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讓吳大磊試駕,吳大磊激動的手都發抖,雖然拿到了駕照,平時也開拖拉機,但是這車還真沒開過呢。

吳大磊去年底,由於跟著羅小冬掙錢了,所以家裡添加了一台小型拖拉機。

平時乾乾家裡的農活什麼的,吳大磊的爸爸也在跟著開。

家裡對吳大磊之前跟著羅小冬幹活,並不滿意,但是後來,得到了五千塊錢的工資的時候,家裡就對吳大磊刮目相看了,畢竟吳大磊是個沒文化的人,沒念過書,技校也沒念過,所以,吳大磊的爸爸會覺得吳大磊可能要下工廠去幹活。

但是沒想到吳大磊跟著羅小冬混兩年,家裡買上了拖拉機,家用電器也換了不少,也有錢了。

改善了生活。

至於吳大磊的爸爸,之前有支氣管炎,也被吳大磊買了葯治療的差不多了。

吳大磊的行為,引得了親戚的一片稱讚,甚至有一個表哥,也想來羅小冬的公司幹活。

經過吳大磊引薦給羅小冬,羅小冬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擅自做主,接納誰了,所以讓其給周若男說說情況。

周若男面試吳大磊的表哥,最後面試沒通過,因為這個表哥是一個好吃懶做的人,還蹲過三年牢房。周若男面試,結果對方穿著拖鞋過來面試,趾高氣揚,覺得自己是羅小冬的元老員工吳大磊的表哥,肯定能進羅小冬的公司,還想要個高工資,結果,被周若男給否決了。

這周若男打電話給羅小冬,說明了情況。

羅小冬給吳大磊說明了情況,吳大磊表示理解,這是一段插曲,但是最終的結果,導致了吳大磊的表哥,對羅小冬和羅小冬的公司,很是仇恨。

至於這個吳大磊的表哥後來幹啥去了,就不清楚了。

經過這件事,羅小冬覺得周若男是一個很公道的人。

也自然是個女強人。

吳大磊試駕,沒啥問題。接下來是給夏璇挑車。

夏璇挑中了一輛保時捷,一輛寶馬。

羅小冬說道:「我覺得這輛寶馬稍微漂亮點,我也是瞎看,你喜歡哪個就買哪個吧!」

夏璇自己準備刷卡,羅小冬說道:「我來刷卡吧!」

夏璇笑道:「別了,你那點錢你自己留起來吧!」

羅小冬笑道:「別啊!」

然後把卡遞給了收銀員。

熊哥說依然給了成本價,實際上是不是成本價不知道,但是夏璇好像略懂,羅小冬問她的意思,夏璇的意思是這應該接近成本價了。

鬼將軍的冷夫人 接下來是夏璇試駕,羅小冬上了車,看著真皮座椅,還有其他的一些便捷的功能,說道:「這的確是不錯。距離郭大路的那個七十萬的豪車,好像還是差一點。」

夏璇在車上笑道:「這是低調,如果高調的話,我們每個人買一輛三百萬的法拉利,那這樣就不像樣了。」 羅小冬說道:「行吧,這樣就夠了。」

試駕,一切滿意。

於是最終,夏璇花了四十二萬,買了一輛寶馬車。

而接下來,輪到羅小冬了,這時候,圍觀的人也大概有十二三個人。

熊哥說道:「要不你看看這款奧迪吧!這款奧迪買的人蠻多的。」

羅小冬對車子,其實是完全不挑的,只是這次,胖子說的對,要稍微整點面子,因為不能老是被王亮他們瞧不起。

但是羅小冬考慮的更多,心想,村長劉廣才,也是一個貪婪的人,從這次的修葺磨坊的事來看,劉廣才也想賺一筆錢,所以如果自己太嘚瑟,比如買一輛三百萬的法拉利回來,那村長劉廣才看到,不就尷尬了,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羅小冬,開上了法拉利,而自己開著破三輪!

所以,羅小冬最後也提了一輛車,三十萬的奧迪。

忙活了一天,辦完各種手續,然後回家。

在路上,三個人三輛車,飛馳著。

引來了不少人的回頭。

畢竟這新車,和舊車還是不同的。

夫人你瑪麗蘇人設又發作了 回到村裡,正巧,暮色下,一群人在村委大院納涼聊天呢。見三輛豪車開過來,大家都想,這是誰家的客人啊?

可是一看,居然在村委大院停了下來,下來的第一個人,把大家著實驚著了!

因為這人不是別人,而是以前,三年前在村裡瞎溜達瞎混混的小土包子吳大磊啊!

