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於龍頭之上,手握虎魄刀,全力運轉體內九陽真氣,將真氣盡數輸送至手中的虎魄刀中,而後高舉過頭,奮力朝遠處的山體方斬去。

「轟!」

虎魄刀發出一道紅色的光芒,狠狠的劈在山體之上,強橫的刀勁,將山體表面都炸出一個兩米多大的深坑。

無數碎石滾落,場面極其震撼。

此刻,村民們的臉龐上,都浮現出一抹深深的震驚之色。

「叮……宿主震撼全場,觸發雙倍暴擊,獲得120點裝逼值。」

「拜見神仙!」

也不知道誰喊了這麼一句,眾多村民頓時將手裡的農具扔在地上,紛紛跪倒在地,對著李沖朝拜起來。

「神仙,神仙。」

陳廣勝等人也完全傻了,從神龍出現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懵了。

他們知道李沖實力強橫,但也沒想到居然還有頭神龍,難不成他是真的神仙?

想著想著,他們也都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開始朝拜。

「叮……宿主連發裝逼成功,獲得120點裝逼值。」

裝逼就得裝全套,這樣才過癮。

李衝心中暗爽。

同時,對於自己裝的這波逼,也是尤為的高興,而且他發現,五爪金龍出現的時間,似乎延長了。

如此,如若不繼續開啟裝逼模式,又怎能對得起自己?

只見他立於龍頭,雙手背負,一副高人模樣,表情淡然,沒有一絲情緒顯露。

「爾等凡人,不知天高地厚,竟將怪物當做神靈,不過,念在爾等皆凡人,速速退去,本仙將不再追究。」站在神龍的頸部,李沖俯視下方,運用真氣,郎朗說道。 羅陽打電話給堡主,最想促成一件事,便是讓堡主把血煞子藏起來,永遠不要拿出來。

