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這輩子欠的情債實在是太多了,等此事一了,找到正室楊心怡之後,要將這些情債慢慢還了。

「你們之間,雖然沒有發生過什麼,但是,你是不是,應該給趙麗貞一個交待?」伊莎繼續道。

「怎麼交待,難道告訴她:趙麗貞,我不喜歡你,我喜歡你是你的師尊伊莎?」葉雄不由得啞然失笑起來,這才繼續道:「在感情的世界的裡面,沒有交待,很多事情都是心知肚明的。」

「我怎麼感覺,你對感情這麼了解,很多女人吧?」她突然道。

「像我這麼優秀的男人,喜歡的女人多了,但是真正相愛的沒幾個。你就是其中一個。」葉雄笑道。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特別自豪?」

「當然,能跟你這個天道之下第一女人在一起,我能不自豪嗎?」葉雄笑道。

兩人拉著手,慢慢地走著,就這樣一直走。

不知道為什麼,在伊莎身邊,一點都不像在孟書琴身邊那樣。

在孟書琴面前,他會想入非非,但是在伊莎身邊,他一點都不會。

他覺得跟伊莎之間發不發生關係,一點都不在乎。

對待每個女人,葉雄的感受都不同。

楊心怡跟幽冥,還有慕容,她們已經融入了他的生命之中,除了愛之外,已經上升到親情的層次。

像孟書琴這種,略為遜色些,相互欣賞。

而伊莎這種,更多的是信仰,追星一樣的感覺。

當你還是一個普通的人時候,看到了明星,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然後不斷努力,追到她。

哪怕現在,葉雄在境界上已經超越了伊莎,但是在心裡,她依然如同信仰。

這時候,肉慾反而沒那麼強烈了。

兩人閑逛了一下,直到天黑,這才回到木屋當中。

葉雄生起了篝火,打了些野味,在上面烤了起來。

「你很喜歡吃東西嗎?」伊莎奇怪地問。

她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食物了,像兩人這種境界,早就超離食物。

「這你就不懂了,多吃點食物,才能更接地氣,然後你會覺得自己是一個普通人,日子就好過一些。」

「不然的話,漫長歲月,不死不滅,怎麼熬得過去。」

「人生,就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只要高興,不侵害到別人就行了,哪管得了那麼多。」

葉雄一邊說,一邊將烤好的野味,遞了過去。

伊莎看著他,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是聖人,她一點都不相信,對方是一名天道聖人。

彷彿只是一名再普通不過的修士,沒有架子,很接地氣。

看著他,伊莎思緒飄了起來,不由想起,跟他認識的過程。

他只不過,是自己眾多幻境之中,唯一能活下來的人。

哪怕他闖過了第五幻境,她依然覺得,他只是一個有潛力的新人,誰會想到,區區兩三千年之間,他會成長到這種地步,還成了自己的最愛的男人。

葉雄伸手過去,將她摟入懷中,讓他倚偎著自己。

「我來找你,其實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想將你名下的弟子,帶去中央星修鍊。」

「看上我的徒弟了,想師徒一起收?」伊莎笑咪咪地看著他。

「瞧你,想哪去了。」葉雄連忙否認,說道:「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只喜歡你,別的都不喜歡。」

聖母殿的弟子雖然個個貌美如花,但是說實話,他一個走心的都沒有。

來到神界,唯一動心的兩個女人,一個是伊莎,一個洛荷。

兩人站在篝火邊,依偎著,訴說著,身心漸漸靠攏。

伊莎一直在擔心的,怕他向自己提出什麼過份的要求。

讓她奇怪的是,接下來的日子,葉雄除了每天陪她遊山玩水,談心聊天,從來都沒有過份的要求。

兩人一到晚上,就各睡各的,很走心,超越肉,上升到精神境界。。

開始伊莎還不覺得怎麼樣,但是兩人相處了十幾天之後,他依然對自己相敬如賓,她不由得有點懷疑了。

這個傢伙,不會對自己的身體沒什麼興趣吧? 這天早上,兩人依然像情侶間初戀一樣,在山野間閑狂著。

突然,天道令顫動起來,有人在溝通。

「小葉子,今天開聖人月會,你忘記了?」孟舍道。

「你不說,我還真是忘記了,我馬上回去。」

關掉天道令之後,葉雄這才對伊莎說:「你是繼續呆這裡,還是回去神界?」

「回神界吧!」

當下,葉雄帶她回到神界,然後匆匆回天道。

去到眾聖殿的時候,一群人已經在開會,他進去的時候,所有聖人的目光,全都落到身上。

所有人的臉上,都有凝重之色。

「抱歉,新人,忘記每個月的月會了。」葉雄說道。

「下不為例。」法則嚴肅道。

「是。」

此時的大殿之上,很多人的臉色有些凝重。

氣氛跟上次的月會,一點都不同。

「對於百花聖人殞落一事,諸位有什麼看法?」法則這才繼續道。

百花聖人殞落了?

