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一股莫名的憤怒情緒湧上心頭。

就好像他親身在經歷這件事情一樣。

這種憤怒的感覺不是文字寫出來的,也不是看到的,而是直接從內心深處,一種無法言說的方式表達出來的。

很憤怒、很不解、很懊惱,甚至想打人……

這是好多年以前的一件小事了,那時候青春年少,情緒容易激動,是一次在上學的路上,看到有人在虐狗,那麼小的狗狗,綁在摩托車後面,用繩子拖著脖子,腳掌和肚皮全部被磨破,地面上的血跡觸目驚心。

他當時直接攔下了車主,車主還罵他多管閑事,解開繩子,一擰油門,揚長而去,只是那隻小狗已經活不了了。

即便現在想起來,他也依舊憤怒,但卻不想現在這會兒這樣,情緒好似回到了當年的那個自己一樣,感受著跟當年自己一模一樣的那種清晰、真實的憤怒。

就像他變成了十來歲的少年,那種年少最純真、如火燒一般的憤怒。

情緒讀取成功。

元嘉睜開眼睛,右手離開了紙面。

那種情緒便漸漸地從心頭消失了。

這時候不用手套,再去看日記本里的文字時,能感受到的便只是『語言載體』帶來的憤怒,而沒有了手套給他的那種切身體驗的真實憤怒感受了。

元嘉再次翻動日記,打開了妹妹出生時的那一天。

那時候他正在上大學呢,日記里便記錄著他和老爸在產房外等待的心情,以及卉卉出生后,他的那種極致喜悅的心情。

他當時寫這篇日記時,整個人都是開心的。

戴著手套的右手,輕輕摩挲著這一頁日記……

他感受到了。

好像重回那一天一樣,再次體驗了一番那種奇妙的心情。

「我要多一個可愛的妹妹了……」

「要照顧好她……」

「陪她玩耍,陪她長大,逗她開心,看著她上小學、中學、高中、大學、參加工作、談戀愛……」

「要努力當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極致的開心中,伴隨著那一天里許下的承諾,元嘉能感受到責任感,和濃濃的溫暖。

時間真的好快好快。

眨眼就六年時間了。

重新體驗那一天的情緒時,元嘉不由地想了很多很多,再次睜開眼,想起蠢妹妹時,目光滿是溫柔。

若是世人都能這樣,能時時感受一下過去,生活應該會更溫柔吧……

比如夫妻爭吵離婚之時,輕輕撫摸著熱戀時寫給對方的情書,感受著自己當初最真摯的情緒,也許結果就不一樣了。

比如感到未來迷茫之時,輕輕撫摸著當初自己寫下的壯志雄心,感受著自己當初最勇敢的情緒,也許會再次充滿信心吧。

人們常常會用文字、圖片、聲音、視頻等方式來記錄自己的美好回憶。

卻沒有任何一種東西,能夠記錄下當時的最真切的情感。

情感是生而為人,最珍貴的體驗。

元嘉又再次試驗了其他的日記事項,但遺憾的是,除了情感比較濃烈的某些筆跡,大部分時候,手套都無法讀出來太多的情緒。

他拿出來梔子送他的畫和信,帶上手套靜靜感受著梔子的情緒。

許南梔是一位柔情似水的美麗姑娘,她的畫和她的信,承載著她最真摯的情緒。

元嘉閉著眼睛,卻好像看到了一個純白的世界一樣,那樣的纖塵不染,閃耀著皎潔的光暈。

他的右手在她的畫上輕輕摩挲,於是這個純白的世界便多了色彩,好似能體驗到她的夢境一樣,那般濃郁的甜蜜,她雖然從未親口表達愛,但在她的情緒中,那種愛意就像太陽一般熾烈,元嘉感覺自己被某種溫暖擁抱,像是被春風吹過的醉醺醺的柳條……

