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絲出道的時間和mik差不多,名氣也和他們不相上下,但是口碑……卻相去甚遠。

在《惡人遊戲》劇組裏,工作人員們對艾莉絲也是有喜有惡,而很顯然的,導演屬於前者。

對於這些事情,東嵐優不想發表任何意見,艾莉絲是紅是黑,於她而言都沒有多大的不同。她在意的,是艾莉絲對於演戲這份工作的態度。

只希望她的態度,至少要對的起她的名氣。

會開完了,和導演以及前輩告別過後,東嵐優回到了保姆車上,助理已經買好了早餐,接下去她們要趕往攝影棚拍照,她能吃早餐的時間,就只有去的這一路上。

拍照要不少時間,第二天還得去錄製紅白對決,東嵐優的行程並不輕鬆,隨着話題度和認知度的上升,她的工作密度也漸漸加強,要不是臉上有妝遮着,視力好的人能將她發青的眼圈看的一清二楚。

飛鳥西江雖有些心疼,但也知道這是藝人的職責,只有不紅的藝人才會有大把大把悠哉的時間,比起在家摳腳,她寧願東嵐優忙一些,畢竟現在東嵐優還年輕,年輕就是本錢,如果無法在最好的時間段裏快速上升,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以後只能一個勁兒地flop。

東嵐優自己對這件事也沒有什麼意見,她進這個圈子原本也不是抱着摳腳的心態來的,沒誰希望自己一路low到底,現在有機會,累一些就累一些,總好過坐冷板凳。

“飛鳥桑。”東嵐優把喝完的空牛奶杯裝進塑料袋裏,“剛剛導演說了,女二號已經定下來了,是艾莉絲前輩。”

“哎?!”如她所想,飛鳥果然驚訝地瞪大了眼睛,“艾……艾莉絲?!”

“嗯。”東嵐優抽出紙巾擦嘴,淡定地點頭道,“就是艾莉絲前輩沒錯。”

“……這……”飛鳥愣了愣,而後皺着眉頭道,“我聽人說她可不太好相處啊,偏偏你和她對手戲又多,在片場的時候得多加小心了……”

“這是工作啊。”東嵐優失笑,“飛鳥桑你知道我除了工作以外不太喜歡和別人打交道,想來我和艾莉絲前輩也不會有太多打交道的機會,導演喊完卡就各走各的了,你不用擔心那麼多。我不去招惹她,她總沒理由針對我吧?再說了,有的時候傳言並不可信。”

“好吧……話是這麼說……”飛鳥還是有點擔心,“你在片場還是得小心。”

看飛鳥這個反應,東嵐優默默在心裏嘆了口氣。

看來,在對艾莉絲印象好和不好的兩個陣營裏,飛鳥西江是屬於後者……

***

紅白對決的節目似乎成了東嵐優和北琦玉的show場,有前幾期的鋪墊,觀衆對她們兩個十分感興趣。

有的時候主基調一旦打下,後面就很難再更改了,對於東嵐優和北琦玉來說這是好事,也是很好的機會,而節目組也因爲她們兩人和深井純子的矛盾得到了很多關注,這種雙贏的事情,他們當然不會去阻止。

又錄製完一場節目以後,在走過員工通道的時候,憋了很久的深井純子終於忍不住攔在了東嵐優和北琦玉的面前。

“怎麼樣?踩着我上位的感覺很不錯吧?”她的眼睛有點紅,看起來像是受了不少委屈。

“前輩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開口的人是北琦玉,這是她和深井純子的戰爭,東嵐優很自覺地當起了陪襯。

“誤會?”深井純子嗤笑一聲,“現在這樣的情況,是誤會?”

“我並沒有踩着前輩你上位啊。”北琦玉表情不變,從頭到尾都是一副冷臉,而這時她的眼裏多了些許嘲諷,“一開始挑起這場爭端的人就是前輩你不是嗎?在節目開播前我和我的粉絲被攻擊的還不夠嗎?還是說前輩覺得只有你能欺負別人,別人的反擊全都是沒道理的迫害?”