葉雄內心疙瘩一下。

聖人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獨一無二,不死不滅,哪怕是監天四聖皇,也沒有資格操縱別的聖人的生命。

可以說,只要不犯事,聖人就不會出事。

至於實力,聖人是大乘境界,還擁有天道令,天道之下根本不可能是有人是聖人的對手。

哪怕像帝釋天一樣強大的存在,也不可能殺得了聖人。

萬一,百花聖人真的打不過帝釋天,擁有天道令,隨時可以逃離。

綜上所述,百花聖人殞落,只兩個可能:第一,自殺;第二,被同為聖人的修士所殺。

作為一名聖人,至高無上的存上,可以隨便穿梭於宇宙六道,不死不滅,葉雄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她會自殺。

他的目光掃落周圍的人五十多名聖人,殺百花聖人的人,很有可能就在這些人之中。

四下一片靜寂,都沒有人說話。

「百花聖人沒有自殺理由,天道之下,沒有人殺得了她,所以,我斗膽說一句……」羅輯話說到一半,聲音停頓了下來,目光掃過周圍,冷冷道:「殺百花聖人的人,很有可能就在咱們群中。」

此言一出,四下一片嘩然。

雖然大家都是這麼想的,但是,當著大眾的面說出來,感覺就不一樣了。

「百花聖人在哪殞落的?」葉雄靠近孟舍,悄悄地問。

「你沒來之前,法皇說了,是在阿修羅道欲界。」孟舍小聲回道。

阿修羅道?

葉雄腦海之中,馬上就想起了阿修羅皇帝釋天。

當初,自己還沒入聖之前,他強迫自己加入他們的反天皇組織。

現在百花聖人在阿修羅道殞落,這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天道聖人,多久沒有殞落過了?」葉雄繼續問。

「沒算過,估計怎麼也得幾十萬年了吧?」

幾十萬年沒有聖人殞落過,自己這才飛升天道一個多月,就有聖人殞落了。

尼瑪,這是倒霉到什麼程度。

能不能給老子好好逍遙過日子了?

「難道就沒辦法查出來?」葉雄繼續問。

「聖人之間是有隱私的,人在哪裡,除了天皇,別的人都不知道。這次之所以知道百花聖人在阿修羅道殞落,那是因為百花聖人在殞落之前,曾經啟動天道令,溝通天道,估計是想逃,但是最後沒逃過。」孟舍繼續道。

「孟舍的天道令呢?」

「失落了,很有可能被殺她的人帶走了。」

「如果不是聖人,拿著天道令能不能來天道?」

「肯定不行,有法則存在,不是聖人來到天道上,肯定會被發現的。」孟舍道。

理論上是這樣的,但是萬一,對方身在六道外,不在五行中呢?

葉雄不由得想起帝釋天,他說他身在六道外,不在五行中,極有可能他的名字不在天命輪之中。

法則是天輪命制訂的,如果他的名字,不在天命輪的記錄之上,那是不是代表著,他可以去往六道任何地方,而不受宇宙法則控制?

正在思緒之間,突然孟捨身上好像有什麼機械一樣的聲音響了起來。

孟舍從身上掏出一塊令牌,看了一眼,大聲道:「不好,有人天道閣。」

此言一出,監天四聖皇的身影,瞬間在原地消失了。

剩下的人聖人,也紛紛遁走。

寵妻成癮:老公,別動! 眨眼之間,所有的聖人,已經到了天道閣。

監天四聖皇,以四方之勢,將天道閣緊緊包圍住。

「人已經走了,孟舍,你去看看天道閣少了什麼?」羅輯命令。

「是。」

孟舍急急忙忙跑了進去。

片刻之後,他出來了,額頭上滿是大汁。

「權皇,不好了,聖人名冊被盜了。」孟舍聲音都顫抖了。

「什麼,聖人名冊被盜?」法則臉色大變,吼道:「你怎麼搞的,連聖人名冊這麼重要的資料都會被盜,你怎麼管資料的,不會藏好嗎?」

孟舍臉頭大汗,急道:「我已經藏得很好了,也不知道怎麼就被盜了。」

「警報發出之時,我們四人馬上就到了,這麼短的時間之內,除非對方知道名冊在什麼地方,破開禁制之後馬上取名冊離開,不然不可能做到。孟舍,是不是你私通外敵,說。」法則一聲大吼,殺氣騰騰。

