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能做什麼事?

除了綁架葉簡汐、沈瑤,其他的事情都沒做。可綁架的事情,應該沒那麼快傳到老爺子那邊。就算真的傳過去了,那老爺子為什麼生氣?難不成,老爺子也站在慕洛琛那邊?

裳於悅下意識的否定了這個想法。

在心裡過了一遍,裳於悅確定是葉簡汐和沈瑤的事情暴露了。

但她自認自己可以把王毅山玩弄於鼓掌中,所以把事情顛倒黑白了一番,跟王毅山說了。

末了了還不忘記告狀,說慕洛琛欺人太甚,把裳於悅弄得住進了急診室。

王毅山聽的心疼,可頭更疼,他可記得當年老爺子是怎麼對付家裡幾個兄弟的,現在老爺子大發脾氣,這件事沒那麼容易了結:「現在老爺子發脾氣了,讓我們兩個立刻回去,你趕緊回來解釋一下。」

「可是阿悅這邊……」

裳於雲放不下裳於悅。

王毅山氣性上來,提高了音量:「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磨磨蹭蹭,先找人照顧阿悅,等平息了老爺子的怒火,再回頭看她也不遲。」

王毅山難得強勢,裳於雲只好把手底下的人留下來,看著裳於悅。

之後,趕緊叫了司機,匆匆的趕回王家。

*******

裳於雲在王家門口和王毅山匯合,裳於雲又當著王毅山的面,添油加醋的把慕洛琛醜化了一番。

王毅山跟她商量好了,等下進去先給老爺子好好賠罪,再讓老爺子一起幫忙對付慕家。

裳於雲自然開心,也不計較王毅山剛才吼她了。

我老婆是鬼王 兩人一起跟著管家,往王老爺子的書房走。

進了書房,王毅山就感覺氣氛不對,像是胸口壓著一塊石頭,沒辦法喘息過來。

王毅山忍著發麻的頭皮,開口叫了聲「爸」。

那邊王老爺子一聲厲喝,將一塊幾斤重的墨硯砸了過來:「你還有臉叫我爸!你給我跪下!」

王毅山避開了墨硯,噗通跪在地上。

他看了眼旁邊傻愣愣站著的裳於雲,伸手偷偷地拉她。

裳於雲被老爺子剛才粗暴的舉動嚇到,回過神來,準備跟著王毅山一起下跪,卻聽站在不遠處的老爺子冷笑道——

「好啊,我老頭子當不起你一跪了,是吧?你以為嫁給了毅山,我就拿你沒辦法了是不是?」

王老爺子一番話,如雷霆萬鈞。

震得裳於雲耳朵發麻,可她知道自己不能露怯,否則自己真的就輸了陣勢。

裳於雲緩緩地跪下,柔聲道:「爸,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這個家誰敢不跪你的?」

王老爺子冷哼。

裳於雲繼續說,「爸,你今天急匆匆的叫我來,我已經預感到你要說什麼事。我知道我這次做的事情有些過。可那是被慕洛琛和葉簡汐逼迫的,之前在A市,葉簡汐勾引了阿悅的心上人,害的她自殺。現在,慕洛琛又偷偷地找人,把阿悅的頭髮剃光,讓她出盡了丑。」

「我跟阿悅父母去的早,我只她這一個妹妹,別人欺負她,難道我不應該還擊回去?這次,我不過是想給葉簡汐小小的懲罰,慕洛琛就把阿悅剝光了衣服,綁在樹上,用冷水澆了整整一個小時!」

「爸,你自己說,是他慕家過分?還是我過分?」

裳於雲說的大義凜然。

王毅山想到裳於悅受了那麼多的苦,心裡頭心疼,跟王老爺子說道:「爸,阿雲說的對。我們王家比慕家強百倍,他敢欺壓在我們頭上,難道還不許我們反擊嗎?爸……」

「二伯,二嬸所謂的小小反擊,是用艾滋病人侵犯葉簡汐和沈瑤。這麼折磨人又不讓人死的陰毒法子,我這個大男人都自愧不如,二嬸當真是好計謀。」王東擎『好心』的把事情真相說出來,啪啪的鼓掌。。

