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次很明顯是到了蘇若言花錢的時候,不然慕卿是不會這麼大方的。

看著菜單上昂貴的菜價,蘇若言頓時感到有些肉痛,伸手推開菜單。

「我好心痛,竟然交了你這種損友。」

「不要繼續裝了,今天不是說宋助理請客么?」

突然被點名的宋文愣了下,正要點頭的時候被蘇若言攔住了。

「你要是敢點頭的話,下一秒那個傢伙就會點很多菜。」

慕卿贊同地點了點頭,宋文頓時有些失笑。

「沒事的,我的工資還是夠吃飯的。」

聞言,蘇若言認真的看了宋文許久,終是嘆了口氣。

「果然,人和人區別,比人和豬的區別都大,明明都在同一家公司,工資卻是天差地別。」

「每個月進賬八千多的人還嫌工資少么?」

慕卿有些無奈的吐槽蘇若言,都快九千一個月的工資居然還嫌賺的少?

「你每個月近兩萬的工資還壓榨我好意思么?」

蘇若言不滿地翻了個白眼,早知道當初她也去學程序員的工作了,誰讓她偏偏學了會計呢?

聽到這話,慕卿不由得挑了挑眉:「話說宋助理的工資每個月是多少錢啊?」


「大概五到十萬不等。」

宋文略微回憶了一下,應該是這麼多吧?再有的應該就是獎金了,他記不清。

蘇若言哀嚎著趴到桌子上:「大BOSS,給我漲漲工資吧,我現在居然都算是最底層的人了啊。」

「可以考慮。」

鑒於蘇若言和慕卿的關係,封時奕破天荒地回答了蘇若言。

蘇若言頓時雙眼放光的看向慕卿:「果然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做總裁老婆的閨蜜真是太好了。」

看著蘇若言一副見錢眼開的樣子,慕卿不由得有些頭痛。

「大姐,怎麼說你也是剛剛和宋助理見面,本性不要暴露的這麼徹底啊。」

蘇若言一秒變臉,恢復到淑女的樣子,轉頭看著宋文。

「剛剛你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有記住,我一直都是這麼淑女的。」

見狀,宋文嘴角不由得微微有些抽搐,強忍著不笑出聲,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吃過飯後,四人就在餐廳門外分開了。

慕卿坐在車上有些擔心的看著封時奕:「你最了解宋助理,你覺得他對若言是什麼感覺啊?」

「這些就不需要你去操心了,他們兩個的事情你也參與不進去的。」

雖然知道這句話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慕卿就是忍不住去詢問,害怕蘇若言會受傷。

知道慕卿心裡的想法,封時奕伸手摸了摸慕卿的腦袋。


「放心吧,宋文如果不喜歡你朋友的話會直說的,如果沒說就說明有好感。」

得到這個答案,慕卿心中也就沒有那麼擔心蘇若言了,畢竟封時奕應該不會看錯人。

「我能看出若言對宋助理有好感,至於喜歡到什麼程度我現在還不知道。」

「你現在是不是該考慮下我們兩個的事情?」

慕卿被封時奕說的有些茫然:「我們兩個怎麼了?」

「已經快十點了,你說晚上都應該做點什麼?」

封時奕說得異常曖昧,慕卿頓時漲紅了臉。

「你的腦子裡怎麼整天都想這些沒有用的事情啊?我今晚住客房。」

「客房沒有收拾,所以你還是在卧室睡吧。」

肉都到了嘴邊,封時奕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慕卿跑走?

不滿地白了封時奕一眼,慕卿低頭不看封時奕。

回到別墅后,封時奕直接伸手抓住想要逃跑的慕卿,將慕卿按在牆上。


不給慕卿說話的時間,封時奕低頭吻住慕卿誘人的紅唇,雙手迅速的拖著慕卿的衣服。

慕卿忽然伸手握住封時奕的手腕,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封時奕。

「我剛剛感覺到,我好像來親戚了。」

聞言,封時奕的大腦瞬間停機,反應過來后,狠狠地咬了咬牙。

「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會來。」

慕卿真的很無辜,這是自小產之後第一次來親戚,她怎麼可能會早知道?

