膚質:50

體力:49

智力:49

魅力:49

星級:4

積分:4640600

基點:32

特質:無

技能:黑客(中級)、隱身術(高級)、火(永久)、水(中級)、木(高級)、五行煉體決(被動)

物品:小空間(1000立方米)、邪刀虎翼、技能卡*8、特質卡*10、免費技能升級*2】

【宿主,你已經幾個界面沒有分配數據了。】7351的聲音依舊毫無變化的冰冷。

「每項加五點,剩下兩點先留著吧。」蘇眉睫毛微微顫動,顯然這一次退出世界時的狀態,讓蘇眉一下子還不能適應,「我想休息。」

【如宿主休息,獎勵界面就要重新累計了】7351提醒了一句。

「好。」 「花爺,花爺來喝嘛~」

「不喝不喝,爺頭疼著呢,你們都趕緊出去!」蘇眉才過來就遇上了一群女人圍著她打轉,讓蘇眉的內心差點兒又崩了。

花什麼爺,這次可別是又穿成一個男的了吧?!

蘇眉對於7351這個系統的尿性一點兒也摸不準,總覺得有時候這個系統就是故意在坑她。

一摸胸肌……果然是平的!

蘇眉整個人更凌亂了。

躺在床上生無可戀。

【傳送劇情資料……】

「呵。」蘇眉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對系統表示唾罵。

不過還好,她並不是真的男人。

雖然現在的形象是個男人,實際上她是一個妖怪,一隻修行了千年的桃花妖,然後出入俗世浪蕩四方。簡單來說,這就是一個不正經的桃花妖。最喜歡裝成男人調戲妹子了,無論是青樓里的還是良家婦女。

得虧也是個妖怪法術高強,並且沒有做過什麼壞事,沒被捉妖高人盯上,只不過是調戲妹子而已,還在捉妖高人的可接受範圍之內。

說起來,這個故事的梗概其實跟她沒有太大關係。

她也就是在女主重生之後調戲了她一下,不想被女主記仇,於是就遭到了男主們的追殺。

是的……你沒看錯,這個世界里有很多個男主,並且願意共享他們的妻子,也就是女主。然後創造和諧家園……

而且這個女主還是重生的。

再簡單一點來說那就是女主重生后踹開了前世庸碌無為的未婚夫,想要尋求更好的丈夫,卻一不小心招惹了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優質美男,偏偏這四個美男還對她愛的死去活來的,為她瘋為她狂為她咣咣撞大牆,最後女主難以抉擇,就乾脆四個人一起收了當後宮。

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可是原先被女主拋棄的那位未婚夫,雖然他是沒本事了點,卻也是對女主情根深種的好男人,沒想到自己的妻子逃婚了,這可憐見的,一個沒想開就出家為僧去了。

蘇眉的任務就是勾引……呸。

就是來拯救這個小可憐。總歸女主不愛他,還有花爺在的嘛!

蘇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也不知是這服務的環境還算優質,亦或是這隻不務正業的妖精已經浪到極致好幾天沒休息了,蘇眉只是睡在床上,沒一會兒就睡熟了。

那些被蘇眉趕出房間的姑娘頗有怨言,嘟嘟囔囔著不甘心的下樓,被老鴇看見了,厲聲呵斥,「你們幾個幹什麼呢?」

姑娘嚇了一跳,低著頭回答,「不知道呢,花爺才跟我們喝了幾杯就讓我們出來了。先前玉蘿姐她們怎麼就帶了這麼長時間,花爺別是討厭我們吧……」

花爺是誰老鴇當然知道,除了他的身份神秘不知是什麼背景之外,一向是樓里花錢最大方對姑娘最好的客人。

「我去瞧瞧。」說起來,花爺通常是不會半途趕走姑娘的,畢竟青樓里,若是中途被趕跑的姑娘,都被認定為是得罪了客人,讓客人不夠盡興。分到的錢少不說,還要被青樓里專門管教姑娘的老嬤嬤罰。 所以這幾個姑娘才會對蘇眉的做法有所埋怨。