王毅山瞪圓了眼睛,盯著王東擎道,「東擎,你胡說什麼?」

「胡說?人家把證據都送到家門口了,你還說胡說!」

王老爺子把錄像帶砸在王毅山臉上。

王毅山疼得捂著臉叫了一聲,回頭看向裳於雲。

裳於雲臉色有些蒼白,怎麼回事?她已經讓手底下的人,把錄像帶銷毀了,為什麼還有一卷錄像帶?她以為只是這件事給老爺子知道了,沒想到還落了把柄在慕洛琛受傷!

心裡有些亂糟糟的,裳於雲結結巴巴的說,「我沒有……是她們栽贓陷害……毅山,你一定要相信我……」

話說到一半,裳於雲哭哭啼啼。

王毅山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還是下意識的相信裳於云:「爸,你聽阿雲說的。」

「我不聽她說的,我只相信證據!現在慕家遞過來話,說不處置她,就把這證據送到警察局。王毅山,你可想好了,證據送到警察局,那就鬧大了。到時候,丟的不是你一家的臉面,還有整個王家的臉面!你真的要為了一個女人,毀了王家的名聲?毀了自己的前途?」

王老爺子厲聲問。

王毅山的冷汗刷的流了下來,是啊,這證據如果是真的——外交部長的夫人,利用艾滋病人陷害人。只這個標題就足夠勁爆的!

到時候他的前途就盡毀了!

王毅山愛裳於雲不假,但前提是,他要保住自己外交部長的位子!

王毅山的肩膀漸漸的萎頓了下去。

裳於雲見狀,停止了哭聲,直愣愣的看著一聲不吭的王毅山:「毅山……毅山……你難道要把我交出去嗎?我們是夫妻,你說過會保護我的……毅山……」

王毅山心頭有些羞愧,但也有些惱怒。

這件事裳於雲事先沒跟自己說一聲,時候又隱瞞自己那麼多。

無限劍神系統 臨了了,事發了,才找自己求救!

她真當他是傻子不成,被她糊弄的團團轉?

裳於雲哀戚的說了幾句,見王毅山依然沒理會自己的意思,抬手想要偷偷地拉他一下。

然而還沒碰到王毅山,便聽王毅山狠心說:「阿雲,對不起,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做下了這件事,還給別人拿住了把柄,我就是想護你也護不住!」

超級特戰兵王 裳於雲聞言,頓時震驚到了極點。

她怎麼也沒想到,王毅山竟然這麼輕易地就把她給賣了!

王毅山卻是沒看裳於雲,而是望向王老爺子,道:「爸,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

「把裳於雲家法處置后,你跟她離婚,我們王家要不了這樣的兒媳婦。」

「爸!」

王毅山震驚,他以為頂多把裳於雲家法處置,狠打一頓就算了!

可沒想到老爺子竟然要他離婚!

裳於雲也沒想到,老爺子張口就讓她跟王毅山離婚!她當初費盡心思才嫁入王家,要是這麼輕易被掃地出門了,那她不止再進不了王家的門,也不可能再嫁到別的好的人家裡!豪門世家裡,有幾個人誰肯娶一個二婚的女人做老婆的?

裳於雲震驚之後,看向王毅山,「毅山,你真的要不顧夫妻之情跟我離婚嗎?」

王毅山當然不肯。

他能娶裳於雲進門,說明裳於雲在他心裡的分量很重。

要他跟裳於雲離婚,簡直要了他半條老命!

「不是,阿雲,你聽我說……」

王毅山想要說話。

王東擎現在真是覺得,自己把王毅山當成自己的對手,有些恥辱。聽任一個女人擺布,連基本的事情都辨別不清楚,這二伯當真是老了!

