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之所以將這個決定權給予蕭雅,林峯說的沒錯,蕭雅是鳳凰軒別墅的管家,她說了算,再者,以蕭雅的性格,能抵住杜雨、杜月兩人的輪番攻勢嗎?顯然不可能,甚至,說不定,到時候,反過來說情都是有可能發生,與其這樣,倒不如讓蕭雅在鳳凰軒立立威,省得別到時候真住下後,沒人管得了她們。

“蕭雅姐,峯哥都不反對,你看?”

果真,林峯的話音落下不久後,杜月就將目光投向了蕭雅,詢問道,現在只要蕭雅姐點頭,嘿嘿,這鳳凰軒別墅,就將會有她杜月、杜雨姐妹倆的一席之地。

“蕭雅姐,我可告訴你哦,要不是看在我們是閨蜜的份兒上,我小雨可不會和這大壞蛋住在一個屋檐下的,你可得要好好的感謝我才行。”

杜雨一個屁股坐下來,嘟喏着小嘴,倒還真有那麼一些範兒,殊不知,剛纔她的那些表現,早就已經出賣了她。

“好了,好了,你們就別在這兒一唱一和的了,你們倆的幾斤幾兩,我還不瞭解嗎?”

蕭雅無奈一笑,杜月、杜雨兩個丫頭的心思,蕭雅怎能看不出來,平日裏,這倆丫頭何時對一個男生如此客氣過,峯哥來峯哥去的,這裏面兒要是沒啥,鬼才信,不過回頭一想,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難道我們真會如當年小時候允下的願望一般,嫁給同一個男人?”忽然,蕭雅臉上一紅,想起了小時候,三人面對流星雨時,允下的願望。

“嘻嘻,我就知道蕭雅姐最好了。”既然蕭雅姐不反對,杜雨知道,那就是蕭雅姐答應了,一旁,杜月也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林峯,他會是自己的男人嗎?

“不過,在此之前,我可是要跟你們約法三章的。”

“啊,還要約法三章?”

“怎麼,有問題?如果做不到,那這事我看就算了…”

“別,別啊!我們答應還不成嘛…”

於是,三人在客廳內展開了一番熱烈的討論,最終,蕭雅以絕對的權力,大獲全勝,而杜月、杜雨,也紛紛成功佔據到了一席之地。 “好,這事你看着辦就行,對,金海醫科大學,叫秦歡。”說完,林峯掛掉了電話。

下午跟藤二龍見面的時候,林峯提了一下校外一條街的事情,想知道那片區域屬於哪一方勢力管轄,沒想到事兒調查的還挺快,這不才一會兒,就有了結果。

對方也是一個幫派組織,屬於三流勢力,不過,當藤二龍一個電話過去亮明自己的身份時,對方嚇得差點兒沒能抓住手機,如今的龍騰、猛虎,在這金海市南區,有誰不知,有誰不曉,自從一舉滅掉凱旋門後,儼然成爲了南區的霸主。

電話中,藤二龍倒也客氣,表明了自己的意思,需要校外一條街的管轄權,當然,藤二龍也不強勢,讓出一條街道來與其交換,聞言,對方哪裏敢接受,反而積極主動獻殷,最後,藤二龍也不好讓人家吃虧,給予了兩家酒吧,算是留作個交情。

既然如今校外一條街歸屬於藤二龍管理,那麼,林峯也不客氣,順便照顧一下秦歡,也就變成了舉手之勞。

至於秦蓮的事情,林峯知道,不能隱瞞太久,但是,卻需要一個合適的機會。

隨後,林峯也沒出門,做到電腦前,打開電腦,一陣鍵盤敲擊,進入到了一個網站,林峯剛一登陸,網站上就有人聯繫上了他。

“龍,今晚是雙飛還是單飛?”顯示屏上,跳出一個對話框,在一連串英文字母的後面,還外加了一個極度猥瑣的笑容。

龍是林峯在龍隱中的代號,在組織內,所有成員對外都有一個代號,甚至有些人,都已經忘卻了自己的真實姓名,只以代號爲名。

“我說比爾,你有這麼多的空閒時間,怎麼不去幫米國整理一下國庫,說不定鳳姐看你表現勤快,就多給你找幾個美女來了呢。”

