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分鐘,倖存的神庭武裝就在拉米亞的帶領之下,全部逃入了虛空世界。

見到這一幕的空幻,也大大地鬆了口氣。 朋人的逃離並沒有引起包圍中的聖堂太多情緒波動,因爲他們認爲在失去身體的情況之下,那些神庭士兵的舉動也只是催死掙扎而已。之前輕鬆幹掉彷彿透明一樣的神庭朋人,更是加重了他們的認知,何況還有一部分聖堂也追了過去。

而且這其中也有一種作爲個體種族的默契,那就是不傷害對方士兵死亡後迴歸的亡魂。

你不會以爲同爲個體種族,而且已經幾萬年了的聖堂不知道亡魂輪迴吧?

所以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向了唯一尚在奮戰的空幻。

“這恐怕是一個長老級別的,怎麼辦?”

“廢話,我們這麼多人,還有十個執政官,現在這個長老被反擊武器影響,正是我們的大好機會啊!”

在這樣的想法驅使之下,近千名聖堂不顧抵近的殘骸羣威脅,衝向了位於中央的空幻。

就在同一時間,破碎的雷申之海殘骸也終於抵達了該處空域。突然,空幻感受到身體能量被拉扯的力度降低少許。心中一動,這應該是有聖堂的反擊工具被殘骸砸中而遭到破壞所致。這樣想到的他,此時也沒法分心太多,何況那東西對他的影響本就不大。

可就在此時,空幻卻注意到一個奇怪的現象。

在聖堂靠近殘骸的邊緣,突然出現一些聖堂武士如同破碎果凍般消失的場景。由於所有聖堂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空幻身上,所以還沒有被其他人發現。但空幻的注意力可是也集中在這些聖堂身上,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這副場景。

心中一驚,在無法確定情況之下,他也只能儘可能避開所有殘骸。

就在這時,衝的最近的一名聖堂執政官突然用念力拉住一塊岩石,向空幻砸來。

輕鬆避開之後,空幻靈神級的靈力在體表佈設防護罩子,也擋住了其它類似攻擊,隨後直直地向那名執政官衝去。這些陰神級的敵人每清理一個都能減輕自己的一份壓力,只要沒有了他們的干擾,剩下的聖堂武士將不再是威脅。

然而就在此時,他卻看到一團橘紅色液體砸在了剛剛避開岩石碎片的執政官身上。

下一秒,這名執政官臉上的狠戾尚未消失,整個人就被同化爲橘紅色的液態物體。然後在一顆拳頭大小殘骸的撞擊之下,人形的橘紅色物體彷彿被子彈射中的蘋果般裂成了一堆水花。

“這是……不好!”

臉上還未能浮現出錯愕表情,空幻就感到一股巨大威脅的靠近。

幾乎是此身最快反應速度影響下的他飛速側身,險之又險地避開了一團橘紅色液體,然後也終於理解了此時情況。

很顯然,失去星球的聚集效果之後,這些東西的同化範圍雖然已經降低到接觸才能起作用的程度,卻也不再被星球束縛。由於四散分佈,其危害性已經遠超還禁錮在一顆星球上時的情況。

而此時,周圍幾乎都籠罩在了這數量龐大的雷申之海殘骸中。

“看來沒辦法親自清理你們呢。”

感受着尚未消失的威脅,視線所及之處除了碎片就全是那種橘紅色液體,空幻深深地看了眼才發現問題的聖堂,側身再次避開了一堆殘骸之後,便頭也不回地撕裂空間,飛速撤離到遠方的思維特人生態星上。

空間移動的速度很快,以行星之間的距離也只是眨眼間,但那些雷申之海殘骸抵達卻要幾個月,算是確保了暫時的安全。

但空幻卻沒能鬆口氣,因爲幾百名神庭武裝的情況還沒發確認。

於是剛剛脫離空間移動,勉強讓自己從這種超遠距離移動帶來的眩暈清醒之後,空幻就在幾名思維特人疑惑和警惕的眼神之中,啓動了神庭留在這裏特種飛船,再好心地拋下一句‘小心雷申之海殘骸’的話語,便向永恆源泉趕去。

如果一切順利,進入虛空世界的拉米亞等人會很快脫離那個世界,出現在永恆源泉上的朋人直屬區域,那裏留了空間座標。

至於聖堂……誰還管得了他們?