王東擎心裡看不起王毅山,但他還是冷聲說,「二伯,這件事不是爺爺做的決定,是慕洛琛提出的要求。你今天不肯離婚,改日把這件事鬧到了法庭,那可就不只是離婚的事情……」

職位不保!

王東擎隱藏的話,猶如一桶冰水,兜頭澆下來。

王毅山臉色煞白的癱坐在地上。

要權勢還是女人……這個問題,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擺在自己面前。

裳於雲聽到王東擎的話,卻是想到了自己帶著阿悅離開安家時,慕洛琛說的那句話——事情沒那完!

她以為他是事後報復,可沒想到他是要逼迫自己跟王毅山離婚!

沒了王毅山,自己就一無所有!

裳於雲恨得牙根咬斷,但眼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裳於雲把心頭所有的恨意和囂張收起來,伏小做低,嘭嘭的磕著頭,哭著求王老爺子道:「爸,我知道錯了,可我做這些事情,都是情有可原,求求你別讓我跟毅山離婚。只要不離婚,無論什麼懲罰,我都願意接受!」

話說完,裳於雲繼續磕頭。

沒多會兒,她的額頭就磕破了,殷紅的血,順著傷口處緩緩地流下來。 第1093章別過來,你會感染的……

王毅山見她這樣,搖擺不定的心,再次偏向了裳於雲,跪著挪動到王老爺子跟前,苦苦哀求:「爸,我跟阿雲情比金堅,你不能讓我們離婚,求求你了,想想辦法,救救阿雲!」

王老爺子看著放軟態度的王毅山,心頭有剎那的不忍。

但這絲不忍也是轉瞬即逝。

東擎說得對,裳於家兩姐妹是毒瘤,他不能留她們在王家!

錯過這次機會,下次再想把裳於雲趕出王家,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你求我有什麼用?你想求人就去求慕洛琛,看看他答應不答應你!」

王老爺子沉喝。

王毅山頓時萎了,裳於雲用艾滋病人禍害葉簡汐,慕洛琛只是逼迫她們離婚,還是輕的!

哪裡肯放過阿雲?

王老爺子見王毅山沉默,扭頭看向裳於雲道:「裳於雲,這件事是你自作自受,怪不得任何人。你真的為毅山好,就把離婚協議簽了。」

「我不要離婚!」裳於雲毫不猶豫拒絕。

抬眸望著王老爺子絕情的臉,以及王東擎看好戲的模樣。

裳於雲心頭惱怒。

以王家的權勢,怎麼可能沒辦法挽救這件事?不過是他們不肯!

自己都把姿態放低到這個程度,王老爺子尚且不肯放過她,她又何必再求他!

裳於雲深深的吸了口氣,狠狠地眨了一下眼睛,等再次掀開眼皮子之後,她霍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指著王老爺子和王東擎厲聲道:「你們心裡巴不得我跟毅山離婚吧?當初我嫁進王家,你就百般阻擾,現在又藉機逼我離開!你明明有辦法救我,只是你不肯!」

王老爺子本來就對裳於雲不滿。

此刻聽她不知悔改,反倒橫加指責,心裡厭惡到了極點!

於是,也不再給她留面子:「裳於雲,你別不識好歹!當初我是不同意你進王家的門,可最後還是答應了!我同意你嫁進王家,不是看重你,是因為我不想因為你破壞我跟毅山的父子情!你口口聲聲為了毅山好,你真的為了他好,就跟他離婚!別拖累他失去大好前程!還是,由始至終你都不在乎毅山,只是為了王家的榮華富貴?所以,寧肯毅山失去自己所有,你也死抱著他不肯放手?」

王老爺子句句話戳心。

王毅山也用疑問的目光,看著裳於悅。

裳於雲被問的啞口無言,瞪著眼睛盯著王老爺子好一會兒,她忽然哭號出聲。

「老爺子,你活了一輩子,口齒伶俐,我一介女流,自然說不過你。我若是真的貪慕權勢,當初那麼多追求我的年輕公子哥,哪個不比毅山好?」

「既然你顛倒黑白,非要污衊我是為了毅山的權勢才和他在一起。好,那我從今天開始,不再用王家的一分錢,也不再借用王家的人……王家的什麼東西我都不要,甚至可以以後都不再人前出現,只留在王家,默默地做毅山的妻子!」

