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豹狡猾多端,恐怕也僅僅只是中轉,接下來他一定還有什麼計劃,我們不能等了!”

紅龍也走了過來,這幾天他已經把花豹的履歷翻爛了。

從他的學識計謀上來看,這傢伙果然是一個工於心計的傢伙。

越是優秀的人背叛,造成的傷害也就越大,這種傢伙能夠隱藏這麼久而不被發現,恐怕背地裏還有什麼見不得光的勾當。

現在不僅要追逃這個可惡的傢伙,同時還要肅清內部隱藏其他的同黨。

一路排查下,這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大,要想根除這次事情的影響也絕非易事。

若是能夠將他抓捕歸案,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難道你們想要叛國嗎?”

可就在這時,雲天的一句話頓時讓三個人都說不出話來。

這種事情可不是看起來這麼簡單。

就連天龍都不敢行動,這件事情的影響力可想而知,若是他們擅自行動,那造成的後果可是不能想象的。

“哎!”

牛博宇一咬牙,轉身向外走去,憤怒的他無從發泄,恐怕健身房裏的那些沙袋又要倒黴了。

紅龍也沒有說話,看了看雲天之後,轉身也走了出去,至於潘瑤則坐在窗前,看着擺在牀頭的無聲弩。

這是唐曦的遺物,這段時間一直陪伴在雲天的身邊。

睹物思人的懷念之情,讓她也有些傷感。

窗外,落日餘暉是那麼的美麗,淡黃色的日光散落在大地之上。

安靜的基地裏,基本看不到什麼人,此時每一個人的心頭,也都壓着一塊巨石。

坐了好一會,兩個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潘瑤站起身來,準備去打點飯菜回來。

可就在她剛剛起身的時候,卻被雲天一把拉住了胳膊。

緊跟着整個人就被雲天抱在了懷中。

雲天一口吻住了潘瑤的嘴脣,這一吻是那麼的激烈。

感受着雲天那好似野獸一般的呼吸聲,潘瑤也唯有緊緊地抱着他那強壯的身體。

自從唐曦去世之後,他們從未如此的親近過,而這猶如山洪暴發一般的猛烈攻勢,讓房間之中一片的喘息聲。

一波波的攻擊,雲天就好似瘋狂的野獸,四目交匯下,也只有濃濃的愛意。

直到夜色變濃,兩個人緊緊地抱在一起,一句話都不用多說的愛意,流淌在他們的心中。

枕着雲天胳膊的潘瑤,閉着眼睛,蜷縮在雲天的臂彎之中,她睡的很香很甜。

疲倦之後的她,享受着這避風港的安全感,不顧從身後抱着潘瑤的雲天,卻比不上眼睛。

睜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他的內心還在做着激烈的掙扎,做還是不做,他必須要考慮清楚。

夜色安靜怡然,聽聞着潘瑤那沉沉的呼吸聲,雲天緩緩的抽出了胳膊。

輕手輕腳爬起來的他,又不捨的看了一眼躺在牀上的潘瑤。

他已經有了決定,不管怎麼樣,他都要去完成復仇,即便是揹負叛國罪,他也不會後悔。

伸手拿起牀頭的無聲弩,感受着那上面傳來的氣息。

“唐曦,我一定會用花豹的血來祭奠你的亡靈!”

看着那無聲弩,雲天眼角又一次泛了淚花,唐曦的笑臉放佛又一次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你就準備這樣走嗎?”

可就在這時,原本躺在牀上的潘瑤,已經睜開了眼睛。

坐起身來的她,看着穿戴整齊的雲天。

“你醒了!”

沒想到自己如此輕手輕腳,卻還是讓潘瑤醒了過來。

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雲天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是你的女人,難道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嗎?難道你不準備帶我一起去嗎?”

潘瑤說話間,已經快速的穿戴起了衣服。

“這是叛國罪,我不希望連累你!”

雲天嘆了口氣,這件事情恐怕沒有退路的,他不想牽連任何人。

“我是你的女人,就算是十八層地獄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別想甩了我!”

潘瑤目光堅定,即便是明知道去送死,她也會毫不猶豫,因爲雲天的她的男人,唐曦是她的妹妹。

沒有任何的理由讓她不跟從,直視着雲天的潘瑤早就猜到雲天會這樣做了。

“謝謝你!”

一把將潘瑤攬入懷中,雲天現在一句話都不用多說了,一切都已經不需要言語,只需要行動。

“你準備怎麼辦?”

