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將滿腔的憤怒發泄出去,他自己都要氣炸。

幹掉了林國發,事情雖有點棘手。

羅陽有信心度過難關。

只是要想將林家連根拔起,還不容易。

林家家大業大,有錢有勢。

現今羅陽跟林家算是半斤八兩,誰也未能一口將對方吃下。

朱莉是羅陽不可缺少的好幫手。

可是單靠朱莉,還不夠保險。

想到關家,羅陽覺得要抓緊時間去拉拉關係了。

大樹底下好乘涼。

有了有能力的朋友,遇到麻煩才不用驚慌。

從林天華那要吃人的眼神中,羅陽隱隱感覺林家很快要採取重大的行動。

大佬從不吃軟飯 說不定夜晚衝進宏運大隊殺人,都極有可能。

一面思索對策,一面抽煙。

不知不覺,抬頭一看,已來到村長謝潤發的雜貨鋪門口。

聽裡面的聲音,至少有幾個人在閑聊。

羅陽不清楚謝潤發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村長。」羅陽打著招呼走進去。

「恭喜,恭喜。」謝潤發雙手抱拳,恭維道。

全村人都知道羅陽在擂台賽中打趴了兩個日苯選手,無不替他感到驕傲和自豪。

掃視一眼,見在座的都是謝姓本家的叔伯兄弟。

「快過來坐。」謝潤發連忙向羅陽遞香煙。

講真,活了十幾年,羅陽還未曾見過謝潤發這麼好客的。

當然,那是相對於羅陽而言。

畢竟他還是個少年,村裡有頭有臉的人,以往絕不會將他放在眼裡。

現今卻不同了,羅陽在宏運大隊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了。

但凡村裡的人,都要給三分薄面他。

幾個人坐在一起泡工夫茶。

羅陽心想村長謝潤發難道想借錢?這又不像。

以謝潤發的家境,根本不需要向別人借錢。

轉而一想,要麼就是想要請羅陽捐點錢給村裡,修葺一下村中的小學。

「牛仔,今晚請你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謝潤發正經道。

「說吧。」羅陽點頭。

他心裡打鼓,卻猜不出謝潤發要說什麼事。

謝潤發先給各位倒了茶,喝過一圈,才說道:「牛仔,你現在是名人了。」

這是事實。

在十里八鄉里,羅陽也算是一個人物了。

羅陽笑而不語,專心抽煙。

只聽謝潤發又說道:「我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就是想請你做我們謝姓宗族的名譽族長。」

羅陽聽了,笑道:「村長,你喝醉了嗎?」

謝潤發是宏運大隊謝姓宗族的族長。

他所說的事,羅陽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秦昊躲避了黑色的光束,但是依然沾染了一些黑色的氣息,秦昊狠狠的震碎了這些黑光。

玄王眼神森然更甚了幾分,他深深的突出了一口氣,雙眼冰寒,然後一瞬間便看見了他手中的龍紋鏡,光芒大盛,一瞬間天地之間的玄氣瘋狂的注入到了龍紋鏡裡面,最後龍紋鏡轉為了一股精純的玄氣注入到了玄王的身體之中,玄王體內消耗的玄氣正在已一種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怎麼可能!?」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面色難看到了極致,原來玄王經歷大戰消耗了許多的玄氣居然被靈寶徹底的恢復了過來。

「今天你必死在這裡!」

玄王眼神崢嶸,面色難看,雙眼冰寒的盯著秦昊,此刻玄王就好像在看著一頭獵物一般,殺意盎然。

「今日你必定要被我斬殺於此!」

秦昊已是殺意盎然,殺意瀰漫在整個天地之間,一瞬間狂暴的玄氣波動更是瘋狂的湧入了出來,此刻秦昊體內的玄氣徹底的涌盪而出,一絲一毫都沒有剩下。

「嗡嗡嗡!「

劍典已被秦昊召喚了出來,磅礴的玄氣和精神力不斷的注入到了劍典之中,這一次劍典變化了模樣,居然開始拚命的吸收天地之間的玄氣注入到裡面,讓的秦昊的壓力少了很多。

「今天誰生誰死,還是未知數呢!」

秦昊看著劍典居然能夠吸收天地之力,頓時冷喝說道,強橫的玄氣和精神力不斷的聚集在劍典之中,看著面色居然有了幾分凝固下來的玄王冰冷的怒吼道,森然的殺意不言而喻。

「就算你有靈寶那又如何?今天我便破了你的靈寶,滅殺了你!」

在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之下,秦昊猛然一步踏出,頓時間天地之間都輸迅速的灰暗了下來,黑壓壓的烏雲不知道從何處涌盪而來,籠罩在這片天地之上。