掃視一圈,見附近沒什麼人。

羅陽就說道:「藤姐,聽我說。你現在最好把血煞子藏起來,讓誰都找不到,那就安全了。就算那些人找到你,也拿不回血煞子,這不是很好?」

只聽電話那頭傳來堡主一陣陣桀桀的怪笑。

笑完,聽堡主說道:「我正打算那樣做!」

羅陽聽了,心裡笑開了花。

「堡主,我有個壞消息想告訴你。」羅陽話鋒一轉道。

「什麼壞消息?」堡主問。

支吾了一會子,羅陽才回答。

「十生宮的人把混沌球給拿走了。」羅陽說道。

電話那頭沒有言語,便知堡主已火氣衝天了。

羅陽連忙道:「藤姐,她們說,如果你能把混沌球的使用方法告訴她們,她們就給你解藥。」

堡主冷道:「你把混沌球找回來!否則你就別想活了!」

現今堡主認為找到了血煞子,只差還沒有恢復成人樣而已。

換言之,惹堡主發火了,羅陽也不能保證自己是安全的。

「藤姐,如果你想快速恢復人樣,那跟十生宮交換條件也不錯。」羅陽說道。

「你不是說能治好我的病?」堡主怒道。

當時羅陽確實說過。

以羅陽的能力,也真的可以讓堡主恢復人樣。

羅陽說道:「藤姐,我有把握,但時間可能會長一點。現在十生宮已把混沌球拿去了,讓她們知道使用方法也無所謂了吧?」

電話那頭重重地哼了一聲,堡主怒道:「混沌球不能給十生宮!就是毀掉,也不能給她們!」

堡主那麼生氣,想跟她講道理,那是沒有可能了。

只有等堡主冷靜下來后,才有可能繼續談這件事。

羅陽還想再說,可是堡主已掛了電話。

結果跟想象的有出入,羅陽略為失望。

看來只有去跟堡主當面談,才有機會說服她。

莎莎體內有異形種,羅陽可以當場治好她,這或許能讓堡主聽進一些話。

「現在怎麼辦?」莎莎冷道。

「小莎莎,莫慌。堡主還不會殺我們。」羅陽安慰道。

見莎莎滿臉的不安,便知她已在想著會怎樣被幹掉了。

想了一會子,羅陽只得又撥打堡主的手機號碼。

堡主卻不接聽。

便在此時,羅陽忽然接到花襲伊的電話。

剛接通,便聽花襲伊焦急的說道:「呵呵,你拿到血煞子沒有?!」

才剛從酒店出來沒多久,一般情況下不會那樣追著來問。

羅陽好奇道:「花姐,怎麼了?」

花襲伊話音泛著驚惶,羅陽第一次聽見她有害怕的味道。

「呵呵!聽說第十塊木炭已來了!」花襲伊說道。

一聽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須知真的血煞子在他身上,何況魂珠也在他手裡。

若第十塊木炭來了,萬一能感應到羅陽身上的血煞子或魂珠,那就可怕了。

「花姐,開玩笑的吧?」羅陽笑道。

他但願花襲伊在嚇唬人。

結果花襲伊很正經的說道:「呵呵,我騙你有什麼用?!」

腦筋轉了好幾圈,才漸漸冷靜下來。

「花姐,你怎麼知道?」羅陽問。

「呵呵!我們有人出事了。你什麼時候能找回血煞子?」花襲伊說道。

真的血煞子在羅陽身上,只是被困在混沌球里了。

魂珠的使用方法,羅陽不懂。

若遇到第十塊木炭,羅陽也沒有能力對付。

「花姐,短時間內沒可能要回來,怎麼辦?」羅陽說道。

「呵呵,那你先回來!」花襲伊說道。

原本還想去找堡主的,現今也不知是不是應該去找花襲伊。

跟花襲伊一起,那就得面對第十塊木炭。

這可是有生命危險的。

去找堡主,那也有生命危險。

羅陽左右為難,彼時都還在酒店外面。

想到若不幫花襲伊,那她恐怕會被第十塊木炭收拾,這不是羅陽想看到的。

還有其他人說不定也得被第十塊木炭幹掉。

想了想,羅陽只得帶莎莎走進酒店。

回進房間,見眾人臉色極為凝重。

「在這裡擔心也沒什麼用,我們還是想想怎樣對付第十塊木炭吧。」羅陽說道。

朱門有女 「小子!要是第十塊木炭找來這裡,你得先死!」十三姨怒道。

在十三姨看來,血煞子先得后失,那是羅陽和莎莎的導致的。

羅陽說道:「你們跟我說,還有什麼方法能對付第十塊木炭。除了血煞子之外,要是能找到魂珠,那有沒有用?」

眾人眼睛都亮了,個個盯著羅陽。

雲月盟 幸好血煞子和魂珠都收藏在《神農經》山水畫里,不怕人來搜身。

「你有魂珠?」一道師太問。

「師太姐姐。我怎麼可能有魂珠?」羅陽反問。

一般情況下,羅陽確實沒機會得到魂珠。

殊不知,羅陽遇到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得到了魂珠。

眾人不相信,依然用懷疑的眼神盯著羅陽。

「花兒小姐姐,你來搜我的身吧。」羅陽說道。

站在一道師太身後的花兒沒好氣的白了羅陽一眼,並沒有應聲。

一道師太冷道:「讓我來!」

說著,大步走近羅陽,從頭搜到腳。

「我要是有魂珠,我留著沒用,早就拿出給你了。」羅陽大方道。

「你肯定是藏在別的地方了!」一道師太說道。

她要那樣說,羅陽也不方便多說了。

「師太姐姐,我們不要浪費時間。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出怎樣對付第十塊木炭。」羅陽說道。

「沒有血煞子,沒有魂珠,我們都得死!」一道師太怒道。

有那麼一瞬間,羅陽都想把血煞子和魂珠在自己手裡的真相說出來。

可是說了,那後患無窮。

有些事情太心軟,結果只會給自己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話到嘴邊,又咽回肚子里。

羅陽說道:「大家要是喜歡浪費時間,那我就先走了。講句真心話,跟你們在一起,我的命都有危險。只有遠離你們,我才能活得更長久。但我花姐在這裡,十三姨又在這裡,蘭姐又在這裡,花兒小姐姐也在這裡,我不忍心看你們出事,才冒險來幫你們的。」

這番話頗為慷慨激昂,在場的都略有些感動了。

「呵呵,那你想要怎樣幫我們?」花襲伊問道。 伴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他身下的五爪金龍也隨之消失。

由於有著準備,李沖緩緩從天而降,穩穩落地。

那些村民一聽他這話,連聲答應,便是在村長老頭的指揮下,迅速離開。

一眾村民走後,陳廣勝等人依舊在地上跪著,方才那一幕,讓他們實在太震驚了。

「您……您真的是?」跪在地上,陳廣勝顫抖問道。

其他人也都震撼的看著他。

李衝心中暗樂,但嘴裡卻說道:「還沒修鍊到那一步,還差點兒。」

可是這麼說,眾人依舊很是驚訝,距離神仙差一點?那和神仙有啥區別?

陳廣勝等人苦笑。

李沖說道:「都起來吧,先滅了那個水怪再說。」

眾人聞言,鬆了口氣,紛紛從地上站了起來。

馮淵對著李沖躬身道:「上仙,我還需要做誘餌嗎?」

上仙?

尼瑪,修真小說看多了吧你。

李沖沒好氣的道:「當然繼續做誘餌了,那水怪可是上古時期的精怪,是被封了神位的,就算我是真的神仙,在水裡也不是它的對手。另外,你還是叫我天師吧,上仙聽起來怪怪的。」

馮淵尷尬一笑,恭敬道:「是,天師。」

說完,馮淵站直身體,深深的吸了口氣后,便一步一步的走向河邊。

這時,程靜從人群中走了過來,她有些顫抖的道:「師……師傅,您真的是神仙嗎?」

李沖湊近程靜耳邊,低聲道:「我只是普通人,是什麼神仙啊,都是糊弄人的。」

程靜一聽這話,頓時張大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