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灰原誠雖然平日里並不怎麼和別人交流,卻是稀罕的得到了個把巧克力。理由是灰原誠高冷的樣子有著別樣的魅力,吸引到了她們。

嘛,雖然說根本原因還是因為灰原誠看上去長的帥就是了。

當然也包扣這幾個女孩廣撒網多撈魚的緣故就是了。雖然並不是請求和灰原誠交往,但是抱著可以給對方留個印象,方便以後的各種操作就是了。

然而讓灰原誠沒有想到地是,霧島絢都這個小子,巧克力居然比班級不應該可以說是這一整個年級的所有男性加起來的還多!

畢竟霧島絢都來到這個學校以後就一直大出風頭甚至還成為了劍道社的新任大主將,再加上其分外帥氣冰冷的面孔更是讓霧島絢都的魅力直線上漲。

在有著學校六個年級近一半人數的劍道社,由於年幼又十分可愛的霧島絢都就收到了有錢的大姐姐們成噸的巧克力。

對於此,霧島絢都剛剛開始是拒絕的,但是一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那些人還帶球撞人,搞不過啊搞不過。霧島絢都的笑意不僅顯的有些張狂還帶著一些直流而下的口水,最後出動了一輛小拖車組成的小火車這才將巧克力山帶回了班級之中。

原本空曠至極的初一b班就這樣顯的擁擠起來。

「那個逼是故意的!」

「那個逼絕對是故意的!」

「媽的,他怎麼不去死。好羨慕啊!卧槽!」

「……」

明明周圍沒有人說話,但灰原誠卻是切實感受到了來自周圍旁人的怨念。這個絢都啊,真是。看來晚上不能讓他吃肉了。

對一切茫然而一無所知的霧島絢都全然不知,今天的晚餐要被消減了一番。

……

嘛,即使是情人節,社團的活動依舊還在繼續。

只是一走到社團活動室打開門的那一刻起,灰原誠感覺自己的眼睛出現了問題。要不然就是自己走錯了門。


於是重新關門,看了看門牌。的確就是心跳文學社。

那好吧,沒事了。灰原誠重新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而這時跟在身後的霞之丘詩羽卻是忍不住先笑了起來,她實在已經憋不住了。

至於霧島董香卻還滿是一臉期待的神情。只有西園寺一臉納悶的看著眼前的兩人,好奇的想知道灰原誠看到了什麼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走到門內,西園寺世界看到了兩個極為可愛而又熟悉的大美人。

眼前的兩個美人並不是真正的人類,甚至都不是真實純在的人物。那是她在動漫里看到的

去年和前年被灰原影視發布的萌王選舉活動中挑選出來的萌王。

前年的萌王叫**莉醬,人物來自於《要聽爸爸的話》。

去年的萌王叫做穹醬,人物來自於《德國骨科歡迎您》。

這是喜歡二次元文化的西園寺世界所極為喜歡的兩個角色。因此當她看到眼前的兩個小可愛,就忍不住抱了上去。

「唉呀!討厭!怎麼這樣!好棒哦!和真人一樣唉!就連觸感都是!這是誰的啊!」

灰原誠看到西園寺這個樣子,有點小尷尬,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他做為灰原影視的創始人。豈能不知眼前這兩個等身萌王的真實身份。甚至還知道她們每一個價值五百萬。

因為就在不久之前他的現任副總裁還打電話來問自要不要一套這個東西,如果需要的話,他會親自送一套來,而且還義正言辭的說絕不會讓人給發現。

灰原誠自然是拒絕的,他是那種變態嗎?當然不是。作為一個紳士,他有些想正在攀登神梯的冬馬曜子了……

然而讓灰原誠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此時一向不愛說話的桂言葉居然默默舉起了手來,更讓他想不到的是董香居然也跟著一起舉起了手來。

灰原誠有些奇怪的問道:

「你們買這個幹什麼啊?」

「啊,那個是。給你的……禮物。」桂言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說完之後就把太埋在自己已經頗具規模的聖女峰之中了。

「嗯,情人節禮物哦!」霧島董香,點了點頭表示肯定的說道。

「哈哈哈哈…額呵呵哈哈哈…唔嘿嘿……」霞之丘詩羽終於徹底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有於笑的太過猛烈更是一時之間喘不過氣起來。捂著肚子不停笑道。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

好啊,看來就是這個小妮子在搞事情啊,毫無疑問的,無需任何推理,灰原誠給霞之丘詩羽扣上了罪魁禍首的帽子。

看到霞之丘詩羽這樣的樣子,桂言葉和霧島董香心裡不禁同時咯噔一聲。不好,詩羽該不會是把她們給耍了吧!

