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琛深吸了一口氣,彎腰在龍衍耳朵旁邊吼了起來! 丫的震得死你!聾了才好!

秦琛眯著眼睛,心裡默默吐槽著。

可惜的是……

龍衍同學一臉淡定,還從桌子上摸了兩顆車厘子塞進嘴裡嚼著,一直等秦琛叫了好多聲,才慢條斯理的摸出手機,給秦琛發了一段代碼。

秦琛不看還好,一看恨不得直接用手機劈開他的腦門!

媽個雞!

這就是所謂的更新?

就他媽換了最後一位!

怎麼看怎麼都像是故意的!!!

像是根本就沒察覺到秦琛憤怒似的,龍衍悠然的喝著秦琛從老首長那裡敲來的小君山,雲霧繚繞中,俊朗的容顏都虛化了不少啊……

「怎麼?你還不去?」

秦琛頹然的放下手,冷哼一聲上了樓。

其實嬈嬈抱著自家兒子上飛機之後,也就沒那麼氣了。

不過心裡還是窩著火,畢竟這是從自己懷胎十個月割下來的一塊肉,而且……

秦琛這麼做!

真的很過分啊!

看著兒子情況終於穩定了。

嬈嬈靠在沙發上,眯著眼睛瞧著抱著書本,卻心神不寧的女兒。

「思嬈?」

「你的書拿反了。」嬈嬈淡定的說道。

小蘿莉一哆嗦,下意識的將手裡的書就翻了個……可一低頭……好吧,現在才是反的!

「媽咪……我……」秦思嬈心虛的低著頭,咬著嘴唇看直勾勾的盯著足尖。

嬈嬈隨手將撤下脖子上一直戴著的那塊玉系在女兒脖子上,像是哄騙小紅帽的灰狼一般,輕聲道。

「來……和媽媽說說,你爸爸到底對你哥哥都幹了什麼?你們之間應該不止這點事情才對吧?」

雖然自己的那兒子從小就懶,不愛運動,但是嬈嬈還是很清楚秦瀚的個性的,那孩子的心理素質,比一般成年人都要強大,怎麼可能放任自己憔悴成這個樣子!

獨寵傲嬌王妃 分明就是故意表達自己的不滿呢!

小蘿莉摸著自己的脖子上的玉佩,玉器的冰涼之處還透著一抹溫暖,那是母親身上的溫度。

雖然上次舅姥爺也給了自己一個,好像比這個還貴,但是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再想到天天都在算計自己零花錢的秦某人……

這麼一對比,小蘿莉覺得真的不是自己見錢眼開,立場不堅定啊……

爸爸……你真的不能怪我!!!

小蘿莉一臉諂媚的往嬈嬈懷裡湊了湊,原本嬈嬈只是想要知道秦瀚那個所謂的夏令營到底是怎麼回事。

卻是不想還意外收穫了更多的情報!

什麼玩意?

先是嫌棄兒子胖找個奇葩教練減肥。

然後又嫌棄兒子精神不好怕被罵所以又給秦瀚增肥?

甚至還讓秦瀚給他幹活!

好!很好!

秦琛,這次你事大了!

嬈嬈溫柔的笑著,手指輕輕的在沙發上揉搓著。

待到飛機的落地時,飛機上的把手已經被她摩搓著的變了形……

「咯嘣……」

秦思嬈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聲音。

正要回頭,嬈嬈卻是一巴掌輕輕的拍在了她的腦門上。

「走了思嬈,也不知道我忽然回來,舅舅會不會怪我……」

有句話說的好。

人倒霉起來,喝涼水也塞牙。

秦琛這邊要到代碼,又折騰了許久,才終於連上了玉祁。

兩邊有時差,秦琛的夜晚那邊還是上午,玉祁正悠然的和自己終於捨得回家的妹妹的下著圍棋。

一看是洛城打來的,他的眉頭便凝住了。

重生之小小農家女 「怎麼了?」坐在他對面的玉翡輕聲道。

「洛城那邊的電話,不知道是不是嬈嬈有什麼事情。」玉祁解釋了一句。「不過應該不是嬈嬈,我讓思諾跟在她身邊,真有事的話,思諾直接就和我聯繫了。」

「還是接吧……萬一真的是嬈嬈有什麼事呢。」玉翡不淡定的說道,她回玉家也有一段日子了,可卻是依舊沒做好心理建設直接和嬈嬈聯繫。

畢竟當年的事情,雖然不是她的原因導致嬈嬈丟了。

可到底還是她任性鬧了脾氣,然後一路跑去了世俗界不肯回來。

玉祁眼皮微挑,心知自己這妹妹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淡定。

不經意的用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幾下,這才按下了通話鍵。

「喂?」

玉祁溫潤聲音在秦琛耳中這會宛如天籟。

甚至秦琛激動的都站了起來。

「舅舅,是我……」

秦某人恬不知恥的拉著近乎。

玉祁眼皮跳了跳,果然,對面的妹妹已經皺起了眉頭。

啊哈哈哈,真的瞌睡了就總有人送枕頭,簡直不要太美啊!