「這樣,你若是還非要說我是為了毅山的權勢,那我無話可說!」

裳於雲這番做法是破釜沉舟。

老婆太嬌蠻:冷情總裁請接招 老爺子說得對,她的確貪戀的是王毅山的權勢。

但她不能讓王毅山這麼認為,否則他們夫妻的緣分也就走到盡頭了!

所以,她要把自己從王毅山的權勢里摘清。

只要打消了王毅山的疑心,只要留在王毅山身邊,她就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如果註定是你 裳於雲把話說完,又扭頭看向王毅山,咬著下唇,眼帶淚意,凄楚的說:「王毅山啊王毅山,枉費我對你一片真心,可你竟然這麼對我!你就這麼由著你的家人,對我橫加指責,讓我背負莫須有的罪名!我裳於雲真是瞎了眼,才會愛上你!」

她哭訴完,捂著眼睛摸摸流淚。

王毅山在聽到裳於雲可以放棄一切留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心就徹底的偏向了裳於雲。

阿雲怎麼會只愛他的權勢?誠如她所言,當初追求她的人可不乏年輕帥氣的公子哥,她若是真的貪戀權勢,何必選擇他?

王毅山為自己竟然懷疑裳於雲對自己的心而羞愧:「對不起,阿雲,我沒想過跟你離婚。我只想著你做錯事了,讓爸懲罰你,給慕家一個交代便是。」

王毅山吶吶的解釋。

裳於雲絲毫不搭理他,默默地啜泣。

王毅山的心口越發的痛,他下定了決心,朝著王老爺子猛地叩了一個「嘭!」厚實的響頭。

只這一下,他的腦袋就腫起了個大包。

「爸,阿雲待我是真心的,你非讓我跟阿雲離婚,我就……就不要這個職位了!」

王毅山狠心說。

他這話溢出來,王老爺子變了臉,難以置信的看著王毅山。

竟然為了一個女人,放棄王家辛辛苦苦為他掙來的職位!

豎子,冥頑不化!

王老爺子對王毅山失望到了極點,指著王毅山,手指哆哆嗦嗦了半晌,「你真的這麼決定了?」

「是。」王毅山打定了主意,堅信老爺子不會見死不救,所以他說這番話不過是逼迫老爺子,幫裳於雲解決麻煩罷了。

王老爺子何等精明,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兒子心裡打的什麼主意?忽然揚聲朝著外面說:「把裳於雲和王毅山都給我捆起來!」

既然他們不願意離婚,只願意接受家法。

那好!

他就看看他們的皮又多硬實!

管家帶著人衝進來,麻利的把王毅山和裳於雲用繩子捆了起來。

王老爺子沒有說話,率先走出了書房。

管家命令傭人抬著兩人,緊跟著老爺子的步伐。

王東擎看著人群,覺得這裳於雲當真是有幾分手段,本來離婚的事情都板上釘釘了,可她竟然能扭轉局勢,順便把二伯哄的團團轉。

看來今天把裳於雲轟出去,不怎麼現實。

但結果也未必比自己預期的差。

二伯為了裳於雲,竟然要丟棄王家給他的職位,這不是情種,是愚蠢!

因為在老爺子眼裡,王家的男人可以喜歡一個女人,但為了一個女人而捨棄王家,那就是背叛。

經此一事,二伯在老爺子眼裡的分量會大打折扣,而裳於雲也再沒有蹦達的餘地。

以後稍加利用,二伯就再無立錐之處。

王東擎嘴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一絲冷酷的笑意,真以為事情到這就結束了嗎?

*****

王老爺子最後停在了王家的祠堂前面,傭人把王毅山和裳於雲放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