※※※

那羣自以爲成功消滅大量朋族神庭部隊的聖堂武士們,在通過心靈之海彙報情況的同時,如何應對鋪天蓋地而來的雷申之海橘紅色死亡邀請函,空幻是沒興趣理會了。在通過連續六次高速躍遷,終於只用兩天時間就抵達永恆源泉後,造價高昂的飛船引擎也宣告報廢。

但對於這些,他也沒心思考慮。

直接瞬移到了朋族在永恆源泉上的自留地,通過永恆源泉上的朋族網絡獲得許可之後,空幻毫無阻難地進入其中。

入目之處,是一片混亂的人羣,空幻的心霎時間一沉。

“情況怎麼樣?”見到奔出的拉米亞,空幻板着臉詢問。

“太倉促了。”

拉米亞只說了這四個字,接着就有些哽咽地無法發言。這讓空幻急地想要直接通過記憶閱讀來了解情況,所幸留在永恆源泉的朋族代表也協助拉米亞統計情況,大概是沒有直觀面對,倒是冷靜了很多。

當然,也只是相對冷靜很多。

“長老,這是統計結果。”

面對滿臉沉痛的代表,空幻遲疑着結果統計報告,看着上面的數字便一陣發暈。

狂少誘寵小嬌妻 “當時在雷申之海研究室的神庭武裝,除了長老您和拉米亞指揮官外,共計327人。據拉米亞長老所言,在構建完成意識網絡進入虛空世界時,通過網絡確定的人數就降低到了277人;退出虛空世界後,我們統計數據更是降低到……”

“209。”

“還有68個人呢!”

“……”代表和拉米亞都低下頭去。

“混蛋!”惱怒地將報告砸在地上,空幻扶着牆壁有些說不出話來。

半晌,感受到瀰漫在周圍的消沉情緒,他心中一沉。強制臉上恢復嚴肅的表情,空幻俯身撿起地上的報告,拉着拉米亞和代表一言不發地走進辦公室,再佈設了隔音防護之後,才重重地嘆了口氣,沉聲詢問。

“到底是什麼情況,是有人在虛空世界斷開了意識網絡?”

拉米亞有些畏懼地點了點頭。

不過對此,空幻也只能嘆氣,並沒有怪罪對方。

“這是我的錯,以當時的情況,虛空行者才配屬各個小隊一天不到就要讓完全沒有訓練的隊員進入其中,還是處在緊張狀態下的進入,能夠帶回來兩百多人也算不錯了。”空幻這樣安慰到。

但話雖如此,空幻和拉米亞兩人的心中恐怕都在滴血。

六十八人,再加上聖堂伏擊造成的五十人損失,可就是整整一百一十八人。

這還不是一百一十八個普通人,而是一百一十八個至少達到幽神級的純能量體,潛力無窮。就算是普通人,如此數量的損失,在朋族歷史上也已經算是重大傷亡了。畢竟那四十多萬的朋人總人口擺在那兒……

“不,空幻長老,如果當時我能夠更快一點啓動座標讓大家離開的話……”

拉米亞抽泣間斷斷續續地吐露自己的悔恨,在她看來,是因爲第一次進入虛空世界的自己對那個世界產生好奇,結果導致時間延長,纔會出現這種重大傷亡。

不過空幻卻清楚,這並不是主要原因。

“那和你無關,拉米亞。虛空世界沒有時間概念,如果某個隊員進入其中與意識網絡的連接薄弱,那麼就算你覺得才進去一秒都不到就出來,但只要那名隊員覺得他進入了一年,對他而言就是一年。”

但看着一頭霧水的拉米亞和代表,空幻也只能搖頭將此掠過。

“總之,問題主要不在你,而且現在也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轉頭看向相對冷靜的代表,空幻也強壓着恢復平靜後詢問到:“向朋族方面彙報了嗎?”