潘瑤擡起頭,看着雲天,相信他已經準備好如何去抓花豹了。

“順着叢林,翻越國境,出去之後聯絡李清揚!”

在國內恐怕是走不掉的,天龍也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現在也只有強行偷渡了。

“好,那我去拿槍!”

不管雲天怎麼決定,潘瑤都會絕對的聽從,槍就在自己的房間,只要拿上槍就足夠了。

打定主意的兩個人立刻行動,推開房門,看着四下無人後,徑直向着潘瑤的房間走去。

“喂,準備去那啊?”

可就在潘瑤取出自己的奪命之後,兩個人剛剛出門,就看到了站在走廊裏的紅龍和牛博宇。

此時他們已經穿戴整齊,手持武器的站在那裏,紅龍一臉微笑的看着雲天和潘瑤。

“你們怎麼在這裏!”

沒想到兩人竟然在這,這讓雲天和潘瑤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我說你小子太不夠意思了吧,我可是一直都把你當作隊長,這報仇的事情你竟然想偷溜!”

牛博宇揉了揉鼻子,瞪了雲天一眼,要不是紅龍告訴他,他還真的相信雲天不準備報仇了呢。

所以兩個人就一直等在走廊的盡頭,只要他們出來,就一定要路過這裏。

“這件事情不簡單,恐怕會沒有回頭路!”

看着兩個親密的戰友,雲天只感覺心中一暖,但這件事情的後果,連他都不敢想象。

“黃泉路上豈有回頭的?這不正是我們小隊存在的意義嗎?”

紅龍微微一笑,黃泉路上不回頭,自從加入的那一天開始,他們就從未想過回頭了。

“就是就是,唐曦也是我們的戰友,這筆仇若是不報,我還有臉活嗎!”

牛博宇也點了點頭,裝備早就準備好了,現在就等雲天一聲令下,即便是十八層地獄,他都敢打衝鋒。

“好,既然這樣,黃泉小隊,出發!”

戰友情無需多言,既然他們已經準備好了,那唯有全力以赴。

雲天握緊了拳頭,看着最親密的戰友,不管是什麼後果,大家一起扛。

“是!”

潘瑤、牛博宇和紅龍,立刻站直了身體,放佛唐曦也站在這裏一樣。

黃泉路莫回頭,閻王令判官筆,黑白索命渡陰魂。

四人重新集結,按照雲天的計劃他們最快也要三天才能翻越出境。

爲了更快的行進,四個人都必須輕裝上身,因爲天龍一旦發現黃泉小隊失蹤,恐怕會派出天部追擊。

這天部七組個個都很神勇,不過這一次雲天也打定了主意,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攔不住他。

藉着夜色的掩護,四個人貼着牆邊,一路向着後面繞去。

這裏的守衛森嚴,哨兵也都兢兢業業的執行着安保工作。

但警衛連在黃泉小隊的面前,實力可是太低了,來到一個哨卡的位置,四個人停住了腳步。

這裏是側面的院牆,一個十多米高的瞭望哨上還站着士兵。

雖然是午夜時分,可是那哨兵依舊精神抖擻的站在那裏。

“走!”

不過,黃泉小隊卻在他的眼皮底下翻出牆外,落在地上之後,四個人飛身的射入了叢林之中。

爲了避免和天部七組相逢,他們必須要連夜趕路,輕裝上陣下,四個人猶如四條鬼魅般,消失在了叢林之中。

當天色在亮起來的時候,食堂的炊事兵遲遲沒有看到黃泉小隊的身影。

這奇怪的事情一直持續到中午,黃泉小隊的四個人還是沒有來吃飯。

情況很快反饋給了天龍,於是天龍、閃電豹和金鋼熊,立刻來到了黃泉小隊的宿舍。

不過此時那裏已經是人去樓空。

“跑了!”

看着那空蕩蕩的宿舍,天龍急忙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我命令天部七組立刻出發,阻截黃泉小隊!”

下達命令的天龍,看着那空蕩蕩的宿舍,嘴角卻掛着一絲詭笑。 叢林之間,人影閃動,從昨晚到現在,已經過去十多個小時。

四個人一路馬不停蹄的向着邊境奔去,雖然汗水溼透了衣衫,不過他們依舊呼吸均勻。

經過幾年來的成長,他們四個人可都是兵王之王的高手了,體能這種消耗品,自然是不在話下。

一陣直升飛機的螺旋槳聲,在頭頂上方傳來。

聞聽着直升機的聲音,雲天他們急忙靠在了大樹之後。

“看樣子對我們的搜捕已經開始了!”