“被害妄想症的話,還是該去治一治比較好。”

“你……!說這種話,這是你對前輩該有的態度?北琦玉你……”深井純子有些不可置信。

北琦玉的表情不算過分,但是說出的話卻絲毫沒有對前輩抱有一點恭敬之意,“雖說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好,在這一行裏樹敵是很不明智的事,但別人已經欺負到我頭上來了,我也不能太弱讓人看不起。”

“前輩你在覺得我好欺負的時候有沒有想過現在的狀況呢?新人並不等於應該被欺負,我也是有血肉有脾氣的。”

“所謂實力派偶像的假面被撕下來了感覺很不爽對嗎?可是沒辦法,我就是唱得比你好啊,不懂得愛護後輩的前輩,這樣的前輩不要也罷,所以……拋開那些虛僞的東西,用實力說話吧,用實力來證明一切,畢竟我實在是不怎麼想尊敬你呢。”

“……深井純子桑。”

這樣無理的一番話說完之後,北琦玉目不斜視地和她擦肩而過,東嵐優很有默契地和北琦玉同時擡腳,走廊上只剩呆愣的深井純子一人。

幸好經紀人和助理們都不在,工作人員也不在這條走廊上,不然這麼痛快地說話還真是不能夠,要知道,這些話在北琦玉心裏已經憋了很久了。

從深井純子公開羞辱她的時候起,她就已經決定了要把那些全都還給深井純子。

把那些爲了給她留下美好回憶而精心準備應援的小姑娘們弄哭,這可是絕對不能原諒的事情。

過了走廊門,拐了個彎,東嵐優用手肘碰了碰北琦玉,“話說,琦玉你還真寵粉絲啊……”

北琦玉笑了笑,“當然啦,全心全意愛着我的人,怎麼能讓她們失望?”

“真是的……”東嵐優挑眉,“這裏面也包括我嗎?”

聞言,北琦玉極少見地咧開嘴笑了笑,“當、然、啦~”

“這還差不多。”東嵐優一撇嘴,兩人相視一笑,快步走回了休息室。

***

“好了,休息一下。”

練習室裏,舞蹈老師站在前頭,拍拍手掌對衆人這樣說道。

“是——”

pinkin的五人此刻已經大汗淋漓,應聲過後,各自在椅子上坐下。

五個人已經很明顯地分成了三個陣營,東嵐優和北琦玉一起,成田舞衣和水真千秋一起,而不參與她們恩怨糾紛的木下青煙一般都是一個人。

今天的木下青煙看上去臉色有點差,東嵐優擰開瓶蓋仰頭喝水,眼角的餘光瞥見木下青煙,視線遲疑地停了停。

她那表情實在太差了……東嵐優和她不算熟,雖然沒有多深厚的感情,但她從來不惹事,是pinkin五個人裏最老實的一個,比起成田和水真兩人,東嵐優當然看她更順眼些,所謂的隊友情雖然不多,但好歹也還是有的。

平時和木下青煙的交集不多,東嵐優此刻唯一聯想到的,就是之前在街上和北琦玉一起碰見她站在精品店櫥窗前發呆的畫面。

那是她們在工作之外唯一碰到她的一次,當時沒有發現什麼,可現在想想……東嵐優卻覺得有些奇怪。

心裏這樣想着,在木下青煙走出練習室以後,東嵐優坐了沒一會,和北琦玉說了一聲,便也裝作要去上廁所的樣子跟了出去。

東嵐優放輕腳步,聽到走廊拐角那邊有聲音,她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躲在一棵等人高的盆栽後面偷聽木下青煙打電話。

雖然這行爲像極了變態,偷聽人家說點話也實在很沒品,但木下青煙走出練習室時那表情太過古怪,雖然她很努力地繃着,可東嵐優總覺得她有點問題……

“我知道了,時間呢……”

“這件事情你會保密的對吧,我……好,我懂了。”

“地址發給我吧,我會來的。”

東嵐優聽地雲裏霧裏,皺眉正思考,馬上又聽木下青煙說了下一句話。

“錢先匯給我,我會來……明天晚上十點?好,就這樣。”

心裏隱隱想到了什麼,東嵐優來不及思考,就聽木下青煙似乎是轉身朝這邊來了,她連忙貼着牆提步走到最近的一間房外,推門躲了進去。

門外木下青煙的腳步聲漸漸消失,東嵐優背貼着門,加快的心跳好久才平復下來。

冷靜下來以後,她又想到了剛纔聽到的話。明天晚上十點?錢?木下青煙這是要去哪裏?