“第一時間就彙報了,虛空世界的研究小組正在討論。”

“有救援的可能嗎?”

“有。”代表做出了讓兩人都眼前一亮的回答,但卻有遲疑着補充道:“可是研究小組雖然說有救援可能,但也提出現在我族能夠救援他們的,恐怕只有三個人。”

“誰?”

“空零長老、音雅小姐、還有……空幻長老你。”

“我們?”

代表和拉米亞都希冀地點了點頭。

空幻也很快就從中猜出了些關鍵的東西。

看來,在研究小組的眼中,必須要與主意識有關的人才存在前往救援的能力。

果然很快,通過代表聯通的通訊中,對面的技術部成員也做出類似的解釋:“那是一個意識爲主的世界,每一個意識只要沒有關聯,就算文字上雙方都在同一個世界,卻完全是處在不同的世界中一樣無法關聯。但空幻長老、音雅小姐和空零長老三人很特殊,每一個朋人只要處在一個世界,都會自動地與三位長老的意識聯通……”

簡而言之,他們認爲讓三人中的一人進入,就可以與位於虛空世界的朋人意識連接。

只要這個最根本的連接建立,那再救援就方便很多。

“我去。”

聽完解釋之後,空幻毫不猶豫地說道。

空零就是8051,她是星球意志,與星球每一個存在都存在意識連接,但與朋人的連接強度遠比不上空幻這個朋族主意識;音雅雖說作爲空幻和8051的女兒,有着比擬空幻一樣的主意識連接,甚至還是朋族唯一的概念神,但畢竟還小,誰都不敢放心。

就算音雅真有那個能力,空幻和8051作爲父母也不敢讓音雅去冒那個險。

那麼事情理所當然地決定。

“我很想說動作要快,因爲我們都不敢確定身處裏面的朋人意識,是否會因爲自己的幻想而在虛空世界形成某種‘現實’,導致他們意識消亡。但兩個世界時間就沒有關聯,早進晚進毫無意義。所以空幻,你絕對不要急,一定要做好準備再去。”通訊對面的靈雪囑託到。

“爸……爸爸,小心。”尚有些難以接受空幻這個貌似同齡的父親,音雅用那清澈的童音脆生生說道。

“放心吧,雖然是第一次,可身爲主意識的我在這些方面還是很厲害的。”臉上頓時浮現出滿足的笑容,空幻對着通訊對面的靈雪和音雅點了點頭。隨後,他轉頭看向身旁的拉米亞:“那麼,立刻安排我的純能量化吧,只可惜沒法等二次蛹化了。” 要進入虛空世界的前提之一,就是意識的純化。否則進去可以,但出來之後,以那經過虛空世界影響的意識體,根本就無法再使用原來的身體,也無法在系統世界找到合用的身體,要不了多久就會自然消散。

這是虛空研究部門的成果之一。

所以現在空幻要進入其中,就只能選擇可以快速完成的純能量化。

至於說等二次蛹化?

纔剛剛完成第一次蛹化,成爲翼人的空幻可等不了那麼久。即便靈雪說了不需要擔心時間問題,但那種事情紮在心口要讓空幻慢慢等待根本不可能。至於說純能量化後就失去了二次蛹化的機會,這在空幻看來到反而沒什麼問題。

“大不了等這次事情處理之後,我再轉世一次。那時候以完成結構化的意識轉世,二次蛹化還不是手到擒來?”

“而且,反正我也死了不是一次兩次,轉世就和搬家一樣普普通通啦。”

“額……”

面對空幻這樣的自我調侃和解釋,心中歉疚的拉米亞也只能無言以對。

※※※

朋族在永恆源泉的朋族專屬區域祕密保存有一套純能量化工具,主要是爲應對緊急情況和某些犯病的純能量體治療所用。

對於其使用方法,都是純能量體的神庭成員大都能夠掌握,操作起來也是熟門熟路。只不過就在此時,空幻卻選擇自己對自己的意識進行結構化。這就和醫生要自己給自己動手術一樣奇葩,理所當然地遭到了反對。