這種感覺,比用眼睛看到的畫和文字要更加真切。

這種情緒,就是梔子送他的禮物,也直到這時,元嘉才真正收到了這份最珍貴的大禮。

有句老話,叫做禮輕情意重,但無論是薄禮也好,重禮也罷,最珍貴的不是禮物,而是承載在禮物上的情緒。

若是世人能讀出情緒的話,那便能知道誰是真情、誰是假意了吧。

體驗過了情緒讀寫器的『讀取』功能之後,元嘉很是滿意,光是這一項,他覺得這十五萬積分就花得不虧。

接下來他繼續實驗情緒讀寫器的『寫入』功能。

顧名思義,就是將元嘉的情緒,寫入到某種載體當中。

元嘉從抽屜里拿出來一個小兔子木雕,戴著手套的右手握住木雕,他閉上眼睛,開始醞釀情緒。

情緒寫入也是有講究的,就算有情緒讀寫器的輔助,也不像寫代碼那樣,說寫開心進去就能寫開心進去,是跟寫入當時,元嘉本人的情緒有很大的關係的。

比如他現在抑制不住的憤怒,那麼寫出來的情緒就不可能是開心的。

元嘉回想著今晚和梔子開通情侶空間、一起玩遊戲的情緒。

清晰地回想每一個細節,回想著她的笑聲、輕鬆、愉快、甜蜜,他進入了狀態。

嘴角不自覺地勾起好看的弧度,此時此刻的心情是非常積極,且輕鬆愉快的。

手裡的小兔子木雕似乎在發生著某種變化,肉眼不可見的變化。

好像這個小兔子木雕『活了』過來一樣。

等到五分鐘后,元嘉鬆開了右手,將小兔子木雕放在桌面上。

他睜開眼睛,一股精神上的疲憊立刻涌了上來,好像用了很大的精力在雕刻木雕上一樣。

這時候再看小兔子木雕,就不僅僅是一塊有小兔子形狀的木頭了,而是一件小兔子形狀的藝術品。

元嘉先不管疲勞,他趕緊拿起小兔子木雕,用的是左手,在接觸到小兔子木雕的時候,逐漸地,在他的心裡似乎就多了一種積極的、輕鬆愉快的情緒,就像是正在跟梔子玩遊戲的心情一樣。

只不過情緒的寫入是有損耗的,感受到的情緒比當時的要弱化一些。

但用戴著手套的右手去感受時,在手套的讀取下,情緒就完美地還原出來了。

實驗到此,元嘉已經基本弄明白了情緒讀寫器的功效用法用途。

總裁追妻:搞定摳門助理 讀取情緒時:無視載體的情緒損耗,還原最真實情緒。

寫入情緒時:有一定情緒損耗,同時自身會有精神損耗,產生疲勞感。

再結合商品的一些使用說明,寫入載體的情緒程度是隨感受次數遞減的。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這個小兔子木雕里的積極、輕鬆、愉快的情緒,會隨著一次次的感受,而漸漸變淡,最終變得跟普通木雕沒有區別,並非是永久地擁有這種情緒。

這倒是元嘉可以接受的,不然他隨便畫個圈圈,就成了絕世的藝術品了。

利用情緒讀寫器,元嘉可以給木雕注入積極情緒,給一些難以控制情緒的來訪者『開藥』。

當來訪者情緒很糟糕時,只需要握住木雕,他們便能真切地感受到這種積極的情緒,這就是一個心錨。

就像是戀愛親吻時口裡含著一塊荔枝味兒的糖,哪怕以後分開了,但只要含著糖,就能感受到那種戀愛滋味兒。

所以就算木雕承載的情緒逐漸變淡也沒關係,等心錨建立后,他們自然而然地,就會認為,我只要握住木雕,我就能感到開心。

趁著這股興奮勁兒,元嘉一連製作了三個承載著積極情緒的小兔子木雕。

算上準備送給梔子的那個,就是四個,也到了元嘉單次製作的極限,整個人疲勞得不行,搞幾次下來,跟虛脫了似的。

元嘉想著,要是以後遇到一些情況比較特殊的來訪者,也許能跟對方拿一件最寶貝的紀念品,然後把那種情緒提取出來,再寫入到木雕當中,進行針對性的情緒治療,效果會更好。

「呼……不行了、不行了……」

元嘉眼皮子都快睜不開了,一頭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今晚就不上課了,好好睡一覺吧……

.

