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瞳中血煞和魔氣滾滾流淌,猶如瓊漿玉液,漆黑粘稠,一時間,那血紅的瞳孔竟是再度變的渾濁,而那漆黑的魔氣,則是四散在其身軀之上,城樓前,他緩緩開口:「洛家世代供奉佛祖舍利,每年以萬千香祭奠,陣仗可是比那西邊的懸空寺還要大,這佛光,也是名不虛傳。」

洛崇佛微微笑了笑,道:「懸空寺有佛祖真身法相卻不好好供奉,我洛家對這佛祖舍利卻是用心的緊,倘若還差於懸空寺那般粗製濫養,那真是暴殄天物了。」

話音落下,洛崇佛向前踏出一步,他伸出手掌,只見其拇指之上帶著一副碧綠扳指,佛光流轉,彷彿是聖物一般,那身後獸仆心智不堅者,已然跪下拜服,而同時,這碧綠扳指忽然間騰起道道金光,隨後,便見洛崇佛的身後,一尊佛祖神像顯形。

秦墨再觀,依稀可見這扳指材質,竟是以白骨燒至,當即猜出一二,疑道:「舍利子?」

洛崇佛撫掌大笑,隨後緩緩舉起手,萬千獸仆暴動,朝著這座古城撲來,同時其身後的佛祖虛影消散,化作一道猶如黃金般的巨掌,重重朝著城樓壓下,滿天佛光籠罩,他的笑聲從中傳來:「秦先生好眼力,佛祖舍利,那你便再看看這一掌,可否摧了這厚土池?」

我佛如來!

看著那如同山嶽一般的掌心,他心中忽然浮現起兒時蘇牧講過的那個猴子的神話傳說,而當時心中對如來手掌的想象,此時居然和這片巨大掌心重合,他拄著長劍,望向天空,想了想蘇牧所說的那個被壓了五百年的猴子,不禁心生一股氣機,用著只有他自己能聽見的聲音喃喃道:「佛祖一掌壓了猴子五百年,那今日……」

掌心再一次下落,他也再一次抬起頭,忽然好似釋然間,負手而立,笑著自語道:「只可惜……你不是如來,我也不是猴子啊。」

天際間,一道赤霞沖霄。 周瑜又沒有媳婦,對買房的需求並不高,而且本身就不覺得自己能在魔都買房。

不抱期望,自然就沒有失望。

相比起買房的事情,周瑜其實更擔心自己能不能領到下月個工資。

郭松等人吃飽喝足之後,就說道:「我們先回去了,晚上還要幹活呢。」

周瑜好奇的說道:「你們在幹什麼活兒?」

郭松笑着說道:「我們幾個在跑外賣。」

周瑜這下就放心了,很老實的說道:「我不是不想帶你們一起發財,是我現在保安工作也不知道能幹到什麼時候,今天我又去了局子裏,唉……」

周瑜酒喝多了,頓時就有些發愁了起來。

「小區的人知道我總是被派出所叫過去,肯定覺得我是危險分子,不肯繼續顧我了。」

郭松聽到后就認真的說道:「大不了換個工作就是了,我其實覺得周小哥你和郭師傅他們在一起就挺安全的,李靖還是不要過去了,免的郭師傅還要分神保護你。」

李靖點了點頭,「好!那我不去了。」

周瑜看向了李靖,「你不做保安能做什麼?我雖然這工作干不長久,但現在至少還是賺了一點錢。」

周瑜想了想,當保安確實是沒出息,而且這個郭靖看起來都三十歲了,也應該學點回去之後能給家庭和未來帶來提升的本事。

「我給你錢,你自己想學什麼就學什麼吧,當保安確實是太安逸了,容易磨滅人的鬥志。」

李靖很鄭重的想了想后,說道:「那我去學醫,這樣回去之後也能夠給將士百姓們做點事情。」

「學醫啊……」周瑜仔細的想了一下,他在這種事情上好像幫不上什麼忙。

突然之間,周瑜想到了辦法。

「我上次去醫院看郭超的時候看那邊醫院挺忙的,要不你先去當護工好了,這樣也能學到一點照顧病人的注意事項。」

「不用干太久,學會怎麼做之後就跑路,另外千萬不要展示什麼內功和武功了,當個身強力壯的普通人就可以。」

周瑜覺得讓郭靖去學護理知識就可以了,也可以在醫院了解很多現代醫學知識。

李靖覺得可以,點頭說的:「好!那我就去醫院當護工!」

郭松笑着說道:「我經常去醫院送外賣,認識那裏的醫生護士,我打個電話問問他們那裏要不要人。」

「好!」李靖覺得可以。

周瑜疑惑地看着這幾人,這……

算了,不用我管。

周瑜老實的吃菜,他能給人介紹的,恐怕就只有保安工作了。

很快郭松就說道:「卞醫生說他們醫院不好說,不過有幾個病人確實是正在找護工,他可以幫李靖推薦一下,等下李靖和我一起過去就可以了。」

旁邊的另外一個郭靖說道:「我跑外賣也認識不少人,這個地方好像是很多地方都在招人,要是醫院那邊不行了的話,我就幫你問問吧。」

「我也知道幾個地方缺人,活都挺輕鬆的,工資也高。」

「需要幫忙的話,和我一聲,我也來幫忙。」

「我也是!」

周瑜繼續沉默的吃飯,突然感覺自己越來越混了。

吃完飯後,幾人就和周瑜告別,周瑜自己則是騎着共享單車回小區了。

當然,開着導航走的。

距離小區越近,周瑜就越是擔心。

自己這麼混日子,會不會被開除呢?

