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就說:“小史,難道我們來錯地方了?曹操墓並不在這裏?”

我搖了搖頭,道:“不,我們應該沒來錯地方,那老頭明顯在說謊,連武王都不知道是誰,但是這座城明明卻叫武王城。”

是的,剛纔我們進城的時候,石門上方就是寫着“武王城”三個大字。所以很顯然,那個老頭是故意不肯告訴我們哩。

陳二狗也覺得我們沒來錯地方,雖然眼前的一切有些出乎我們的意料,但是武王城,肯定是曹操在陰間的城池。

既然那老頭不肯說,於是我就接着去問別人。

這時,前方正好來了一位婦人,四十多歲,我便上前問道:“大姐,請問武王所在何處?”

大姐見我攔住去路,看了我一眼,便也是表情奇怪,好像很吃驚的樣子,急忙對我施了一禮,說:“上仙,武王就在武王宮。”

“上仙?”

臥槽,怎麼連這位大姐也看破了我的身份呀?一些陰魂稱呼道行高的先生,就會稱呼大仙或上仙,意思就是他們是仙人。

當下,我真是又驚又恐,驚的是連個路人都能看出我是生人,是陰陽先生。而恐的是,那豈不是這裏所有的亡魂都能看出我們是什麼來路了?

心裏雖然驚慌不已,但是我還是趕緊問道:“武王宮在何處?”

大姐朝前方一指,道:“順着主道往前走便到了。”

說完,不待我相謝,大姐便神色慌張的走了,留下我們四個一愣懵逼的站在那裏。

這時,我發現所有的亡魂都看着我,一臉的驚慌失措的樣子。那樣子,倒不像是我們害怕被他們害死,反倒像是他們在害怕我似的。

看到這般,我心裏真的非常的奇怪。於是乾脆就朝前方的人羣走了過去,對他們問道:“你們認識我?”

那羣人紛紛施禮,呼道:“上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都看出來我是陰陽先生?而且禮敬有加的稱我爲上仙?

此時我真的一頭霧水,按理來說,我都把身上的陽火給壓住了,他們是不可能看出我是生人的。

重生:上流千金 這時,陳二狗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驚訝道:“師弟,莫不會是他們把你當成賴布衣了吧?”

一聽這話,我也立即反應過來了。是啊,據萊霞裏的村民講,賴布衣就曾來過這裏。我和賴布衣長的很相像,一路走來,總是被人當成是賴布衣,很顯然,眼前的這個鬼城中的亡魂肯定也是把我當成賴布衣了。

想到這裏,我這才終於明白過來,怪不得一進鬼城,這裏的人都怪異的盯着我,而且還稱我爲上仙,原來竟是如此。

不過,這樣也好,既然他們把我當成是賴布衣,那他們肯定就不敢來加害我們。

如今,也已經打聽到了曹操所在的位置,於是我們就立即順着主道,一直往前走。

走了大概有一千米吧,接着這才停了下來,因爲此時眼前出現了一座大殿,上面寫着“武王宮”三個大字。看來,這就是曹操所在的地方了。

說實話,今天所見的一切,確實太過聳人聽聞了。

原以爲,曹操墓應該是一個地宮,而曹操就睡在墓室裏。誰會想得到,曹操墓會在一座鬼城裏呀?而且住的還不是墓室,而是一座宮殿。

這真是做夢都想不到的。

PS:第二章奉上,明天的情節就是見到曹操了。到底究竟會是怎麼樣的呢?曹操爲什麼會住在鬼城裏?而曹操又會是長什麼樣子的,這一切到底是爲了什麼?難道真的是爲了長生不死?明天繼續。 眼前的這座武王宮,建在大理石的平臺上,共有幾十階的石階,看上去氣勢磅礴。

我們看了看,這個地方並無陰魂把守,於是就直接朝石階走了上去。

上完一石階,接着就來到了宮門前。宮門虛掩,這時我們突然見到宮門的門縫裏,有一隻小腦袋伸了出來,明顯就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子,那個小孩看了我們一眼,就縮了進去。

“師兄,你……你看見了嗎?有個小孩!”我指着前方的宮門,叫了起來。

陳二狗也點點頭,表示看見了。

胖子就說:“小史,不就是一個小鬼嗎,這裏到處都是鬼,有啥大驚小怪的。”

我卻搖了搖頭,心中震驚不已,於是就對他們說:“那個……那像不是鬼,是人。”

“啊?你說什麼……那小孩是個人!”

