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離也從飛行器中出來了。

當管家人看管離后,臉上頓時浮現出激動的神色。

他們完全沒想到管離竟然請回了這麼強大的援軍,這讓早就憋著一口氣的管家修士們,頓時衝殺上去,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數萬蒼劍大軍被滅,而且管家的人卻沒有離收取戰利品。

就算他們敢說,顧銘也不會讓他們收。

因為那些戰利品是南域四大門派的家底,它們屬於小世界。

顧銘讓呂建元帶著本土修士,打掃戰場。

一個時辰后,呂建元將所有納戒交給了顧銘。

顧銘自然毫不客氣的全部收了起來。

他從虛空中落下,腳踏著滿地的鮮血,面向南方,直接雙膝跪地。

夜尊等人也全部跪在了鮮血之中。

「少林,華山,武當,崑崙,今日我顧銘用蒼劍大軍將士們的鮮血,來祭拜你們,我為你們的英勇而自豪。今天,我顧銘發誓,如若你們四派還有弟子存活在世,那我就助他們重建四派!」

顧銘說完,重重的磕頭。

半個月後,顧銘煉製出了第一艘戰艦,沒想到竟然是件下品靈器。

有了煉製經驗后,顧銘再次煉製起來。

轉眼半年過去。

這半年裡,顧銘就沒有離開過房間。

此時,他的手中已經有十幾艘戰艦,除了最初的那艘是下品靈器外,其餘的最差的都是上品,而且功能和戰鬥值更是高出數百倍。

「魔族的戰艦還真是恐怖呀!」

看著自己的傑作,顧銘滿意的笑了起來。

收起戰艦,顧銘終於推開那道已經半閉了半年之久的房門。

「老公,你出來了!」

顧銘剛出來,秦思雨和白可妍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顧銘微笑的摟住二人,快速的在她們的臉上親了一口。

「他們人呢?」顧銘問道。

「他們都在訓練呢!不過,這半年來,南域又發生變化了!」秦思雨說道。

「怎麼回事?」顧銘問道。

「蒼劍大陸派了更多的軍隊,已經和寒冰大陸打起來了。又方都在不停的派兵,南域已經成了他們的戰場了。」白可妍說道。

「哼,他們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呀!夜尊和寒霜發展的怎麼樣了?」顧銘話風突改,開始八卦起來。

一提到夜尊,秦思雨和白可妍不由的捂嘴笑了起來。

「你們笑什麼?」顧銘疑惑的問道。

「還能笑什麼?那個重色輕友的傢伙,已經帶著寒霜去給寒冰大軍幫忙去了!」秦思雨笑道。

顧銘一聽,皺起了眉頭。

「寒冰大軍實力有些弱,如果不是他們的話,此時的南域已經被蒼劍大軍給佔領了。他們更是解救了許多南域的本土修士。對了,少林四派並沒有滅亡,而是被抓了,現在已經全部被救了出來。」白可妍說道。

「不過最後每派存活下來的人,也就只有四五十人,加在一起還不二百人。」秦思雨嘆了一口氣。

顧銘的臉上浮現一絲傷感。

曾經四派的人數加在一起,沒有十萬,也有八萬,可是現在竟然連二百人都不到了。

「東域的情況怎麼樣?」顧銘問道。

「東域大軍又增訓了兩百萬,這裡的消息傳回去后,整個東域都坐不住了。如果不是兩位老祖壓著,他們恐怕早就過來了。」白可妍說道。

「那就讓他們過來,先調一百萬大軍,我們東域也該出來活動一**體了!」顧銘目光冰冷的說道。

白可妍和秦思雨對視一眼,便不再說話。

她們知道,顧銘已經準備好向外擴張了,不僅要為四派報仇,更要將那些外界修士趕出這裡。

一個月後,東域百萬大軍已經來到。

整齊的方陣站在管家山門外。

當管家人看見這一幕後,內心之中產生了濃濃的恐懼。

就算他們管家在蒼劍大陸是第一家族,可卻無法培訓出如此強悍的軍隊來。

最主要的一點是,這百萬大軍清一色的合體大圓滿境界,將軍更是大乘期的強者。

這讓管家人更加深刻的見識到了東域的實力。

有這股力量在,還有誰敢放肆呢!