可當老鴇過去花爺專屬的房裡看時,蘇眉已經是呼呼大睡,看起來疲憊極了。

她秀眉一松,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突然笑起來,「我當是怎麼回事呢,花爺已經在館中玩了幾天沒合過眼了,這才把你們都趕出來,自個兒睡覺,這事兒就不怪你們了。」

姑娘們:……

皆是鬆了一口氣之後,才松著腳步離開。

老鴇回過頭去,看著蘇眉睡覺的房間方向,也不知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來,只能憋笑著搖搖頭。

這個花爺還真是洛陽城獨一份兒啊。

花爺的事情,幾乎整個洛陽城的姑娘,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只要是隨口一問,每個姑娘都能說出一兩件事兒來。

只是,關於花爺的身份問題,又沒有人知道。

有人猜測花爺可能是從皇宮裡來的皇親國戚。可是來到青樓里,當官的人也不少,從來沒有人認出花爺,甚至是看也不看他一眼。

有人說,他也可能是某個富可敵國的富商的公子,但是哪個富可敵國的富商也沒有姓花的啊?

可是……花爺花錢那麼大方,他們也不好意思問啊。

所以在不知不覺中,花爺就成了行走的金元寶。

這些都是蘇眉不知道的事情,畢竟她是一隻花妖嘛,隨便揮揮手,就能從貪官污吏家中召來金銀珠寶,花錢還不是小問題?

所以,作為一隻自稱劫富濟貧的無恥桃花妖,她本人是從來沒有計算過自己用了多少錢的。

蘇眉在房間里睡了個天昏地暗,直到凌晨時分,青樓里的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不少姑娘也都洗漱睡覺了,她才終於醒了過來。

打了個哈欠,蘇眉推門走了出去。

安靜下來的青樓除了偶爾一些房間里傳來悉悉索索的嬉鬧聲和喘息聲,別無其他。蘇眉一覺睡得舒適,也不知是該說好巧還是不巧,她遇上了劇情里的其中一個男主……

說白了,這位爺也是跟她一樣流連花叢的浪蕩子弟,只不過遇上女主之後,就開始為她守身如玉起來。

軒王趙弩。

在他懷裡的是青樓的花魁子衿姑娘。

跟蘇眉也算老相識了……老相識碰見老相識,蘇眉還沒開口呢,對方就先低下頭來紅了臉,有些不自然。

像是,被丈夫抓到了自己出軌?

蘇眉揪著眉把這個奇怪的想法摁住。

子衿的奇怪反應使得趙弩側目,只看到一個玉樹臨風的男子正面迎來,也許是因為在青樓里待的久了,他身上竟也有淡淡的脂粉氣息,還有一股子說不清的甜香。

趙弩忽然有種棋逢對手的錯覺,他皺眉不喜,「子衿。」

一聲叫喚讓子衿連忙低頭,軟軟的聲音賴在他的胸膛,又像是在躲閃蘇眉的目光。「爺,咱們回房吧……」

「不。」趙弩偏不,子衿很顯然跟這個男人不一般,想到子衿的表現他就覺得自己魅力全無,偏要讓子衿在這個男人面前流露了妓子低賤的身份,他不知自己是出於報復還是嫉妒,總之……他覺得這樣很好。 說話間,趙弩一手捏著子衿的下巴揚起來,強迫子衿與他對視,掐著她的肌膚一嘴巴湊上去就是啃。

狠狠吮吸著,直到腥鹹的血從子衿嘴角隱出,子衿的眼角都疼得出了眼淚,又不敢叫,只能可憐兮兮的承受著。

「呵。」趙弩冷笑一聲,眼神不經意間掃過蘇眉,蘇眉依舊笑意盈盈,對於他挑釁的動作沒有任何錶示。

不過……子衿是有點可憐了。

蘇眉擦身而過,先出了湘醉館,凌晨的洛陽城,除了偶爾聽到早起開工的漁民和擺攤的的鋪子,大多數人還在深睡之中。

蘇眉並不著急去尋找這個界面里的攻略目標,這個界面實在有點特殊,特殊的地方就在於她要攻略的目標其實在整篇文之中沒有太多的著墨描寫,也就是在女主重生以後,娶親那日被女主逃婚。後邊女主和男主攜手進寺燒香拜佛求子的時候,才看到了那個男人做了寺廟裡的一個掃地僧。

