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森原本面容平靜,聽到這個問題后,略有詫異的抬頭看着慕安安。

她以為,會問七爺為何生氣?

慕安安表情平靜,等待答案。

羅森停頓幾秒后,回答:「我是突然接到命令,早晨安排了私人飛機回來。」

「七爺回來之後就去接我?」慕安安又問。

「是。」

「好,我知道了。」

羅森點頭,「安安小姐,如若沒有其他問題,我就先上樓。」

慕安安點頭。

在羅森上樓前往書房時,她也跟着回了房間。

思緒依舊在宗政御身上。

剛才詢問羅森之前,慕安安有過兩個假設。

一,是京城那邊出現問題,所以宗政御不得不趕回來。

二,則是因為昨天她掛斷電話。

現在看來,兩個都不是。

如若昨天掛斷電話,七爺應該昨天晚上就回來了。

如若京城那邊出現問題,可七爺現在的冷漠是針對她的。

所以源頭還在慕安安身上。

慕安安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出來,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叩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慕安安思緒。

「進來。」慕安安收斂心神。

隨着她的回應,房門被推開,顧醫生背着藥箱踏入,「安安小姐,我來給你換藥。」

慕安安點頭。 被門外傅氏母子倆這麼一打岔,顧玉珠這會兒又生龍活虎了。

只是想起之前躺在床上的那個夢,她又覺得那絕對不是一個巧合。或許冥冥之中確實發生了什麼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

不過管他呢!

反正自己出現在這個陌生的朝代,還成為了一個受盡萬千寵愛的小姑娘,這本身就不是什麼科學能解釋的事情。

顧玉珠一向是一個豁達的人,既來之則安之。對於恍惚之間看到的並沒有多想。就是第二天應三舅舅看她的眼神頗為的幽怨……

顧玉珠尷尬的表示,雨我無瓜啊!誰讓你嚇唬我來着?身強力壯會打獵不怕大蛇了不起?

噫!她原本還琢磨著忽悠小舅帶她進山去呢!顧玉珠後知後覺的發現,經過這件事,她想進山找寶貝,似乎難度更大了一些……emmmm……

就很尷尬是不是?

但很快,全家人就開始忙碌了起來,連帶着顧玉珠也忙碌。

因為嚴鳳茹準備請客吃喬遷飯了。

這「喬遷飯」就得搬得體面又熱鬧,食材要好,客人們吃得越高興越好就意味着主人家以後的日子會越紅火。

所以嚴鳳茹半點都不心疼食材,好的食材就跟不要錢一樣的用牛車一車一車的運到青山村來。

青山村也因此變得格外熱鬧。因為要參加人家的喬遷宴還得每家送一道菜過來。

寓意鄰里和睦。不拘著是什麼,只要能做一盆菜就行。因此東家送來一捆大白菜,西家送來一筐雞蛋……

要家家戶戶送的東西都能單獨成一道菜不容易,但每家每戶送點材料還是可以的。

鄉下蔬菜相對不值錢。體面些的人家,送魚送肉,一般的人家送菜,送蛋……

嚴鳳茹領着一群村子裏相熟的婦人在處理食材,剛出了月子的應氏把孩子交給親娘傅氏,也進廚房幫忙。

雖然是家裏唯一的女孩,可應氏手腳利索,半點都不嬌氣,沒一會兒就跟村子裏原本不算太熟的嬸子嫂子們混熟了。她心裏就非常高興。

因為公婆去的早,家裏沒有長輩,沒人帶着「社交」,嚴家這些年確實在這方面欠缺一些。

現在因為嚴鳳茹的關係,都慢慢朝着好的方向。

傅氏抱着剛出月子的先外孫,也沒閑着,她正忙着跟人說話嘮嗑,聯絡感情,畢竟以後也住在一個村兒,那麼好的機會。可不得把關係處好?

母女兩人忙的不可開交。

林氏親娘唐氏領着林氏的嫂子也來幫忙了。

林氏的小兒子小麵條比應氏的小包子早生兩個多月,如今快四個月的小娃子養的白白胖胖的,咿咿呀呀的已經開始學人說話了,並且隱隱有認人的意思了。

沒辦法,林氏只好自己抱着,但看着一大家子都在忙,林氏這心裏就有些不得勁兒,於是抱着兒子進進出出的,就給傳話,或是拿點輕便的東西。

顧玉珠遠遠看見了,竟有些羨慕!

小哥顧青柏回來了,顧玉珠又得被拘在屋裏認字了!都有厭學情緒了!

