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森將歐陽紫嵐拿起的電話按下,「相信劍軒自有道理。」

「有什麼道理?盲目自信!」

「或許因為他即在乎簡繁又不知道如何讓簡繁接受他,所以就只能依了他自己的心意獨自繼續!他不想簡繁再受到傷害,寧願蔣帥陪著簡繁吧。」

歐陽紫嵐怔住。沒想到劍軒面對感情是如此的茫然無助,又是如此的令人心疼。他對簡繁的愛護細緻而深沉,之所以讓她找閆敏談話,估計也是防備將來這件事被集團知道有人難為簡繁。屆時可以借幫助小菲為由遮掩過去。畢竟幫助小菲是無可厚非的。 閆敏從雲T大廈走出來,心情格外壓抑。

太陽毒辣辣的曬著,從公司出來時急於知道將從雲T接到什麼項目,加之韓聰的態度令人傷心,一時心亂忘了帶遮陽傘。現在只能徒勞的將一張街邊發放的小廣告舉過頭頂,略施粉黛的臉變得黏黏膩膩的。更為糟糕的是不知不覺中淚水也要跟著搗亂,忍了又忍最終還是奪眶而出。閆敏抿緊嘴唇,咬著不甘。一路堅持,為什麼努力至最後的結果連差強人意都算不得。韓聰的感情如此,公司亦是如此,就是謹小慎微與姚家一干人等維持的關係也如此,終究無人為她考慮。姚菲則不然,即便做了令姚翠涵無法容忍的事,觸及了姚翠涵的底線,仍然有人為她著想。姚菲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萬事解決,為什麼我不可以?

因不平而傷感,閆敏負氣地走到公司樓下突然感到腳背一涼,低頭才發現踩到了人行道上一塊未鋪實的地磚上,地磚下方的污水在壓力的作用下直接噴到了腳上。閆敏懊惱地用手中的小廣告颳了刮腳背上的泥,又用紙巾擦了擦。如何能擦乾淨,閆敏起身將小廣告和紙巾恨恨地丟入垃圾桶中,抬手撥開黏在臉上的髮絲,頓了頓足。倒霉的事偏偏讓我遇到!難道我不應該抱怨嗎?

閆敏快速走入寫字樓,避開擁擠的目光選擇步行梯一層一層向上走。一陣清脆的笑聲傳來,閆敏驀然抬頭,溫馨的畫面映入眼帘。只見姚菲將腿搭在樓梯扶手上做著運動,武志風抱著小孩圍著姚菲說笑著什麼。閆敏的心咯噔了一下,她不想嫉妒姚菲,從小就告誡自己若嫉妒姚菲便是貶低了自己。可是在這一刻,她的心中充滿了深深的妒意。

姚菲俯身壓腰,一眼瞥見閆敏急忙將腿放下來,盯著閆敏的臉不禁笑出聲來,「嗨,小敏,你這是怎麼搞的?臉上的妝都花了,還抹了一道泥!太難看了。」

閆敏本已難看的臉色越加鐵青,氣不打一處來,「沒你好看,可以了吧!」說完與姚菲擦肩而過。

「小敏?」姚菲深感詫異。怎麼忽然開不得玩笑了?

閆敏嘆了口氣,面色柔和下來,「天太熱了!」

武志風抱著小孩轉了一圈將閆敏禮讓過去。小孩張著小手嗯唧了兩聲想引起閆敏的注意也被閆敏忽略了。

姚菲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小敏遇到什麼不如意的事了?情緒好壞呀!