可以說,她的攻略目標其實就是這一篇文里出現了兩次的路人甲乙丙而已。

在女主沒有重生以前、在這個路人還沒出現以前,她壓根兒就找不到對方,還要什麼攻略呀?

引闕閣 作為一隻桃花妖,蘇眉還是有同類的,她的同類是一隻漂亮的小蝴蝶,在她還是桃花的時候,小蝴蝶便跟著她一起修鍊。在仙氣裊裊的靈山間,曾有幸受過仙人恩露,所以才會及早開了靈智,吸收天地精華而化出人形。

至於蝴蝶精,則是在她修行時不住被她吸引,所以才會隨著她一起修鍊,也算是承了她的恩惠,做她的跟班。

蝴蝶精在人間開了一個茶店。

扶風茶齋,很直白。

這貨就叫扶風。

蘇眉沿著洛陽河流走了一段路,這個小茶齋赫然出現眼前。真是……如果不是因為門上的匾額,還真要找不到地方。

咚咚咚——

蘇眉不輕不重的敲了幾下。

不多時,一個少年就把門打開了,穿著素衣,一臉秀氣,一雙眉目瑩瑩不得語,看見是蘇眉,他的眼睛就亮起來,臉上紅粉胭脂,還因為蘇眉出門瘋了好幾天有點埋怨,「花瑤,你怎麼才回來?」

蘇眉大步踏進門,同時嘴裡還反駁著,「都說了我是男兒身時要叫我花爺,否則讓別人聽見了可怎麼好?」

扶風小聲嘟囔,「其實聽見了也沒什麼,反正花瑤和花堯讀音相同,他們又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花爺名字的瑤,是哪個字。」

蘇眉:……

「得了得了,你說得爺的頭都暈了,不管是花瑤還是花堯,總之爺可是男人,不能叫的這麼秀氣。」

「……我同別人又不一樣……」扶風有點委屈,「好歹也是……也是同你在一起千年之久,別人只管稱你花爺,難道我叫你名字也不得了?」

「隨你的便啦。」蘇眉擺擺手,這傢伙只要露出這樣的神情來,她就覺得是自己對不起他來著,這習慣可真是讓人害怕。

「嘻。」扶風笑了一下,一邊關著門跟著她進去內堂,「你這幾天又睡在湘醉館了?」 蘇眉不在意地點頭,頗為嫌棄的坐在內堂椅子上,「不是說了錢的事情不用愁嗎,你怎麼還不買個大點的地方,反正又不是你的錢,省什麼。」

