艙門唰一下打開,六名風系異能的護衛隊成員,不待主艦降落到地面,敏捷迅速的一躍而下,直撲向半空中開啟了脫韁野馬模式的骨質罐子。

「快抓住它堵上堵上!」

「心好痛,起早貪黑上勞動課,千辛萬苦參加試煉,努力收藏的戰利品,就這麼沒有了。」

「戚宿爸爸,你的小嚮導還沒有成為大巫,就要破產了……咳咳……」

少年的語氣充滿了辛酸難過,蒼白的臉上更是《貧窮少年白手起家艱苦奮鬥,不幸一場意外,卻再次讓他一無所有!》《喪盡天良啊,悲慘少年又該何去何從?》《打擊來得太突然太沉重,命運究竟為哪般……》等等的知音體不斷刷屏。

主艦上的護衛隊員們:…………

若不是親身經歷了這起事故,他們真會掬一把同情淚也說不定。

但是,這個節骨眼上,是操心戰利品蟲子的時候嗎?

特么的他們主艦都讓爬蟲們淹沒了啊啊啊,沒地下腳了好不好,曾經直面蟲潮的時候都沒有如此淪陷過!

溫樞溫副官:……

要知道,小溪少爺抓蟲子的技能,可是榮登過學院金色鳳凰花3s榜單的,目前無人能夠超越。他用起早貪黑千辛萬苦來形容他的抓蟲子日常,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個西瓜罐子里積攢的蟲子數量該是多麼的龐大。結果,小溪少爺一個心血來潮,就把罐子給玩脫了……

好吧,現在的重點是,溫副官能怎麼辦呢,不是熊孩子的監護人,不能一天三頓的揍他,他也很絕望啊~

他猜到了小溪少爺會捅婁子,並為此竭力挽救,然並卵。這才幾天的功夫,晴天霹靂就兜頭落下,簡直防不勝防。只能眼睜睜看著小溪少爺裝在罐子里的戰利品,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的灑向大地,灑向迎接他們的人群……該慶幸,幸好不是裝母蟲的那個罐子嗎?!

兒砸終於找了個稱心的小嚮導,萬萬沒想到,小嚮導一到北斗星域,出場方式就這麼別開生面獨樹一幟,也不知道他們的元帥,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作者有話要說:小夥伴們抱住蹭蹭~

下章更新,咱們星期三見~ ?煉製巫器失敗,收藏的戰利品全部成了空中禮花什麼的,段小溪這兩天很難過。

段家的天賦技能都點在了煉蠱上,煉製巫器的手段本來就馬馬虎虎,像段小溪這種沒有得到過專業指導,只靠從他阿爹那裡偷學來的一鱗半爪,顯然,成績慘不忍睹。

自從被戚宿爸爸用星圖收拾了整晚,疑似多動症少年就一直老實巴交的待在主艦上。不四處研究蹦躂了,時間自然就充裕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心血來潮靈光一閃,他就拿骨質罐子玩起了打發時間的煉器遊戲。

要不怎麼是中二少年呢,狗膽包天又特別自信,哪怕一成把握都沒有,但是,心動不如行動人生就是要勇於嘗試嘛~

結果,他就把罐子玩脫了╮(╯▽╰)╭

那點三腳貓的煉器水準,描描畫畫嘀嘀咕咕祭煉了好幾天,不僅沒能令罐子臣服,反而撩了虎鬚般,激起了罐子的桀驁。

作為曾經某個智慧族群祭祀天地的聖物,現在特么就這種拉低檔次的煉製,還想讓它乖乖聽話俯首稱臣,門沒有窗戶也沒有!簡直赤果果的羞辱,靈性十足的罐子果斷暴走了。

以上,真是個令未來大巫尷尬的故事。

巫器祭煉失敗引發的反噬,震傷了段小溪的肺腑,所以,他當時是一邊咳著血,一邊趴在他家戚宿爸爸懷裡哭訴那如煙花般轉瞬即逝的戰利品。

蒼白病弱的美少年那猶如杜鵑泣血的哀鳴喲,不知道的估計都以為這是家破人亡了,單看賣相,真的要多可憐有多可憐,分外招人同情。若不是大家正經歷著漫天蟲雨的恐、怖襲擊,而他又剛好就是罪魁禍首的話~

當然,介於有血玉繭作外掛,咳個血什麼的,對於段小溪來說,這都不算事兒。只要抽取母蟲一縷精純的血氣,他身上的傷就能以不科學的速度迅速恢復個七七八八。要有事也是母蟲有事,剛緩過來沒幾天,就又半死不活的在它的專屬罐子里躺屍了。