正當顧銘準備前去見見東域軍時,虛空中出現一道人影。

青絲。

七個月前,顧銘並沒有讓夜尊殺了那名中域的大乘後期修士,同樣也沒有殺青絲。

而是放了他們。

放了他們自然是帶消息回去,也算是給中域一個提醒。

沒想到青絲竟然又過來了。

「青絲見過東域域主!」青絲落地后,單膝跪地。

「你又來幹什麼?」顧銘淡淡的瞥了一眼,揮手將青絲扶起。

青絲很懂規矩的站在一旁,恭敬的說道:「回域主的話,青絲此次前來,是表達我們中域的善意!」

「你們的中域?」顧銘冷哼,「那是我們的中域。」

「是,是!」青絲瞬間冷汗直流,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外面的百萬大軍,她可是見識到了,如果強悍的實力,可不是中域可以抵抗的。

「說吧!」顧銘淡淡的開口。 「我們閣主希望能夠留在這裡,做為回報,我們願意每年上交一定數量的靈石,同時承諾不爭占任何一塊地盤。」青絲顫抖著聲音說道。

「這件事,等我處理完南域之後,讓你們的閣主親自來說。而你……」

顧銘淡淡的瞥了青絲一眼,冷笑道:「還不夠資格。」

說完,顧銘大步向外走去。

青絲看著顧銘的身影,眼中的恐懼更濃了,慢慢的跟了出去。

「參見內衛大人!」

當顧銘的身影出現時,百萬東域軍瞬間單膝跪地,大聲叫喊。

聲如雷,響徹整個虛空。

顧銘點頭,大聲說道:「都起來吧!」

刷!

