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楊風泡了一壺茶,準備了一些小點心,還真有點餓了。

這一路走來,楊風吃的最多的東西是沙子喝了一杯茶吃了兩塊點心,才覺得肚子舒服了幾分。「師弟。來一點?」

發現大貴坐在一旁望穿秋水的盯著盤子里的小點心。楊風明白過來。,

「啊?」

「啊!」

大貴愣了下。啊了兩聲,肥嘟嘟的臉都紅了起來急忙搖搖頭,乾笑道:l不用。不用,你吃就行。不夠讓你師妹再做一些。」

夢夢微微眯起,不太友善的盯著丈夫,似乎在說你再敢這麼丟人別怪我不客氣!

師弟和師妹的相處模式真的好有意思,楊風有點想笑。

天才寶貝俏老婆 搞定了丟人現眼的丈夫,夢夢這才開口問道,「三年前,九叔前來祭拜你師父在我這裡住了幾天。之後因為一點小事和你師弟吵了一架就離開了他難道沒有回去嗎?會不會因為其他事耽誤了?」

藥師在民國 怪了。那九叔跑去哪了?整整三年!

莫非離家出走是玩真格的?莫名的楊風有點頭疼了。

揉揉頭,努力的去回想他記得曾經看過一部電影但記憶很模糊只記得九叔和師妹、鬧了一些笑話,其他的都忘得差不多。

畢竟楊風不是神,精彩的電影才能記住,劇情偶爾看過的,不太久就會遺忘。

想了一下。楊風決定先留下來,

「九叔沒有回去。我們一直在等,三年了,我這才親自過來,想向師弟和師妹打探一下九叔的消息可沒想到他三年前就離開。」

「你別擔心先住在師妹這裡,過幾天就是你師父的忌日。或許九叔在那天會來到鎮里,到時候你們就能團圓了。」

夢夢懷疑九叔是不是被什麼事給耽誤了,至於出事可能性不太大,如果出事祠堂的身份牌會第一時間倒下去和石堅一樣。

「那就打擾師弟和師妹了。」

楊風肯定是要留下來的就算沒等到九叔也會在祭拜了師父后離開。

這和在義莊祭拜不一樣。那時九叔還沒出現他再想其他辦法。

夢夢笑著擺擺手示意楊風別客氣,不過在稱呼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問道,「你是師父的第幾個弟子?」

「師妹,我叫楊風是師父的最大的弟子。」楊風笑著介紹道。

夢夢笑了笑對大貴說道;「大貴,你帶楊風去樓上的客房我去做飯,楊風遠道而來肯定累了。對了,介紹運高給他認識一下年輕人之間比較聊得來?:

做生意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夢夢想要好好的招待一下楊風,反正錢是賺不完的,而楊風可能短時間內不會第一邊來到寶發莊。

「走吧,跟我來。」

大貴帶著楊風朝樓上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運高是我兒子,歲數應該比你小一些你們肯定能聊得來那是你的房間裡面東西都很齊全好好休息,晚上師弟帶你去做大人好好放鬆一下。」

做大人?什麼鬼!!

見大貴嘿嘿笑著沖自己眨眼間一臉的猥瑣,楊風不禁滿頭黑線,身為一個男人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師弟是啥意思呢不就是去找女人嘛。

可我不需要啊。

「運高。這是你師伯,替爸爸好好招待一下我先下去忙了。」

喊了兒子一聲,大貴對楊風比劃一下,就離開了。

楊風看著下樓的師弟,有點為這樓梯感到擔憂,可千萬不要被踩斷了。

以大貴的噸位,每走一步木質的樓梯就會發出嘎吱一聲。這要是忽然斷了

「你好啊我是運高,很高興認識你。」

運高遺傳到了母親的優良基因,瘦瘦高高還有幾分小帥和父親沾不上太多邊。

「你好,我是楊風。」

都是年輕人也比較聊得來很快兩人就坐在一起,閑聊起來。

「吃飯了!」

直到夢夢喊吃飯後,楊風才得以脫身。

坐在飯桌上夢夢和大貴向楊風介紹寶發莊的另外一位成員,上了歲數有點老年痴呆症的壽伯。

夢夢和大貴不停的問一些義莊的事,當然也免不掉會提起九叔,只是每次提起九叔,大貴的臉色就不太自然眼神複雜的看著兒子。

有問題!

