八層有什麼奇異之處,清靈非常期待……

……………………… 一腳從試練塔的七層踏入八層的入口,眼前忽然一亮,腳下一軟差點倒地。

並不是這裡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而是這一層的妖氣和忽然出現的重力大的驚人。這種重力壓在身上至少有自身的八倍以上,本來輕鬆的走路,一下子擔負了這麼多重量,也難怪清靈在瞬間差點站不穩腳步。

但是很快的,她就適應了這個重量,對她來說自身八倍的重量並不算什麼。站穩腳步,向前走去,八層的空間比七層小了點,但即使這樣,這一層也有仙道學院的十間教室大小。

試練塔的第八層里,清靈沒有見到什麼妖物,只是濃重的妖氣壓得她喘不過氣來。難道這一層沒有妖?也是可以輕鬆渡過的?

不大可能,八層可是仙道學院的學生十個月所要求渡過的,應該不會那麼簡單。

清靈小心翼翼的看著觀察這周圍的情況,十幾步之後來到了試練塔八層的正中央,依然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的事情。真的真的就這麼簡單?

好,既然這樣……清靈也不再猶豫,直直的向著九層的入口走去,又是十幾步的距離,眼看就要來到九層的入口處了,清靈忽然停住了腳步。因為直覺告訴她再往前走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

她向前看去,入口一通明亮,和上一層的入口沒有什麼區別,可就是這個入口,會很危險嗎?

靜下心來後退兩步細心觀看,也努力的驅動著自己腦海中泥工丸里的精神力,試圖去感覺這一層的情況。可惜現在的清靈還只是出竅後期的修為,不到分神期不能催動精神力伸展與身外來探測四周外物。

幾分鐘的感悟,清靈的危機感還是存在,而危險的地方就是通往九層的入口。

難道入口處有什麼東西不成?

清靈想到這裡,隨手從口袋裡摸出一把三品丹藥——爆累丹。金燦燦的丹藥香味四溢,可惜卻存在著危險。清靈毫不猶豫的抓起丹藥,手腕使力,一顆顆圓潤光滑的金豆豆飛射向九層的入口。

忽然,原本明亮的入口瞬間變成了一個張牙舞爪的血盆大口,下一秒便把十幾顆爆累丹給盡數吞了下去……

『轟——轟——轟——轟——砰砰——砰……』一連串的丹藥爆炸聲在那張緊閉的大口中轟然響起。『嗷嗚~~~』的野獸痛吟聲隨之傳來。

看到這番情景,清靈忍不住擦了一把冷汗,如果剛剛不是自己的感知告訴自己這裡有危險,恐怕現在落入妖物口中的就是自己了……

待妖物痛的現出原形,清靈才看出這是個什麼東西,竟然是一隻不知名的怪物,這隻怪物的整個身體是一個圓形,而一張大嘴佔了一半的身體,小小的三角耳朵,圓圓的黑色眼睛,皮毛呈紫黑色細條紋,似乎有變色的功用,也有隱身的效果。

就是這隻怪物,剛剛長著嘴巴站在入口處,差點迷惑清靈,把她吃掉。

十幾顆爆雷丹的作用不小,全部在怪物的嘴裡爆炸,使它此時只有嗷嗷呻吟的力氣了。

彷彿看到清靈冷眼看自己,怪物嚇得渾身一陣哆嗦,移動著它那龐大的圓形身軀,挪離了九層的入口處。

清靈暗暗點頭,看來這隻怪物還算識相,知道它在自己這裡討不到好處,就及時讓開。從怪物的眼神中清靈沒有看到什麼算計的東西,她也放心大膽的走入了九層的入口……

……


九層,一進門,身上的重力再度增加,現在的重力大概已經是九倍左右了,難不成之後每上一層試練塔,重力就會加上一倍?

那這樣看來似乎真的上不了試練塔的太高層,因為人的身體素質、肉體限制,就只能承受一定的重力,不像是手能舉起多少,就能承受多少,重力是全身增加的,不是手臂腿腳的一個爆發力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