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到從飛機上她就不停纏繞自己以及搭訕,昨晚更是哄騙自己喝下酒。

如果他沒有判斷錯誤自己喝下的紅酒是放了葯的,一個被下藥以後的自己怎麼可能對她怎樣?

短短時間中林均已經想清楚前因後果,恐怕一開始她就是抱著目的接近自己。

自己有什麼?欠了很多錢,有一個小公寓以及便宜的代步車。

從她的言行舉止以及穿著品牌來看,她不是普通女孩,她肯定不是圖自己這個人。

那麼……

林均的眼神倏然變冷,不是沖著他就是沖著司厲霆,或者帝凰。

什麼都可以動,唯獨帝凰和司厲霆不能動。

洛汐佯裝離開,這種時候男人不都會拉住她嗎?這個男人居然無動於衷。

她都要走出房間了,沒有聽到林均開口,反而感覺到他看向自己的視線不善。

洛汐回頭對上一雙冰冷的眼睛,彷彿早就看破她所有的偽裝。

這個男人難道已經知道了?不可能的,洛汐心裡咯噔一下。

她梨花帶雨的朝著林均撲來,「你這個渣男,昨晚你吻我的時候你都忘了嗎? 將軍不容易 你是不是吃了不想承認!」

電話鈴聲響起,林均想要去接電話,然而身邊的女人鬧騰不已。

直到快要結束他才接起了電話,發現是司厲霆,他沒來由一慌。

電話中傳來司厲霆調侃的話,林均身上的冷意頓消。

「司總,你不要誤會,我真的和她沒什麼的。」

「都在一張床上睡過了,還說沒什麼?」洛汐趁機添油加醋,直接掛到了林均身上。

司厲霆已經掛了電話,林均心裡已經有了計較。

既然確定這個女人不是沖著自己來的,如果現在質問肯定也問不出什麼,反而會打草驚蛇。

他不如好好看看她在算計著什麼,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總比她在暗中搞鬼的好。

說不定她會對司厲霆,又或者顧錦和小少爺有威脅。

「昨晚我們真的有什麼?」林均開口道。

「你真的什麼不記得了?」洛溪覺得他前後態度有些變化,但也沒有多想,趕緊點頭。

「一點都沒有印象,如果我真的侵犯了你,我會負責。」他說的是如果。

林均心中很清楚他在那樣的情況下不可能對女人做出什麼。

這句話讓洛汐心裡也有些慌,總感覺自己撒謊被人看穿。

他一個沒有經歷過女人的傻小子應該不懂這些才是,想到這她又稍微有了一點底氣。

故意裝作羞答答的低頭,「是,我們已經……」

「那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買機票回國。」

「啊?這麼突然?」

林均抓著她的手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他的視線彷彿會穿透一切看到她的心裡。「你不是想要我負責,現在我願意負責,怎麼,你不願意?」 顧錦開心的回來,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證明她心情極好。

本來是想像過去那樣直接朝著司厲霆的懷裡撲去,然而才撲了一半想到他身體還有傷急急停下。

看著女人急剎車的樣子司厲霆覺得十分可愛,一伸手將她帶入懷中。

「老婆,想抱就抱,對於你是免費的。」

顧錦在他懷裡嘟著小嘴,「對外收費就能抱了?」

「無價。」

「我怕碰到了你的傷口,今天身體有沒有好一點了?」

「我哪有那麼嬌氣,小笨蛋,你知道為什麼男人的身材普遍比女人高大的原因嗎?」

顧錦搖搖頭,「為什麼呀?」

「我們的懷抱天生就是用來抱心愛的女人,讓女人覺得有安全感。」

顧錦笑了笑,「胡扯,就是你想抱我。」

「是是是,老婆離開我一個小時,我已經有六十分鐘沒有擁抱你了。」

兩人相視一笑,小竹幽幽從旁邊經過,「少爺,太太,你們還是考慮一下我這個單身人士,天天這麼虐狗,狗糧都吃不消了。」

東京上空的烏鴉 之前小少爺在兩人還算是收斂一點,司厲霆平時上班,兩人就只有晚上在家。

晚上把房門一關,要說什麼悄悄話自己都聽不到。

現在司厲霆受傷在家休息,又沒有小諾諾在,兩人那叫一個如膠似漆。

身上像是沾了520強力膠水一樣,誰都扯不下來。

一聽到小竹這麼說,顧錦像是一隻竄天猴,「嗖」地一下就從司厲霆懷中鑽出來跳到小竹身邊。

「說起來小竹也二十幾歲了還沒有談戀愛,是該考慮一下婚姻大事了,你有沒有看上的人?