此言一出,可把大家都給震驚壞了,一個個眼珠子都瞪大了,滿臉的不敢置信。

誰說不是呢,這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心想會不會是自己看錯了。要知道這裏是哪呀,這裏可是一座鬼城,是曹操墓的所在之地,怎麼可能會有人?而且還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孩?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吧!

“師弟?你……你確定沒看錯?”

陳二狗一臉的駭然,看向我。

我搖了搖頭,此時說實話我真的不敢肯定了,因爲這確實是不太可能存在。這種地方會有人,怎麼可能呀?

當下,我就對他們說:“走,追上去看看!”

說完,我就帶頭趕緊朝那座宮門衝了過去。而陳二狗他們,也在後面追了上來。

幾步跑到宮門前,我就直接將宮門推了開來,裏面是一條通道,石壁、石牆,原來外面看起來是一座宮殿,可是裏面卻是和地宮無異。

整條通道有五六米寬,通道很長,一直通向前方几百米外的一座墓室的石門處。

“小史,快看……那個小孩!”

龍哥指着前方猛地叫道。

我順着前方一看,果然剛纔那個小孩,此時就正朝那前方的石門方向跑去……

這次,雖然只是看見那個小孩的背影,但是我卻更加的確定了,那個小孩真的不是陰魂,而是活生生的人!

這一下我真的驚呆了,如果說上次可能看錯了,那這次不可能還看錯呀。

這裏竟然有活人,這他媽的可真的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了。

“怎麼了?難道那小孩真的是個活人?”

陳二狗他們見我一臉震驚的表情,不由趕緊問道。

我點了點頭,對他們說:“是的,那真的是個人。”

“我操,這真是活見鬼了!”

胖子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是的,這裏見到活人,簡直比見鬼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陳二狗也傻了,驚詫的目瞪口呆,說:“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怎麼這裏會有人?而且還是個小孩?”

“難道也是來盜墓的?”胖子疑惑道。

龍哥一個腦蹦敲了過去,說:“你見過五六歲的小孩就來盜墓的嗎?”

陳二狗也道:“別說是小孩了,就是成年人想走到這裏來也難。”

“先不管這些了,抓到他問問就知道了。”

說完,我就繼續朝前方追了上去。

是的,此時靠我們想是想不明白這個事了,也只有抓到那個小孩親自問問纔會知道。

一路追了上去,就快我們也要追到那座石門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從石門裏走了出來。

是一個老頭,七八十歲的樣子,擋在了石門正中,一看,可不就是之前我們在街上遇到的那位老者嗎?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還向他打聽來着,問他武王宮的位置,可是這老者卻騙我說不知道,可是如今他卻出現在了這裏。

老頭突然出現,不得不讓我們趕緊停下了步子,一臉警惕的看着他,誰知道這老頭到底想幹什麼。萬一他不是什麼善茬怎麼辦?

就在這時,那老頭突然“撲通”一下,竟然跪在了我們的面前。

這一下可把我給驚呆了,原以爲這老頭攔路,是要爲難我們,可是誰會想到他竟然跪下了呀?

當下我就趕緊上前,對他說:“老先生,您這是做什麼?”

同時,也示意他快點起來。

可是,那老頭不僅沒起來,反而還哭了起來,說:“上仙,求你放過我主公吧,求求你了。”

聽到這話,我眉頭一皺,主公?難道他是曹操的僕人?

流年的愛戀 我們四人相視一眼,於是就對跪在地上的老人問道:“你說的主公,可是曹操?”

“是的,求上仙放過我主公吧。”老人點點頭,抹着老淚。

見眼前的這位老頭,竟然真是曹操的僕人,我心裏既驚又喜,驚訝的是他爲何要跪下來求我放過曹操,畢竟我只是來取師門的天道仙法,並沒有要害曹操之意。喜的是,既然他自稱曹操是他的主公,這麼說來曹操就一定在這裏了。

當下,我就說:“老先生,我這次前來只爲了我師門祕法,天道仙法一書而來,並無害你主公之意啊。 一代傲嬌皇后 你還是快快起來吧。”

老頭卻說:“上仙,您難道不知道嗎?這本天書是您放在這裏的,這纔有了這座鬼城,如果天書取走,不僅這座鬼城將不復存在,就連我主公也活不了了。”

聽到這話,我心裏也明白,他肯定也是把我當成賴布衣了,所以纔會說是我當初將天書放在這裏的。

只不過,讓我吃驚的是,這座鬼城,竟然會是因爲天道仙法一書才存在,這真是讓我沒有想到。之前我倒聽萊霞裏的村民講過,說天道仙法一書,代表天道,所以天道所在之地,天庭不管、人間不管、地府不管。難道……真的是因爲天道仙法一書,所以這裏纔會形成一座鬼城?