但這次空幻異乎尋常地固執,而且他的相關知識也的確耍了這些只知道用的傢伙幾條街,三兩下就不得不同意空幻的提議。

不過,等空幻在一衆膽戰心驚的傢伙注視下,進入改造艙後,即便數據顯示他開始自主結構化過程一切順利,拉米亞等人還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打算一有不對就插手,知道這個過程完全結束。

讓人意外的是,此次純能量化時間竟然長達兩天。

當數據顯示空幻意識中最後一個意識節點完成,此時已經算是完全純能量體的空幻,開始操作意識體結構吸納自然能量之時,外面焦急等待的神庭武裝們終於鬆了口氣,消息也隨即發回朋族。

“無論如何,必須讓他休息一週以上的時間,才准許進入虛空世界!”

這是獲知空幻依靠工具,自行純能量化後的靈雪等人,給拉米亞和朋族代表下的死命令。於是接下來一週時間,空幻不得不在一羣虎視眈眈的神庭武裝們即期待又警惕的眼神注視之下,毫無隱私地吃飯、睡覺、鍛鍊……

一週後,永恆源泉朋族所屬區域。

“思維特文明昨天上報了情況,雷申之海所屬恆星系已經開始大規模撤離。不過他們沒有發現聖堂活動的跡象,不是全滅就是全跑了。那些正按照慣性移動飛散的雷申之海液體,距離最近的行星已經只有一個月的距離。”

“一個月,一碰就杯具的雷申液體,麻煩。”

回想那毀滅後四散而出的殘骸,空幻就忍不住搖頭。

“星空議會對此有什麼應對措施嗎?還有,我們朋族打算怎麼做?”

“這次事件畢竟和我們朋族有關,聖堂方面就算誰都知道是他們做的,但對方本就是敵人,影響不到。但我們朋族作爲其中一方,如果不做點什麼的話,鐵定會遭到影響,所以……”

停頓片刻看了看四周,拉米亞這才說道。

“靈雪族長已經授權代表,對外宣稱我們神庭武裝也遭受重大損失,現在正在休整。”

空幻頓時皺眉,但很快有舒展開來。

“是要把我們同樣擺在受害者位置上,以避免被推到對立面嗎?”瞭解了靈雪的意思,他也不得不佩服:“也好,這一批神庭武裝大都受傷,正好將大家送回朋族休整。但大是大非還是必須注意,我們也不能全部脫離戰場,否則星空議遭到聖堂趁機突襲的話……”

“這些靈雪大人都做了安排。”

完全不覺得空幻擔心必要的拉米亞,立刻補充了靈雪的安排。

其實很簡單,在通過宣佈‘神庭武裝前線部隊遭遇重大打擊’,這就將朋人也擺在受害者立場上,從而規避了各界的斥責,至少減少了輿論壓力。同時,星空議會軍隊本就缺不了唯一能和聖堂對抗的神庭武裝,這事上,他們也不可能和朋族翻臉。

只需要維持這種狀態一兩個月,然後朋族再宣佈派遣新的神庭武裝,就既能展現朋族的大局觀,又能讓各族安心。

計劃很簡單,但在當時位於雷申之海的大量新聞媒體的記錄支持之下,其它種族更難以否認最根本的‘朋族神庭武裝損失慘重’這一點,在這種情況之下,朋族就不會遭到太多的輿論壓力和政治壓力。

諸如此類的應對措施還有很多,靈雪沒打算一一論述,空幻也不打算完全瞭解。

所以這個話題很快結束。

……

由於兩個世界的時間不掛鉤,雖說以前試驗的虛空行者都是一進去就出來,但空幻這次的情況有所不同。他要尋找大量進入虛空世界後擁有獨立感知時間的朋族成員,指不定空幻在其中的時間就會出現變化,那完成任務出來時,系統世界的時間會過去多久就無法界定。

此刻,瞭解到靈雪她們可以解決這裏的問題,他才能放心離去。

“準備虛空之門吧,另外記得給我留個穩固的座標,哦,再溫一杯酒。”

“酒?”