「嗚嗚嗚!」

巨大的玄氣漩渦在劍典周圍不斷的浮現,飛快的凝聚而出,最終瀰漫在天地之間,一股股可怕的玄氣波動,瘋狂的席捲開來,這等天地異象,看得人心驚膽寒!

「轟!」

劍典之中不斷的傳出一道道能量注入到了秦昊的身體之中,秦昊的氣息不斷的攀升,不斷的變強,很快這些精玄之氣便是化為了一道道玄氣光束瀰漫在天際之上暴沖而起,最終連接著整個玄氣漩渦。

伴隨著玄氣光束的出現,林軒的臉色已是蒼白到了極致,隨時都可能倒下,但是眼神之中的兇狠之色,冰冷之意沒有任何的消散,他緊握著妖劍,已一種極慢的速度,凌空斬出。

「八荒劍法-劍之回憶!」

與此同時,一道浩蕩宛如佛音辦的轟鳴之聲,響徹天地,不斷的瀰漫開來!

「轟隆!」

天地在這一霎那轟然顫抖了起來,放佛突然間成為了一個密集之地,而這些天地玄氣便是吵鬧的人群,瘋狂的喧嘩著,那般景象,看得人詫異不已。

整個巨大的荒原之上,都是在這可怕的異象之下變得安靜了下來,這等異象之下,就算是武王三段的強者,都是感受到了由衷的心驚,他們實在沒有辦法想象,隨時可能倒下的秦昊,如何能夠使用出如此強大的一劍,這個傢伙是不是怪物?

很多妖魔看著林軒可都是非常的不順眼,面色已是因為空中的景象臉色變得異常的慘白了下來,秦昊表現出來的恐怖實力,讓得他們隱隱有了恐懼,這個時候他們不敢在多說任何的廢話,畢竟最強大的玄王都是被秦昊逼迫的非常的凄慘,這等可怕實力,他們可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的相爭,若是這個時候再去嘲諷,若是秦昊沒有被斬殺,反而會被斬殺,這不是找死嗎?

「殺!」

秦昊這一劍瀰漫而出,漫天的回憶在秦昊的識海之中,如同錄像一般一點一點的回憶,還有一滴淚水從秦昊的眼中落了下來,隨後很快便是有一道充滿了回憶而凌厲的妖劍浮現在了天空之上,每當這一劍移動一份,天地之間的玄氣便是瘋狂的暴動一次。

當然這一劍移動一份,秦昊的臉色越加的蒼白無力,看的出來,這一招,此刻的秦昊非常的吃力,還是非常的勉強,沒有辦法支撐下來。

「嘩啦!」

緩慢的一劍,終究是使用了出來,已就是一霎那的時間,天空放佛都是傳出了一道細微的聲音,無數道抬頭便是看見了布滿了白色光芒的妖劍,破掉了虛空,這一劍放佛要打破這方天地。

「玄王,你的狗命該交出來了!」

秦昊眼神之中,異常的冰冷和森然,長劍直接斬下,頓時間,身後的天空,舜井街爆炸開來,那放佛來自於上古的妖獸氣息,從妖劍之中瀰漫開來,讓的漩渦都是有了幾分詫異。

「轟隆隆!」

最終妖劍一劍狠狠的斬殺了下去,刺破蒼穹,斬碎天地!

