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姐姐老師,你放心,英傑走到哪裏就把你帶到哪裏,你以後就由我來養着!”龍英傑誠心誠意地說。

顏紅珠“撲哧”一聲笑了:“你看我的年紀是不是很老啊,得需要人來伺候了?”

龍英傑跟着笑道:“美女姐姐老師,您貌美如花,看上去小姑娘一般,怎麼說很老呢。我的意思是希望和您在一起罷了。”

顏紅珠沉默了一會兒,幽幽嘆了口氣:“龍英傑,我若得到肉體重生,我還是想回到我們顏族所在的午域。那裏畢竟是我生活了一百六十多年的家,也不知道我的族人們都平安嗎?”

兩個人正用神識交流着,巨猿忽然停下腳步開口道:“龍公子,養元泉到了。您看,閻姑娘正在那邊修煉突破呢!我們還是不要打擾她吧。”

龍英傑收回心神,舉目看去,果然看到在一處霧氣騰騰的泉眼旁邊,尚雲燕正盤腿坐在那裏修煉,那些乳白色氣體環繞着她,沿着她的百脈千穴正瘋狂地涌入尚雲燕的體內。

“老猿,我怎麼覺得這口泉有些特別?”龍英傑看着那些嫋嫋升騰的“霧氣”正在一縷縷的進入尚雲燕的身體,疑惑地說。


“這口泉可不是普通的泉,你看到的這些霧氣不是水霧,而是元氣,在這裏修煉一天,可頂的上在外邊修煉大半年的時間。要不,尚姑娘也不會先不見你,直接就跑來修煉了。她說你們這些人中她的修爲最低,她要抓緊時間提升,爭取不再拖你們的後腿。”

“這個養元泉比乾坤圈內的那棵龍涎果樹凝聚元氣的功用還強!”龍英傑表面上顯得很平靜,卻是暗暗心驚。

“這一枚上品丹藥能起到怎樣的效果?”龍英傑又問。

龍英傑對這丹藥很好奇。他自從掌握了上古龜甲裏的煉丹功法後,經過這段時間的學習,卻只能煉製一些下品丹藥,連中品都還不能煉製,更不用說上品丹藥了。

“這種丹藥性情平和,一枚丹藥可以提升武氣士兩階修爲,而對於武氣師則只能提升一階,對於武氣強者就基本不起作用了。”

“什麼,一枚丹藥就能提升武氣士兩階修爲?這也太神了!”龍英傑再一次被震撼了,心裏對提升煉丹能力的念頭更加炙熱。

“公子,這只是上古時期最普通的丹藥,還有更神奇的呢!”金毛巨猿淡淡地說。

****************************************************

各位大大,龍族五千年前滅族之因馬上就要揭開冰山一角。但是,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故事纔剛剛開始。請繼續關注《鐵血龍神》,她會給您講述一個不一樣的驚天地、泣鬼神的鐵血故事!

作品已簽約。因初到17K,前期耽誤了不少寶貴時間,大大們助老狐仙衝擊一下新書榜!鮮花、收藏這些免費的東西很重要哦!老狐仙天天都要,多多益善!

每增加500朵鮮花加更一章,行不行? 龍英傑和巨猿從養元泉回到龍化騰身旁。

他終於完全相信了靈魂實影所言,“撲通”跪倒在地,“咚咚咚” 足足給龍化騰磕了十個響頭:“龍英傑叩見老祖!”

龍化騰開懷大笑,大手一揮,龍英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你叫龍英傑,名字很好,少年英傑,我龍族的少年英傑!十幾歲即突破到武氣強者三階,嗯,現在應該可以突破到四階了,還是雙生武魂,的確是我龍族五千年來最優異的人才!想當年我凝練出第二個龍武魂時都已經二十多歲了!蒼天有眼,我龍族終於復興有望了!”

龍化騰卻不知道龍英傑還擁有兩顆紫色武氣丹。若是知道,他應該更加震驚了。

龍化騰忽然仰天喊道,“天一老祖,我龍族後繼有人,我要讓這個孩子擁有龍族最精純的血脈!您五千年前的願望就要實現,應該感到高興了!”

