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誌慶和鍾奎繞道去了門鄰村。家裏喜氣洋洋。準備給他接風。。

明天就是中元節了。鍾奎能在中元節趕回來。真心的是菩薩保佑。冉琴跪拜在神像面前。又是叩頭又是叩首的。

蔣蓉的恐怖小說已經發表。很多家雜誌刊社來信約稿。她忙得不亦樂乎。韓雯雯和張恆還得幫忙整理。

韓雯雯看到其中寫到鬼怪。不由得好奇的問道:“蓉蓉。你看見過鬼嗎。”

蔣蓉說道:“我想的話。鬼由心生。心中無鬼。就沒有鬼咯。”

三人爆發出一陣大笑。

陳俊進來偷偷塞給蔣蓉一件禮物。她含羞接過。悄悄一看。是求婚戒指。

遺憾的是。鍾奎究竟還是沒有回來。

誌慶一個人回來。 鎮世武神 告訴他們在半途鍾奎不見了。並且留有信函:我走了。去了應該去的地方。千萬別找。. 001 噩夢預兆

黑!無論想怎麼擺脫這種黑,感覺都是徒勞。這種黑就像女人頭上的髮絲,細細的、佈滿整個眼界。一直詭異的伸展着——

有聲音在喊:“蓉蓉,別去——”熟悉的聲音,時遠時近。縹緲就像薄紗,想要抓住卻沒有真實感。

蔣蓉下意識的慢慢回頭,她看見就在不遠處,佇立着好久都不見了的鐘奎。驚訝道:“奎哥?”就在她喊出來時,一股陰森惡寒的氣息從腳後跟處緩緩上升,最後將她整個人包住。

定睛一看,包裹住她的是那種詭異得不見底的黑——她再次看鐘奎,卻已不見!渾身的黑,層層疊疊就像具備魔力,一圈一圈緊緊的把她包裹住。

蔣蓉拼命的掙扎——大口大叫,卻喊不出聲音來。就在這時,從那黑色中,慢慢慢慢伸出一雙白煞煞的手,一路延伸着伸向她的脖子——

她瞪大眼睛,瞪得眼眶脹痛,感覺眼珠像要掉下來一樣,一跳一跳的疼痛——瞪大的眼珠子,隨着這雙入侵冰冷的手而移動。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如果任其發展下去,接下來會出現更加可怕的東西。直覺告訴她,這是一個噩夢,只是這個噩夢太過真實——終於她爆發出歇斯底里的大叫“啊啊啊啊……”

蔣蓉的大叫,驚動了屋裏酣睡在地板上的絲絲(小狗)小狗對着她的房門吠叫幾聲,搖擺着毛茸茸的尾巴就跑到門口。着急的樣子,仰望頭,嘶嘶低叫,兩腿趴在門扇上撓。

聆聽着門口傳來小狗抓撓房門發出嗤嗤誇誇的聲音。剛剛被噩夢嚇醒的蔣蓉抹一把冷汗。意識才算稍微清醒一點。記憶浮現剛纔的噩夢,想起剛纔的噩夢。渾身都不自在,毛毛的感覺,不過第一次夢見奎哥,她倒是覺得意外!

蔣蓉不喜歡這種噩夢。每一次的噩夢都有事情發生,起來攏一把頭髮,手指頭插進發絲,再次想起剛纔的夢境。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戰,究竟不知道爲什麼要做剛纔那個噩夢?沒有聽到老媽出聲,好像家裏就剩下絲絲,心想:老媽一定是去晨練了。

看看牀頭櫃的鬧鐘:整七點,她得抓緊時間行動起來。

對於蔣蓉來說,一天的時間真的不夠用:得去跑步,得去圖書館查資料,還得抽時間看恐怖電影尋找寫作靈感。還得陪伴老媽去醫院,排隊檢查身體等等!

祭品店現在已經全權交由給張恆和韓雯雯管理。

幾個不大也不顯眼的字體:(鍾奎祭品店)又是整整一個上午,細雨霏霏下個不停, 到處都是溼漉漉的。涼意襲人,人們微微縮着脖子,疾步前行。

轉角處一下子閃出一個人來,他先左右看看,然後確定沒有車輛才大踏步對着祭品店跑了過來。張恆認識此人,是韓雯雯的新同事叫崔文。

張恆手裏捏着雞毛撣子,停下清掃動作看着對方禮貌的問道:“你好,想買什麼?”

