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驛館的外面軍士盔甲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儘管軍隊已經在城中搜索了一個晚上了,但依舊沒有收隊的意思。

站在驛館院子裏的高焱儘管一夜未眠,但他的神情卻沒有絲毫疲憊,墨鴉的歸附讓高焱看到了封神榜的不同凡響,雖然可能會佔用他不少願力,但那是值得的,墨鴉代表的不只是他一個人,只要覆滅韓國,百鳥就會落入他高焱的手中。

不過,儘管收穫不錯,但現在使團恐怕將有大麻煩了,畢竟弄玉可是通過使團送到將軍府的。

就在高焱眺望遠方的朝霞的時候,斷水從驛館的外面走了進來。

斷水走路的步伐看上去從容不迫,但那比之平時更加急促的腳步讓高焱明白,斷水已經得到昨晚具體的情況了。

「五百主,姚上卿找你去客廳!」

高焱麾下的一名士兵走到身前躬身說道。

「我知道了!」

等高焱來到客廳的時候,姚賈在堂前來回踱步,神情滿是凝重。

看到高焱到來,姚賈停下了身形,看着高焱緩緩的說道:「高五百主,我們有麻煩了!」

一旁的斷水將事情大致給高焱講了一下。

對比了一下自己知道的情況,斷水知道的情況已經八九不離十,高焱暗自感嘆,羅網的情報能力果然很強。

「姚上卿覺得我們要怎麼做?還是說為了安全起見儘快離開新鄭?」

高焱用疑惑的口吻向上首的姚賈問道。

「離開是不可能的!」

姚賈微微搖頭,他來不可能灰溜溜的回國,更不可能容忍韓國完成合縱計劃。

「現在只能將我們知道的情況告訴姬無夜,看他能不能同我們繼續合作了!」

斷水開口說出了他的建議,畢竟現在他們這幾人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你說的有道理,但只怕他不會這麼簡單的將這件事放下,獅子大開口不可避免,甚至有可能開出我們難以承受的條件!這樣實在是太被動了!」

姚賈說完,不由得長嘆一聲。

「高五百主覺得我們要怎麼做為好!」

姚賈的問題讓高焱微微皺眉,這麼重要的事情姚賈為什麼會詢問他。

看着沒有說話的高焱,姚賈緩緩的開口說道:「高五百主,我知道你並不一般,現在不是藏拙的時候!」

見兩人眼睛都看向自己,高焱也知道若是不說點什麼恐怕是不能了。

但現在他們能做的其實有限。

「我認為斷水說的不錯,但不能僅僅是告知,我們要查到那些人的情況將交給姬無夜讓他明白我們的實力,再來溝通恐怕就會簡單很多!」

「或者我們可以製造更大的事件,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那樣我們就能有足夠的時間完成我們的任務!」

姚賈慢慢咀嚼著高焱的話語,緩緩的開口說道:「更大的事件?」

「不錯!既然事情已經到了如此關鍵時刻,為什麼不能快刀斬亂麻,將我們的目標一次性達成!」

此時姚賈和斷水齊刷刷的看向了說話的高焱,眼中流露出詫異的神情。

「這樣做是不是顯得太刻意了?而且是在如此關鍵時期!」

姚賈有點遲疑。

「如果幾次刺殺同時出現,那我們暴露的機會就會小很多!完成任務的同時也可以讓新鄭的水變的更渾!甚至可以超額完成這次的使命!」

思索了片刻的姚賈,參考了斷水和高焱計劃已經有了自己的謀算,安撫姬無夜必須要做,而想要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甚至完成破壞合縱的任務,那目標人物就只有那一個!

「張開地!」

若是殺了張開地,韓國想要繼續合縱就會變的相當困難,張開地有能力有資源能完成合縱,但韓國可沒有第二個像張開地那般的人物,而且隨着張開地的死亡,會讓韓國的權利層產生巨大的波動,以權術聞名的韓王安想要讓各方平衡會變的異常困難,因為能制衡姬無夜的只有張開地。

姚賈明白他們只能這樣做,甚至留個他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

感謝書友20170517170902926,大人53,香蕉的小軍哦,投的月票!!!!!!