聲音在偌大的洞府內“嗡嗡”迴響。

龍英傑心念一動,說:“老祖,我已經見過天一老祖了!他老人家曾經對我提起過您。”

“什麼,你見過天一老祖?他老人家還活着?”龍化騰一招手,龍英傑的身體向他飛了過去。

龍英傑的身體沒有做出任何抗拒。

“你在哪裏見到他老人家的?他老人家有什麼交代?”龍化騰一聲接一聲地問,其言切切,其情切切。

得到天一老祖的消息後,一直沉穩的龍化騰終於不淡定了。

“回老祖,天一老祖已經隕落,我見到的只是他的一縷殘魂影像。”龍英傑說。

“哦!”龍化騰的眼睛裏頓時露出失望之色,“那你又是怎麼見到了老祖的殘魂影像呢?”

畢竟,若沒有天大的機緣,也不可能見到老祖的殘魂影像。

“前不久,我到宗祠去,受乾坤圈指引到了祖碑前,有幸祭出了老祖的殘魂影像。”

“乾坤圈?”龍化騰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在龍英傑脖子上的乾坤圈,目光中滿是激動,“果然是天一老祖的乾坤圈!孩子,快摘下來讓我拜見一下!”

龍英傑並不防備,順從地摘下乾坤圈遞給了化騰老祖。

龍化騰顫抖着手接過乾坤圈端詳良久,恭恭敬敬地把它擺放到一個石臺上,然後神情莊重地鞠了三躬,又迅速把乾坤圈還給了龍英傑。

“乾坤圈當年可是一件至寶,它裏邊自成乾坤,可以改變時間的流速,裏邊一年,外界十年,是家族獎勵天才武修修煉的寶器之一。可惜現在受傷極重。不過,你可以把它放到我那養元泉裏呆上一段時間,應該有助於乾坤圈恢復。”

“老祖,我在乾坤圈裏還種着一棵龍涎果樹,天一老祖說,龍涎果樹可以吸收天地靈氣,它自身所蘊含的元氣非常充沛,在它的下邊修煉一年也可以頂十年,如果再加上乾坤圈改變時光流速,那在裏邊修煉一年不是可以頂上二十年了嗎?”

龍英傑想想都覺得興奮。以後可以讓閻娘、江海涯他們沒事的時候到乾坤圈裏的龍涎果樹下修煉,這樣一年頂二十年,修爲一定會瘋長!

龍化騰的眼睛裏閃過驚異之色:“孩子,你居然還有龍涎果樹?這可是能夠結出上古五大靈藥排名第三的龍涎果的神樹啊!你簡直是我們龍族的福星啊!不過,”龍化騰笑道,“你對時間的計算卻是錯了!不是二十年,而是一年頂一百年!”

龍英傑仔細想了一下,搔搔頭皮不好意思地笑了:還天才呢,這點帳都算錯了!自己把十乘以十的關係考慮成十加十了。

這麼一算,他更加感到自己是得了兩件天大的寶貝!

“老祖。”龍英傑又說,“天一老祖說他在乾坤圈內封印了家族幾乎全部的武學和武器等寶貝,讓我一定不能泄露了這個祕密,以免招來殺身之禍。只是,我到現在都還不能打開裏邊的封印。”

對於自己的老祖,龍英傑一點也沒有隱瞞。他甚至希望化騰老祖幫助他解開封印。

但是,他的這點小心思落空了。

“老祖封印自有老祖的道理。你已經見過老祖,他卻沒有爲你解開乾坤圈的封印,想來是還沒有到解開它的時間,也或許老祖是想讓你依靠自己的能力去解開他。”

“孩子,你的當務之急是抓緊時間提高修爲,到時候許多真相你自然就明白了。”

說到這裏,龍化騰忽然像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問,“我們龍族現在居住在哪裏?”

“老祖,龍族現在移居到武氣大陸玄域華神國風雲城,因爲當年圖騰老祖在那裏發現了家族的大鎮壓碑,所以就在風雲城定居下來,五千年來一直在那裏繁衍生息,現在已經擁有數十萬之衆。”

“龍圖騰?這麼說你們都是我哥哥龍圖騰的後代?”龍化騰驚喜地問。

“先祖的確是龍圖騰。天一老祖沒有告訴我們真相之前,家族都盛傳他是一個廢的不能再廢的廢材,實在辱沒了先祖名聲!”

龍族後人的確沒有想到,蒙冤戴了五千年“廢材”帽子的先祖龍圖騰竟然是當時最爲妖孽的天才!