原來在不久之前,霞之丘詩羽,就特意跑來問自己要準備什麼給伊藤同學買什麼當做情人節禮物。

那個時候的她,也正在苦惱這個問題。因此二人一起去向董香詢問著關於伊藤同學的情報。

……

「啊哦!少……表哥喜歡的東西啊?我想想,應該就是可愛的東西吧。表哥很喜歡可愛的東西哦。嗯,對了,表哥平時也總是在看動漫哦。他也很喜歡這個吧。」董香當然不知道灰原誠看動漫,只不過是在審核他那萬部資源,有哪些適合這個時候上架賺錢的。不過說灰原誠喜歡可愛的東西倒是沒有錯就是了,

「哦……我知道了!對了董香同學,你準備好為伊藤同學的情人節禮物了么?我和言葉打算一起去灰葉原買點好東西哦,你要和我們一起來么?」霞之丘詩羽聽到董香的話,對灰原誠的興趣感到有些吃驚,但並沒有說些什麼。因為她也超喜歡二次元噠!

「嗯,可以哦!什麼時候去呢?」霧島董香接受了霞之丘詩羽的邀請,因為時間也差不多快到情人節的時候了。她也應該準備好禮物的說。

而且和霞之丘她們一起出去,還能聽聽她們的意見,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

到了灰葉原之後,霞之丘詩羽和桂言葉還有董香走近了一家名為灰原二次元影視特別服務區的店面之中。雖然上面寫著14禁的大字,但是她們都已經大於14了因此沒有什麼問題。

裡面琳琅滿目的都是各種二次元的衍生產品。而且其色情程度並不是一般的大。

霞之丘詩羽,一臉陰惻惻的壞笑著,看著有些臉紅的桂言葉和董香,她好心的勸說道:

「唉,買禮物當然要從這裡選啦,相信我,伊藤同學一定早就想要這裡的東西了,只是他自己一個人不好意思來買哦。我們買這裡的東西他一定會開心da!」

「唔。可是,可是,這些里好多東西的圖案都沒有穿衣服唉!伊藤同學真的會喜歡么?」

「當然啦!你看這裡來的是不是都是一群男生呢?你看看他們的表情,是不是開心到噁心至極呢?伊藤同學肯定也會喜歡哦!畢竟這不也是他說的么?只有男人才懂男人。肯定是這樣啦,相信我。」霞之丘詩羽,沒有一點絲毫的自覺。即使哄騙這樣的純情小女生,連臉都不紅一樣。