.呆坐一晚,寫了又刪,人有些傻了,對不起,可能需要一兩天調整一下,已經失眠好久了,狀態越來越差,對不起。勿安慰,受之有愧。

《這醫生太懂我了》請假 一周時間晃眼便過去,到了周六這天,元卉同學已經充滿了電,變成了元氣少女了。

中午吃過飯,她就摟著麵條似的小肥貓,蹦蹦跳跳地來到哥哥房間里。

「哥哥,你好了沒啊,我們快出發吧!我準備了小禮物給妹妹!」

「不是妹妹,你要叫姐姐,知道嗎?」

元嘉穿好衣服,帶上準備送給梔子的小兔子木雕,一會兒跟元卉一起去見她。

「你準備了什麼小禮物?」

「噹噹當~!」

卉卉把小肥貓放下來,然後從兜里掏出一張小卡片。

「這是我自己做的哦。」

元嘉拿過卡片好奇地看了看,上面畫著三個小人兒。

這個頭很大、身子像一顆豆芽似的,頭髮像被炸彈炸開來的一樣,丑不拉幾的是元嘉。

然後元嘉的左右手分別牽著兩個一樣矮的,梳著雙馬尾的小女孩,分別是卉卉和梔子。

三國美人異傳 元嘉:「……」

一點多鐘的時候,兄妹兩一起出發了,伊卡也被帶了過來。

因為元嘉跟梔子說,伊卡會後空翻,然後梔子就想看。

梔子今天也是有些小緊張呢,畢竟除了元嘉之外,這是她近十年來第一次接觸陌生人了。

在跟元嘉的一次次相處和見面當中,元嘉總是慢慢地在提高她的情緒閾值,每一次見面都會比上一次更進步許多。

梔子遲早是要與其他人接觸的,按照目前的情況看來,先從卉卉開始認識,是最好的選擇了。

元嘉帶著妹妹下了車,元卉抱著貓,看著面前這座漂亮的別墅,不由地哇一聲:「好大呀!伊卡肯定喜歡這麼大的院子!」

「喵嗚。」

伊卡點了點頭,它也很喜歡這麼大的院子呢。

要是自家院子有這麼大,它就可以不用在陽台睡覺了。

可以去院子里抓蝴蝶,可以去錦鯉池看大魚,可以在涼亭的微風暖陽下睡覺。

兄妹兩說著話,元嘉教卉卉該怎麼做。

聰明伶俐的元卉同學,雖然學習不行,但其他都很行,聽著哥哥的囑咐,她倒是有了自己的解釋:就是照顧即將到來的小妹妹嘛。

這個卉卉懂!

在梔子的緊張和期待中,兩點鐘到了,元嘉牽著抱著貓的元卉出現在她眼前。

梔子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到了元嘉身上,隨後又落到了他身旁抱著貓的可愛小蘿莉身上。

卉卉不高,只有一米出頭,皮膚超級好,臉上看起來就很有肉,有點嬰兒肥,精緻的像個洋娃娃。

她並不怕生,大眼睛骨碌骨碌地打量著院子的環境,然後落到了涼亭下的梔子身上。

「哇……梔子妹妹好漂亮!」

「……是姐姐。」

許南梔已經走了過來,表情有些緊張,跟面前落落大方,好奇心滿滿的卉卉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就好像她才是一個六歲的小朋友一樣,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她半蹲下來,視線跟元卉一般高。

梔子張了張口,不知道說什麼,卉卉卻甜甜地叫了她一聲:「姐姐好!姐姐你真漂亮!」

「啊……」

梔子有些手足無措,趕緊拿出來小禮物送給卉卉。

是一副水彩筆,因為元嘉告訴過她,卉卉很喜歡畫畫,梔子想了好久,決定送她一副水彩筆。

「哇塞!」

元卉同學做驚訝的捧花臉狀,像她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就特別喜歡模仿動畫片里的卡通人物,比如生氣就要跺腳、哭就要把小拳頭握緊在眼眶前轉轉,連吃飯的時候,都要把米飯裝成動畫片里的那樣,要圓圓的才好。

於是元嘉每次給卉卉盛飯時,都先用一隻碗裝好,再倒扣到她的小碗上,這樣子就圓圓的很好看了。

愛你一笑傾 看到元卉的表情,梔子也稍微放鬆了一些,感覺卉卉好好玩,之前怕她不喜歡這個禮物呢,現在看樣子好像蠻喜歡的。

「卉卉…喜…喜歡嗎?」

「超級無敵螺旋衝天喜歡!」

卉卉大方道:「姐姐,我把伊卡借你摸一摸吧!」

「喵嗚?」

伊卡很無語,卻很乖巧地沒有亂動,還親密地用大腦袋拱了拱梔子的手。

毛絨絨的、暖乎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