司機張如何?保鏢李也不錯的,家裡就他一個,父母健在,公婆比較好相處。」

小竹被顧錦的瘋狂給嚇了一跳,「太太,我心裡已經有喜歡的人,不勞你費心,我,我去收拾院子。」

顧錦摸著沒有鬍子的下巴,一副偵探的表情,「厲霆哥哥,你說小竹喜歡誰呢?」

司厲霆一把將顧錦薅回懷中,「小竹喜歡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這媒婆是不是當上癮了?

在公司非要撮合林助理和那洛什麼的,現在回家也不安分,剛剛林助理都告狀告到我這裡來了。」

顧錦嘟著嘴,「哼,林助理居然敢告我的狀,回頭我就去教幾招,讓譚洛汐榨乾他!」

額頭被司厲霆彈了一下,「你啊,怪不得林助理說你學壞了。」

顧錦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笑眯眯道:「我要是變壞了那也是你教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司厲霆看她得意的樣子,這幾天顧錦被各種事情給壓著,她已經很久都沒有露出這麼開心的模樣。

如果給人牽線搭橋會讓她開心的話,那麼司厲霆是不反對的。

趁著小東西開心的時候,他移到顧錦耳邊,輕輕咬著她的耳垂。

「蘇蘇,你說要教洛什麼的幾招榨乾林助理,看樣子你很懂了,不如你先用在我身上,讓我看看有沒有效果。

要是沒有效果,你這師傅當得可不稱職。」

顧錦差點沒有被他給氣死,這人怎麼如此見縫插針。

「厲霆哥哥,我就是和你說笑,我自己都不會,哪會教別人,我去換被子,昨晚……」

說著她就要逃走,被司厲霆一把薅回來。

「不會沒有關係,我可以教你,包教包會,反正時間還早,我們就開始訓練吧!」

「厲霆哥哥……我錯了,我不該說這種話題。」

顧錦在劫難逃的回了房間,要是不依著他,某人就要親自來扛人了。

扛人是沒有問題,但她怕扯到了他身上的傷。

翻雲覆雨,繾綣纏綿。

兩人分離太久的時間,上一次又分開一年,孕期孕后都沒有機會,司厲霆彷彿是要將以前缺少的通通補回來。

顧錦躺在他的手臂上,這樣不用管其它,只有兩個人的世界對她們來說一直都很少。

百聞集 她用手指描繪著他英俊的臉部輪廓,司厲霆捉住她的手放在唇邊親吻了一下。

「厲霆哥哥,你說你當初那麼冷,其她女人你看都不看一眼,就因為我在做兼職的時候給你遞了一包紙巾你就愛上我了?」

「在人最疲憊的時候有一個人扶上一把是雪中送炭,也許在夜場的那一次並不是我和你第一次見面。

那時候我就覺得你很熟悉,彷彿以前在哪見過。」

「我們以前還見過?」顧錦仔細回想,卻沒有想到任何線索。

「想不明白就不用想了,我也只是覺得覺得你眼熟,具體的事情不記得了,反正現在我們好好的在一起就夠了。

你還為我生下了錦諾,給了我一個家,謝謝你,蘇蘇。」

「等擺平了愛麗絲她們,我們一家人就能團圓了。」

司厲霆揉了揉她的頭,「嗯,到時候我們就回美國安心過日子,你負責貌美如花,我負責賺錢養家。」

「在此之前,我得先幫譚洛汐搞定林助理,給林助理一個家,這樣厲霆哥哥才能安心和我去美國。」

司厲霆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子,「你啊,什麼時候迷上做小紅娘了?」

「才不是迷上做紅娘,是我覺得能夠找到你很幸福,所以我想要其他人都和我一樣幸福。

譚小姐雖然是有些目的,不過我能感覺到她是真的很喜歡林助理。

從她的背景和談吐分析,人家肚子也是有貨的,你說像這樣長得漂亮,身材也好,還這麼優秀的女孩子上哪裡去找。

當初是你一句話改變了她的家庭,冤有頭債有主,要報仇也得找你報,可不能斷了我們林助理的好姻緣。」

「小東西,敢這麼對我說話了?好,那我讓她來找我報仇,聽說她還有一個姐姐未婚,不如……」

司厲霆壞壞一笑,顧錦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不許說,你還想要找小的不成?」

拿開她的小手,「不是蘇蘇讓人來找我報仇嘛,難道你沒聽過有多恨就有多愛,萬一人家真喜歡我呢?」

「哼,她敢,要是她敢喜歡你,我就……」

「你就怎麼?」

「我就把她的心掰開了揉碎了裹上雞蛋液,粘上麵包糠,下鍋炸至金黃酥脆控油撈出,把隔壁小孩都饞哭。」

司厲霆低笑聲傳來,「我的蘇蘇怎麼這麼可愛。」

「還不是厲霆哥哥你太勾人了,左一個愛麗絲,右一個齊嫣然。

對了,說到齊嫣然,在醫院的時候我揍了她一頓,你不心疼吧?」

那天顧錦是氣瘋了,要不是齊嫣然分心開得太快,司厲霆也不會受傷。

看著躺在床上的司厲霆,別說是打齊嫣然了,顧錦恨不得拿著鐵鍬去撬齊嫣然的祖墳,讓她先祖生出她這個禍害。

「當然會心疼了。」司厲霆想也沒想的回答。

顧錦表情一臉冷漠,司厲霆彷彿看到顧錦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手拿菜刀魔鬼一點點變大。