直升機呼嘯而出,向着他們的前方飛過,雲天看着飛機飛去的方向,看樣子天龍也猜到他們要去那裏。

恐怕現在天部的七個小組也已經開始準備索降,而身後也一定有追兵趕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看着那幾家運輸機呼嘯而過,潘瑤立刻對着雲天問道。

現在前有堵截後有追兵,他們到底要怎麼做呢。

“當然遇神殺神,早就想和天部七組較量一下了,這一次正好有機會!”

雲天看着那遠處的天空,嘴角掛着微笑的他,冷笑着說道。

三個人看着雲天那重燃鬥志的表情,這種感覺真是太熟悉了,不再是那頹廢樣子的雲天,猶如猛虎下山一般。

雖然覺得這是一件好事,但是總不能對自己人開槍吧。

“咱們真的要幹掉七組嘛?”

牛博宇看着雲天,雖然他們現在出去是叛國,可殺自己人卻絕對不是他能接受的。

“你瘋了嗎?不開槍你就幹不掉他們了嗎?”

雲天白了牛博宇一眼,這傢伙簡直就是瘋了,怎麼會想到自己會下令殺害自己人呢。

對付七組,若是不能手到擒來,又怎麼算得上是黃泉小隊呢。

聽到這句話,牛博宇長長的出了一口,起碼別讓他殺自己人就好。

雲天從揹包裏拿出地圖,這張可是軍用地圖。

所以除了地形之外,還有專門測量過的海拔等數據。

仔細看着地圖上的地形,四個人要找出的就是天部應該會設伏的地方。

雖然這叢林密佈的山巒好似哪裏都有路一樣,但身爲特種兵卻知道,那條路是最省力的。

翻山的事情自然是能免則免,不到必要時候,還是走山谷更加省力一點。

同時走的時候,儘量要找陰坡行進,因爲陰坡雜草不會那麼茂盛,更加適合穿越。

當然,其中還有很多門道,身爲兵王之王,單憑地圖以及草木的長勢,就可以分辨接下來是往左往右的。

那裏是斷壁,那裏是深谷,哪裏有纏人的野草,這都是他們的經驗總結而來的。

所以其實看起來條條大路通羅馬,實則只有那麼幾條路而已。

至於設伏點,自然就是那幾條路交叉的位置,這也就有了必經之路一說。

很快,四個人就敲定了沿途所要遇到的設伏點,相信對方也會想到自己知道他們在那裏設伏了。

知道對方在哪裏,那麼一切就好辦了,收起地圖,四個人吃了點一路採摘的野果之後,再一次上路。

叢林之中依舊是那麼的安靜,蟲鳴鳥叫之聲不斷響起。

偶爾還能看到蛇蟲鼠蟻之類的野獸,穿梭在那樹枝雜草之中。

這片山谷左右高山,中間是一片低矮的關門,人跡罕至下,這裏始終保持着原生態的味道。

中間有一條小河,緩緩流淌着,這種河水在山林之中,可是野生動物的補給地點。

所有時不時會有各種動物跑到河邊喝水,當然也有那些食肉動物在這裏設下伏擊,等待着自投羅網的美味。

就在這雜草叢生之地,現在卻危機四伏,隱藏在各個目標點的槍口,正在搜索着四周的情況。

Www ¸TтkΛ n ¸c o

天虎小隊是由梁山帶領,作爲曾經並肩作戰過的戰友,他到現在都無法想像,上級竟然布命令攔截黃泉小隊。

也不知道那個小子又做了什麼事情,竟然讓七組精銳全體出動。

虎、劍、刃、威、鯊、鷹、狼七隊盡出,久違抓捕四個人,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但軍令如山,他們必須要準從,所以他們攜帶的都是非致命性武器,手中的槍械更是改造的麻醉槍。

這種槍和真槍差別不大,造型也有所相似,這是爲了滿足射手的射擊習慣。

最遠距離可以達到四百米,和普通的自動步槍差不了多少。

月朗星稀,潛伏的小隊六個人嚴陣以待。

按照雲天他們離開的時間推算,對方應該在凌晨時分到達這裏。

在面對這樣一支隊伍的時候,誰的心裏也沒有底。

“隊長,你說他們會不會對我們用真槍啊?我可是見過潘瑤的槍,若是他們用真子彈,咱們可就全報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