林峯敲擊鍵盤,組織一段語言,發了出去,對於自己別墅被比爾監控一事,林峯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還很感激,這就是兄弟之情,比爾是林峯所認識人中的最強黑客。

當年,林峯在米國執行一個任務時,遇見了比爾,當時這傢伙正在被米國情報局特工追捕,巧合一下,林峯救了他,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個傢伙,還是個電腦黑客,之所爲被米國情報局特工盯上,是因爲他捲走了米國國庫中一大批的儲備金額,自那以後,比爾就跟隨了林峯,成爲了龍隱組織的成員之一。

當然,這個傢伙也是有缺點的,那就是喜歡美女,喜歡大量的美女,這一點,林峯對其很無語,好在這傢伙沒有什麼惡習,雙方發生關係,也都是在自願的情況下進行,而且出手也是大方。

“嘿,龍!這個還真被你給說準了,前天我還真去逛了一圈,撈了一筆,這不,其實我正忙着呢…”

消息過來,後面跟着幾個嘿咻嘿咻的動漫表情,看到這一幕,林峯一陣汗顏,這傢伙,幹這事還在跟自己聊天,真算是牛人了。


“得,那你繼續嘿咻吧,不過,忙完後,幫我查清銀狐在北俄的老底,安排一些人手過去,等我通知。”

林峯快速回了一句,暗暗佩服,島嶼上的這個時間應該是白天,這傢伙,精力還真不是一般的旺盛,不過,貌似這也是他的特長之一。

“龍,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滴滴,這一次,比爾回的很快。


“今天被幾隻蒼蠅給盯上了,正好龍隱也好久沒出去活動活動了,藉此機會,讓兄弟們去熱個身,練練手,順便給一些人提提醒。”

銀狐組織的老巢在北俄,這一點早前林峯從比爾傳過來的資料中已經獲知,對方是倭國稻川會旗下的一個僱傭軍組織,世界排名十三,林峯這麼做,打擊震懾銀狐是一個目的,而另外的一個目的,就是要牽制住其在金海市的發展勢頭。

“什麼?居然有人敢對你下手,好,這件事我現在就去做…”

太平洋某一島嶼,當比爾看見林峯迴的消息後,咻的一下提起褲子,對於身邊的幾個金髮美女,哪還有半點嘿咻的興趣,一咕嚕跑到大屏幕前,噼裏啪啦一陣鍵盤的敲擊,隨即,一張北俄的衛星地圖,就出現在那足足有數百英寸的巨幅顯示屏上,在龍隱,能夠讓比爾真正敬佩,願孝犬馬之勞的人不多,林峯是一個,還有一個就是鳳。

而一想起鳳,比爾就一陣哆嗦,不過,隨即,又跑了回去,給林峯迴了一條消息,鳳已前往金海市,然而,此刻的林峯,已經關掉電腦,來到了樓下。

“咦,她倆人呢?”

在客廳,林峯並沒有發現杜月、杜雨兩姐妹的身影,不由來到廚房,開口問道。

“呀!”


此時,蕭雅正在將鍋裏的西紅柿蛋湯倒出,忽然背後林峯的一聲,嚇了她一跳,手一抖,湯水給灑了一些出來,由於蕭雅穿的是拖鞋,於是,那些灑出來的湯水,直接給飛濺在了蕭雅那露出的潔白腳丫子上,一陣生疼,驚叫而出。

“怎麼了?”

見狀,林峯一個疾步上前,接過蕭雅手中的湯鍋,放在一邊,下一刻,林峯蹲下身來,一把抓住蕭雅的腳丫子,將其拖鞋脫掉, 惹火辣妻:乖,叫老公! ,不過,那雪白如凝脂一般的腳面上,還是有些兒發紅。

腳丫入手,軟軟的,柔若無骨而又晶瑩剔透,五個腳趾頭,調皮的翹着腦袋,不過,這個時候,林峯可無暇消受,將蕭雅抱起,放在一旁的凳子上,對着腳面吹了吹,道:“來,先坐下,我給你用溼毛巾敷一敷。”

說着,林峯跨步出去,找來一塊毛巾,用水浸溼後,擠了一把,將毛巾輕輕敷在蕭雅的腳面之上。

“還疼嗎?”