閆敏衝進洗手間打理了一番,將壞情緒排解后暗自盤算應該如何向韓聰彙報雲T的情況。去之前還興高采烈的,回來后希望卻變成了泡影。雖然韓聰未必指望雲T的項目,可是自從公司成立以來,閆敏始終沒有業績不免自感底氣不足。如今蔣帥引來了投資又從齊娟那裡拿來了諸多系統升級項目,閆敏承受的壓力就更大了。若可以接到雲T的項目,閆敏不僅可以揚眉吐氣一雪前恥,今後的業績也不用愁了。可是歐陽紫嵐的意思表達得再清楚不過了,她只想藉助卓智新科公司幫助小菲而已,至於卓智新科如何她根本就不在意。既沒有親自查看公司的資質,也沒有詢問公司的開發能力。究其原因,歐陽紫嵐就沒有考慮過與卓智新科的合作。

耿耿於懷、忐忑不安都無濟於事,閆敏輕輕推開韓聰辦公室的門卻聽到韓聰久違的笑聲。蔣帥正坐在韓聰的老闆椅上悠閑地轉來轉去。

「什麼事這麼高興?」閆敏笑著詢問蔣帥。與韓聰之間總是不冷不熱的,有蔣帥在場或多或少可以讓她與韓聰之間變得輕鬆一些。

蔣帥指了指韓聰的屏幕,「我在看韓聰為新產品寫的銷售話術,這完全就是一顆恨嫁的心呀!快來買我吧,快來娶我吧!」

「哈哈,取笑我?好,銷售話術歸你了,改好了給我!」韓聰砸了蔣帥一眼。

「OK。」

自從蔣帥陪林劍軒喝了一天酒之後,兩個人儼然成為了朋友,雖然距離摯友還有一段距離,但是一起討論話題的機會卻越來越多了。蔣帥欣賞林劍軒的超凡智慧與遠見卓識,林劍軒則讚賞蔣帥的積極心態和獨到見解。即便林劍軒常常因為簡繁而吃蔣帥的醋,但是心智成熟的他卻從未因此讓蔣帥感受到壓力。在林劍軒看來,他與簡繁之間就是他與簡繁之間,不會因為其他人而緣深緣淺。

蔣帥此時已準備將新產品話術拜託給林劍軒來完成了,他相信林劍軒的高屋建瓴。

「與雲T談得如何?」韓聰從沙發上站起來,示意閆敏坐下歇一歇。

「資料都給他們了,不過目前他們還沒有什麼項目需要我們來做。若有適合我們的項目歐陽會聯繫我的。」閆敏不願說出歐陽紫嵐的真實意圖,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

「哦,公司未必以接項目為主。」韓聰笑了笑。

「就是,項目多了不是好事,太牽涉精力。目前的項目可以維持公司的運營就好,公司還是以產品為主。」蔣帥贊同韓聰的觀點,可是到了簡繁需要他參與雲T項目的時候,他就管不了這麼多了。

幾天之後,蔣帥又在晚飯後與林劍軒討論公司產品的銷售思路。簡繁在客廳中走了兩圈,發現沒有插話的機會從冰箱中取了些水果走回房間。

蔣帥注意到簡繁有話要說,示意林劍軒等他一下,走到簡繁身邊,「什麼事?請吩咐。」

簡繁托著腮略有猶豫,「何佳宇向公司申請我來負責他們部門CD的項目,公司已經批准了。」

「哦。」蔣帥拍了拍簡繁的後背,「你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嗯!」有蔣帥的支持,簡繁便無所畏懼了。

蔣帥從簡繁房間內走出來迎上林劍軒的目光,「剛才說到哪裡了?哦,對。還是要首先分析客戶自身的痛點。」

林劍軒似乎沒有聽到蔣帥說什麼,話鋒一轉,「簡繁果然接了CD那個項目?」

「是的。」

林劍軒眯起眼睛微微一笑,「若不是你支持,簡繁未必會接。我記得你說大不了你陪簡繁去CD,你想怎麼陪?辭掉現在的工作?」

簡繁不想蔣帥無故被林劍軒將一軍,急忙上前解圍,「前期的工作還是在公司完成,後期如果需要再去現場。何佳宇說他盡量幫我做溝通工作,你們就不要替我胡亂擔心了!」

聽到何佳宇的名字林劍軒輕哼了一聲,何佳宇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劍軒不理簡繁看向蔣帥,「我聽阿森說你們公司被納為雲T的供應商了,你可以帶幾個人參與到簡繁的項目中來。簡繁的項目應該人手不足吧?」

