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雷力閃爍,一絲絲,一縷縷猶如觸角一般延伸開來。也不知曉過了多久,在這等神識蔓延過程之中,就連李元道神識也都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虛弱感。此時他也不知曉神識力量已經蔓延了多遠,就當他想要收回神識力量之際。

突然間在他體內那一直沉寂的爆陰玄雷猛然一顫,頓時間李元道便感覺到在那無窮遠的茫茫虛空深處,一股浩瀚無匹的雷之源力驟然浮現,一下子便將他那些神識觸角給包裹了。

「好恐怖,好強橫的雷元力。天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李元道震駭,萬萬沒想到事情會出現如此驚變。在太陰雷火爐主導下,他的神識力量居然感應到了無窮虛空深處那神秘浩瀚的雷元力。

「小子,精氣凝神,竭力去汲取!這是傳說中九天之外的天雷元力!這座寶爐果真可怕,冥冥之中竟然溝通了那九天之外的本源雷力。那可是連宗師級高手都瘋狂追求的東西。尤其對於你們戰符師來說,更是一種致命誘惑。」

天麟戰矛的聲音適時響起。這老妖孽畢竟為昔年王階法寶,知曉得自然很多。聽到它這番話,李元道不敢大意。竭力以將神識力量擴張出去,向著那無盡虛無雷海靠攏。

嗡!而就在這時候,李元道大腦嗡的一聲劇響聲,旋即他便感覺到你腦海一黑,所有的景象徹底消散了。

「呼呼呼!」廂房內李元道滿頭大汗,臉色蒼白,此時他正大口喘息著,一臉驚魂未定的神色。「虛無中那片雷海太恐怖了,世上居然會存在著等恐怖的雷之元力。」

李元道自語道,雖然是短短一剎,但他卻清晰感受到了那股恐怖雷海之威,就如同當初他第一次見識到爆陰玄雷的場景一般。

「小子知足吧,第一次運轉這雷火寶爐就能夠將神識之力觸及到那虛無雷海之中,已經算很難得了。這太陰雷火爐的確不凡,再加上你體內那一道玄雷,今後你小子真是發達了。」

天麟戰矛笑道。此時李元道心念一動,神識滲透入雷火爐深處,就發現了居然多出了一絲絲特殊雷元力。

雷火爐空間天際之上,一枚神識種子漂浮,光澤閃爍,不斷從冥冥之中汲取那虛空雷氣而來,灌入雷火爐中,看到這一幕李元道臉龐上也顯露出了狂喜之色。

這對他來說,實在太美妙了。當下他毫不猶豫,直接將丹田內那深處玄雷本源給取出,打入了雷火爐深處,跟那神識種子融合為一體。

頓時間整個雷火爐光芒大盛,猶如一團烈日一般,滾滾燃燒。大量的天雷之氣不斷從冥冥虛空中被攝取過來。只不過這等狀態也僅維持片刻,雷火爐內那玄雷本源一震,氣息徹底內斂,一下子使得雷火爐內汲取速度大大降低。

「可惜啊,現今我的實力太低。根本無法徹底掌控那玄雷本源。不然以這雷火爐為載體,便能夠瘋狂汲取冥冥虛空中那九天雷力了。」李元道嘆息道。

「嘿嘿,小子知足吧。那九天雷力可不是這般好吸收的。一般情況下,即便是一位高階宗師也無法闖過那茫茫虛空封鎖,去強行汲取那茫茫天雷之力。」天麟戰矛笑道。

隨後它一道幽藍光芒打出,下一刻李元道便看到雷火爐內那龐大的天雷之氣迅速被凝聚,強行凝聚成了一枚枚天雷元丹!

「嘶,好精純的雷元氣息,這九天雷力居然還有這等用處。而且品級還如此之高。」望著雷火爐內驟然多出來的一大堆紫色雷丹,李元道雙眼頓時放光起來。

眼下那東西可不是普通貨色。全部是由那九天雷氣凝聚而成,單論品質而言,絕對要超過那五行元丹!