崔文貌似不是買東西來的,他站在櫃檯前東張西望,然後小心翼翼的問道:“雯雯在嗎?”

乍一聽對方是來找雯雯的,張恆心裏實在是不舒坦。“還沒有來,你沒有給她電話?”

“關機。”

“哦,那就沒法,你稍等一下。”

“好吧!”崔文無可奈何的樣子,視線期待的看向外面,極不情願的坐下來等待。

張恆對這個人沒有好感,倒不是因爲對方是韓雯雯同事的原因。而是覺得他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特別他還有一個英文名字peter。張恆覺得好好的中國人,幹嘛要取一外國人的名字?加上這次來,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愈發明顯。

儘管張恆做出很淡定的樣子,時不時來那麼點微笑(僵直的笑更確切些)。

可還是讓崔文感覺到自己好像不受歡迎。

“我找雯雯是想問她件事。”

張恆故意裝得很忙碌的樣子,隨意答覆問道:“什麼事?”

“這——”

見對方好像不想說的樣子,張恆聳聳肩道:“沒事,再等幾分鐘她就來了。”

“她媽媽好些了嗎?”崔文這是在試探張恆。想試探他是不是經常去韓雯雯家。

“應該好些了吧!”張恆模棱兩可的答覆道。手根本就沒有停下來,一直忙碌着。然後抽空擡一下眼皮道:“雯雯可能開機了,你再打試試。”

“哦。好的。”崔文拿出電話,按動撥號鍵——然後放在耳畔聆聽——一陣噪音,接着就像有什麼東西在爬動的簌簌聲音。接着就有了剛纔那種‘呃~呃~呃’跟喉嚨嗆水發不出聲音的怪聲。

他皺着眉頭,自言自語道:“奇怪。”然後把電話上上下下的看——電話是沒有毛病,可是?那種怪聲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張恆把你電話借我用一下。”

對方有電話,還借電話?張恆暗自嘀咕,嗨嗨一笑道:“對不起,昨晚玩遊戲,手機正充電呢。”

說話間,蔣蓉帶着絲絲信步走來。她這是利用跑步的時間,順便來看看。

“蓉蓉早。”張恆滿臉堆笑迎出去招呼道。

蔣蓉,崔文是認識的。他這次來就是想要讓韓雯雯幫忙,找蔣蓉說點事。

見她來了,不由得趕緊起身去招呼道:“嗨,美女早。”

當然蔣蓉也認識崔文,手裏繫着拴住絲絲的帶子,矜持一笑道:“peter。早。”她覺得好奇怪,這麼早他就來了,不過,不用猜也是來找韓雯雯的。“你找雯雯?”

“也對,也不對。”崔文幽默道。

“哈!什麼意思?”

崔文覺得蔣蓉很好看,她身上有一種潛在,十分難得的氣質,是那種看一眼就沒法忘記的漂亮女孩。

“沒什麼意思,你方便,我請你吃油茶?”

“謝謝,不過最近火大,暫時不能吃。”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蔣蓉委婉的拒絕道。

一旁的張恆,嘴巴抖動,翻白眼悄悄的罵人呢!

崔文好奇:“張恆,你說的話好小聲。”

張恆尷尬,蹲下身子去逗小狗絲絲。

“說實話,我找你有急事。”崔文終於找到可以直奔主題的機會道。

蔣蓉詫異“什麼急事?”

崔文看一眼小狗和張恆,“我們邊走邊說?”