「可以嗎?如何操作?」蔣帥欣喜。

林劍軒表情淡然,「人力外包當然可以。雲T的項目都是項目經理負責制,項目經理說需要什麼人就需要什麼人!將預算核算好就可以了!與已經通過審核的供應商合作,審批流程都免了。」

「是嗎?」簡繁目光晶亮,「我現在的項目就缺人手,項目已經進入開發階段但是略有延期。蔣帥可以立即加入嗎?」

「提交申請然後簽署保密協議,你可以試一試!」林劍軒看到簡繁由於興奮而緋紅的小臉心動了一下。將來的某一天簡繁可否為我而興奮? 一場雨過後北京有了秋日的涼意,中關村附近被人來人往攪起的熱度卻依然不減。拉著貨、推著貨、抗著貨、提著貨的人摩肩接踵。一個送貨的人在路上走就意味著一個買貨的人在櫃檯等待,無論是電子城還是街邊的門臉都通過串貨的方式黏住客戶。

蔣帥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後面焦急的車流,還是提前踩下剎車讓路邊集聚的一群人穿過馬路才輕點油門向公司駛去。

一走進公司就看到吳波在開發大廳內漫不經心地來回踱步。

「公司發展的不錯!」見蔣帥進來,吳波搓了搓手。

「嗯,韓聰搞的公司自然錯不了。」蔣帥將包丟在辦公桌上,推開韓聰辦公室的門向裡面看了看。韓聰還沒有來,閆敏也沒有到。

吳波跟在蔣帥身後,「我那個項目還得繼續,來商量一下之後的安排。」

「哦,等韓聰來了研究一下。先到會議室中坐。」

「開發人員都上班了你才來,韓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你和韓聰越來越有老闆的樣子了!」吳波踱至會議室揶揄蔣帥。

「哈哈,還真是!師兄,你若不再打筆款過來,你那個項目真就難說了。韓聰現在可不像之前那麼好說話了!」

吳波自知之前所為有失誠信,乾笑了兩聲。

正說著,韓聰走進公司。

「韓聰,來,師兄有事找你!」吳波一改之前的沉穩,不等韓聰先開口已經從會議室中迎了出來。

韓聰詫異,急忙將吳波引入自己的辦公室中。

「韓聰,看到你和蔣帥將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我很為你們高興。」吳波站在滿是檔案資料的文件櫃前斟酌著下面的談話。

「吳總,有什麼事您直說吧!」韓聰為吳波倒了一杯水。

吳波咽了兩口唾沫,「之前的那個項目還得繼續,甲方發函要求年底前實施。」

韓聰略微思考了一下,「可以。產品開發和內部測試均已經完成,現在只需甲方配合進行系統部署和上線前試運行。幾個點運行沒有問題就可以進行大範圍的培訓和實施了。」

「好,好!」吳波壓著額角,聲音有些澀,「由你組織開發我當然不擔心。只是,只是最近我遇到了一些難事,所以項目款估計還要拖一拖。」

「還拖?吳總,不能吧!」閆敏的身影出現在吳波面前。

韓聰示意閆敏讓吳波把話說完,吳波遲疑了一下,「我準備送婉凝去國外接受治療,一直忙著考察國外的治療技術和場所,所以公司經營有所疏忽效益很不好,而且國外的治療費用也不低。」

韓聰表情凝重,吳波的愛人婉凝他是見過的,他真心希望婉凝的疾病得以治癒。

「可是,吳總。我們是一家小公司,項目款總這麼拖著,我們也拖不起呀。」閆敏可沒有心情考慮太多,婉凝的病她更不關心。

「年底實施階段開始前甲方會再打一筆款過來,屆時全部轉給你們。」吳波握了握拳給出可信的表情。

「年底?」閆敏無法接受。

韓聰沉思了一下,「吳總,我有一個提議你考慮一下。關於這個項目的上線測試和實施由你們公司自己來完成。您安排技術人員,我儘快將產品交接給您。然後我們的合作就此終止,未支付的項目款我也不要了。」