只不過——未來大巫眾目睽睽之下煉器失敗傾家蕩產,妥妥的黑歷史有木有,實在太虐心了!節選中二少年的情詩三百首,身體上的傷容易癒合,但是,印刻在心裡的傷口……

咳,至於為什麼是情詩呢,因為按照以往的慣例,中二少年的即興創作,不管開頭的內容是什麼,最後無一例外,必然會無理取鬧的強行掰彎到向他家監護人表白的環節上去。

可惜,這回傷春悲秋祭奠大巫顏面的作品才剛開了頭,裹著被子趴在柔軟舒適大床上的文藝美少年,就被他家監護人連人帶被子抱糰子一樣抱了起來。

「現在起床,用過早餐之後,段小溪同學,還有勞動課在等著你。再賴床的話,或許,你現在就想試試完不成任務的懲罰內容,嗯?」

被戚宿微微上挑的輕柔尾音撩撥得耳朵都酥麻了,段小溪不爭氣的從被子里露出小捲毛亂翹的腦袋,趴在他肩頭嚶嚶嚶,「戚宿爸爸你不愛我了……」

為什麼段小溪同學放假了,依然還有勞動課呢?

這個很好理解嘛,少帥那讓蟲子們淹沒過的飛行艦,還在等著他做清潔呢。

揉揉懷裡的糰子,嗯,具體手法就跟段小溪當初□□幽靈糰子們差不多,戚少帥心情不錯的逗弄道:「等會兒小溪見到元帥,是不是要叫他爺爺。」

由此可見,節操這種東西呢,即便是少帥,那也是說沒就沒的。 小白老婆,我的飯呢 被中二少年「爸爸」叫久了,戚宿戚少帥也能面(樂)不(在)改(其)色(中)的開玩笑。

過來探病,準備跟兒子以及他的小嚮導聯絡聯絡感情,都走到門口了的戚元帥,默默捂住胸口,兒砸,萬萬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兒砸!

跟在元帥身後,還沒來得及跟主子通報,就見元帥一臉『我在哪兒』『我聽到了什麼』『裡面的人究竟是誰』的懵逼表情,溫樞溫副官:……

元帥捂住胸口,他也想捂住臉啊!

遙想當初,老元帥去世時,據說,由於實在不放心元帥的人品,在孫子的教育問題上,精挑細選安排了一堆忠心耿耿又老成持重的心腹,這才含笑九泉。

之後的日子裡,少帥也的確不負眾望,剋制冷靜優雅卓絕……總之,從小到大,他們家少帥都在向大家詮釋,何為最完美的繼承人。

溫樞的爺爺奶奶,都是當年老元帥的「託孤重臣」之一。所以,在被養在爺爺奶奶身邊的日子裡,溫樞溫副官也不時能夠聽到老爺子老太太欣慰感慨,少帥與年輕時的元帥比起來,靠譜指數簡直要突破天際……他們這些老傢伙,也算不負老主子的重託了。

一直以來,溫樞溫副官也是這樣堅信著,直到——小溪少爺的出現!

也不曉得該說物極必反,還是少帥骨子裡本來就隱藏著與中二少年屬性契合的惡劣因子,只是他們這些愚蠢的凡人之前完全沒能察覺出來。反正,在小溪少爺出現之後,默默圍觀了一切的溫樞溫副官表示,他的三觀都支離破碎再也拼不回去了。

爺爺奶奶快醒醒,不負老主子重託什麼的,天意弄人啊,這其實只是幻覺。等到你們臨終那天,恐怕只能死不瞑目了~

元帥、少帥、小溪少爺,你們考慮過老元帥的感受嗎?!