「話說這裏的人為什麼會給我們一個月三十萬的個工資呢?」

她媽的!這是為什麼呢?

周瑜終於開始認真的思考起了這個問題……

想着想着,周瑜就騎車進了小區。

物業的保安沒攔這個穿保安服的年輕人,在看到他進來后就直接放行了。

周瑜安全的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這裏的休息室就是宿舍,不是什麼監控室。

但是回去之後,周瑜就宿舍門口的樓道攝像頭下面站了三分鐘,在反覆的確認這個攝像頭是開啟的,沒有出問題之後,他才安心的回到了宿舍里。

拿出手機,充電,打遊戲。

大腦,放空了,不用去思考明天和未來的事情。

能混一天是一天吧。

***

梅獨秀站在監控室內看到周瑜回去那個始終關閉着的房間之後,才鬆了口氣。

旁邊的保安大隊長說道:「經理,這個人被警察帶走是幹什麼了?我看他一天到晚就沒出來過幾次,整天在屋子裏也不知道擺弄什麼玩意兒。」

梅獨秀冷淡的說道:「這事情不歸我們管,我們只要知道這個人本事強,交友廣闊,這就可以了,指不定咱么哪天有求他辦事的時候呢!」

保安大隊長覺得梅獨秀說的有道理,也感慨的說道:「老闆這是從哪裏挖來的人才啊,這幾個人,個個都是好本事啊!」

梅獨秀想到了什麼,迅速說道:「這事情我還得和老闆說一聲,這今天好幾個電話過來找周瑜了,還有好幾個局子的警察詢問他有沒有安全回來。」

「這人的關係厲害,比公司每年幾百萬聘請的那些退休顧問要厲害多了!」

大隊長點了點頭,「我和另外幾個郭師傅都能說得上話,就是這個周瑜給人的感覺不一樣……」

大隊長仔細的想了想,很快就搖了搖頭,「看不透,我明明知道他很厲害,但就是看不出來他哪裏厲害了。」

梅獨秀鄭重的說道:「這就是高手!」

保安這邊最需要的就是警局那邊的關係,在梅獨秀把今天好多警察找周瑜,然後周瑜安全回來的事情和老闆說了之後,老闆就更加重視了。

高致禮想要和周瑜見面,想要結交這個厲害人物。

可是一想到自己上次去小區視察的時候,這個叫周瑜的團隊首領對他避而不見,這就讓他有些難辦了。

在仔細的想了想后,高致禮就明白了。

一開始是覺得這人低調,但現在高致禮就認為這是因為這人只想賺錢,並不想和自己扯上關係,不會明面上給自己站台。

雖然是這樣的,但高致禮還是很滿意的。

「想賺錢就好!想賺錢就好啊!」

高致禮決定留着這個團隊,就算是業務有問題也沒關係,指不定自己哪天就有用到他們的時候呢。

頭七過後,第八天醒來的周瑜就覺得不踏實。

「我這工作干不長久啊……混日子肯定有混不下去的那一天,要不……」

周瑜努力的想了想,又看了看手機的存款餘額。

「算了,繼續當網紅吧……」

周瑜決定一魚兩吃,在混日子領工資的同時,給自己找點出路。

好久沒有看抖音了,自從上次發了辭職視頻之後,周瑜就再也沒有登陸過這個賬號。

一上去就看到了許多許多的私信,大部分人都是問現在在什麼地方的。

周瑜正好無聊,有的是時間,就一條條的查看了起來。

【您好,我有業務想要和您談,請添加微信:XXXXXX】

周瑜好奇了起來,難道是小姐的廣告?

心裏這麼想的,周瑜很快就添加了對方的微信。

嫖是不可能的,沒那膽子,但是加了之後問對方要幾張照片還是可以的。

順便問問價格。

周瑜很無聊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浪費。

「想要深入了解一下。」周瑜添加對方的招呼語就是這個。

對方兩秒鐘就通過了這個好友添加請求。

「你好,請問你是哪裏看到的聯繫方式?」

周瑜看了一下對方的頭像,是一個漂亮時尚的女性。

周瑜看了看時間,早晨十一點鐘。

「魔都。」周瑜說出了自己的位置,對方應該也是魔都的吧。

苗雨看了一下周瑜的名字,周公瑾……

「你是抖音的主播周公瑾對吧?」

周瑜迅速亂了起來,膽小的他已經不敢繼續說話打字了。

苗雨沒有等到回答,就繼續說道:「我是快手的推廣員苗雨,請問周先生您有沒有在我們快手當主播的意願?」

「您的視頻風格很適合我們快手,在我們平台一定會有更多的受眾!」 叩心問道殿

站在天台上的秦尤,逐漸發現氣氛有一點點的詭異。

他懷疑自己在那片空間說的話,都被這些人聽到了。

會不會有點太裝逼了?秦尤反問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