到這個時候,東嵐優突然意識到自己對木下的瞭解太少,木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和木下有關的一切,她一點都不瞭解。

僅憑聽到的那幾句話不能確定什麼,但東嵐優還是敏感地感覺到了不妙。

明晚……必須得跟着她去看看了。 這樣不尋常的事情,東嵐優當然不會瞞着北琦玉,回宿舍以後東嵐優立刻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北琦玉,彼時她正喝着水,聽到如此勁爆的消息,一口水全堵在了喉嚨裏,來不及吞嚥被嗆地咳了好幾聲。

“你……你說什麼?”這個時候北琦玉也顧不得形象,直接用手背抹掉嘴邊的水,不可置信地看着東嵐優問道,“木下她打電話時真的說了這種話?”

“嗯。”東嵐優一臉嚴肅地點頭,“我總覺得有點奇怪。”

“這不應該說是有點奇怪……”北琦玉有些無奈,“這種內容怎麼聽都不正常吧?希望她不要……”

話到這裏止住,北琦玉和東嵐優對視一眼,兩人都對後半句心知肚明。

那樣的對話內容,怎麼聽都和援交脫不開關係吧……

“總之,我決定明天晚上跟着她,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東嵐優看着北琦玉認真道,“雖然很麻煩,可要是真的是援交的話……那就真的不妙了。”

www◆ ttk an◆ c o

女子偶像組合的成員私下援交?這樣的新聞不要太勁爆!東嵐優都已經可以預見到她們集體上新聞頭版頭條的場景了。

“當然去。”北琦玉挑眉,“兩個人一起去比較安全,我也是她的隊友,這件事情關係到組合,並不是哪個人的私事,雖然我對這個組合並沒有多大的感情,可就這樣因爲別人莫名其妙的舉動而被拉下水,我是絕對不會接受的。”

“我的想法和你一樣。”東嵐優這時候才露出了點疲倦,“真是的,有沒有搞錯,她們怎麼總是這麼多幺蛾子,還以爲木下比較實在,沒想到也是個不安定因素。”

“算了,都已經這樣了,明晚有了結果再說吧,事情和我們想的不一樣也說不定。”北琦玉這話是在安慰東嵐優,同樣也是在安慰自己。

果然,組合就是比單人麻煩,或者說和不適合的人一起組團就是事多。

東嵐優沒有接話,她直接躺倒在北琦玉的牀上,臉在棉被裏蹭了好久才停下,“真是有夠麻煩的,明天白天還有一大堆工作呢……”

木下青煙的事情讓人實在不安心,雖然明天白天她們兩個工作行程排的滿滿的,但不把木下的事情解決了,就算她們窩在宿舍休息,也肯定會失眠睜着眼睛到天亮。

“這件事明天再說吧,好了,我幫你對戲。”北琦玉在狹小的房間裏站好,伸手招呼懶洋洋躺在牀上的東嵐優。

東嵐優從牀上爬了起來,攏好頭髮以後,從包裏拿出劇本,翻到第一頁,大概看了一遍就遞給了對面的北琦玉。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幫她對戲了,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北琦玉這回自然了不少。