閆敏和吳波同時愣住了。合作終止,款項就這樣清了?吳波當然願意,手下大把的實施人員,產品接過來由自己的人來實施利潤更為可觀。

「韓聰,我們要不要再考慮一下。」閆敏無論如何想不明白韓聰為何如此決定,後續可以拿到的項目款不是一個小數字。

韓聰越過閆敏質疑的眼神,「吳總,如果你認為可以,我就讓閆敏配合你將當初的合同條款做相應變更申請,雙方簽字就生效了。」

「韓聰,這樣做對我有利,當然可以了!小韓呀,看不出來你做事如此有魄力。好呀!期待你的產品問世。」吳波面色紅潤露出喜色。

韓聰微微一笑。

送走了吳波,閆敏纏著韓聰給出合理解釋,「韓聰,你怎麼想的呀?我們憑什麼不要其餘的項目款,憑什麼將實施中的利潤讓給吳波他們?」

「我不想將精力過於分散!」韓聰摸了摸鍵盤,啟動計算機準備開始工作。

「你負責產品,吳波的項目可以由蔣帥負責呀!」

「蔣帥恐怕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兼顧公司的工作!」

「為什麼?出國?楚總說蔣帥遲早要出國深造的。但是從沒有聽蔣帥提到過!我去問他。」閆敏轉身就要去開發大廳找蔣帥。

「不是出國。蔣帥昨晚給我打電話,他準備以人力外包的方式參與到雲T的項目中去。簡繁的項目卻少人手。」

「簡繁的項目缺少人手,公司的項目就不缺少人手嗎?人力外包,人力外包能賺幾個錢?」閆敏的聲音一下高了八度。自知失態,將語氣緩和下來,「韓聰,你就這樣任由蔣帥亂做決定嗎?他跟簡繁住在一個公寓里還不夠嗎,難道還想24個小時都膩在一起?我去找他談談。」

韓聰已經開始查閱文檔,不再理會閆敏。

閆敏將蔣帥約到會議室中,「蔣帥,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跟著簡繁做項目這個決定未免欠考慮。」

蔣帥將目光落在窗旁一株小仙人球上,托起花盆看了看。

閆敏不甘心,繼續,「我不是為公司著想,是替你和簡繁擔心。你們一起做項目真的好嗎?由她領導你,又有她的同事參與,情況太複雜了。」

蔣帥隨手捏起一根回形針開始給仙人球鬆土。

「蔣帥,我說的話你仔細考慮一下。仙人球再好看也是有刺的。你出於好意幫助簡繁,就怕最後事與願違,難於收場!」

「過程已然值得!」蔣帥勾唇一笑,將回形針丟入垃圾桶中,「我跟韓聰商量一下後續的工作安排,哦,對了。我還要帶幾個人過去,最早入職那四個人我要了。」

閆敏怔住,說了半天蔣帥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最後還準備帶走四個技術能力不錯的開發人員,怎麼可能?閆敏氣不過,跟著蔣帥一同走進韓聰的辦公室理論。