片刻後,林峯問了一聲,然而卻遲遲的沒有得到回答,林峯不由擡起頭來,卻是發現,此時的蕭雅,已經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謝謝你,峯哥,從來沒有一個人這樣的關心過我。”

說着,蕭雅一頭撲在林峯的懷中,一臉的幸福。 “小雨,還疼嗎?”

“疼,再抱緊一些好嗎?哇哈哈…,姐,我憋不住了!”

廚房間外的餐桌上,林峯主位,蕭雅,杜月、杜雨分別坐在兩側,只是,此刻這倆丫頭哪有一副吃飯的樣子,在那兒相互依偎着,一臉的含情脈脈,不時又一陣大笑。

顯然,剛纔發生在廚房的一幕,被這倆姐妹給撞見了,因此,纔有了現在的這麼一齣戲。

“我說小雨、小月,是不是吃東西還堵不住你們的嘴?”蕭雅滿臉羞紅,佯怒道。

“不,不是的,蕭雅姐,我們,我們只是也想體驗一下那種感覺。”

小雨捧着腹部,笑的有些兒肚子疼,不過,說實話,更多的應該是羨慕,其實,不論是杜月,還是杜雨,當她們倆看見林峯那滿是擔心和關切的眼神時,那一剎,她們都心動了,她們都好希望自己也能夠得到林峯這樣的呵護。

“好了,好了,快點吃飯吧,再不吃,菜都要涼了。”

林峯夾了一筷菜,放進杜雨的碗裏,說道,隨後,也給杜月夾了一筷子,這兩個丫頭再怎麼搞下去,這晚飯還不知道要吃到啥時候。

“嗯,好的!”

出奇的,林峯這一開口,倆姐妹居然都點頭答應了下來,隨即也不再嬉鬧,紛紛端起碗兒,抓起筷子扒起了飯來,而且,似乎吃的還很津津有味,然而,林峯不知,正是因爲他夾菜的這一動作,讓姐妹倆小小感動了一回,心裏得到了那麼一絲渴望的安慰。

“蕭雅,我給你盛碗湯去。”說着,林峯已經站起了身來,向着廚房走去。


“嘻嘻,蕭雅姐,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上峯哥了?”

見林峯不在,杜雨探出小腦袋,賊賊問道,一旁,杜月也是豎起了耳朵,把眨着眼睛盯着蕭雅,等着她的回答。

“想知道?”蕭雅故意賣着關子道。

“嗯!”兩人異口同聲,連連點頭。

“就不告訴你們!”蕭雅一笑,得意道,笑的很是開心。

“不說拉倒!” 再掌天庭 ,倆姐妹抓起飯碗,繼續猛扒了起來。

“……”

金海市公安局南區分局,局長辦公室內,杜若坐在電腦前已經足足兩個多小時,屏幕上的這些資料,他也足足看了兩個小時,當時林峯給他這個U盤時,杜若猜測應該是一些重要的東西,但是,卻沒想到,會重要的這個地步。

此刻,杜若想的已經不僅僅侷限於南區這一管轄地帶,而是整個金海市,林峯給他的資料實在是太重要了,有了這些情報,只要灑下天羅地網,諒他們插翅難飛,然而,杜若又十分的擔心,讓他遲遲不能下決定,今天上午召開的保密會議,杜若還歷歷在目,如今的他,做事需謹慎,再謹慎。

“叮鈴鈴,叮鈴鈴…”

就在這時,杜若辦公桌上那一個紅色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喂,我是杜若。”接起電話,杜若站起身來,腰桿筆直,這個座機號碼,知道的人不多,但凡能打進來的,一般都是杜若的上級。

“杜若,我是老葉呀!”電話那頭傳來一道聲音,嗓門洪亮而有力。

“是葉局啊,你好,你好!今個兒怎麼有空打我電話?”杜若口中的葉局,乃是國安局副局長葉德,也是杜若老領導當年手下的一員大將,年齡較杜若長上一些。

“怎麼,難道沒事就不能打電話了,不過,還真被你給說準了,這回兒真有事。”電話那頭先是一陣佯怒,不過,隨即,語氣就變得有些嚴肅。

“葉局,你說吧,只要杜若我能幫上忙的,警察局任你調遣。”這話兒,倒不是杜若說大話,雖然杜若還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兒,但僅憑這個電話是葉德打的,這就說明一個問題,此事恐怕非同小可。

