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到手的玩具被媽媽毫不留情地扯去,小包子撇了撇嘴,將礙事的奶嘴吐了出去,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來。

媽媽太壞了,媽媽一點都不喜歡寶寶,嗚嗚嗚……

羅可哪裏知道小包子的小心眼兒在想些什麼,被他哭得手忙腳亂,以爲這小傢伙餓了,連忙從背後的包裏翻出麪包給他,可是小傢伙只咬了一口,小眉頭抓了起來,哭得更加大聲了。

寶寶不要麪包,寶寶藥繩子!!!!!

羅可以爲小包子不喜歡吃麪包,想想也是,孩子畢竟還小,牙還沒長齊,麪包咬着費勁,想必是想喝奶了。

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與小包子的想法差了十萬八千里,羅可現在只想着找到一處安全點的地方,燒水餵奶,讓這小傢伙消停下來。

哭了半天,媽媽卻沒有領會到他的意思,反而又帶着他跑了起來,雖然飛飛也很好玩,可是可是寶寶要繩子~~~~~~

懷中的小包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小眼兒紅彤彤的,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羅可心都要化了,恨不得折回去將那幾個鳩佔鵲巢的傢伙生撕了。

又往前狂奔了十幾分鍾,羅可來到一處荒廢了的加油站。

生化危機爆發已經有半年的時間,這處加油站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打劫過了,便利店裏一點有用的東西也沒有。

加油站地處荒涼,沒有人肉吸引,喪屍自然也不會在這個地方遊蕩。

羅可將在便利店的後廚翻出了一罐液化氣,裏面剩下的氣體不多,不過也足夠燒開一壺水了。

麻溜地從登山包裏掏出水壺,將礦泉水倒了進去,放在液化氣竈臺上燒了起來。

燒水的間隙,羅可騰出手將小包子從懷中解了下來。

此時的小包子早就停止了嚎哭,只是抽抽噎噎地,好不可憐的樣子。

舔食者的身體根本無法發出人類的語言,羅可沒有辦法安慰哭得傷心的小包子,她只能將他抱在懷裏,輕輕地搖晃着。

被媽媽這麼溫柔的哄着,小包子很快便忘記了剛剛的的不快,咯咯地笑着,白胖的小胳膊小腿不住地揮舞着。

見着小祖宗終於下了,羅可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說她聖母也好,從她選着救下這個孩子開始,她與他的緣分便牽扯不清了。

因爲要護着他,她在這個末世行走的腳步困難了許多,可是也是因爲有他的存在,她才能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艱難地掙扎着。

液化氣上的水開了,羅可重新將小包子系在懷裏,轉身去提水。

剛剛將調好溫度的牛奶倒進奶瓶中,放在小包子的懷中,門外傳來轟鳴的機車聲,羅可的心又重新拎了起來。

怎麼在這麼荒涼的地方還有人類出現?

股神重生之軍少溺寵狂妻 門外那人的動作很快,幾乎在羅可聽到機車聲音時,那人便撞破大門闖了進來。

碎裂的玻璃碎片四處飛濺,羅可本能地轉過身,背對着門外,將小包子牢牢地護在懷中。

在羅可轉過身的那一剎那,闖進來的那人從懷中掏出手槍,子彈毫不留情地朝着羅可那猙獰的身影傾瀉而出。

黑色的血液四處飛濺,羅可卻不敢妄動分毫,子彈密集,害怕她動彈一下會不小心傷到懷中的小包子。 『舔』食者的身體感覺不到疼痛,可是在這麼任由他打下去,羅可保證自己的身體絕『逼』會變成篩子的。

怎麼辦,難道她要死在這裏了麼?羅可心中浮出一絲恐慌,她不怕死,可是如果她死了,小包子怎麼辦?他要怎麼在這個末世裏生存下去?

懷中喝『奶』的小包子被這連綿不絕地槍聲驚嚇到了,吐出『奶』嘴,扯着嗓子哭了起來。

媽媽,寶寶害怕。

孩子的哭聲傳到來人的耳中,握着槍的手猛地一頓,停止了『射』擊。

槍聲停止後,孩子的哭聲越發的嘹亮,聲音竟然是從那個『舔』食者身上傳來的。

來人此時方纔注意到那個『舔』食者身邊放置的登山包,從敞開的包口裏看到裏面裝着滿滿當當東西,全部都是嬰兒的用品。

握着槍的手不由得一緊,嬰兒的哭聲還在繼續,卻比剛剛要弱了很多,她看見那個剛剛一直不躲不閃的『舔』食者動作輕柔地晃動着身體,嘴裏發出嗚嗚地聲響,好似在安撫着什麼一般。

『舔』食者也會有感情麼?