張恆生氣,媽蛋!一看你這個假洋鬼子就不是什麼好鳥。“蓉蓉,冉琴阿姨還要去醫院吧?”他這是故意打岔,就是不要崔文泡蔣蓉,再說了人家蔣蓉和陳俊馬上就結婚了,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出問題。 002 初戀情人

一切好像沒有改變。每天早起。洗臉漱口。完事上班。可是崔文最近覺得好像有些不對勁。這種不對勁的感覺來自再次出現在面前的馬子abby。

abby是他高中時期的戀人。abby是那種健康、開朗、有活力,渴望充滿新鮮刺激生活的女孩。他們倆曾經相愛。也無聲無息的分離。之後就沒有了消息。據說去了島國。

abby的家境不錯。父母都是高智商的生意人。他們深知。在當今市場經濟社會投資做生意。沒有良好的心態和理財能力是難以立足的。

因爲他們的成功具備一定的諷刺哲理。世界上富人並非全部高智商或者受過良好的教育。但他們富了。而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卻沒有發家致富。那些個博士爲中學畢業的老闆打工的事實隨處可見。

在他們年輕那個年代。因爲各種原因沒有學到多少知識。成爲他們一生中的遺憾。不過他們把期望放在女兒身上。期望女兒可以實現他們沒有實現的願望。變成一隻驕傲的金鳳凰。可是沒想到。abby卻在學校談戀愛時。父母就打定注意把她送去島國讀書。

崔文父母是高級知識分子。卻沒有教育好自己的兒子。他在abby悄然離開後。沮喪、禿廢、最後輟學。現今社會。你沒有學歷。沒有文憑真心的不好找工作。

無奈之下。他父母託在醫院上班的同學幫忙給崔文找了一份工作。在醫院掛號室上班。

那天:一個把自己嚴嚴實實捂住的女孩出現在他面前。

女孩帶着口罩。一對大而無神的眼睛。木然的盯他一眼。慌忙挪開視線。

崔文太熟悉她那對有着十足溫柔小女人味道細細柔柔的眉毛。

“abby.第一時間更新是你嗎。”

女孩驚愕的瞪大眼。沒有回答。十分驚懼的樣子。一步步後退。然後轉身就跑。不一會就消失在人羣裏。跑得無影無蹤。

因爲在上班。崔文不敢擅自離開。只能撐起身子探看一下。暗自猜測。重新開始工作。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怎麼也不能集中精力上班。腦海總是浮現他和abby在一起的甜蜜畫面。雖然已經好幾年不見。但是那一幕幕難以忘懷的畫面無數次出現在腦海裏。

他覺得自己的一生。基本上就毀這個曾經那麼依戀他。那麼愛他的女孩身上。心裏恨意難消。暗自打定注意去abby原地址的家看看。

崔文愛abby。他的英文名字還是她給取的……

綿軟得就像一隻小綿羊的abby。依偎在他溫暖的懷裏。

“文。我給你取一個英文名怎麼樣。”

“噗。不要。”崔文怕父母責怪。

“你不愛我。”

崔文用行動表示。嘴脣在她微涼的額頭上親吻一下。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愛在這裏。”

“那你就必須接受我給你取的英文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abby撒嬌道。

他捏了一把她嫩滑的臉蛋“好。”

“嗯。”崔文堵住了她的嘴。一陣柔情蜜意的親暱。躁動的感覺。兩人身影重疊。難分難捨……

‘滴~滴’刺耳的喇叭聲。把崔文的記憶斬斷。耳畔飄來司機的惡罵聲。同時也把他驚出一身冷汗。剛纔一門心思的沉溺在回憶中。差一點就給巷子裏出來的車子撞上。

巷子不寬。只能容納一輛車進出。進入巷子。要穿過這條巷子就到了a市最有名的富人區。

abby家很有錢。從他第一次進去時就感覺到了。當然那一次偷偷的去是abby帶他去的。當時abby的父母都不在。好像去什麼地方收款。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也就是那一次。他們倆在一起成功的偷嚐了禁果。之後abby很害怕。怕懷孕。甚至於一個多禮拜都不敢給崔文說話。後來發現例假來了。歡天喜地的塞給他一張紙條。說還想來一次……

巷子裏行人不多。巷子地面是那種石板鋪墊的路。有些地方已經鬆動。當自行車輪子碾壓上去時會發出‘哐~哐’的空響。遇到雨季。巷子裏會有積水.第一時間更新鬆動的石板下面全是積水。車輪子碾壓時。積水四濺。連褲管都會濺起泥點。髒兮兮的。讓人很不爽。