楊風不禁腦洞大開這運高該不會是九叔的兒子吧?

不然師弟怎麼會這樣?我肯定沒看錯。

不對,不對! 胡思亂想什麼呢,九叔還是完璧之身。

楊風覺得自己邪惡了。

沒有找到九叔,楊風就在寶發莊住了下來。

沒事就看著師弟師妹做生意,看起來很忙碌,卻過的很充實,難怪不接生意,因為根本沒必要。

「怎麼樣?很不錯吧,你們義莊有賣這些嗎?」

大貴拍了拍楊風的肩膀問道。

楊風搖頭道:「沒有,平時都是做一些夠自己用就可以了,頂多再鬼節的時候賣一些紙錢,賣一些符紙,更多的還是依靠接生意。」

大貴自言自語的道:「所以說九叔老頑固,時代在進步,我們怎麼能不變化呢,現在外面亂,接生意麻煩也多,大累了。」

楊風感到驚訝,這位師弟的想法還真是前衛,至少九叔絕對不會這樣轉變。

「走吧,我帶你去做大人,你長大了沒有?」

因為距離大遠,南邊的事情,大貴跟夢滿很少得知,九叔過來也沒有提過,導致他們夫妻一人全部都一無所知。

我都已經有三個女人的老公了,你說帶我去找女人做大人?

楊風眨了眨眼睛道:「好啊!不過你兒子去嗎?我看他還是童子雞,肯定沒有享受過女人的滋味。」

嘿嘿!

提到自己的兒子,大貴得意的笑了起來。

看了一眼妻子沒有注意到這邊,悄悄的說道:「沒事,等下我們帶他一起去,保證讓他爽到家,很懷念。」

說到做到!

在吃過晚飯後,大貴就悄悄帶著迕岩和運高離開了寶發莊,來到了小鎮里大名鼎鼎的怡紅院「哎喲,你怎麼才來啊?」

一群臉上擦滿胭脂水粉的女人直接圍了上來,將大貴包圍在其中,大貴臉上笑容很猥瑣,上下其手惹得這群女人各種發嗲,讓跟在後面的楊風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蟬。

「你還真是生冷不忌,這種貨色也下得去手?」

「最近老婆看的緊嘛,所以很難找到機會。 至尊神農 今天就不同了先去給我師兄和我兒子找兩個漂亮的。我要讓他們做大人!」

大貴豪氣的抓住一把錢拍在桌子上,讓老鴇笑的眼睛珠子都不見了。扭著水桶腰嗲聲道:「哎喲,保證讓他們滿意。我們店裡的姑娘最會教童子雞做大人了。」

「你們兩個千萬別來煩我啊,我很忙!」

警告了楊風和運高,大貴拉著兩個人走進了房間,楊風聳聳肩膀,運高則一臉擔憂像是有人會隨時對他不利。

做大人是什麼?會不會好恐怖?

「快走!」

當兩個姑娘跑進房間的時候。楊風抬起手就是一下,高喊了一聲,就從窗戶離開回寶發莊。

「我們不管我老爸了嗎?」

運高稀里糊塗的被自己老爸帶去做大人然後又稀里糊塗的跟著楊風跑路,現在的他腦子亂成一團漿糊。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

「你要麼。現在和我一起走,要麼等著你媽提著棍子來帶你回去!」

剛才三人出門的時候楊風發現師妹夢夢疑惑的站在樓梯口看著他們離開,一臉懵逼的運高沒注意到,滿腦子沒好事的大貴也沒看到。

用腳後跟想也知道等下師妹會很生氣留下來找罵嗎?

不怪楊風不厚道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師弟邀請不去吧不給面子但也不能讓自己下水才行,楊風對那些女人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至於運高嚇得和小媳婦一樣尖叫不斷。

就他這樣還想做大人?省省吧。

「快走快走!我媽好可怕的。超級凶那種。」

腦海里幻想一下。老娘暴走提著狼牙棒的模樣運高感覺渾身發諒,哪敢繼續留下來拉著楊風就跑。

「站住。你們去哪了?」

當兩人回到寶發莊的時候。夢夢抱著手臂,站在樓梯上望著兩人。

完了!