孟舍撲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急道:「聖皇大上,我有錯。幫葉星登計入冊之後,我順手將名冊放抽屜裡面了,在場聖人都知道名冊重要,動了名冊就是死罪,我每次離開之前,都會啟動禁制,怎麼想到有人這麼大膽,敢偷天道名冊?」

「西方聖王,將孟舍拿下,打入大牢,等候發落。」羅輯大喝。

「慢著。」

葉雄站了出來,阻止西方聖王,這才繼續道:「權皇,在處罰之前咱們是不是先弄明白,為什麼會有人能來天道閣?所有的聖人都在大殿上開會,這人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我覺得葉雄說得對,處罰稍侯未遲,先查案。」

平常目光落到孟捨身上,吩咐:「孟舍,把水鏡記錄打開,讓四皇聖看看,闖入者是何人。」

像天道閣這樣的地方,水鏡到處都是。。

「是,逍遙皇。」

孟舍擦了把汗,急匆匆去調水鏡了。 能看水鏡的,只有監天四聖皇,別的聖人都沒資格。

四人走了進去,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這才從裡面出來,各人臉上帶著奇異的色彩。

「來人,把孟舍帶下去,關入天牢,等候審判。」羅輯喊道。

馬上就有人過來,將孟舍帶了下去。

葉雄有心幫忙,但是現在自己地位低微,根本就插不了手。

「所有人回去,我們一定能找到兇手,將之繩之以法的。」

一行人紛紛回去。

葉雄回到山洞之中,靜靜等候。

魔妃臨門:邪帝大人不好惹 他腦海裡面,不由得想起帝釋天。

這件事情,會不會是他做的。

他的名單難道真的不在天命輪之中,不受天命輪控制,可以隨意穿梭於宇宙六道。

自己要不要將此事告訴監天四聖皇?

葉雄此刻心情非常複雜。

原本想飛升天道之後,安安靜靜,平平穩穩地過日子,什麼都不管。

沒想到,會攤上這麼一趟事。

如果將帝釋天曝光,他背後的勢力會不會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

比如楊心怡,慕容如音,幽冥她們。

如果帝釋天的名字真不在天命輪上面記載著,很有可能他背後的勢力,也有人不在天命輪的名單上。

聖人名冊之中,對於聖人的記錄,極有可能非常詳細。

名冊被盜,聖人資料外泄,聖人身邊的人也會非常危險。

葉雄有種感覺,這股反天勢力開始慢慢朝天道滲透了。

一個小時之後,平常來了,葉雄算到他會來。

「什麼情況?」葉雄直接就問。

「剛才去看水鏡的時候,只能看到一名穿著黑袍的人,對方把身體全都裹在黑袍之中,半點外貌都看不出來。甚至連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平常一屁股坐下來,說道。

「我就猜到,肯定不會有收穫。」葉雄嘆了口氣。

哪怕能看到外貌也沒用,以現在這種境界的修士,想隨便易容成一個人的外貌,太容易了。

「監天四聖皇商量得怎麼樣了?」葉雄繼續問。

「兵分四路,第一路,查以往的聖人,看看有沒有聖人遺落在外,由我負責;第二路,由羅輯負責,查探反天皇組織的動向;第三路去百花聖人殞落的地方查探,看看有沒有消息,由織雲負責;最後一路留守天道,由法則留守。」平常道。

「反天皇組織,這是什麼組織?」葉雄奇怪地問。

「是一個在天道留傳已久的消息,據說,六道之中,有一群人,他們雖然不是聖人,但卻能不受法則之力約束,可以隨意穿梭於六道。但是從來都沒有人真正見過這一類人。」

「以為來了天道,就能好好過日子,沒想到又遇到了風雨,真是倒霉。」葉雄罵了句,這才繼續道:「對了,天皇去哪裡了,為什麼不讓他出現,有他在,誰還敢打天道的主意?」

「自從你以死進諫之後,天皇就失蹤了,下落不明。如果不是天道法則一直都正常運轉,咱們都以為天皇出事了呢!」說到這裡,平常又忍不住罵了起來。「你怎麼老跟天皇過不去,他只不過是修改天命,讓一個不喜歡他的女人愛上了他而已,你至於在聖人會上大發雷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