可是未等閆敏開口,只見韓聰從抽屜中取出幾張簡歷遞給蔣帥,「這幾個人能力不錯,你面試一下,讓他們跟你去雲T做項目。」

閆敏感到不可思議,強壓怒火,「韓聰,昨天你還說這幾個人雖然能力強,可惜工資要的太高。怎麼今天就要招進來?」

「既然是人力外包,跟雲T多要些錢就是了。我們無需從中獲利,只要蔣帥滿意,用著得心應手就好。」韓聰深吸了一口氣,終究還是為了簡繁。

蔣帥將簡歷翻了翻,「厲害呀!從哪裡找來的?」

閆敏翻了一個白眼,「我們被獵頭公司盯上了,還以為我們公司實力有多雄厚呢!總有這樣的簡歷送過來。」

「不錯!這樣的人我喜歡!我這就去打電話通知他們面試。」蔣帥喜形於色。

韓聰輕哼一聲,「別讓這幾個人給卓智新科丟人就好。」

「放心,他們先丟的是我的臉。在雲T,我的臉可比卓智新科值錢!」

閆敏無奈地看著韓聰與蔣帥,不該舍的舍了,不該留的留了。公司於他們而言雖然不是兒戲,卻抵不過他們自認為的一個『值得』。

吳波離開卓智新科公司后便陪著湯麗看房子,「怎麼樣?喜歡就買了吧!支票給你帶來了。」

「還是吳總痛快。」湯麗莞爾。

「哈哈,湯經理幫我談成了幾個大單,這點報酬算什麼?」吳波喜不自勝,以湯麗在醫藥行業的影響力,促單果然卓有成效。

「拖著韓聰的項目款沒有問題吧,年底前系統實施可不能馬虎!」湯麗從曬台看出去,城市美景一覽無餘。

「沒有問題,只說了幾句韓聰就答應了。而且更加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準備就此結項,將實施的利潤空間都讓了出來,之前欠的項目款也不要了!」吳波看向陽台,發現湯麗的背影甚是迷人,不禁搖了搖頭。剛才已經借婉凝的疾病達到了說服韓聰的目的,不能再存了辜負婉凝的雜念。

湯麗微微側頭,恍惚了一下,險些將吳波錯認為楚明。暗自咬了咬牙,楚明口口聲聲愛他的妻子卻在一次次背叛,吳波很少提她的妻子,卻可以驅車幾十公里只為了買一份她妻子記憶中的涼皮。

可愛的人未必可以愛,可以愛的人終究是可愛的。湯麗笑了笑,不知不覺中竟然拿吳波與楚明進行比較,卻也不輸楚明。 自從蔣帥帶著新招聘的人員進入簡繁的項目組,雲T重點客戶部內的日常工作習慣就變了。工作間隙不再是伏案休息或者三三兩兩的低聲耳語,而是相邀著去樓層休息室談天說地,尤其喜歡邀請蔣帥一同前往。就連不苟言笑的夏陽也被蔣帥帶動著在午休時間講起了笑話。

除了請示、彙報工作,在工作時間蔣帥從不打擾簡繁,倒是常常與坐在對面的夏陽一起探討問題。若有人遇到難題向夏陽請教恰巧碰到夏陽沒有時間,蔣帥便將難題主動攬過來解決。慢慢的,開發中觸到瓶頸的人開始傾向於找蔣帥幫忙。

每每發現蔣帥的時間被佔用太多,簡繁便會通過QQ給蔣帥發一串憤怒的表情,蔣帥收到后則會抱著筆記本電腦躲到卓瑞澤的辦公室內工作,卓瑞澤的大辦公室儼然成為了蔣帥的私人工作間。最後大家也習慣了,只要在夏陽對面看不到蔣帥,便去卓瑞澤的辦公室找他。似乎所有人都喜歡與蔣帥打交道。

最令簡繁吃驚的是一次項目例會之後,與人刻意保持距離的尹浩竟然跟隨蔣帥到卓瑞澤的辦公室內聊了很久才離去。

回公寓的路上,簡繁一直托著腮觀察蔣帥帥氣逼人的側臉,「嗨,你是不是給大家施了魔法,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找你說話。」

蔣帥假意無奈,嘆了一口氣,「沒辦法,太迷人了。我也深感苦惱。」

簡繁嘟嘴一笑,又開始美了!

「尹浩跟你聊什麼了,聊了那麼久!」

「哈哈,男人間的話題。」蔣帥挑眉一笑。

簡繁好奇,「是什麼?」

「顏色太深了,女生不適宜知道!」

「黃色的?」簡繁脫口而出。

蔣帥戲謔一笑,「簡繁小朋友,你知道的還挺多的嗎?我說的是變形金剛啦!不過確實有黃色,大黃蜂。」

簡繁知道上當了卻不願服軟,故作不屑,「沒看過泰克尼克嗎?那畫面也可以很唯美的!」

這次換蔣帥不淡定了,默念了前方好幾個車牌號碼才將心神穩定下來,急忙岔開話題,「天涼了,去買換季的衣服如何?」

「周日吧!」

「OK。」

周末,簡繁將工作都安排在周六加班完成,周日則任由蔣帥賴床不去打擾,自然醒了再去逛街也不遲。林劍軒吃了早飯,臨出門時遞給簡繁一個U盤,「裡面有份文檔,看明白后寫一份PPT,不要超過10頁。」