「唉,伊藤同學真的會喜歡這種的么?董香,你說伊藤同學比較喜歡什麼樣子的呢。」言葉有些不自信的說著。

「哦!這個我知道!少爺說過!身不在高,米五就行,然則歐派,越大越好!」 經過了一次失敗,這次小兗特別謹慎。他們將敵人殺得屍橫遍野。

如血殘陽下,滿山都是屍首。這一仗是小兗領兵以來最殘酷一戰。雖然開始輸了,可是他奇迹般般的扳平了。

不但消滅了伏擊他們的幾千人,還消滅了敵人另一支五千人主力。

前面已經沒有險山了,小兗知道,自己守住這個山口,讓大軍通過,就是勝利。

前面敵人沒法伏擊自己了,那裡已經是平原了,前面敵人最多幾萬人排開,和商軍主力決戰。

可能敵人主帥江海也沒想想到會是如此吧。小兗看著那鮮紅大太陽,心潮澎湃。

太陽啊,你給我能量吧!小兗在默默說道。

經過了這次的殘酷的戰鬥,小兗知道,生死無情,戰爭無情。

只是前面就是東南夷都城。當然,在東南夷都城前,那是江海的主力。

這一仗如何打,還得宗成和大王說了算。

當宗成得知小兗的前鋒營傷亡大半的消息時,他嘆息一聲。

按規矩,敗軍之將是不能任用的,得馬上削職充軍。

可是很快,前線的張甲將軍詳細陳述了小兗在當時的功勞,沒有小兗,是不能反敗為勝的。而且那個山谷那樣險要,如果不經過殘酷戰鬥,也無法取勝。

就算是強攻也得死亡很多將士,現在結果是犧牲了幾千商軍,但是擊潰了敵人,殺死了近萬人。

這也是一個功勞,即使將功抵過,也能打平。

就這樣,宗成也嘆息一聲,既然張甲這樣說,那就將功抵過吧,這也是軍隊老規矩了。

宗成再度給了小兗五千兵馬,讓他繼續當前鋒。既然小兗立下功勞,以後還是他來做吧。

只是這個時候,前鋒作用已經沒有那樣大了。雙方的主力已經對峙。江海的大軍在前面擺開了陣型,將和商軍進行大戰。這場戰鬥將決定最後的結果。這正是商軍想要的。

當然,這一切,和小兗的衝擊是有關的。商軍沒有在山嶺中受到太多嚴重的襲擊。

以前那種幾萬人被襲擊殲滅的遭遇這次再沒出現。商王也很滿意這個結果。他知道,東南夷一定會被滅亡。

只是,面對一樣兵力的東南夷大軍,宗成知道,即使自己勝了也是慘勝。如果許風能迅速攻入東南夷首都,對面的軍隊將不戰而潰散。

這時候,許風正在挺近東南夷。經過了那些周折,許風他們一路前進,一路上的艱苦已經算不了什麽了。

「大家儘快,我們已經耽誤了不少的時間,說不定這些時間商軍將士傷亡了很多了!」許風說道。

「是呀,我們得到最新消息,小兗的前鋒營傷亡慘重,中了伏擊。差點全軍覆沒。但是小兗馬上調集了後面的軍隊殺了過去,全殲了敵人一萬人,加上伏擊他的敵人幾乎被他殺了。這場戰鬥不算輸。我們主力和敵人主力已經對峙在了一起。」張千說道。

許風點點頭,「我們翻過了這個山,就是東南夷都城!」

「是呀,我們馬上前進,爭取明日就到達東南夷都城外!」魯義說道。

這時已經是下午,他們努力行軍,終於在黃昏后,到達了那個大山山頂上。看著前方平原,許風百感交集。

他知道那裡就是東南夷首都了。

當晚,他們沒有生火,吃著大餅乾糧,悄悄在山上密林里潛伏。因為東南夷大軍都抽調到前線了,連日常一些巡邏的士兵都抽調去了。所以許風他們沒有看到啥巡視的人。


只是他知道,來襲擊自己的隊伍沒有回去,荒人國師不知道回去了沒,他們一定會做好準備的。

其實許風不知道的是,荒人已經離開了東南夷了。他在被許風擊傷之後,就知道,自己必須得走了。

這些年,幫劉貴妃效力,也有些好處,不過是些金銀之類。荒人知道,自己如果不走,這次失敗自己就得承擔責任。

這不是自己願意承擔的。而且,許風接下來一定會對都城發動進攻。自己受傷了,如果繼續接戰,說不定會輸。

所以荒人回到了都城,他悄悄拿著自己那些金銀走了。

臨走前,他給劉貴妃留了個書信,說了自己已經受傷,無法再打仗了。所以得先養傷。然後他給了劉貴妃一道符,這個符可以讓她在危險時候遁走,但是她不能帶走別人和太多的財富,不然會失效。

劉貴妃打開這個信的時候,心裡一驚,信落到了地上。那是一張絲帛。

劉貴妃在夕陽里,發獃了很久。她看著這一切想,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這個後宮第一的位置,如今要失去了嗎?

看著那些茶花盛開得如此艷麗,劉貴妃嘆息一聲。彷彿看到花瓣在凋零。

她拿好了那個符咒,她知道,那就是她的性命。只是真的管用不?她知道,荒人不會騙她的。

去堵截許風的人都沒有回來,騫人也在問這個事,只是劉雲裝作不知道。

騫人總是說,再等等吧。他以為雙方也許還沒接近呢,因為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也許他們沒有逼近,自己的人也沒有彙報。

只是他渾然不知到,危險已經臨近。

這天晚上,許風迷迷糊糊的,當他還在帳篷里睡覺的時候,一道光亮出現在他的頭頂。只是那個光亮一般普通人看不到。

那道白色光在許風頭頂盤旋著,白光中央,是一個圓形飛盤。那正是漢拔將軍和露絲小姐的飛盤。


露絲在飛盤中間指揮艙,看著漢拔將軍,「爹,我們又來到這裡。你說許風他這次一定能成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