「怎麼了?這麼晚?你那邊應該睡了吧?」玉祁淡定的掃了一眼牆上的表。

「是這樣的……我和嬈嬈今天鬧了點小矛盾,她生氣的帶著兩個孩子回娘家了……」

「小矛盾?回娘家?」 情有毒鍾 玉祁敏銳的抓住了重點。

「對啊……小矛盾,我之前不是給瀚瀚抱了一個訓練營嘛,其實就是我那個組織的訓練基地,當然,我那裡不是培訓殺手的,您不要想歪。」

「嗯……」玉祁輕哼了一聲,表示讓他繼續。

秦琛眼珠子轉了轉,智商上線。

思索了幾秒才又道:「然後吧,嬈嬈後來不是就出事了嘛,我看瀚瀚那麼有天賦,而且我那裡又有一套完整的設備,就想讓瀚瀚練練手,這一練手,就在我那裡多住了幾日,加上您也知道,瀚瀚那孩子也是比較認真。」

秦琛義正言辭的說著,誇起自家兒子那叫一個認真,還把玉祁也捧上了一個新的高度。

只是他的言辭太過懇切,怎麼聽玉祁都覺得有些不對勁。

「小琛啊……我怎麼覺得,你有些事情瞞著我呢?」

玉祁有節奏的又開始敲起了桌子。

在他的印象里,秦琛還是很靠譜的,起碼也是那種冷漠的,不善言談的。

怎麼什麼還會風承人了?

雖然這好話聽起來還不錯。

「也沒別的是,就是很不巧,嬈嬈今天去接秦瀚的時候,那孩子正好在發燒……」

「然後……」

「啪嗒!!!」

「嘟嘟嘟」

秦琛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的手機。

怎麼話還沒說完就掛了呢。

玉祁也是一臉懵。

怎麼自己的妹妹忽然就動手了呢!

「當爹的,在自己地盤還照顧不好自己的孩子!把我的外孫弄發燒!虧我原來還覺得他挺好的!哼!現在看來也是個不靠譜的!」

玉翡憤憤的說道,忽然從地上站了起來。

玉祁奇怪的看著忽然抽風的妹妹,不解的問:「嬈嬈大概過一會就回來了,你現在去哪啊!」

玉翡腳步一頓,笑得很是陰森。

「心情不好,出去放鬆一下,我的囡囡馬上就回來了,我我要去給她準備個禮物……哦對了,你想辦法幫我拖延她一天啊!我明天回來!」

「至於秦琛……」玉翡又笑了兩聲,什麼都沒說的走了。

只是那個表情,怎麼看怎麼不正常。

玉祁看著自己的妹妹神神叨叨的出去了,糾結的拿起手機又放了下去。

思量了片刻。

他決定不和秦琛通風報信了,畢竟嬈嬈姓玉啊……

於是。

當嬈嬈回來之後。

玉祁熱情的接了她,又命人準備了一頓盛大的晚宴。

嬈嬈早些天就聽說自己母親回來了,卻是不想回來竟然聽說她出去了,心裡不免有些失望。

玉祁自是看到了她臉上小表情,在兩個孩子都安頓好之後,把她單獨叫到了書房。

「嬈嬈,你別怪你媽,你媽是今天聽到你受了秦琛刺激,出去給你準備禮物了。」

「刺激?」

「是啊……我看她走的時候臉色陰沉的嚇人,我都沒敢攔。」玉祁厚顏無恥的說道,並不覺得自己虧心。

嬈嬈點了點頭,耐心的聽著玉祁把秦琛下午的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那是好氣又好笑。

「嬈嬈,這次回來,你打算呆多久?」見外甥女並沒吵著要和秦琛決絕,也沒有表現出來悲傷,玉祁覺得事情並不嚴重。

嬈嬈歪著腦袋,伸手翻了翻掛歷。

「最多三天吧……不過還請救救幫我個忙……我這次回去,想易容……」

玉祁一臉淡然的聽著嬈嬈的話,好看的臉上哭笑不得。

「嬈嬈,你確定?」

嬈嬈彎著唇角,笑得賊兮兮的。

「是啊……不然某些人,以後做事還不和我商量……那我的女主人地位何在啊……」

「也是……」對於自己的這個外甥女的要求,玉祁素來是都會滿足的,更別說他現在妻下無兒無女,那更是一心把嬈嬈看成了自己的女兒。

更別說嬈嬈還有個親媽了!

這會正渾身怒火給嬈嬈準備禮物呢。

嬈嬈的母親玉翡激動的衝出了玉家。

沿著小道走了好久,才沖淡了自己心頭那抹暴虐。

雖然這些天玉祁一直都陪著她,給她進行心理的治療,幫她打開心結。

可玉翡知道,自己其實還是不敢面對嬈嬈的。

二十幾年的虧欠讓她覺得嬈嬈不會接受她。

更別說,她還差點因為別的女人害了自己的孩子。

這種複雜的心理狀態,使她對於嬈嬈又渴望又害怕。

不過好在她從小都不是一個會虐待自己的人。

一想到自己的「病因」玉翡忽然有了決定……

先「治癒」自己,再去見女兒,收拾女婿…… 玉翡,又或者說是白雲希(化名)。 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