簡繁接過U盤「上周你給我一本經濟類的書讓我做摘錄,我敲了幾個晚上才搞完。這次只需要10頁PPT嗎?」

林劍軒露出溫潤的笑容,「那本書的摘錄做得不夠好。摘錄是要有邏輯的,應該按照你自己的理解將關鍵內容串起來。脈絡越清晰說明你對內容的理解越透徹。我把那本書放你書架上了,有時間再翻翻。」

「哦。」簡繁不得不承認林劍軒說的是對的。

林劍軒走後,簡繁將U盤插入筆記本電腦。打開文檔,將文檔大概瀏覽了一遍感到不可思議,足足幾百頁的文檔若想用10頁PPT表述清楚怎麼可能,不是給錯文檔了吧?簡繁急忙拿起手機給林劍軒打電話。

「小軒,U盤是不是拿錯了,這裡面的文檔有六百多頁,10頁PPT無法闡述清楚吧。」

「如果不能用10頁PPT表述,就說明你沒有將內容理解透徹。」說了一句林劍軒就將電話掛斷了。

簡繁揉了揉眼睛。哼,小軒總是對的,也許理解透了自然就精鍊出來了。這是一份公司股權併購商業策劃書,看來雲T公司介入的領域越來越多了,小軒藉此得到的諮詢項目也越來越多,又要忙得不亦樂乎了。

簡繁將文檔先粗略看了一遍,又按模塊開始整理思路。傳來燃氣熱水器打火的聲音,蔣帥已經起床了,在洗澡。

突然,簡繁的手機有電話進來。看了一眼是韓聰的來電,簡繁莫名感到些許緊張。久未聯繫,已經生分了。

簡繁將手機接通,「有事嗎?」

「簡繁,能幫我一個忙嗎?」

「嗯。」

「我父母在北京轉機,在機場可以停留幾個小時。他們想見你!」

簡繁眉頭蹙緊。

「簡繁,在聽我說嗎?他們回國參加一個學術會議,之後還要返回歐洲。時間比較倉促,所以我不想過多的向他們解釋我們分手的事情。以後有時間了我再慢慢地告訴他們。」

「可是!」簡繁面露難色。

「我知道你很為難。需要我跟蔣帥說嗎?」

簡繁咬了咬嘴唇,「我不想去。」

「好吧!」韓聰放下電話,抬眸看了看日漸的蕭瑟。金黃色的銀杏葉在無限失意中紛紛飄落,韓聰的心也失落到了極點。打電話前還有所期待,甚至存了不合實際的想法。沒想到簡繁斷得如此乾脆,沒有一絲留戀。

簡繁愁眉不展,直到蔣帥帶著浴后的清新走進來,揉了揉簡繁的額頭,「簡繁小朋友又為什麼事發愁了!」

「韓聰的父母在北京轉機,可是我不想以他女朋友的身份去見他的父母。」簡繁緊緊抿著嘴唇,她知道韓聰必然失望,可是她無法滿足韓聰這個要求。在韓聰看來只不過是一個善意的謊言,可是於簡繁來說卻是對心的背叛。她無法做違心的事。

「韓聰了解你,不會責怪你的。」

「嗯。快去吃早飯,吃了早飯我們去逛街。」

簡繁不想讓自己的壞情緒影響了蔣帥的心情,沒想到手機鈴聲又響了。

「簡繁,你在哪裡?你在去機場的路上嗎?韓聰怎麼可以這樣做!」閆敏的聲音令簡繁感到刺耳,拚命矯飾的聲音依然可以聽出閆敏的氣急敗壞。

「我在家。」

「真的嗎?韓聰沒有給你打電話是嗎?哦,好的。我沒事了。」閆敏匆匆掛斷電話。可惡,不應該胡思亂想的,韓聰只不過一個人去見他父母而已,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可是韓聰每次與他父母講電話都要提到簡繁著實令人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