想想看,兒子浪蕩不羈好美色,孫子完美著完美著背地裡人設就崩了,孫子的小嚮導又熊得無人能及,這吉祥三寶哦,老元帥到底造的什麼孽啊~

……

磨磨蹭蹭吃完早餐,段小溪同學還是被他家冷酷無情的監護人拎到了飛行艦上做保潔去了。

沒有清潔機器人,沒有清潔設備,只有原始工具——抹布和桶,勞動課要求純手工獨立完成,他的蠱蝶翼雙胞胎都不能協助。

與勞動課結下不解之緣的苦情美少年:……

顯然,戚宿戚少帥也清楚,只有讓他家小嚮導好好的勞動改造,世界才能和平一點。

等到晚上,元帥府舉行了遲來兩天的家宴。

元帥坐在主位,左右兩邊的位置,根據戚家的古禮以右為尊,因此元帥夫人白漪居左,少帥居右。而段小溪的位置,緊隨少帥之後。

如果只算少帥小嚮導的身份,特別是一出場就把所有人得罪了一遍的情況下,段小溪別說坐在少帥下首這樣緊要的位置上了,能不能在主桌混個座位都不一定。

沒見元帥大小老婆那麼多,能名正言順坐在他身邊的,也只有元帥夫人一個么。其他小老婆們參加家宴,都是另開一席的。

但是,誰讓段小溪尾指上的那枚北斗軍團權戒,是如此的閃瞎人眼不容忽視呢。

就連憑藉端莊大度坐穩了元帥夫人的寶座,且因為一貫的聰明通透而活到現在的白漪,看著那枚戒指,都有一瞬間難掩眼中的複雜。

要說心裡沒點苦澀嫉妒,騙得了別人也騙不了自己,跟著元帥這麼多年,哪怕當上了元帥夫人,哪怕她也算得元帥的看重和喜歡,北斗軍團的權戒,她別說碰,見都沒有見過。

而現在,這枚包含著普通人難以想象的財富、權力、地位的戒子,少帥竟然雲淡風輕的送給了一個小嚮導!

元帥、少帥之下第一人,段小溪坐在少帥下首,理由很充分。

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隨即發現彼此間隔挺遠,段小溪一點沒客氣,起身,都不用他回頭示意,站在他身後不遠處裝壁花的蝶翼雙胞胎便走過來,抬起椅子,緊挨著戚宿戚少帥的位置放下,隨後將杯盤碟盞麻溜的移過來擺放好,再恭請少主入座……整套動作行雲流水毫不拖沓,一看平日里就沒少干。

雖然上勞動課慘被虐身虐心,但痴情少主依然對渣少帥深情一片痴心不改……這劇本設定,中二少年自己都感動了~

參與家宴的眾人們:……

好吧,既然元帥和少帥都還沒發話,他們還是不做出頭鳥的好。

而元帥的大小老婆們,在蝶翼雙胞胎露臉的一剎那,都不約而同暗吸了口氣。根據元帥的種馬、嗯,那寬廣博愛的胸懷,這對雙胞胎姐妹不得不防!

這回他們倒是多慮了,因為元帥現在正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觀察著段小溪。

一見少年那亮晶晶的眼睛望向自己,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的元帥,乾脆先下手為強,輕咳一聲道:「跟戚宿一樣,叫我父親就好。」

戚元帥也不容易啊,早上受了刺激,生怕大庭廣眾之下,這孩子真開口叫他爺、爺!

其他人可不知道戚元帥究竟經歷了些什麼,此言一出,大家都驚詫不已,信息量頗大的視線齊刷刷落到段小溪身上。

少帥寵得跟寶貝一樣,現在連元帥都承認他的身份了?

什麼命啊這是!

按照大家的邏輯常識,元帥能喜歡段小溪的概率,就跟晴天霹靂差不多。

畢竟,初次見面,一起沐浴的那場精彩刺激的蟲子雨,段小溪可圈可點的表現,讓大家耳目一新印象深刻。

結果,故事的發展走向非常的不科學,元帥讓他跟著少帥一起叫父親?

若是元帥也立場鮮明的維護段小溪,那麼,他們……不管怎樣,至少在對待段小溪的態度上,就得更加謹慎客氣才行。之前的那些小算盤,暫時,暫時先靜觀其變吧。

一場家宴,在大家內心複雜的權衡下,安靜有序的進行著。

為了讓中二少年在捅婁子之後,還能歡脫愉快的渡過每一天,戚宿爸爸可謂操碎了心。

將眾人的反應盡收眼底,目的也算達成的戚宿戚少帥,右手尾指輕輕敲擊了下座椅扶手,望著自家經過勞動改造而胃口倍兒棒的小嚮導,微微彎起唇角。

作者有話要說:么么噠小夥伴們,下章更新周五見(╯3╰) ?作為北斗軍團元帥少帥之下的第一人,不管外界有多少的羨慕嫉妒恨,段小溪少主的日常……依然每天上勞動課,被他家監護人拎到飛行艦上做保潔。

顯然,那枚在其他人眼中,象徵著財富、地位、權力的尾戒,在抹布和水桶這種原始清潔工具面前,一點卵用都沒有╮(╯▽╰)╭飛行艦很大,經過蟲子們的蹂、躪之後,那是一片狼藉,目測,尾戒主人的勞動改造時間,還會持續很久。

蹲在地板上,拿著抹布哼哧哼哧擦地,自動開啟『眾人皆醉我獨醒』模式的中二少年,干著彷彿永遠都干不完的活,木然臉表示,那些愚蠢的凡人喲,只能看到小溪少主人前的花團錦簇,卻看不到人後被渣少帥虐身虐心卻仍痴心不改的酸楚~