“好,太好了!沒想到我大哥的後人已經有了數十萬之衆!說大哥是家族廢的不能再廢的廢材,這純粹是胡說八道,以訛傳訛!圖騰大哥是當時龍族最妖異的天才,擁有家族最精純的龍血脈!四十多歲時已經是武氣尊者六階,顯現四個龍武魂,要不是發生了那場大戰,他可以問鼎大陸頂尖高手!”


“當年大戰,我族出戰敵人。大戰後期,天一老祖自知惜敗,偷偷撕裂異空間把重傷的我和一條火龍坐騎拋了出來。當時,老祖對我說,龍族的血脈能不能傳承下來就靠我倆了。我若能活下來,希望就寄託在我的身上,我若死了,就靠大哥龍圖騰。”

“但是,當時對手提出的要求是抹去圖騰大哥的記憶,廢了他的武氣丹和武魂,剔除他身上的精純龍脈精血,把一個由天才變成的廢材留在人間,讓他無奈而痛苦的繁衍後代。你說這一招有多麼狠毒陰損?”

“好在天一老祖預見到了這個結果,早已經事先讓圖騰大哥凝聚出三滴最精純的龍族精血,保存在一個玉瓶裏,讓我藏在身上帶出了異空間。”

“天一老祖有先見之明啊!我以爲我的死就宣佈了龍族的滅亡,誰知道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我們龍族的骨血!過幾天我把龍族最精純的精血融入你的血脈,這樣,這個世界上又將有龍族最精純的血脈流動了。”

龍化騰十分激動。

“老祖,天一老祖曾經提到過這三滴精血。可是,當時爲什麼發生了那場大戰?我們龍族被譽爲武氣大陸第一家族,卻爲什麼不敵對手?對手到底是誰?”龍英傑到現在竟然問不出那個對手是誰,來自哪裏!

“孩子,我只能和你說那場戰爭極其慘烈!我那時只是龍族的一個四十多歲的武修,因爲進步快一點,被老祖宗高看了一眼,經常待在他的身邊**。”

“那場滅族戰爭,天一老祖以千歲高齡之軀與敵苦戰,家族年齡在幾百歲的數十人全部參戰,他們都是尊者修爲的頂尖高手!”

“老祖在大陸五域開闢了五個異空間戰場,戰鬥持續了三個多月,敵我死傷數億!”

“孩子,數億之衆的廝殺和死亡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從空中到地上都是武修在戰鬥,空氣中飄蕩着血雨,那是真正的血雨,灑落到地上後彙集成血河!每一個犧牲者和戰鬥者都被鮮血浸染,空中的武修犧牲後跌落到地上,和地上犧牲者的屍體堆積成山,空氣中只有血腥味和屍臭味。”

“因爲怕屍體腐爛傳播瘟疫,雙方調出大量的的火屬性武修專門來焚燒屍體,異空間都被屍體燒紅了。”

“但是,這場戰爭龍族還是敗了!其實,也不能說是全敗,是兩敗俱傷!敵人最起碼沒有繼續掃蕩其他大家族的力量了。天一老祖自責說這場戰爭是敗在了他一個人的手裏,因爲他比對手只是弱了那麼一點點。”

“其實不是這樣,是有其他原因的。我族爲了戰爭不被波及到其他族羣,避免死傷更多的人類,我們以舉族之力接下了這場亙古未有的戰爭。老祖宗是這個大陸最偉大的存在!因爲他的存在,因爲我們龍族的犧牲,這個大陸纔有了這五千年的大體和平!”

“老祖,敵人到底是誰?難道他不是這個空間的生命?”龍英傑又追問了一次。這個問題他曾經問過天一老祖。

“孩子,既然天一老祖沒有回答你,我也不能說。記住,這是爲了保護你!在你沒有達到尊者修爲時,這個祕密沒有人會告訴你!因爲,你知道的越多,對你就越危險!我們不能搭上一個天才的性命和整個龍族的未來!”

“可是,天一老祖讓我到五域古戰場去接受他的傳承,說我可能五百年纔會達到他的高度,才能藉助大鎮壓碑和五行神器的力量殺死敵人!老祖,五百年,時間太漫長!”

龍英傑看着龍化騰:“老祖,幫助我,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變強,讓敵人徹底滅亡,再也不會給武氣大陸帶來一絲一毫的危險!”

***************************************************


已經有朋友送花和蓋章送票,老狐仙萬分感謝!