感謝大家的推薦!!!!!!!

謝謝!!! 1月11號,上午八點。

京武和武大聯盟提前落位。

首站兩人,蘇北和陳家聲。

武大聯盟也清楚,獲勝唯一可能,就是陳家聲硬拼掉蘇北和韓旭。

一個蘇北還不夠。

因為韓旭也是二品高段!

京武還有三名二品中段!

這幾乎是不能贏的。

武大聯盟的目標其實只有一個八校聯盟了。

這一戰,註定會少了很多血腥。

首戰,蘇北勝的極為輕鬆。

陳家聲因為實力的快速提升,氣血掌控度下降許多。

每一招也只能爆發百分之十的氣血,堪堪掌握了自身氣血之力。

氣血不如蘇北,爆發不如蘇北,戰法進度不如蘇北。

加上為了保存實力,也少了拚死一戰的狠勁。

哪怕陳家聲想多撐一會,也根本做不到。

兩掌過後,直接被擊中心臟。

關鍵時刻宗師認輸出手,要不然蘇北這一掌可不會留情。

蘇北此時力量掌控度極強,每招都是最少的力量爆發出來。

戰勝一個陳家聲,氣血五分之一消耗都不到。

後面四人更加阻止不了蘇北了。

一掌一人,強勢一穿五!

這次比試,京武在高層中很被看好,在其他武大眼中都是最大的攔路虎。

可是在普通人眼中,京武有點不行的。

魔武出了一個二品巔峰,武大聯盟都有二品高段。

可蘇北用乾淨利落的戰鬥告訴眾人,二品高段和二品高段,是不一樣的!

看台上,唐峰面色有些沉重。

「方平,和京武一戰麻煩了。」

方平點點頭。

「本來還想看看蘇北實力如何,可惜差距太大。」

沒錯,在方平看來陳家聲為了快速突破,此時堪堪掌握自身氣血之力。

連蘇北的底牌都逼不出來。

他可不覺得,蘇北沒有掌握殺手鐧。

唐峰搖了搖頭。

「還是暴露出一些事情。

蘇北的氣血掌控度極高。」

「氣血掌控度?」

方平疑惑望去,問道:「蘇北這一戰每一招爆發出來的氣血都還不到殺手鐧層次,這還高么?」

之前他老師曾和他說過,一個武者如果能爆發自身百分之十的氣血,就算能掌握自身氣血了。

如果能爆發五分之一的氣血,就算殺手鐧。

爆發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就算是絕招了。

方平雖然判斷不清楚,但是方才蘇北每一招氣血絕不過百,只有幾十卡。

根本算不算殺手鐧。

唐峰解釋道:「你現在氣血五百多卡,掌握殺手鐧,一刀爆發一百卡氣血。

這一百卡氣血能全部斬到敵人身上么?」

方平搖搖頭。

「怎麼可能,氣血斬出去,哪能百分百斬到敵人。」

「你的氣血藉助刀斬出,力量分散。

你能將氣血凝聚成一根針么?」

方平也是搖頭,卻似乎有些明白唐峰的意思了。

戰法的真諦就是用最小的氣血爆發出更強的力量。

他暫時只能說朝着這個方向去走,而蘇北是隨手一招都可以做到。

都不需要藉助戰法幫助。

「你是說蘇北能做到?」

唐峰不由失笑。

「怎麼可能,他要能做到,我估計三品都可以無敵了。

隨便一掌,你可能都擋不住。

不過沒有百分百掌控,也很強。

他每一招氣血消耗都不高,爆發力量卻很強。所以即便一穿五,氣血消耗也不多。

明天你要小心了,至少靠着氣血想耗死他,你也未必耗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