可惜,圍觀群眾們拒絕接收以上的內(胡)心(說)獨(八)白(道),他們只看到——

《夭壽哦,航空港碼頭上演驚魂一幕,跟著元帥一起去看蟲子雨~》

《驚,少帥的專屬飛行艦被蟲子淹沒,罪魁禍首竟然是他!》

不死女法醫 《沒錯,是他是他又是他,大家一起來,大聲喊出那熟悉的三個字:段、小、溪!》

《事後依然活蹦亂跳,勇敢的少年啊,你又創造了奇迹~》

瞧瞧這些讓人目瞪狗呆的勁爆頭條,目睹並經歷了全過程的眾人,心情那叫一個策馬奔騰喲。 總裁的妻子 拿良心發誓,他們絕對不是標題黨。

這還沒完,少帥護犢子護得不可理喻也就算了,畢竟那是他的小嚮導,正稀罕嘛,是男人都能意會。但是,家宴的時候元帥又來湊什麼熱鬧,還讓段小溪跟著少帥一起叫父親!

天理何在,這讓辣么多積極進取人士情何以堪啊~

他們有理想有計劃精心準備好了小美人,就等著少帥回來全心全意為少帥服務了。結果,元帥少帥都明確維護段小溪,這讓他們怎麼好直接揮起鏟子挖段小溪牆角?

自從少帥寵愛一個小嚮導的消息傳回北斗星域,某些有心人就著手行動了起來。以往少帥像座沒有七情六慾的冰雕一樣,再垂涎,大家也不想湊過去凍死。而段小溪的出現,終於讓他們看到了希望找到了突破口。

沒有失敗的美人計,只有不夠努力和不對胃口的美人。

既然少帥喜歡段小溪這樣的,那他們就多多搜羅段小溪同款嘛!

到時候,符合少帥審美的小美人多了,知情識趣乖巧可人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這些應有盡有,難道還比不上一個從鄉下星出來的?

想法是美好的,在少帥的艦隊到達之前,大家也都成竹在胸,然後,他們就被劈頭蓋臉的蟲子雨澆得心涼了一半。

道聽途說往往都是虛的,只有見到真人,親身感受一下,好吧,他們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可怕的問題,同類型的外貌不難找,可是,說到性格,要像段小溪這樣,給少帥捅婁子不要慫,還得次次花樣推陳出新的……

這不是欺負人嗎,他們連在少帥的鞋面上濺點灰塵都要誠惶誠恐,就問哪位真(神)猛(經)士(病)敢像段小溪這樣?

少帥連段小溪一根頭髮絲都沒捨得動一下,這特么才是不科學啊。根據過往經驗,其他人要是敢這麼嘗試一下,別說少帥,少帥的護衛隊直接把人弄死了都不帶眨眼的。

美人計而已,就為了給自己和家族多謀算點好處,他們可沒打算把小命搭上。

於是,劇情進展到這一步,大家發熱的腦袋倒是冷靜了下來,只是還沒有完全死心放棄,好歹美人計他們也花費了大力氣不是么。

少帥的口味麻蛋太與眾不同,段小溪的性格模仿起來又很可能要命,那就只剩下走元帥的路子了。段小溪一到北斗星域就引起了眾怒,元帥肯定不喜,接下來他們就可以如此這般……

呵呵,世事就是這麼難料。

一場家宴下來,美人計在強權面前被碾成了渣渣,有點腦子的瞅著這風向,都默默收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然而凡是總有例外,心存僥倖的人在所難免。

段小溪少主上完今日的勞動課,一溜達到某處花園,就讓十來個少年少女給堵上了。

說起來,元帥府的佔地面積那是相當龐大,亭台樓閣這些生活建築只佔據了其中小小的一部分。周圍環繞分佈著面積廣闊的山林湖泊花海綠地,也僅僅是供主人偶爾遊玩享樂的普通區域。真正重要的部分,是背後那隔絕了一切窺探的崇山峻岭。 武俠之戰盡群雄 據說,戚家的祖地,族中子弟的試煉,還有許多北斗軍團核心的秘密,都隱藏在其中。

不過這些地圖,在保潔工作徹底完成之前,沒有他家監護人開放的許可權,段小溪暫時是激活不了的。所以,聊勝於無嘛,花園裡的蟲子能抓一點是一點。

段小溪時不時溜達在元帥府各處花園裡義務除蟲,幾天下來,想要堵他的人,也等到了機會。

眼前就是這麼個情況。

不提美人計本身是不是個好主意,至少,在挑選小美人的眼光上,那些人還是很有一把刷子的。並不一味追求五官身材與段小溪多麼的相似,而是各有各的漂亮,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都帶著少年人特有的單薄青澀又朝氣蓬勃,一笑起來,純真燦爛。