扶風一直都跟著花瑤混的,他買下茶齋地皮的錢也是花瑤出的,不過,卻是花瑤「劫富濟貧」拿出來的錢。

可是這傢伙,不知道腦袋裡在想什麼,那些貪官污吏的錢不花白不花,他還給買個這麼小的鋪子,真是服了。

「有地方休息就好了,買這麼大做什麼。」扶風歪頭,小心翼翼的親近蘇眉,一雙眼睛眨呀眨,睫毛比女人還纖長濃密。

「花瑤,你這幾天沒休息好啊?看起來很疲憊?」

蘇眉抿唇,認真回答,「玩瘋了。」

扶風:……

「那我給你捏捏肩?」扶風永遠都是這麼嫻靜溫柔,就像花瑤的小妻子一樣,如果不是端看兩人的真實性別,還真以為花瑤是男的扶風是女的了。

而蘇眉卻看得出來,扶風喜歡花瑤,喜歡了很久。可她的任務卻是要攻略其他人,以後定然承不起扶風的這份情,所幸一開始就該遠離,也好過以後再惹得扶風傷心。

「不用了。」蘇眉忽然站起來,語氣多了幾分疏離,「扶風,其實你這麼優秀,應該也有不少姑娘喜歡你,怎麼不跟她們試一試?」

「什麼?」扶風惑於蘇眉忽然說起這個話題,不明白她的意思,一臉茫然的看著她。

「我是說,你也可以像我一樣流連花叢,反正沒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那些捉妖人也不會盯著我們的。」蘇眉語氣像是開玩笑的大大咧咧,可是這一次扶風卻聽懂了,花瑤是想讓他別把目光都放在她的身上。

可是……

為什麼呢?

扶風俊臉一僵,不可置信,「花瑤,你是讓我……跟你一樣調戲那些姑娘嗎?」

「誰說爺調戲了!你見過被爺調戲的姑娘哭天喊地的委屈了?」 不一樣的系統大明星 她從來都是寵著女人的,在姑娘眼裡的評風絕對完美,怎麼會和那些強迫姑娘的浪蕩子弟一樣!

扶風動了動嘴唇,聲音有些發顫,「所以……你想讓我也,恩……也寵愛那些女子?」

「不是那些,是一個就夠了。」蘇眉假裝看不到他眼裡破碎的東西,「你怎麼能跟爺比,爺可是迷倒萬千姑娘的花爺啊。」

「……哦。」扶風小心的藏住了自己受傷顫抖的心。

「好了好了,趁著天還沒亮,爺要去借銀子了,先走了。」蘇眉才拒絕了這樣一個賢良淑德,又對她百般好的男子,她也是很心虛的,連忙找個借口趕緊溜,心裡還想著最近一段時間最好還是躲著扶風比較好。

真是心累啊。

星級越高任務就越發鬼畜。

蘇眉化作一縷塵煙散出扶風家的窗戶,儘管她以貪官污吏的銀子做後盾,可也不是這麼明目張胆。比如她絕對不會偷洛陽城的那些貪官的銀子,除非她出現在別處,再連夜回來偷盜。

總不能讓人懷疑到自己頭上。

誤惹霸道總裁 並且每次數額都是偷盜銀庫最裡面的東西,也只有等他們記賬才會發覺,可具體什麼時候遭賊就不敢肯定了。 靠著這種手段和邏輯,花瑤從未失手。

今天也是。

輕易又從某個大官員偷了他的銀庫珠寶,跑到另一個城市改頭換面,化作一個不起眼的路人進行銷贓,隨後再將所得銀財納入自己囊中。

因為蘇眉自帶了空間,這一次偷盜的東西足夠多,銷贓的銀兩起碼能夠她花半年。

等蘇眉把這些事情都做完之後,天都已經大亮了。

蘇眉去往藥鋪又買了些金瘡葯和玉露膏,再返去湘醉館,一進門就是老鴇的笑臉迎上來,「花爺您又來了,今個兒要找哪個姑娘陪陪啊?要不還是老規矩?」

「有沒有新調教出來的姑娘?」蘇眉抬了抬下巴,微微笑起來還帶上了點兒邪氣,一雙桃花眼勾人得很。

縱然是老鴇見過了這麼多男人,也和花瑤十分熟絡,不免還是被她的笑容盪了心神,春心都有些蕩漾起來。

如果不是她人老珠黃怕配不上花爺,她都想著親自將花爺伺候好了。

「新姑娘有的,半月前才收進來的,還是個雛兒呢。花爺是想替她破身還是……」老鴇眼睛都亮了,雖然花爺流連花叢,可是最多也只是跟姑娘動手動腳,從未到達最後一步,讓不少姑娘都心痒痒。

「那個就不必了,你知道我的。」蘇眉也不在意這些,彷彿這就是她的規矩,就算是沒能真正的到達最後一步,可是也從來不會有人質疑花爺能力不行。

主要就是這貨……太浪。

導致青樓里的姑娘們還以為是她們段數不夠,花爺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