爲了衝擊書榜,老狐仙鄭重承諾:每增加五百朵鮮花加更一章。鮮花是免費的,若不用第二天會清零!送給《鐵血龍神》吧!我們是龍神一族! “老祖,您讓金元看護着極陽芝,是爲了得到極陽芝重生嗎?”望着魂魄狀態的老祖,龍英傑隱隱猜測到了老猿拼命保護極陽芝的原因。

現在,一株極陽芝兩個魂魄,而這兩個人分別是他的親人和恩人,龍英傑陷入了兩難選擇。

化騰老祖講述了事情的原委。

五千年前,大戰即將結束,天一老祖見無力挽回局面,龍族面臨滅族之災,於是,從家族最妖孽的天才龍圖騰身上抽取了三滴精血交給了龍化騰,並給了他一個裝着大量丹藥、家族武學的儲物戒指,偷偷撕裂空間,讓龍化騰騎在一條火龍身上逃出了異空間。

當時龍化騰和火龍都因參與大戰身受重傷,在穿越空間亂層時更是受到二次傷害,他倆的血液幾乎流盡,最後,一頭栽在了斷魂山上。

火龍落地後,因傷重無法自主控制身上的火焰,而它身上的烈火不同於一般火焰,立刻引發了一場大火。

這場大火一直燃燒了兩個月,附近方圓幾百裏都變成了一片火海,連岩石都溶化了!

大火過後,岩漿冷卻變成了赭紅色的新岩石。


火龍死去,只剩下了一具骨架。

龍化騰因元嬰受傷,氣息已無,神魂無法返回體內,幸好被躲在洞府中修煉的金毛巨猿發現。金毛巨猿心善,冒着被烈火燒死的危險把龍化騰的肉身拖入了洞府。

好在洞府自成乾坤,沒有受到外界大火的影響。金毛巨猿把龍化騰的肉身沉入養元泉內保護起來。後來,又在龍化騰的要求下找到火龍骨架,一併把它沉到了泉內。

好在洞府內有這個神奇的養元泉,龍化騰的儲物戒指中又有一把神奇的生海水晶瓶和一些溫養靈魂的丹藥,所以,他的靈魂雖然受傷,卻沒有消散。

龍化騰沒有想到的是,他在這個洞府中一住就是五千年。

有幾次,龍化騰曾想出去探聽一下龍族的消息,但是,洞府外灼熱的太陽和氣候並不適宜靈魂長期暴露,他的魂魄呆不上一個時辰就幾乎要消散。

萬般無奈,龍化騰只好呆在這裏等待時機。

金元是獸類,還不能幻化人形,無法到人類居住的地方探聽消息,五千年來,他兩個幾乎與世隔絕。

每日裏閒得無聊,龍化騰便教授金元武技功法打發寂寞。金元雖是獸類,但畢竟已經突破到了仙獸,倒把龍族的功夫學會了不少。

三千年前的一日,龍化騰心血來潮,魂魄飛到洞外,耗費了許多能量在洞口處刻下了一條巨龍,心存被族人發現的僥倖。沒想到功夫不負有心人,三千年後果然被龍英傑等人發現尋找了過來。

也就是在那一次,他偶然發現了生長在另一座山崖的純陽樹。

龍化騰知道純陽樹可以長出能夠起死回生的仙藥極陽芝,雖然機率非常小,但畢竟讓他有了期待。

純陽樹只有達到兩千歲後才具備生長極陽芝的條件,但那個時候的純陽樹還只有幾百歲,他這一等又是將近兩千年。

終於,在一千年前他驚喜地發現,那棵純陽樹上竟然真的長出了一株極陽芝的幼菌!

這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自此後,龍化騰幾乎每天都讓巨猿去那裏看上一眼,雖然知道在這荒無人煙、燕子不屙屎的地方不會有人來,但每天不看一眼他就不放心。

終於又度過了漫長的一千年。

最近一千年來,雖然有養元泉和丹藥等的滋養,但龍化騰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魂魄沒有以前凝實了。如果沒有極陽芝,他的魂魄可能再也堅持不上一千年就會消散於無形。

極陽芝給了他起死回生的希望!他相信自己如果能夠復活,武氣大陸上的龍族哪怕只剩下他一個人,他也有信心再把龍族重新壯大起來,實現天一老祖五千年前的遺願。

本以爲極陽芝出現在這裏就是天意爲他生長的,沒有人會惦記。但仙藥生長過程中會造成一些異象,極易引起能者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