“事情是這樣的,就在我打你電話前一小時,國安局收到一個國際友人提供的情報,世界排名第十三位的銀狐僱傭軍組織,已經祕密潛入金海市,似乎有什麼大動作,此事上級領導特別重視,故決定將由我帶隊,赴金海市展開調查。”電話裏,葉德將事情大概了說了一下。

“什麼時候來?”聞言,杜若一驚,不由問道,金海市是華夏十分重要的經濟樞紐中心,他身爲警察局分局局長,有責任和義務,要擔當起金海市的安全。

“明日一早抵達金海市。”葉德的回答,很是乾脆,隨即,兩人又簡單聊了一會。

剛掛掉電話,杜若忽然覺得這事,有些兒巧合,似乎葉德所說的這個事情,與自己正在調查的這個事兒,是同一件事。

“看來謎底只能等到明天才能揭曉了。”

說着,杜若給自己點了一根菸,如果兩者是同一件事,那這事就好辦多了。

京城。

一古老建築內,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吧嗒吧嗒抽着菸頭,此人正是剛剛跟杜若通完電話的葉德,只是此刻的他,眉頭有些緊縮。

片刻後,葉德打開電腦上的郵箱,裏面有一份匿名的郵件,沒有顯示郵件地址,郵件的背景色,和往常一樣,有着龍隱兩字。

對於龍隱,作爲華夏國安局副局的葉德,怎能不熟悉,在僱傭軍界,有着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有龍隱的地方,任何組織都要退避三舍,否則就當是大不敬,或是對其龍隱組織地位的挑釁,龍隱有權對其進行制裁,爲此,可想而知,這個組織在僱傭軍界的地位,是何等崇高。

當然,作爲華夏國安,對其也是做過很多的調查,但終究毫無所獲,好在對方似乎對華夏並沒有惡意,故此,這麼些年來,雙方倒也相處的還算和睦,甚至還有過幾次合作,而這一次,對方似乎是送了一份大禮,但,不知怎麼,葉德總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

片刻後,葉德站起身來,拿起桌上的紅色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出去,電話是打給老領導的,裏面傳來一位老人的聲音,兩人交談了很久。 風城諜影 ,已是晚上八點多,此時正值夜自修結束,校門口,男男女女,成羣結隊,很多人,當然,小攤小販也是不少,街道兩側,各色小吃、攤位、依次排列,吆喝聲,討價聲,熱鬧非常。

車子很好找,黑色的大衆帕薩特,車牌三個七,林峯走過去,靠在車門,沒見到秦歡的身影,於是,啪的一下,掏出一根菸來,點上,吞雲吐霧了起來。

林峯收到袁夢的短信留言,說車子停在醫科大的校門口,叫林峯自個去取一下,鑰匙在秦歡那兒,夜自修結束後會送出來,至於袁夢本人,由於晚上還有隨航任務,就先行離開了。

“小子,這是你的車?”

說着話,對面走過來四個青年,看樣子似乎有些兒派頭,不少人遠遠見到他們,都紛紛躲避開去。

“有事兒?”

聞言,林峯不解,貌似這車子也沒佔什麼道,再說,地上畫着停車位標示呢。

“你說呢,問你能沒事嗎?”

四青年中,爲首一個,四方臉的青年指了指車子的位置,問向林峯:“知道這個位置是誰的嗎?”

“不知道。”

面前的幾人,一看就知道還是學生,有些稚嫩,所以,林峯也懶的理他們,撇撇嘴,隨意道。

然而,林峯的這個動作,看在青年的眼中,卻是成了膽怯,成了畏懼,原本看林峯叼着煙,還有些沒底,生怕有着什麼後臺,踢到鐵板,此刻,那是徹底的無所忌憚了。

平日裏,四青年在校園內仗着有趙小飛撐腰,橫行霸道,恃強凌弱慣了,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個不長眼的愣頭,不好好敲打敲打欺上一筆,那簡直就是對不起他們的名號。

“知道我們是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