「你再說一遍。」

司厲霆最喜歡小女人吃醋的樣子,他輕輕一笑,拉著她的手,「寶貝,我是心疼你把手打疼了。」

這個撩人狂魔,一句話就打消了顧錦身上所有的怒氣,「厲霆哥哥,你怎麼這麼壞。」

「因為我喜歡看寶貝吃醋的樣子。」

「哼,惡劣的男人,你老實說,之前齊嫣然也救過你,如果我真的要動她,你會不會心疼?」

司厲霆輕輕撫摸著顧錦的臉頰,「小笨蛋,她是什麼地位,你是什麼地位,她配和你相提並論?

前幾年她要什麼我給她買什麼,幫助齊家接了不少訂單,如果沒有我,你以為齊家會有今天?

我欠她的早就還清,如果她以為這樣在我心中就有不同的地位那就是大錯特錯。」

「如果她再對你有所圖謀呢?」

「那老婆就把她的心掰開揉碎,裹上雞蛋液,粘上麵包糠,下鍋炸至金黃酥脆控油撈出,把隔壁小孩饞哭。」

司厲霆把她剛剛說的話重複一遍,顧錦輕輕一笑,「老公你要不要這麼可愛,好啦,纏綿了這麼久也夠了,該起床了吧?」

指針指向十一點,顧錦還打算給他做水煮魚,昨晚特地煲的雞湯,她越來越像是一個賢妻良母。

顧錦掀開被子起床,回頭看到司厲霆還賴在床上不起來。

「老公,不許賴床。」

「我要蘇蘇的親親抱抱才能起來。」司厲霆張開雙手,調皮的就像是一個大孩子。

顧錦無奈,只好走到床邊親了他的臉頰一下,「我的睡美男,該起來了。」

司厲霆卻是大手攬住她的後腦勺,將她的唇壓下。

門口傳來小竹的敲門聲,「太太,先生,家裡來客人了。」

顧錦輕輕推開司厲霆,「別鬧了,有客人。」

不知道是不是唐茗,平時她們家來的人本來就不多。

「是一位姓齊的小姐。」

顧錦瞪了一眼司厲霆,「瞧,你招惹的風流債來了。」

「老婆大人冤枉,我可是連她一根手指都沒動。」

顧錦朝著外面道:「讓她在樓下等我,我馬上下來。」

「好的太太。」

顧錦去沖了一個澡,隨便換了一條真絲裙下了樓。

出門的時候朝著司厲霆瞪了一眼,「你給我呆在樓上,我這就下去將她炸至金黃。」司厲霆裹著被子,彷彿被人凌辱一樣慘兮兮回答:「是,老婆大人。」 洛汐本來很有自信,此刻對上林均那雙冷靜得過分的眼神她就覺得有些心虛。

彷彿他的眼睛一眼就看透了她的想法,他一個感情白痴,從來沒有碰過女人的愣頭青會知道?

怎麼都覺得不太可能,是自己做賊心虛吧。

她抬起頭斂去眼中的複雜,裝作喜出望外的樣子,「真,真的?你真的要我當你的女朋友?」

「如果我真的對你做了那樣的事情,對你負責也是應該。」林均再三強調如果。

他其實是在給這個女人機會,她要是知難而退自己也就既往不咎。

不過她要繼續這麼下去,那就不要怪自己了,任何人都不能動帝凰。

她低下頭一臉嬌羞的樣子,「我,我願意當你的女朋友,那個……均哥哥,在飛機上的時候我就有點喜歡你,所以我才會纏著你。」

換做其他男人早就去疼她愛她,哪裡還會思考那麼多。

為什麼林均會被司厲霆給看中,那就是他有著一個和計算機一樣的大腦。

不僅記憶力很強,而且是理智到了極點的人。

當然司厲霆從前也是這樣的機器怪,曾經他是個王者,直到後來遇到了顧錦……

林均並沒有對這個女人動心,司厲霆擔心他找不到老婆也不是白白擔心。

這些年來林均把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了工作,以至於他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彷彿除去工作之外的事情對他來說都是浪費時間的,女人哪裡有工作好玩?

洛汐在他面前所有的偽裝林均都看得清清楚楚,彷彿在看戲一樣。

從頭到尾他都只把自己當成一個觀眾,既然是觀眾又怎麼會把自己帶入進去動情?

洛汐顯然是太過於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不是她段位太低,而是她面對的就是一個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