木下打電話的事情她們暫時拋到了腦後,閒暇過後,在這簡陋擁擠的環境下,她們重新把時間和力氣投入到自己該做的事情當中。

這是屬於她們的未來,即使有許許多多東西會絆住她們的手腳,消耗她們的時間,但是真正該做的事情,她們從來不會忘記。

這也是她們和成田幾人不同的地方,更是她們兩個會越來越親密的原因。

她們兩個都是這樣的人啊,永遠不會忘記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的人。

清醒理性,一點也不可愛的人。

***

晚上十點,木下青煙果真出了門,穿着連帽外套的她裹的比平時嚴實,在這樣安靜的冬夜裏,其他成員都在房間裏休息,摸黑出門的她看着有些鬼祟。

在她進了電梯以後,北琦玉的房間門開了條縫,同樣裹得嚴嚴實實的東嵐優和北琦玉兩人,輕手輕腳從房裏出來,小跑着走樓梯跟蹤木下。

木下在路邊攔了輛出租車,東嵐優和北琦玉兩人也緊跟着攔了輛車尾隨。

一路跟了四十多分鐘,木下搭乘的出租車最後在一家星級酒店門口停下。

東嵐優和北琦玉下車的時候,木下青煙已經進了酒店大廳。

“果然……”東嵐優站在大門不遠處捏緊了拳頭,“她果然是……”

“現在要怎麼辦?”北琦玉皺眉看着東嵐優,臉上寫滿了「大事不妙」幾個字。

東嵐優沉默地看了大門好一會才掏出手機,“我打電話給她。”

北琦玉有點擔憂,“有用麼?”

“沒用也只能試試了,她應該還不至於膽大到被發現了還繼續。”東嵐優一邊說着一邊找出了木下青煙的號碼,撥了三遍才通,心裏上火的東嵐優聲音比平時沉了許多,“你現在馬上出來,我和琦玉在外面等你。”

“你……你在說什麼……”木下青煙的聲音有些遲疑,又有些害怕,“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那我就再說明白一點,我和琦玉在酒店外面,你最好現在馬上出來,否則的話,這件事我就只能告訴公司,讓公司來處理。”東嵐優有些生氣,語氣也變得生硬,“如果你希望明天上頭條的話,那就隨你高興。”

不等木下青煙回答,東嵐優馬上掛了電話。

“這樣好嗎?她如果不出來怎麼辦?”

“那就告訴飛鳥小姐。”東嵐優眸色沉了沉,“我們處理不了,總有人能處理。”

錢先匯到賬戶裏,晚上十點到酒店……這情況除了援交不會再有別的可能。

在夜風中站了十分鐘,正當東嵐優和北琦玉以爲木下青煙不會出來的時候,低着頭的木下就腳步匆匆地從酒店裏出來了。

她看到了東嵐優兩人,腳步遲疑了一下才往她們的方向走來。

天色太暗,看不清木下的臉色如何,但東嵐優的臉色卻是實打實的難看至極。

木下在離她們兩人三步遠的地方停住,眼神有些飄忽。東嵐優不管那麼多,率先開口道,“我還以爲你不打算出來了。”

“我……”木下動了動嘴脣,卻說不出話來,最後話到嘴邊一轉,卻是問,“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裏?”

“你打電話的時候我聽到了。”東嵐優很大方地承認了,“如果不是聽到你講電話,我還不知道,你……居然會做這種事。”

“我……”木下青煙抿了抿脣,聲音小了下來,“我只是來這裏見朋友的。”

“見朋友?你自己信麼?”東嵐優笑了,“感情還真是好啊,大晚上約在這種地方見面。”

木下側過頭不看她們兩個,嘴硬道:“那你呢,你們……偷聽我講電話,不覺得有點過分嗎?”

“我可以爲我的行爲道歉,但是如果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這麼做。”東嵐優眼神冷了下來,“要是我們今天沒有來,你做的事情很可能會影響到整個組合。”

“你……你想多了,這裏又沒有……”

“沒有記者是嗎?”東嵐優替她把話補完,接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覺得你能承擔起這個責任麼?”

“你能把我們四個人的努力賠給我們?你能讓我們乾乾淨淨地脫身和你撇開關係?你能讓記者在寫新聞的時候不在你的名字前加上「pnkn」?”