百萬人只有一個聲音,站起來后,所有目光看向了顧銘。

「東域軍的將士們,萬界修士侵佔了我們的家園,我們該怎麼辦!」

「殺!」

「殺!」

「殺!」

三聲殺,喊出了氣勢,大地都在顫抖,彷彿在畏懼一般。

「不!我們只殺作惡之人,我們歡迎各界的修士前來做客。聽好了,是做客。如果想要賴在這裡不走的話,那我們就要清場!」

顧銘大聲喊道。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大的信仰之力!」

小天地內,正在修鍊的龍千兒猛然睜開了眼睛。

抬頭看去,只見小天地通往外界的通道,越來越大。

通道上的禁制正在慢慢的消失。

最後,整個通道打開。

當然,這一切只有她自己才能看到。

小天地內的眾人也感覺到了異常,紛紛向主城趕來。

顧家老祖閃身出現在龍千兒面前,恭敬的行禮之後,輕聲問道:「請問公主殿下,通道是否已經打開了!」

龍千兒點了點頭,「不錯,通道打開了,你們很快就能見到顧銘,也可以離開這裡了。」

「真的是太好了!我們早就做好準備了,決定把那些外界的修真者趕出小世界。」顧家老祖說道。

「你不能出去,小世界被天道改變,你已經是渡劫中期,如果你出去的話,小世界還會改變,其他各界,包括修羅和妖族的渡劫期強者就會相繼出現。」龍千兒搖了搖頭。

顧澤一聽,點了點頭,「公主殿下,是不是所有渡劫期的要全部留下來。」

「不錯!包括大乘大圓滿境界的也全部留下來。你們的任務就是繼續修鍊,你們的戰場是後面應對對方的反撲!」龍千兒說道。

「是!我下去安排!」

顧澤說完,轉身離開。

「姐姐,我們一起出去吧,這麼好玩的事,怎麼能少了咱們兩個呢!」

這時,魔水芸從修鍊中蘇醒過來。

「是該出去了。但是我們不能出手,否則會引來更強的敵人。小世界是天道劃定的戰場,只有顧銘他們不斷的提升,才能抵抗住更強的敵人!」

「姐姐,你的意思是說,如果顧銘成仙,那麼小世界就會有仙界之人前來嗎?」魔水芸問道。

「是的,所以小天地將會成為一個培養基地,也可以說是小世界中那些修真者們的安身之處了。」龍千兒扭頭看向魔水芸。

魔水芸有些沒聽明白,但是她知道,事情會越來越嚴重。

只有顧銘成神,才能擺脫天道的束縛,然而他成神的那天,應該是最危險的一天,相信天道絕不會允許顧銘登上神界的。

「別想了,只要我們不出手,就什麼事沒有!萬界又如何,只要不是仙界的人,想要斬殺顧銘的話,也要考慮一下自己的實力。」龍千兒微微一笑。

「姐姐,那我們出去吧!」魔水芸說道。

龍千兒搖了搖頭,「還不是時候,信仰之力太多,我必須要替顧銘進行疏導。走吧,我們去看看神格內的世界怎麼樣了。」

說著,拉著魔水芸消失在原地。

「老祖,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們真的可以見到顧銘了嗎?」

顧銘的母親崔月英,雙眼含淚,激動的看著顧澤。

顧澤點頭說道:「是的,公主殿下就是這麼說的。」

「好呀,我終於可以見到我的兒子了,五百多年了,我終於又能見到他了。」

崔月英哭泣的說道。

此時的崔月英已經是大乘初期的修士。

「媽,別哭了,我們應該高興才對,我相信小銘也十分想咱們大家的,只是他無法進來罷了!」

顧銘的哥哥顧傑走上前,扶住了崔月英。

「媽,顧傑說的對,如果讓小銘看到你這個樣子,他的心會更加難受的!」劉嬌走上前,輕聲的安慰道。

「不哭,不哭!我們等著顧銘!」崔月英說道。

對於這一切,顧銘根本不知情,他正帶著百萬東域軍,浩浩蕩蕩的向南劍城殺了過去。

雖然南劍城掌控在寒冰大陸手中,但是城中卻有著許多沾滿小世界修士們的鮮血。

顧銘要一路向南推進,滅掉所有這樣的外來家族和勢力。

南劍城!

城主府內。

「報,城主大人,城外,城外……」

這時,一個士兵驚恐的跑到南劍城主面前。

南劍城主臉色一冷,冰冷的問道:「城外怎麼了?快說!」

「城外來了百萬大軍,是,是東域軍殺來了!」

「什麼?」

南劍城主一聽,頓時嚇了一跳,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二話不說,衝出城主府,向東城門飛去。

當他來到東城門時,東域軍已經將南劍城團團圍住。

「顧,顧銘!」

當看到顧銘后,南劍城主臉色瞬間蒼白,渾身顫抖起來。

「城主大人,還記得我半年前所說的話嗎?」顧銘淡淡的問道。

「記,記得!」南劍城主冷汗直流。

「既然記得,為什麼不照作?」顧銘冷哼,威壓直接籠罩在城主的身上。

噗通!

南劍城主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是寒冰大陸的人,我給我兄弟夜尊面子,也給你們的寒霜公主面子,我殺你們。既然你們不願意動手,那麼就由我們親自動手吧!」

顧銘撤回威壓,神識瞬間將整個南劍城籠罩,哪怕是一個蒼蠅,也別想逃過。

「趙樂人!」顧銘淡淡的說道。

「屬下在!」

趙樂人閃身出現,單膝跪地,搶拳大聲說道。 「這些人和家族,滅!」

永恆聖帝 顧銘將一紙名單交給了趙樂人。

「是!」

趙樂人接過名單,起身帶兵沖向南劍城。

顧銘淡淡的看著南劍城主,輕聲說道:「帶著你的人離開這裡,另外告訴沿途諸城,如果你們寒冰大陸還想在這裡呆,就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希望各城之中再也看到不這些手上沾染本土修士鮮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