而且由於雷丹的特殊屬性,它的價值也成倍增加。尤其是對那些高階級以上的戰符師,更是有著致命的誘惑力。

「才不過短短一盞茶功夫,就已經煉製出了五百雷丹。這寶爐還真是一個超級金蛋。」李元道狂喜道。雖然他知曉這其中大部分都是爆陰玄雷的功勞。

但依舊很興奮。若按照正常武丹值來算,一枚雷元丹足以相當於五枚木元丹的價值。也就是十萬武丹級別。現在五百雷元丹一下子就等於是五千萬武丹了。

現在李元道的狀態,用一夜暴富來形容也不為過!「看來得加緊熔煉那團爆陰玄雷了,唯有這樣才能夠大大提升這雷元丹淬取速度。」李元道自語道。

天下玄雷共分一百零八隻,每一道玄雷都是秉承天地氣運而生,汲取天地混沌精氣,誕生在茫茫虛空之中。可以說玄雷根源就是從無盡虛空雷海之中誕生出來的。

它們是無窮雷海的祖源之根。李元道想要大肆汲取那無窮無盡的九天雷海之力,就必須要仰仗這團玄雷之力。

嗤嗤!在弄清楚了這一切緣由之後,李元道當下便聚集精神,閉目調息起來。在他頭頂上空一座寶爐懸浮,吞吐雷氣。

三天時間匆匆而過,這期間李元道一直在潛心淬鍊,將體內一絲絲玄雷本源抽取出來,再以御龍訣功法與神魂之力進行煉化。

雖然這淬鍊速度極其緩慢,但李元道還是收穫不小。若將整團玄雷本源比喻成一百份的話,那現在李元道可以說已經成功熔煉了兩份。

比之先前再度精進了少許。同時在這淬鍊玄雷的過程之中,他整個人體質再度發生轉變,雙眸之中精光閃爍,隱隱間夾雜著一絲絲雷力。

神識力量與真元力同時趨近飽和,最終當李元道徹底蘇醒的剎那,他境界終於再度攀升了一個小台階,達到了武士三層境!

「終於又跟進一步了。現在以我的實力,足以正面對抗武師九層境的高手了。」李元道握了握拳頭,輕聲道。

同時他神識略微感應了一下太陰雷火爐內部情況,一切正常。三天時間內,雷火爐內又凝練出了兩千枚雷元丹。伴隨著李元道實力的提升,雷火爐內,雷但淬取速度也跟著增加了。

這都是可喜的變化。現在若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的話,李元道財富值極劇膨脹著,不說別的,單單雷火爐內一天近乎六百的雷元丹,就相當於六千萬下品武丹的數量,六十萬上品武丹的價值了。

這要是放在天幽郡那些地方,他一個人足以抵得上一個中型家族勢力了。

「咚咚咚!」就在這時候,廂房大門外的敲門聲響起了。

「道一少爺,小侯爺有請,說有要事與您商量。」門外響起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李元道眼神微微閃爍,小侯爺明知自己在潛修,居然還可以陪人過來。看來事情也不簡單了。

想到這裡,李元道心頭一動,當下應承一句,將太陰雷火爐收入體內,再以水木靈氣變換成了原先道一模樣,才緩緩走出去。

隨後在幾名侍從恭敬帶領下,李元道很快便被請到了一件奢華大廳中。此時雲飛小侯爺正面無表情坐在上面,不知曉在思索些什麼。

「哈哈,兄弟你總算來了。咦,你身上的氣息?」看到李元道到來,小侯爺臉色才稍稍好些。當下熱情迎了上來。

不過很快小侯爺便發現了不妥之處,一臉驚疑的在李元道身上打量著。

「兄弟短短三天內你居然有突破了?」聞言,李元道點了點頭。這件事他根本不需要瞞著,反正現在他實力表現得越強,就越受小侯爺器重。


「哈哈哈,兄弟果然不凡。這次你實力大漲,對我來說,實在太美妙了。」小侯爺哈哈大笑,看樣子非常興奮。

這時候他也留意到了李元道臉上那疑惑之色,隨後將手中一份邀請函遞過來。

「皇子宴會,靈王堂?」 望著邀請函上龍飛鳳舞的幾行大字,李元道眉頭一皺。而當他目光最終望向了最下方那一連串名字的時候,臉色也終於變了。

「十三皇子,二十四皇子等人聯手想邀。這份陣勢可真夠大的。」李元道輕笑道。「好吧,小侯爺你心中麻煩,我已經知曉。既然對方盛情相邀,那就由我陪你走一場了。」

李元道話語頓時小侯爺一喜。他等的就是這句話,畢竟在他眼中李元道實力可深不可測,抬手間便能夠將華青老者這樣的高手給廢掉。

此行若有他相隨,必然穩妥許多。三日後,李元道與小侯爺兩人親自前往皇子宴會,而秦然還處在閉關潛修,李元道並沒有去驚擾他。

因為他知曉秦然這次獲取到了先天水靈液,必將進入深層次蛻變,尤其是他冰清玉靈體血脈潛能進一步釋放,這是極為關鍵的一步。

因此秦然並沒有這麼快蘇醒過來,而至於風皓月,此時在李元道眼中,那傢伙也頂多算一個小角色罷了。若不是顧忌他老子的話以及卧龍學院的那尊龐然大物,李元道早就將他給度化了,變成自己一個聽話傀儡。