前面就是富人區。豪華別墅建築羣。依傍在楊柳提岸邊。abby的家在a座。3單元。米色的磨砂花崗石牆體。乳白色的聲控燈。整個一歐式風格的設計。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人的眼睛。

按動門鈴。心裏猜測abby在不在。也有些忐忑不安。東張西望的舉止。惹來附近巡邏的物業人員前來詢問。

“你是誰。”

“我。是abby的同學。”

“哦。不過她沒有在家。”

“沒有在家是什麼意思。”

“他們家沒有人。好像移民出國了。”

“不會吧。之前我還看見abby來醫院的。”崔文困惑不解的掃視一眼緊閉的房門。再次看向物業人員道:“她父母呢。”

“你身份證給我看看。”可能是見這丫的賴着不走。物業人員有幾分惱怒道。

崔文掏出身份證和工作證遞給對方。視線還停留在那緊閉的窗戶和房門上。

物業人員把證件還給他。口吻稍微緩和道:“他們家真的好久沒有看見人了。要是在家。爲毛沒有給你開門。”

見物業人員一臉誠懇的樣子。崔文也不好一直死纏爛打下去。既然屋裏沒有人。他只好離開。“好吧。那。我改天來看看。”

推着車子離開富人區。崔文覺得太奇怪了。abby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家裏沒有人。她在什麼地方。

剛纔雄心勃勃想要興師問罪。現在卻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崔文捫心自問:難道自己還對她不死心。感情這東西真的奇怪。 美女老闆的貼身男祕 一旦沾染上。就像給拷上了無法脫開的枷鎖。

斜陽慢慢落下。夜幕姍姍來臨。單調的身影不再單調。前後左右。都緊貼着一個晃盪的影子。崔文忽然有些害怕這些影子。記得自己曾經也是社會上一不學無術的浪蕩子。是父母不辭辛勞。一次次把他從社會大染缸裏打撈起來。看着兩鬢斑白的他們。他心酸。也感慨蹉跎歲月的無情。才重新回到正軌上來. 003 abby

華燈初上。在必經之路的一顆樹蔭下。一抹呆立不動的身影。嚇了崔文一跳。

這個世界沒有鬼神。父母是知識分子。一直信仰唯物主義。不相信這個世界的鬼神之說。他們的信仰影響了崔文。所以他也不相信什麼鬼神。

他曾經試圖改變韓雯雯的看法。幾經失敗最後不得不承認自己不但沒有改變韓雯雯。還差點被她給改變了。

崔文湊近了看。天。她不就是在白天看見的abby嗎。

“abby。是你嗎。”

“peter。”她還記得我。崔文心中一喜。同時從她顫抖的語調裏感到一種不可名狀的恐懼感。覺得她在害怕什麼。

“abby。真的是你。”欣喜替代了之前囤積在心裏的憤怒。他急切的走近她。感覺來自她身上的冷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你冷嗎。”

“嗯。”她真的在顫抖。

“去我家。”說出這句話。崔文有些爲難。父母會怎麼看待她。

“peter。我……你快走吧。”她驚恐的樣子。拉了拉剛剛在說話時。褪下一點點的口罩。很急的。想抽身離開。

“abby。你住在那。”

“求你別問。”abby帶着哭腔道。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去你家裏沒有人。”

“peter。我……我好害怕。”abby突然失控般。撲向崔文緊緊抱住他。嚶嚶哭泣起來。

“好了。好了。有我在。你會沒事的。”就在abby撲向他時。他打定主意要把abby帶回家去見父母。

蔣蓉用湯勺攪動一下油茶。奇怪崔文怎麼會停住不講了“繼續講。我在聽。”

“你還是吃完再說吧。”崔文好像有所顧忌。不願意再講述下去。

蔣蓉惦記在祭品店的絲絲。絲絲可還是第一次單獨留在祭品店。剛纔它對着崔文的狂吠。嚇得她趕緊讓張恆把它關進那間小屋裏纔算耳根清淨下來。

她看到崔文印堂發黑。印堂發黑。說明這是凶兆。看他的運勢實在是。不容樂觀。預示接下來一段時間內他會交上厄運。

蔣蓉曾經從韓雯雯口裏得知崔文不相信這些鬼神之說。那麼自然就不會相信她看見的這些。不過。他說找自己有急事。所以就給老媽打電話告知暫時有事。半小時之後回家。就這樣她和崔文來到附近來吃油茶。