“轉過身來。”

這句話脫口而出,她想看看,一切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

她敏銳地看見那個『舔』食者在聽到她的話時身子微微一僵,接着動作極其緩慢地轉過身來。

在看到那個被『舔』食者抱在懷中的嬰兒時,她的瞳孔驟然緊縮:“這不可能。”

兇猛殘暴的『舔』食者怎麼會如此溫柔的對待一個嬰兒?人類對於它們來說不過是用以果腹的食物,這怎麼可能?

然而,從『舔』食者身上裹着的牀單,手上帶着的手套,以及剛剛的它的行爲,無一不證明着,這個『舔』食者,在護着它懷裏的孩子。

“爲什麼?”

話一出口,她才猛然驚覺自己做了什麼,她居然出聲詢問一個『舔』食者,然而那個『舔』食者接下來的動作卻完全將她的世界觀全部顛覆。

只見它爪子抱着懷中的嬰兒,另一隻爪子在地上寫了幾個字。

那幾個字寫得很大,即使她站在這裏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是我的孩子。

這麼簡單地一句話卻讓她的心裏掀起驚濤駭浪,那該是多麼偉大的感情,才能讓它在變成了怪物之後還保持着理智,保護着自己的孩子。

能在這樣的末世裏養出這麼一個白白嫩嫩的嬰兒,它付出的心血可見一斑。

默默地將手中的槍『插』回去,她看着它,真心實意地道歉:“對不起,剛剛的事情我很抱歉。”

在看到來人的容貌時,羅可便知道了她的身份。

蜂巢中匆匆一面後,她沒有想到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她還能遇到生化危機這部電影的主角愛麗絲。

對於愛麗絲這個主角,羅可還是有一點了解的,從她收起手槍的行爲可以看出,她已經對她放下的戒備,這一切還要歸功於她懷中的孩子,以及剛剛她在地上寫下的那幾個字。

見愛麗絲放下了敵意,羅可將懷中的小包子遞了出去,她剛剛中了很多槍,雖然感覺不到疼痛,可是她身上裹着的牀單已經被血『液』浸透了,她需要處理一下傷口,否則有血『液』濺到小包子身上就不好了。

愛麗絲臉上難得浮現出呆愣的表情,指着自己道:“給我?”

她有些不明白羅可這樣舉動的意思,但是還是上前幾步接過了它遞過來的孩子。

對於愛麗絲的人品羅可很放心,雖然電影的內容她已經記不大清楚,可是她卻知道愛麗絲是一個值得相信的人,她不會對一個孩子做什麼的。

羅可轉身跑到一個便利店的角落裏,將身上的牀單扯了下來,只從牀單背面上密密麻麻地彈孔就可以看出她到底受了多重的傷,一想到她馬上要徒手挖開背後的肉將背後的子彈一粒粒挖出來,羅可便覺得蛋疼不已。

對自己下這麼狠的手,她實在做不到啊。

小包子並不認生,他一邊吸着『奶』瓶,一邊打量着這個抱着他的奇怪生物。

它沒有媽媽高,也沒有媽媽壯,它臉上還有奇怪的大洞,媽媽就沒有它也沒有媽媽那長長的紅繩子。

和媽媽對比了一番後,小包子得出一個結論,它沒有媽媽漂亮。

抱着這麼一團小小軟軟的身子,愛麗絲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她已經記不得有多久沒有見過這樣的小孩子了。

生化危機爆發後,倖存下來的人們很少很少,老人孩子成爲了累贅,爲了逃命,人們已經喪失了最基本的人倫道德,毫不留情地將那些孱弱的老人孩子推入了喪屍的口中。

這個孩子是幸運的,他的母親即使變成了『舔』食者也依舊精心照顧着他,讓他在這末世裏存活下來。

此時的愛麗絲絲毫不知道她稱爲幸運的這個孩子,也是被人殘忍地扔下的,如果沒有遇到羅可,他早就成爲了喪屍口中之食。

將『奶』瓶裏的『奶』全部喝完後,小包子打了個飽嗝,他歪着頭看着抱着他的愛麗絲,嘴巴一咧,『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孩子天真無邪的笑容讓愛麗絲已經被末世磨礪地冷厲的心融化了一個小小的缺口,她不由自主地勾起脣角,『露』出一抹淺笑。