吳大磊的媽媽爸爸,也在納涼呢,一看,好傢夥,兒子從豪車裡下來了,驚著了。衝上前去,說道:「這,這,這車?」

吳大磊指著後面的車,說道:「羅小冬羅總給公司買的,平時給我用!」

大家都吃了一驚,因為吳大磊說話很大嗓門,所以周圍的人都聽到了,大家起身,看著三輛豪車,然後看著夏璇和羅小冬從後面的車上下來,都開始討論起來,不少人小聲說道:「這羅小冬,這小子真的發財了。」

然後有人咕噥:「大明星夏璇都跟了他,你想想,能不發財嗎?那夏璇多少錢啊!」

劉廣才也在人群之中,摸摸奧迪,又摸摸夏璇開著的寶馬,說道:「羅小冬,這得多少錢啊?」

羅小冬笑道:「一共三輛車,是一百多萬,村長,你上來開開,溜溜彎?」

劉廣才村長急忙擺手,說道:「可別,我只開過三輪車,這車我可不會開!」

羅小冬說道:「來,上吳大磊的車,讓吳大磊帶著你溜溜彎。」

做了個手勢,拉著劉廣才上去了。

然後說道:「吳大磊,帶村長遛彎!」

吳大磊說聲好嘞,然後就說道:「讓我爸媽一起上去唄?」

羅小冬說道:「好啊,叔叔阿姨,一起上去唄,逛一圈!」

吳大磊的爹熱淚盈眶,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自己的兒子在村委面前如此風光的一天,再一細想,這都是自己的兒子跟對了人的緣故嘛!

自打吳大磊跟了羅小冬,這一家子,換了新的冰箱,還換了四十二寸大彩電呢!

而現在,自己的兒子又在村委面前,在大傢伙面前,在乘涼的三四十人面前如此風光,而且估計很快就能傳遍全村了。

這是如何的風光啊!

吳大磊的媽媽爸爸,都上去了,劉廣才村長見狀,也上去了,坐在副駕駛位置。

然後,吳大磊說道:「羅總,我去啦?」

羅小冬點頭示意,吳大磊開著車,帶著村長和老爹老媽,去兜風!

羅小冬則把自己的奧迪,和夏璇的寶馬一起,開回了祖屋。

然後,眾人在背後,看著羅小冬和夏璇的倩影,不禁的討論起來!

「這是鎮發財了呀!」

「那可不是,這羅小冬的養豬場,規模據說擴大了一倍,你們沒去小南山下看看啊?」

「這養豬,看來真賺錢啊!回頭我也養頭豬!」

「你養一頭豬,人家羅小冬是養一千頭一萬頭,能一樣嗎?」

大家不斷討論著!

回到租屋,那吳大磊不久,打電話來,問道:「羅總,你看,這車晚上就放我家嗎?」

羅小冬說道:「以後這就是你的日常用車了,以後我會讓你負責一些更多的事,你好好乾!」

吳大磊激動不已,掛了電話,說道:「爹,媽,羅總說了,這車我隨便用,雖然是公司的車,以後卻給我專用了,還要讓我負責更多的事情呢!」

吳老爹真的哭泣了,哭了出來,說道:「咱兒子真爭氣啊!」

吳媽媽說道:「是啊,真爭氣!」

與此同時,另一邊,吳有為,也開著羅小冬的舊車嘚瑟,但是卻聽說了吳大磊開新車的事,有一點嫉妒了,但是好在,沒往歪處想,郭曉冬開導他,說道:「跟著羅小冬,羅總,以後發財的機會有的是,就看我們能不能把握了!」

吳有為點頭,說道:「這車現在也能值十萬塊錢吧!我滿足了!」

然後,扭頭說道:「郭曉冬,你最幸運了,跟著羅小冬羅總去挖人蔘,分了一千多萬!」

郭曉冬摸摸頭,說道:「的確是這樣,所以說,跟著羅小冬,有肉吃,這是真的。」

吳有為羨慕道:「我啥時候也能賺一千萬啊!」

郭曉冬之前還想瞞住大夥,因為羅小冬很低調,回來並沒有把拿到一億元三百年人蔘的事,告訴給村裡所有人,也沒有告訴王大媽媒婆李嬸,但是接下來,郭曉冬給家裡添加了空調冰箱洗衣機,光是凈水器就是五千元的凈水器,所以,周圍的人都知道,郭曉冬發財了!與此同時,黃鶯,除了被親戚黃迎春剝削掉一部分之外,其他的也用來給爺爺黃鐵生添加電子產品了,另外,又花了八萬塊,把整個院子給包了起來重新精裝修,搞的冬暖夏涼,得知這個消息后,郭曉冬也跟著做,於是,村裡慢慢傳開了,說是郭曉冬和黃鶯,這兩家子跟著羅小冬去了一趟小南山回來都發財了。

然後,紙包不住火,過一段日子,在一次醉酒中,郭大路不小心泄露給了王大媽,王大媽是個大嘴巴,十里八鄉有名的大嘴巴,所以傳的滿村都知道。

而後,村裡也有人上山去挖參,但是卻都沒什麼太大收穫,往往挖了三天,賺了一千塊錢什麼的,還算好的。 夏昭衣一笑,看著他的眼睛:「你出多少?」

小乞丐伸出手指,有些不太自在的看著她:「五文,你覺得怎麼樣……」

夏昭衣變戲法似的,手裡多出五個銅板:「給。」

小乞丐看著她掌心上的銅板,再抬起眼眸看她:「你就這麼爽快的給我了?也不罵罵我?」

「你說的好玩的消息是什麼?」夏昭衣笑著問道。

小乞丐舔了下唇瓣,取走銅板后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道:「前些時日,京城裡邊盛傳的死士,說會上街砍殺人的,你可有聽過?」