玄王看見了這一劍,眼神之中,湧現出了一抹深深的震驚,前面的攻勢居然沒有讓秦昊達到極限,讓的他的面色非常的難看,心中雖然震驚,但是玄王心中卻並沒有亂。

「噗嗤!」

玄王直接是一口精血吐入到了龍紋鏡裡面,一瞬間龍紋鏡裡面血氣綻放而出。

「龍紋鏡,血龍瀰漫!」

陰冷的聲音,陡然之間從玄王的喉嚨之中迸發而出,而後在其龍紋鏡裡面,不斷的有血氣不斷的綻放出來,直接化為了一道數百丈巨大的血氣光束,玄氣光束不斷的瀰漫在天空之上,隨著玄氣的不斷注入,玄氣越來越多,最終在天空之上出現了一頭嗜血,狂暴和狠辣的血龍。

「吼!」

血龍一聲龍嘯傳遍八方,血紅色的雙瞳盯著秦昊,讓的秦昊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斬!」

秦昊怒吼道,一劍狠狠的斬了下去,沒有任何的留情和猶豫,最終一劍狠狠的斬下,勢必要斬殺血龍。

「轟!」

血龍已是朝著秦昊狠狠的轟殺了過去,霎那間血龍和妖劍便是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

「給我滅!」

秦昊怒吼道,體內所有的精玄之氣便是徹底的注入到了妖劍裡面,妖劍之中的妖靈,鯤鵬感受到了血龍,一股無盡的妖氣瀰漫天地,壓制住了血龍,然後一劍狠狠的徹底的斬殺了血龍。

「爆!」

一聲巨大的爆炸,然後便看見了血龍徹底的爆炸,崩塌,這一劍快速的落下,玄王都來不及任何的反應,已躲不了徹底的被秦昊這一劍斬下,斬成了兩半,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噗!」

秦昊已是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鮮血沾滿了全身,然後重重的摔倒了下去,雙眼閉上,昏迷了過去! 每個姓,都會有族長。

在宏運大隊的羅姓宗族裡,也有族長。

族長這個名稱,羅陽聽多了。

但名譽族長這個叫法,他還是初次聽聞。

謝潤發一本正經道:「牛仔,這是我們認真商量過的結果,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隨即在座的謝姓村民都紛紛附和並點頭。

「我這麼年輕,做你們的名譽族長,這不好吧?」羅陽笑道。

「牛仔,這你就錯了。現在在場的,你比我們任何一個的名氣都大。你做我們的名譽族長,絕對沒問題。還請你答應下來。」謝潤發誠懇道。

羅陽呵呵一笑,心念電轉。

無緣無故給個名譽族長來做,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

「村長,不用這麼客氣。 撒旦嗜血:獨佔惡魔總裁 有什麼事要我幫忙,隨便開口就是了。」羅陽大方道。

「今晚來就是想請你做名譽族長。我們族裡幾個話事人都在這裡了,等著你同意。」謝潤髮指了一圈。

在座的,有老年的,有四十多歲的,確實是謝姓宗族裡的管理者。

「我不夠能力做名譽族長吧。」羅陽婉拒道。

隱隱之中,他感到只要答應了,便要幫謝潤發去做一件很麻煩的事。

是以,乾脆拒絕,那比較省事。

「牛仔,我們請你做名譽族長,絕對有報酬的。喏,這是一萬塊。你只要做了我們的名譽族長,一年就可拿一萬塊酬勞。」

說著,謝潤發嘴角叼著香煙,轉身從一個包包里摸出一沓錢。

看厚度,應該是一萬塊。

羅陽笑道:「村長,不用,不用。」

一萬塊,羅陽還真不放在眼裡。

當然,放在兩個月前,一萬塊對他而言是一筆不小的錢。

「拿著。」謝潤發執意將錢塞在羅陽的手裡。

做個名譽族長,雖是閑職,卻有錢拿,這種好事不是跟天上掉下餡餅一樣么?

明知村長謝潤發有事相求,但在那麼多父老鄉親面前,不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

羅陽便收下了那一萬塊。

果然,又過了一輪工夫茶,謝潤發便說到要點上了。

「牛仔,實不相瞞,我們有一事相求。」謝潤發說道。

「村長,有什麼就說。」羅陽丟掉煙頭。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謝姓宗族有一個六世祖的老墳因山體滑坡,造成損壞,想要重新修建。」謝潤發盯著羅陽。

聽這話,羅陽在想謝潤發是不是想要他捐錢修祠堂。

若捐給了謝姓宗族,那羅姓宗族也會來問捐錢。

「損壞了當然要重修。」羅陽附和道。 血染江山:妃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