這一次皇子宴會自然沒他什麼事,李元道略施一些小手段后,便將他牢牢給禁錮在了侯爺府。王都之城東部區域,李元道與小侯爺一行人來到了靈王堂附近。

此時李元道便見到不遠處一座巨大的宮殿聳立,四周環繞著一層暗紅色的石牆,猶如一條巨大的石龍盤旋,將整座宮殿都團團圍住,氣勢宏偉。

而在這石牆正門上,赫然掛著一塊暗金色石碑,靈王堂三個字體清晰可見。

「那就是靈王堂?」李元道輕吐了一口氣,自語道。

好傢夥,瞧得這等氣勢,不愧是王都皇子們宴會的地方。居然弄出了這麼大的排場。與其說是一個堂,還不如說是一座小型城池。

最起碼在李元道神識感應下,這石牆四周到處都銘刻了一些強大法陣,密密麻麻猶如雞蛋殼一般將這個宮殿所籠罩在內,這等強橫的防禦力,即便是比王都之城大門都要強盛幾分。

「沒錯。兄弟,這靈王堂可不簡單,必須要格外小心。尤其是這次宴會,連十三那些傢伙都來了。」小侯爺小聲道。此時兩人說話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正門前。

此時浩大的靈王堂正門前,已經擁簇了不少人影。一個個來頭都不小。當他們看到小侯爺,李元道一行人之際,也都微微變色。顯得有些忌憚。小侯爺威勢自然不用多說,而李元道,先前在九寶軒內大發神威,當眾將華青老者給廢掉了,早已經被諸多勢力關注。

甚至在王都之城高層之中,道一名聲都不算小了。

「嘿嘿,他們果然來了。這下盛會可要熱鬧了。」此時靈王堂石門前,一些貴族弟子目光都凝聚在了李元道一行人身上。


「沒錯,聽說這次可不僅僅只有幾位皇子,還有幾位大人物也要出現。這次皇子宴會可非同一般啊。」沒有理會四周一行人的議論聲,李元道等從人群中一路穿過。

「好哼!」就在這時候,一道冷哼聲驟然傳來,不遠處一群人出現了,二十四皇子在十幾名護衛陪同下大步走了進來。此刻他滿臉冷漠掃了一眼李元道,小侯爺一眼,凶煞之氣濃烈。

「雲飛,咱們之間還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這麼快又碰面了。嘿嘿,上三日前九寶軒之仇,這次我一定會讓你們十倍,百倍償還回來的。」二十四皇子滿臉怨毒,冷冷道。

「哈哈,二十四皇子難得啊,你也來了。看來這回是想找回場子。這次又要讓你失望了。」小侯爺笑道,拍了拍李元道肩膀,眼神挑釁的望了一眼二十四皇子。那意思不言而喻。

瞬息間四周氣氛驟然僵硬下來。

「哼,走著瞧。」二十四皇子臉色陰沉,大手一揮,帶領一票手下走到了另一邊。在這靈王堂門前,即便是他們也不敢隨意造次。

轟隆!就在這時候,石牆大門轟然被推開了,數十道身影緩緩走了出來,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穿暗金色長袍,氣勢沉凝,身軀魁梧,猶如一座山嶽般,讓人感覺到一股壓迫感。

「黑岩!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那可是怡親王的貼身護衛啊。難道說這次宴會連怡親王也來了?」看到來人,小侯爺臉色一變,失聲道。這讓李元道心頭產生一絲不妙的感覺。

「哈哈,諸位久等了。末將奉親王之命,前來迎接諸位俊傑。現在有請!」

黑岩體魄強健,抱拳道。將眾多年輕俊傑都一一請了進去。而這時候小侯爺臉色卻不是很好。

尤其是當他看到黑岩與二十四皇子彼此間有說有笑的時候,手掌不自覺緊握了起來。

「小侯爺,這到底怎麼回事?怡親王究竟是誰?」在護衛一路已領下,李元道等人穿過了重重樓閣正式踏足了靈王堂內。

這過程之中,李元道也小聲問道。

「兄弟,這次咱們怕是麻煩了。該死的,十三皇子居然給我下套。這次若真是怡親王主持的話,形勢怕是非常不妙了。那怡親王號稱王都城內最有權勢的親王之一,非常冷酷,手段陰狠,尤其是跟十三皇子等人走的很近,一直以來都是我父的最大敵手。」