崔文沒有心思吃油茶。給她講述了再次和abby邂逅的經過始末。

“她告訴你害怕什麼了嗎。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蔣蓉吃完油茶。優雅的抹一下嘴脣含笑道。

“abby給我講了一個故事。是她去留學時遭遇。”

蔣蓉沒有出聲。托腮認真的聆聽着……

abby所在的班級有多個國家的留學生。其中有黑人、白種人、還有其他膚色的學生。在他們當中abby個子較爲矮小。也經常受到各種鄙視和嘲諷。

爲了想要儘快融合進她們當中。abby很小心的應對她們的譏諷和嘲笑。對她們的無理要求。也一一照辦。島國一直流傳一個詭異的傳說。傳說就在學院附近有一家鬼屋。據說。鬼屋裏死了很多人。

爲了想要證明自己膽大。 一朵婚花出牆來 有幾名學生躍躍欲試想要在禮拜天去看看這間鬼屋。

abby也被破例受邀之中。這多少讓她有點受寵若驚。因爲這些同學驕傲得就像公主。無論何時何地舉辦什麼活動。都拒絕她參加。她們說她矮小得就像老鼠。什麼也幹不了。會影響團隊的榮譽。可是她卻不知道她們暗地裏。把她當做賭注籌碼來打賭。

同學們私底下打賭說abby是世界上最膽小的人種。說不定會嚇得尿褲子。如果是一起進。一起出。abby也無所畏懼。因爲她也喜好這些刺激遊戲。儘管謠傳說凡是進了這間屋子裏的人都要死。但是在沒有目睹事實發生之前。誰也不會信這個邪。

可是同學們卻用了一個最爲卑鄙的手段來折磨她。

那間鬼屋不得不說很陰森。因爲很久沒有人居住。房屋的四周長滿野草。房屋也有些腐朽。看着很荒涼也很詭異的感覺。

abby不想被人認爲膽小。故意勇敢的走在最前頭。黑乎乎的牆壁。四周充滿發黴的味道。進入之後陰風陣陣的感覺。讓人十分的不舒服。毛骨悚然那種。

“abby。你說這個世界有鬼嗎。”捲髮的金髮同學。眨巴着藍幽幽就像洋娃娃般的眼睛。玩味的目光看着她問道。

abby也是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的。她只相信錢。有錢比什麼都好。就像peter。他父母高級知識分子。卻一輩子只能做一個窮教書的。而她的父母。雖然沒有文化。卻有錢。要不然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出國留學。

abby不假思索道:“這個世界有一種鬼。那就是窮鬼。”

“youarereallyfunny。”(你真有趣)那位金髮碧眼的同學大笑道。其他同學也捧腹大笑。整個屋裏好像響徹着詭異的大笑聲。

就在這時。有一個高大得跟男人骨架差不多的黑人同學。一把把abby猝不及防的推進一個寬大的空格中。咯吱一聲。把外面的木門給拉來關上。

abby被這突發的事變給嚇懵了。稍後清醒過來是她們故意在捉弄她時。嚇得急忙拍打木門大喊道:“openthedoor,openthedoor”(開門。開門)

可是外面除了更大的笑聲外。沒有誰給她開門。

abby的手掌心都拍打疼了。無法推、拉開木門。眼淚水就像絕提的洪水滾滾而來。“ibegyouopenthedoor,imafraid!”(求求你們快開門吧。我怕)喊着。喊着。她聽到外面傳來肆意的笑聲和譏諷。

嘲笑的聲音道:“sheadmitthatsheaoward,”(她承認自己是個膽小鬼)

有人驚慌道:“thedoorannotopen(門打不開)

聽到外面這麼一說。abby愈發的害怕。恐懼就像瘟疫傳遍全身。儘管手指抓撓木門已經很疼。可是她還是抓狂般使勁的想把木門拉開。520小說 004 未見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