好吧,朝氣蓬勃、純真燦爛什麼的,那是他們沒直面過段小溪開啟陰森森黑化背景的時候。不過幸運、呃,不幸的是,他們很快就能見識到了。

段小溪最近的心情不太美妙,戰利品損失慘重,在成為大巫的道路上,又增添了一個眾目睽睽之下煉器失敗的黑歷史,還被自家監護人罰整天勞動改造,段小溪不會把不高興帶到戚宿爸爸面前,但是,這並不代表,他不會遷怒別人。

尤其現在,有人主動撞了上來,簡直是大寫的來呀,搞事呀,反正有大把炮灰~

儘管,少年少女們口口聲聲表示,他們是來交朋友的。

元帥和少帥的態度擺在那裡,再蠢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胆過來找段小溪的茬。

只不過,讓他們放棄先前接近少帥的計劃,他們也實在做不到。

作為某某夫人,某某旁支,某某下屬,某某沾親帶故家族……的外甥、侄女兒、妹妹、孫兒孫女,最差也是個誰誰誰的故人之子,他們頂著各種各樣的名目,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被接進元帥府小住。沒見識過經歷過這裡的一切,或許還能剋制,可如今,段小溪尾指上的那枚北斗軍團的權戒與他們近在咫尺,彷彿他們只要伸伸手努努力就能觸碰到,甚至把它摘下來,權力地位少帥的維護寵愛,誰又不想取而代之呢?

「小溪少爺,我們正準備去游湖,有這個榮幸邀請你嗎?」

「我叫莫麗爾,聽說小溪少爺的母親也叫這個名字。想想這或許就是緣分的奇妙,可以和小溪少爺交個朋友么~」

「天啦,莫麗爾你都不會害臊的嗎,聽說小溪少爺的母親可是一位沉魚落雁的大美人,整個鳶尾星域都有名的。」

「是呀是呀,看小溪少爺的模樣就知道啦~」

「大家的年紀相仿,想來能玩在一塊兒,小溪少爺無聊的話,隨時可以聯繫我們。」

「對了,聽說少帥罰小溪少爺打掃飛行艦?」

「哈哈哈這哪裡是懲罰呀,明明就是情趣,少帥和小溪少爺的感情真好,我們可羨慕啦。如果小溪少爺覺得累,我們也可以幫忙,呃,我是說打掃的工作……」

然並卵,未來大巫對於善意惡意生來敏銳,少年少女們吹捧得天花亂墜,都不妨礙段小溪分辨其中的不懷好意。特別是最後接話,頭髮眼睛都與他同色系的那個,瞧著智商相當捉急。

儘管笑得很努力,但那恨不得把段小溪佩戴尾戒的右手剁下來的眼神,森森的出賣了他。

此人叫丹,成功引起了段小溪的注意。

「你們想和我玩?」

「是的,小溪少爺,我們非常期待!」

認真模仿著段小溪的小動作,丹非常敬業的也微微抬了抬下巴,彷彿照鏡子般點頭應是。

說了半天,見段小溪終於回應他們了,其他少年少女也都喜形於色。

「玩什麼,我說了算。」

眾人連忙點頭。

段小溪高興的拍拍手,「好,那我們去玩召喚神獸的遊戲!」

卡殼的眾人:…………

什、么、東、西?!

風太大,他們好像沒聽清楚~

不過遊戲名字什麼的,這些統統不重要,反正,只要接近了段小溪,他們的第一個目標也就達成了。

一聽段小溪要帶他們回去玩遊戲,激動不已的少年少女們只剩下一串好好好是是是。

段小溪的住處,那不就是……

他們馬上就能踏入少帥的領地了,說不定運氣好還能直接見到少帥!

所以說,經驗教訓有木有,答應跟中二少年一起玩遊戲,名字還是很重要的╮(╯▽╰)╭雖然,中二少年的取名風格,一如既往的中二。

作者有話要說:渣作者發誓,今天本來是粗長君噠,但是,渣作者下午有空的時候不爭氣的睡著啦,所以頂鍋蓋蹲牆角~

下章更新盡量星期天哈(⊙⊙)

如果有事耽誤了,渣作者會在晚上九點之前上來請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冷酷無情但天資縱橫俊美無雙英明睿智(此處省略xxx個字)絕對完美的大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