我心中十分的迷茫。

而且,更加不明白的是,爲什麼天道仙法一書取走,曹操會活不了,難道曹操真的還活着?

之前陳二狗曾有說過,五行護法陣能讓其主人達到長生不死之目的,難道這是真的?

說實話,此時我真的太多疑惑了,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個迷一樣,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PS:稍晚還有。 心中甚是疑惑,陳二狗他們也一個個一臉懵逼,顯然也鬧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我就問老頭:“你們主公還活着?”

老頭點點頭。

這一下,我們四人都一臉驚訝,死了近兩千年的曹操,他竟然果真還活着。這他媽的要是說出去,估計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人相信。

只不過,眼下我們一路走來,經歷的事情哪一件都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萊霞裏、女兒國,還有眼下的鬼城,每一件拿出去都會被世人當成是玩笑,所以經歷的怪事多了,如今再次聽說曹操還活着,雖然把我們四人震驚的下巴都要掉了,卻也不覺得太過離譜。

當下,我就問道:“那你主公呢?能帶我去見一見他嗎?”

是的,那可是曹操啊,歷史上的風雲人物,竟然還活着,誰會不想見一見呀?

說實話,此時我們四人都有些激動和興奮了,能見到活着的曹操,那可真是天下一大奇聞啊。大家都在家看三國演義,老子卻見過曹操,想想都牛逼到天上了。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老頭卻好像很害怕似的,立即磕起了頭,說:“上仙,求你放過我主公吧,嗚……”

很顯然,這老頭怕我見他主公。而其中原由,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爲何。

就在這個時候,石室裏面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老翁,帶上仙進來吧。”

這是一個小孩的聲音。

老頭一愣,然後臉色剎時一白,接着卻也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然後就站了起來,讓到一邊,對我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們四人趕緊朝石門走了進去,只見裏面果然是一個石室。

這個石室很大,少說也有上百平米,裏面有石桌,石凳,還有一張玉牀。

是的,一張很大的玉牀,玉牀上端坐着一個人,這個人個頭一米多高,是個年約五六歲的孩童,長得白白淨淨,非常可愛,可不就是我們之前見到的那個逃跑的小孩麼?

很顯然,之前對老翁喊話,說放我們進來的那個聲音,就是從這小孩口中說出來的。

我盯着那個小孩看了看,確定是活人無異,身上有陽氣,不過卻也有陰氣,而且還有死氣。

我眉頭一皺,既是活人,又有陰氣,還帶死氣,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且,這個小孩又是什麼人,怎麼能命令那個老翁?

心中雖然疑惑,但是我還是繼續觀察起這個石室,這個石室很簡陋,空空如也,除了一些石桌石凳,就是一張玉牀了,而且整個石室中,只見到這位端坐在玉牀上的小孩,並不見再有第二個人。

這一下我們就很疑惑了,這曹操在哪裏呢?

見不見曹操他人,於是我就轉身問老翁:“不知你主公在哪裏?”

老翁就朝玉牀上一指,說:“那便是我主公。”

“啊?他是你主公!”

這一下可把我們四人給驚呆了,那明明就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孩,怎麼可能會是曹操?這騙誰呢?

當下,我就笑道:“老先生,你這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你不是說你主公是曹操嗎?”

要知道,曹操可是活了六十五歲才死的,六十五歲怎麼樣也是個老頭子了,可是眼前的小孩明顯就是五六歲,說他是曹操的孫子才恰當,說他就是曹操,騙鬼呢?

老翁卻一臉鄭重的道:“上仙,我哪敢騙您呀,這真的就是我主公。”

這時,那位坐在玉牀上的小孩也開口了,說:“上仙,你真的不認識孤了?”

“你真是武王曹操?”我眉頭緊鎖,滿臉的不敢置信。

小孩點點頭,道:“正是孤。”

“臥槽,你這小孩真會騙人,竟然敢自稱是曹操,真把我們也當成是小孩了嗎?”胖子直接就不信了,翻着白眼十分生氣。

而就在這時,一旁的陳二狗突然道:“七十二地煞,五行護法陣,難道不死之術就是讓人重生?”

“師兄,你的意思是說他真有可能是曹操?”聽到這話,我不由一愣。

陳二狗此時滿臉驚訝的看了一眼玉牀上的小孩,轉頭對我說:“要不然,怎麼解釋這一切。還有這小孩,這種地方怎麼會有活人?”