運高兩一軟,差點沒嚇尿,額頭上都冒出了一層冷汗,一顆心亂成一團,就怕被老娘審問一下露出馬腳。

「師妹你還沒睡嗎?師弟帶我出去走走,我們才回來。」

楊風拉了他一下,讓他將蹦蹦刮跳的小心肝放回原位,臉不紅心還跳的回答。

夢夢看著兩人,兒子似乎有些累而楊風表情很認真不像是在說謊而且也沒必要,出去走一圈而已有啥大不了的。這是好事,證明楊風和兒子關係親近。

「那沒事了。你們去休息吧,對了運高你爸呢。」

「我爸?他沒和我們在一起阿。」

脫身了上不用面對恐怖如斯的老娘,運高鬆了口氣,至於大貴,只能祈求老天,千萬別出事。

「你說我爸該怎麼辦?」

回到樓上,運高緊張的透過窗戶朝著街道張望,就怕下一秒看到自己老娘提著狼牙棒去抓自己老爸的場景,那老爸可就死定了。

楊風靠著椅子伸了個懶腰說道,「應該沒什麼事前提是在短時間內回來,我看師妹並沒有懷疑,接下來看師弟自己的造化了。」

做大人,可是有風險的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大貴不知道自己兒子和楊風早就開溜了還在努力做大人很忙碌,直到他心滿意足出來的時候才知道兒子和楊風離開了。兩個姑娘直接暈在了房間里。

要糟!

大貴頓時慌了但又很快鎮定下來,若是楊風和運高告狀的話老婆早就殺過來了可惜沒有,這證明兩個小子沒有出賣自己。

「切。享受都不會。」

沒有出賣自己就好大貴哼哼著不知名小曲,神清氣爽的回家。

「相安無事嘿嘿嘿!」

回到家裡見客廳漆黑一片沒有人,應該都去睡了,大貴暗暗一笑,準備回房間舒服的睡一覺。補補精神。做大人可是很累的。

「哎喲,我的媽喲。」

當大貴打開燈的時候看到自己老婆正坐在客廳的椅子上手裡握著一根狼牙棒朝自己冷冷一笑嚇得一個激靈跌倒在地上了地板不堪負重的震蕩了幾下。

心臟都嚇得差點停止跳動!

大貴從地上爬起來你獻媚的走上前。說道,「老婆你還沒睡?那兩個小子呢?」

夢夢表情不善眼神充滿了殺氣。

「早就休息了,你以為像你?」

「我怎麼了?出去走走不行嗎?晚上大漠風光好。」

大貴決定拚死耍賴堅決不能承認自己去窯子了不然鐵定很慘,這該死的狼牙棒不小心就會對著自己腦袋敲過來。

「哦?看風景需要將褲子脫了看?」夢夢好奇的問道。

「什麼褲子?」

大貴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褲子,整個人直接傻眼,褲子穿反了!

還有。這他娘的是什麼東西見穿反的褲子上掛著一塊紅帕。

大貴下意識的丟在地上然後整個人就陷了斯巴達狀態。那是女人的內衣。

「老婆,你聽我說……哎呀!」

「救命啊,運高,快救我!」

「壽伯!」

凄慘的叫聲傳出幾里地周圍的鄰居聽到大貴的慘叫不由得嘆氣,這胖子又開始了。

老爸你自求多福吧,被吵醒的運高轉個身繼續睡覺。

楊風饒有興緻的坐在窗戶旁看著狼牙棒大戰,事實證明肉多也是有好處的這要是換成一般人一棍子下去絕對受傷嚴重。

但大貴身上的脂肪層幫他緩解了攻擊,只是疼的他哎呀哎呀直叫喚。

「你們兩個小子都不厚道,都不等我!」

第一天早上鼻青臉腫的大貴指責楊風和運高不夠意思,運高貼心的幫老爸貼膏藥噓寒問暖,讓大貴覺得這兒子沒白養如果是自己親生的就好了,該死的林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