「博學表哥,這個字不是這麼寫的,你看,應該這樣!你稍微耐心一點,其實並不難。」

那邊自家小哥已經在一本正經的教嚴梅花同學寫字了。跟他一起的還有一群耷拉着腦袋的小蘿蔔頭。

基本上,嚴家和應家三歲以上的小蘿蔔頭都在這了。並且一個個沮喪著一張臉。

看見他們那個凄凄慘慘的表情,顧玉珠表示,我又可以了!

這件事情還要從二舅娘林氏說起,林氏有一次撞見顧玉珠兄妹兩人在認字,顧青柏教,顧玉珠學,她就拜託顧青柏也教教她的倆兒子。

顧青柏是個尊敬長輩的好孩子,況且在年幼並且早慧的他看來。教妹妹是教,那再帶幾個弟弟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自從正式拜師,讀書認字之後。顧青柏就表現出了極高的讀書天賦,生字讀一遍,再寫一遍基本上就會了。

先生再解說一番字義,那字就跟刻在腦子裏一樣,想忘都忘不了。

不過自打讀過書之後,顧玉珠發現自家小哥越發一本正經了,就比如說也不管梅花表哥叫「梅花表哥」了,因為給人取外號是不尊重的一種表現。

讀書人知禮守禮,不可犯這樣粗淺的錯誤。

。 鳳鳴山莊歷代莊主都有自己的印章,這和皇室的玉璽還是不一樣,他們不是一個印章傳遞下去。

而是每個人都有獨有的印章。

老夫人當年刻了兩個印章,一個放在了自己的手中,另外一個,則給了薇兒小姐。

只有薇兒小姐手裏的印章,才是真正的玉璽!

縱然所刻制的手法一樣,但一樣的是材質,這印章的材質被暗閣拿在手中,即便你學會了刻制印章的辦法,也不可能仿製出來。

這也是為何,他一眼便能認出的緣故。

蕭逸傻眼了,驚得目瞪口呆。

他還不知道關於暗閣的這些事情。

確實,在眾長老中,弘毅年紀最大,當年亦是一滯跟在老莊主身後,他能知道這些不足為奇。

其他人終究是不如他。

「你說的薇兒小姐的那兩個女兒,在什麼地方?」弘毅急忙按住了蕭逸的肩膀,急聲道。

蕭逸愣愣的回身,看向了眾長老,神色都有些複雜。

弘毅看出了蕭逸的為難,他皺起了眉頭繼續問道:「你直接說,那兩個孩子在什麼地方?快告訴我!」

蕭逸的嘴唇顫了顫,目光望向了弘毅,嘆息了一聲:

「薇兒小姐的女兒,你們也認識。」

什麼?

這話讓眾人都為之震驚。

慕容薇的女兒,他們都認識?

不知怎的,看到了蕭逸的神色,所有人的心裏都逐漸升起一股不安之感。

弘毅的心臟更是緊緊的提了起來:「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蕭逸苦笑一聲:「薇兒小姐在離開山莊之後,便失去了記憶,甚至嫁人為妻,還生了兩個女兒。」

「她其中一個女兒,你們都很熟悉,就是夜瑾的妻子——楚辭!」

轟!

這話就像是晴天霹靂,轟然砸下。

弘毅渾身顫抖了一下,驚恐浮現在了他的雙眸之中。

無盡的絕望,差點將他吞噬!

楚辭是慕容薇的女兒?

她是慕容家真正大小姐的女兒?

眾長老全都面色蒼白,竟然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整個長老院內,都是一片安靜。

鴉雀無聲。

別看這些人已經認可了慕容無煙兄妹,事實上,那是因為慕容家已經沒有血脈了。

慕容陌塵的身份是假的,他不是慕容家真正的血脈,那說到底,身為老夫人養子,理應擔任此職。

尤其是鳳鳴山莊的人都是老古板,所以一些觀念,都是根深蒂固。

不容更改。

「等等,你說她有兩個女兒?」弘毅忽然回過神來,着急的問道,「那還有一個女兒呢?」

蕭逸無奈的道:「我來找你們就是為了這件事,老夫人剛才昏迷之中還在喊著薇兒小姐的名字,我在想,若是讓老夫人的外孫女來了,也許老夫人還能醒來。」

眾人的表情一震,眼裏閃過一道瞭然。

沒錯。

老夫人已經病了這麼多年,卻一直強行撐了下去,為的就是找到慕容薇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