小侯爺咬牙簡單將怡親王的底細講述給了李元道聽。這讓李元道眉頭也皺起來了。若真如怡親王所說那情況當真有些不妙了。

在李元道思緒之中,很快他們便進入了一座巨大的宮殿之內,奢華的宮殿內,富貴之氣逼人,到處都是一片歌舞昇平,各種美酒佳肴層出不窮。

此時在大殿上方,一位暗金長袍中年人端坐,猶如一位高高在上的皇主俯視眾人。而在他身側下方,還有幾名俊朗青年端坐,其中十三皇子赫然在列。

此時李元道剛一進門的剎那,就感覺到高座上,那一道威嚴的目光豁然鎖定在了自己身上。

「好強烈的壓迫感,這傢伙的實力絕對在那華青老者之上,真不簡單。」感受到這目光掃視,李元道身軀一震,內心狂吼道。在這股壓迫下,李元道體內那武王之心,冰魄之力都有些蠢蠢欲動。

當下李元道不敢大意,強行將這股波動壓制下去。此時毫無疑問,高座上那人便是怡親王了。果然如小侯爺所說那般強橫。

「拜見怡親王!」此時王都城內諸多俊傑青年匯聚,一起高喝道。這一刻李元道便感覺到渾身氣勢一松,那股無形的壓迫感覺驟然消散。

他這才將目光偷偷望向了上方高座那人。那便是怡親王,此刻他身穿一件暗金色長袍,頭戴紫金冠,氣勢威嚴,渾身上下渾身上下充滿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壓。

「哈哈,好!諸位都是我王都之城內的精英俊傑,多無須客氣。」怡親王大手一揮,招呼各位俊傑青年坐下。


此時大殿之中氣氛火熱,最起碼數十位皇室精英匯聚。另一邊李元道,臉色都有些沉重。因為他發現在場中,十三皇子不僅來了,就連那邢岳也來了。

此時正端坐在怡親王身側下方,一臉冷笑的掃視著他們。

「雲飛,你身邊的那青年,想來就是近日來名聲鵲起的道一公子?想不到這次盛會你居然將他也帶來了。最近關於他的傳聞,本王可是聽說了不少。」

酒宴才剛開始沒多久,這時候高座上怡親王再次發話了。聽到這番話,李元道心頭暗道一聲不妙。

當下不等小侯爺開口,就直接站起來,沖著怡親王行禮道:「晚輩一階散修道一,見過親王。」

這時候既然已經被盯上了,李元道必須要站出來。小侯爺一脈與怡親王兩者之間素來不對付,現在若讓小侯爺強出頭,恐怕事情將會越鬧愈大。

為了保險起見,李元道才會這般決定。這其實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此時他們兩個既然已經參加了這次宴會,那就是騎虎難下了。

「哈哈,好一個年輕俊傑。如此年輕就有這般修為,不簡單啊。難怪連華青老者都能夠廢掉,了不得啊。」望著李元道主動站起來,怡親王臉色微微一愣,隨後眸光閃爍,贊聲道。

但李元道卻從對方眼中沒有看到一絲讚賞之色,盡數一片冷漠。

「九叔,我不服,我有話要說。」就在這一刻,一道冷喝的聲音響起,瞬間吸引了眾人目光。此時高座上二十四皇子徒然站了起來,開口道。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臉皮略微一跳。「哦?原來是雲傲,你有何話要說?」

望著二十四皇子一臉冷漠站起來,怡親王眼眸深處掠過一抹莫名光澤,沉聲道。

「九叔,那道一目無法紀,公然廢掉我一員心腹大將。這等行為簡直大逆不道,挑釁我皇室威嚴。九叔你一定要為侄兒做主啊。」

二十四皇子喝道。語氣之中透發著強烈不甘。他這番話一開口頓時讓大殿不少皇室弟子變色,一個個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道一與小侯爺之間。

道一與華青老者在寶軒樓內爭鬥事情,早已經傳遍王都。在場諸位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二十四皇子這番話的含義。 轟隆!大殿內驟然一震,二十四皇子徒然站起來,一下子將鋒頭指向了李元道身上。此時在大殿中皇室諸多子弟都紛紛將目光望向了李元道,小侯爺等人身上。

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豈有此理,想不到這混賬傢伙就想按耐不住了。」小侯爺臉色一變,充滿了一股怒氣。

剛想要站起來發作。但卻被李元道給壓住了。這個時候若讓小侯爺也摻合進來,那就更麻煩了。

「二十四皇子,你說這番話什麼意思?明面上鬥不過我,就想要找怡親王出面么?哼,你這些小伎倆,未免太小看在場諸多俊傑了。今日我道一就在這,你想要出手就儘管放馬過來便是。」李元道冷笑,當下一步跨出,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