夏昭衣點頭:「嗯。」

「這事情我們都很害怕,畢竟我們連躲的地方都沒有嘛,所以這陣子,我們幾個人就去打聽,想看看到底有沒有這事。」

「然後呢?」

小乞丐又四下看了看,說道:「帶刀的沒看到,現在管的嚴,可是人高馬大的真的看到了不少,那種一看就是個練家子的,胳膊碗大,其實這也沒什麼,但奇怪的是,我前天看到的幾個明明之前是認識的,但是又裝作不認識。」

「然後呢。」

萌寶為媒:秦少追婚有招 「我就覺得不太對勁,我悄悄的跟上去看,然後我看到了幾個說書先生。」

「說書先生?」

「對,」小乞丐點頭,「那幾個說書先生非常的焦慮,他們進去屋宅后,過了好久,只出來了四個,還有兩個沒出來,其中一個是胡芳齋的成老頭。昨天我按捺不住,去胡芳齋門口打聽,結果說成老頭生病了,這陣子都不會來了,可是我懷疑,」小乞丐抬手在自己的脖子下面比了一刀,「成老頭可能被殺害了呢。」

說完,他看著面前的小童。

她正在想東西。

沉默了一陣,夏昭衣說道:「這件事情,不能告訴別人。」

「我才不說的,」小乞丐說道,「你也不能告訴別人啊,我怕查起來,咱們兩個都得玩完。」

夏昭衣一笑:「我先才問你的,我問你能不能換地方,你還沒回答呢。」

「哪能啊,」小乞丐愁眉,「我們去哪裡都一樣被趕著走,只有心善的人能給我們一口吃的,有說要將我們趕出城外,但是九叔說,被趕出城外只有一條路了,就是死在那荒山野嶺了,到時候還得被狼給叼走呢,把我們吃的大卸八塊的,到時候……」

「別自己嚇自己了。」夏昭衣打斷他。

小乞丐點點頭,說道:「對了,你問我能不能換地方,這是要幹什麼呀。」

「沒事了,」夏昭衣說道,「你先找個能安身的地方,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好。」

夏昭衣轉身離開。

小乞丐摸著手裡的銅板,高興自己又小賺了一筆。

天空終究沒落下雨來,不過風陡然變得大了,而且很冷。

說書先生的撫尺拍下,人數不多的大堂裡邊,好些人托腮聽著。

夏昭衣的目光看著外邊的於府,高掛的匾額上,於府兩個字極為嶄新。

於家的幾個小姐外出歸來,從轎子上下來后打鬧嬉笑著,待她們進去之後,門口又靜下了。

這時,大堂門邊傳來一些動靜。

夏昭衣本無心去理,但是聽到了一個女音,她轉過了頭去。

林清風帶著丫鬟進來,跟夥計笑著說話,讓夥計來些好酒好菜。

小丫鬟抬眸在大堂裡邊望了圈,目光落到了夏昭衣這邊,走來說道:「小孩。」

夏昭衣看著她,等著她說話。

「這個位置讓給我們好不好呀呢,」小丫鬟其實也沒大阿梨這具身體多少,但像哄小孩一樣說著,「你是在等人嗎?要不去隔壁的桌子?」

「你怎麼不去隔壁的桌子?」夏昭衣問道。

這裡算是熱鬧的地段,但是街上和大堂裡邊都已經沒有多少人了,空蕩蕩的。

小丫鬟笑了笑,說道:「這樣,姐姐這裡有塊糖,你去隔壁好不好?」

說著,將手裡邊的糖放下,並直接伸手去端夏昭衣跟前的盤子。

夏昭衣只叫了三樣東西,一壺茶,一盤炒田螺,一盤蜜豆糕。

小丫鬟端起來放去了隔壁,很快就轉移走了,拍了拍手,說道:「你也過去吧。」

夏昭衣看著那邊走來的林清風,說道:「是我個子太小,讓你覺得我好欺負,還是我衣服穿得太樸素?」

林清風正準備坐下的,聞言朝她看去:「你說什麼?」

「把我的東西端回來,」夏昭衣看向小丫鬟,「原本怎麼擺的,便也怎麼擺。」

「喂!」小丫鬟眉頭一皺,「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呢,讓你讓個位置而已,你有什麼好不情願的?信不信到時候直接把你給轟出去?」

「城西辰白道那有個倉庫,裡面堆積了百來箱藥材,你不趕緊出手,打算囤到什麼時候?」夏昭衣看著林清風,淡淡說道。

林清風臉色白了白,看著她道:「你是什麼人?你從哪裡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