“額,當我沒說。”

彷彿離家囑託一樣磨蹭小半天,又和朋族方面通訊一次的空幻,總算是在這次倖存的神庭武裝成員們期待的目光注視之下,向拉米亞發佈了準備命令。

幾乎眨眼間,一道等待多時的虛空之門就出現在隱祕的廣場上。

深吸了口氣,理論知識準備充分,甚至收集了幾十名虛空行者的記憶以充實自己經驗的空幻,真正第一次站在這道向外散發着神祕氣息的大門前。他遲疑了一下,這只是短暫的心理波動。在衆人眼中,那位準備營救幾十名同伴的長老,只不過擡頭看了眼那扇大門之後,就瀟灑地邁入。

當從空幻身體消散的自然能量,完全融入自然環境而無跡可尋,大門也封閉之後,在場所有人都滿懷信心地對空幻投以美好的祝福與希望。

然而,就在空幻踏入虛空世界的那一刻,身處雙月星的8051卻突然站了起來。

“不好!” “這裏就是虛空世界嗎?”

雖然擁有了幾十名虛空行者所提供的虛空世界記憶,以及近乎全部的朋族對虛空世界研究資料,但到底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這個世界的空幻,現在在激動中卻透露着一絲……平淡?

似乎只能這麼說。

因爲對於掌握着幾十名虛空行者記憶的空幻而言,他即便沒來過這個世界,實際上卻看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帶着即視感。何況,依靠那些經驗,爲了避免麻煩的他,進入之後一直都維持着極端平靜的意識波動,以至於這個世界完全沒受到他任何的影響。

這樣一來,空幻所‘見’到的虛空世界,就是它最真實的一面——絕對的‘無’。

不過在關注這些之前,空幻卻是被另一個情況給吸引了注意力:就在他進入這個世界的瞬間,一種縈繞一生的壓力驟然消失的感覺,突然浮上心頭。

“就好像,所有的壓抑都消失了一般。”

“是怎麼回事呢?”

這時候的空幻就再次發現虛空世界的好處之一:由於只存在意識,甚至現如今只感覺得到空幻自己的意識,在毫無外界干擾的情況之下,他的思維清晰度遠非系統宇宙中那個嘈雜環境所能比擬。

現在的他甚至懷疑,自己在體驗到這種輕鬆和清醒之後,到底還能接受系統宇宙多少?

當然,老婆孩子都還留在那兒了。

轉瞬間,他也想到了那種‘輕鬆’感的可能來源。

總裁的隱婚債妻 “恐怕這裏,真的是獨立於系統世界之外的世界吧。”

“因爲只有這樣,當我一脫離系統宇宙,就與系統的隔離開來。在這個‘無’的虛空世界,除非系統能夠進入這裏並與我的意識連接,否則就再也無法在對我造成影響。所以,我纔會感到輕鬆嗎?”

這是一個絕好的消息,因爲這證明了朋族對虛空世界的猜想。

而藉此,空幻也明白,有些東西也只有他這個主意識親自出馬才能感受得到。可想而知,單單他這次進入虛空世界所獲得的這麼點收益,只要他成功返回朋族,就立馬能夠讓整個朋族的虛空研究提升一大截。

不過眼下,當然還有正事要辦。

“我來看看,主意識的連接平時也沒怎麼感受過,不怎麼清晰。真是的,早知道平時也多鍛鍊一下了。” 重生八零翻身記 雖然抱怨這,但空幻卻不會繼續浪費時間:“這個世界的時間概念不存在,我的感知時間就是我真正流動的時間。雖然說起來不急,但誰知道其他人的情況,所以還是儘快找到爲好。”

從小細胞時期開始,空幻就能感受到自己這個主意識與其它同類的意識連接。

最清晰的時候是海洋生物時期,但此後伴隨着種族踏上陸地,成員數量的增加、控制範圍的擴大、以及種族成員自我意識的出現,使得在潛意識中將這些成員當爲獨立個體的空幻,對成員間的意識與主意識連接的感覺就淡化了很多。

現在驟然要重新拾起這種感覺,去尋找搜尋,恐怕會非易事。

不過很奇怪,就在他想着聯通那些飄散在虛空世界的朋人意識之時,意識之中卻立馬就傳來了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