聽到陳二狗這話,我也隱約覺得他的猜測十分有道理。長生不死之術,或許真的就是讓人重生,從死變爲生,由老變成幼,往復循環,永不死亡。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眼前這個小孩爲何會是活人了。

想到這裏,我一臉震驚的望向那個小孩。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這小孩就是曹操了?

這真是太意外了,意外的讓我簡直不敢相信。原本想着能見到活着的曹操就夠意外的了,如今卻發現曹操是個小孩,要不要這麼刺激呀!

這時,那小孩點點頭,道:“你們說的沒錯,所謂的長生不死之術,就是如此。老幼往復,由生到枯,又由枯到生,孤已經往復二十次了。”

小孩的話說的很明白,他就是曹操,而且他經歷了二十次從老變成幼兒,再從幼兒變成老人的循環。 大牌男神賴上我 掐指一算,可不就是近兩千年的時間了麼。

看來,眼前這位真是曹操了。

只不過,看着一個五六歲的曹操,心裏總覺得十分的怪異。不過,如今我也隱隱明白他爲什麼坐在玉牀上了,正所謂陰玉養鬼,也養屍。曹操畢竟是死了的人,所以纔要睡在這張玉牀上,來溫養身體。

這也就怪不得他身上既有陽氣,又有陰氣,還帶有死氣了。說白了,雖然他利用長生不死之術讓自己一直活着,但是說白了,他的身體始終還是死了的,所以帶有死氣(屍氣)也正常不過。

這時,小孩開口道:“上仙,孤在此等你整整一千年了,你終於是來了。”

“等我?”

我眉頭一皺,然後說:“你也把我當成是賴布衣了?”

小孩笑了笑,道:“看來幾世輪迴,上仙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也罷,反正你來了便是天意。”

說實話,此時我真的一頭霧水,心中太多的疑惑,於是就問他:“曹……武王,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剛纔老翁說如果我取走了天道仙法一書,不僅鬼城將不復存在,就連你也會受牽連,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PS:第二章奉上,明天繼續。有人擔心,這本書會寫成玄幻小說,在此說一下,大家不必擔心,這本小說不會繼續走偏方向的。現在其實也沒有太玄,還在靈異陰陽五行的範圍中。曹操的情節馬上就結束了,接下來主角就要回到外面的世界,開始闖蕩江湖。只要大家一直支持“地師”,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雖然我更新慢,但是大家看到現在,估計也能看得出來,每一章的情節都是花費了非常多的精力和腦力寫出來的,每一個情節,邏輯,理論,都是值得推敲,環環相扣,絕不是隨便爲了字數瞎胡亂寫的。最後,繼續呼籲大家,支持正版,希望我的一片真心和心血,能換來大家的尊重。 一路走來心中太多的疑惑,關於天道仙法,關於賴布衣,關於這裏的一切,如今也只能從曹操的口中去了解。

曹操雖然如今才五六歲,但是他的言行舉止確實不像個小孩,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這才擡頭笑了笑,道:“上仙真不記得了?”

我苦笑了一下,說:“實不相瞞,我並不是賴布衣,我只是來取回祖師爺留下的祕法天書而已。”

曹操聽到這話卻一點也不驚訝,反而玩味的笑了笑。

這種玩味的笑意從一個看上去只有五六歲的孩子臉上露出來,真的很有幾分怪異。

“既然上仙想知道,那孤便告訴你是怎麼回事吧!”曹操嘆了口氣,顯然是答應講了。

我們大喜,接着曹操就對我們講起了一段千年往事……

原來,在兩千年前,曹操爲圖大業,但最後大業未盡,天下三分,而曹操自己卻天命已到。他心中無盡遺憾,於是就想要求一個長生不死之術。

曹操派人尋找天下奇人異士,最後自然是尋不到長生不死的辦法。

不過死雖然難免,但卻有一奇士告訴曹操,可以有辦法讓他死後永生。

曹操一聽大喜,就問他是何辦法?

那位奇士就說:“問世間誰人無憂,唯神仙逍遙無憂。大羅神仙居於大羅天,不老不死永生不滅,仙境極樂無所憂愁。紅塵凡人居於地界,順生應死繁衍不息,得失苦樂情慾交熾。對修真者而言,世間的功名利祿榮華富貴,在時間長河中不過轉眼雲煙,只有飛昇紫府位列仙班,纔是永恆的追求。”

那位奇人所說的自然就是修仙才能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