霸道總裁王俊凱溺寵嬌妻

而慕卿則是看著封時奕有些憋屈的表情不時地偷笑著。

平安度過一夜,慕卿滿足地伸了個懶腰。

耳邊傳來浴室淋浴的聲音,慕卿疑惑地轉頭看向剛剛出來的封時奕。

「洗完了?」

封時奕是絕對不會告訴慕卿他已經洗了三次冷水澡了。

隨意點了點頭,換好衣服出去幫慕卿準備早飯。

難道還在生昨晚的氣么?慕卿微微皺了皺眉,總覺得封時奕今天好像很不對勁。

想不出來到底哪裡不對勁,慕卿甩了甩頭,收拾好之後來到餐廳。

「你今天好像心情不是太好,難道還在生氣啊?」

「沒有,今天你需要去和馳遠集團談下最後的合作細節,然後我讓人帶你去做造型,晚上我帶你去參加慈善晚會。」

聽到這話,慕卿微微挑了挑眉。

「慈善晚會?我能不能不去?不喜歡這種場合。」 「以後你是要做顧太太的人,自然需要出席很多酒會宴會之類的,不喜歡可以露面就離開。」

封時奕伸手捏了捏慕卿的鼻子,封氏總裁夫人不出席宴會場合可不行。

慕卿只好點點頭:「那好吧,都聽你安排好了。」

由於封時奕上午有個重要會議,所以慕卿是由司機帶她去馳遠集團的。

這次到達馳遠集團后,很快就見到了肖志恆。

「肖總您好。」

「你好,坐下聊吧。」

肖志恆看到是慕卿來談合作事宜,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揚著。

而慕卿以為肖志恆是有什麼好事發生,也就沒有多問。

「這是我們公司最新做出的樣品和擬出的合作細節,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們這份合同就算是可以徹底完成了。」

聽到這話, 嗜寵吃貨小暖妻 ,不由得有些失落。

但還是伸手接過慕卿遞來的樣品,細細看過之後,肖志恆將樣品放回慕卿面前。

「能不能幫我演示下用法?」

慕卿頓時恍然大悟,連忙將樣品連接到電腦上。

「這個是這樣……」

演示結束后,慕卿抬頭看向肖志恆:「不知道肖總是否滿意呢?」

「很棒。」

肖志恆毫不掩飾對慕卿的欣賞,隨即接過慕卿手裡的合同簽上名字。

慕卿很自然地朝肖志恆伸出左手:「那就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看著伸來的手,肖志恆有片刻遲疑。

慕卿終於想起肖志恆的恐女症,正要收回手的時候,被肖志恆握住指尖,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震驚。

握住慕卿指尖的手指傳來一直酥麻感,像是被點擊似的,肖志恆連忙收回手。

看來剛剛只是不想讓她過於難堪啊,慕卿對肖志恆的紳士行為感到欣賞。

殊不知肖志恆此刻異常緊張,他覺得心臟快要跳出來了,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既然沒有什麼問題,那我就先離開了。」

聽到慕卿要離開,肖志恆連忙開口挽留。

「要不要喝杯咖啡再走?樓下新開了家咖啡廳,能不能去坐坐?」

慕卿有些詫異的看著肖志恆,難道他的恐女症這麼嚴重?連咖啡廳的女服務生都看不了么?

想著,慕卿點了點頭:「那好吧,喝杯咖啡再走。」

肖志恆心中默默地鬆了口氣,拿起外套帶著慕卿走向咖啡廳。

兩人之間的氛圍異常尷尬,慕卿不敢隨意說話,肖志恆緊張的不敢說話。

「那個,肖總是不是很喜歡這裡純的美式咖啡啊?」

慕卿看著肖志恆連糖和奶精都不放就開始喝咖啡,心中不由得感到有些佩服。

聞言,肖志恆終於反應過來他忘記在咖啡里加湯和奶精了,只能慌亂地點了點頭。

隨即放下手裡異常苦澀的咖啡,肖志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題,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和女生出來喝咖啡。

「不知道肖總喜不喜歡甜點啊?」

「我不喜歡太膩的東西,你要是想吃蛋糕的話就點幾塊吧。」

肖志恆終於開竅了,猜到慕卿這麼問可能是因為想要吃蛋糕,連忙讓服務生送來菜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