“別開玩笑了,這是不可能的,事實就是我們現在是一個組合的,你在這裏援交,以後出事了,我們所有人都得給你陪葬!”

木下青煙的臉色紅白交加,東嵐優這番話堵地她說不出話來。

“你想怎麼樣?”木下青煙垂着頭,“事情已經這樣了。”

見她默認了「援交」這件事,東嵐優心裏的火氣升騰地更厲害了,“我就問你,這是你第幾次做這種事?”

木下咬着脣不肯說話,三個人僵持好一會,東嵐優怒極反笑,“好,你不說,那我就進去找你的「客戶」問清楚!”

“你別去!”木下青煙拉住東嵐優,但手很快被東嵐優甩開,她焦急道,“他是娛星事務所的製作人!”

東嵐優停下腳步,轉身看向木下青煙,木下像是有些脫力,艱難地動了動喉嚨,“第一次,這是第一次。”

“我在大廳坐了很久,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還沒有上去。”

心裏多少鬆了口氣,反應過來以後,東嵐優靠近她,壓低聲音斥道:“你到底是有多蠢?!娛星事務所的製作人?!枕營業是多大的污點,你居然還敢親手把這個把柄送到別的事務所手裏?!”

“我……”木下的眼圈紅了,頭一直低着不曾擡起,“對不起。”

“優,你冷靜一點。”一直沒說話的北琦玉走上前來拉了拉她的胳膊,“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

東嵐優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許久之後,她眼神冰冷地看着木下青煙道,“走吧,找個地方把這件事說清楚。”

“你可以選擇不來,那樣的話明天你自己去和飛鳥小姐解釋吧。”

東嵐優也不管木下青煙有沒有跟來,拉着北琦玉就快步往前走。

木下青煙在原地站了一會,最終還是跟上了前面的兩人。

冷風吹在臉上,吹得臉生疼,可這刺痛一點都無法讓東嵐優心裏的火氣消下去。

娛星事務所?之前被秋理奈出手處理掉的那個「bbe」不就是娛星事務所的麼!

且不說事務所本就沒幾個是好相處的,她一個尾田事務所的藝人,援交對象居然是娛星事務所的製作人,這不是送把柄上門給人麼?!

這樣想着,東嵐優更覺生氣。 東嵐優、北琦玉和木下青煙在酒店附近找了家咖啡廳,要了個小包廂,三個人在裏面談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凌晨咖啡店關門的時候才一齊回宿舍。

第二日,「pinkin」的五人早早起牀趕通告,朦朧睡起,每個人臉上都還猶有倦意。其中,木下青煙的臉色可謂差到不能再差。

“青煙,你怎麼了?”保姆車上,飛鳥西江一邊給五個人發着熱飲,一邊關切地詢問木下。

“沒什麼……昨晚沒有休息好。”木下青煙低頭攏了攏頭髮,擡頭淡笑道:“飛鳥桑不用擔心,我沒事。”

“等會我讓化妝師幫你把底妝打厚一些。”飛鳥西江也不追問,只有些憂心地看了她兩眼。

木下青煙心裏有事,當下便不再多言,北琦玉看了東嵐優一眼,後者轉頭看着窗外,彷彿沒有聽見她們的對話,臉上的表情從始至終都淡淡的。

成田舞衣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目光在她們三人間來回,眼神頗具深意。

不多時便到達電視臺大樓地下車庫,下車時東嵐優戴起了外套上的帽子,雙手插在口袋裏,從木下青煙身邊經過的時候特意放慢了腳步。

“說過的事情我會做到,該工作的時候也請你盡好本分,我不想幫你的同時,你卻在公事上拖後腿。”

木下青煙愣了愣,她壓低聲音回答,“我知道了,謝謝……東嵐桑。”

東嵐優沒有回答木下,帽子遮住了她大半張臉,除了那微尖的下巴和緊抿的紅脣,其他都遮得嚴嚴實實。

“木下。”東嵐優快步走開以後,成田突然湊近木下青煙,“你的臉色不太好,是有什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