兩人這邊正在溫情脈脈相識而笑,而羅可那邊卻是苦『逼』兮兮鮮血四濺。

多虧了『舔』食者身體的柔軟『性』,她才能將頭整個扭了一百八十度,用鋒利地爪子將身上的子彈一粒一粒地撬出來。

爪子探入皮肉之中,觸『摸』到那冰冷的子彈,爪尖微微一挑,子彈便被挑了出來。

你看,這是多麼的簡單……(╯‵□′)╯︵┻━┻簡單個球啊,你知道我廢了多大的努力才忍着噁心發『毛』的感覺將這些子彈弄出來的嗎?

得虧老孃的心裏足夠強大,換了一般人還下不去這手。

等到羅可將後背的彈孔全部挑出來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熬不住的小包子已經在愛麗絲的懷裏睡了過去。

『舔』食者的恢復能力十分變態,將身體裏的硬物取出之後,皮肉蠕動糾結,傷口又恢復了原樣。

羅可動了動身子,找遍了便利店也沒有找到一牀被單,只能暫時讓小包子躺在愛麗絲懷裏。

沒有東西遮擋着身體,她可不敢隨便接近小包子。

蹲在愛麗絲的旁邊,羅可眼巴巴地看着愛麗絲懷中睡得香甜的小包子,默默地吐槽,這小傢伙真沒良心,在誰懷裏都能睡得這麼舒坦。

『舔』食者猙獰的臉上很難看出情緒,可是愛麗絲就是覺得這麼眼巴巴蹲在一旁的羅可,怎麼看都像一隻沒有得到主人撫『摸』的二貨哈士奇。

絲毫不知道自己在愛麗絲定爲二貨犬的羅可正在琢磨着怎麼才能跟着愛麗絲在一起。

隨着小包子逐漸長大,他也該到了學習說話的時候,可是她畢竟是一隻『舔』食者,根本無法教他人類的語言,她害怕和她在一起,小包子會慢慢喪失作爲人類的本『性』。

和其他人組團不現實,愛麗絲是最佳人選。

她是這部電影的主角,根據主角不死論,她短時間內不會死亡,而且愛麗絲對她不會恐懼,也不會一心想要消滅她。

所以,綜上所述,愛麗絲是最佳的組團人選。

羅可決定了,無論坑蒙拐騙,一定要讓愛麗絲同意和她組團刷怪養包子。

守衛森嚴的研究室內,一個黑衣男人站在電腦面前,他看着監視器中的情景,臉上浮現出一抹深思之『色』。

“擁有人類智力的『舔』食者?呵呵,有趣。” 還沒等羅可想好什麼藉口賴上愛麗絲,被她盯上的人卻先一步開口說道。

“不如,你和我一起走?”

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想爬牆就有人遞梯子,呃……

羅可也沒多想什麼,連忙點頭,她這樣的身體照顧小包子總有些不便,有愛麗絲幫忙一切會好許多。

羅可轉身屁顛兒屁顛兒地去整理登山包,愛麗絲看着她忙碌的背影,眼睛裏閃過一絲亮光。

低頭看着懷中正在快活地玩着自己小手的小包子,愛麗絲心中一軟,越發堅定了自己的心中的想法。

跟着『舔』食者總歸不是長久之計,她現在雖然還有理智,可是難保有一天她抵不過『舔』食者的本能,那時候,和她在一起的小包子會怎麼樣?

因爲體型相差太大的緣故,羅可收拾東西時不免慢了些,不過好在她已經做慣了這些事兒,十分鐘後,她已經將所有的東西全部規整完畢,將登山包背在了身上。

愛麗絲抱着小包子,在便利店裏轉了一圈,拿着一個本子和一支筆走到了羅可面前。

將本子和筆遞到羅可面前,愛麗絲說道:“我知道你不能講話,你可以將你想說的話寫下來,這樣方便我們交流。”

沒想到愛麗絲如此善解人意,羅可趕忙接過了紙跟筆,由於『舔』食者手掌比人類要大得多,專門爲人類設計的筆要小了很多,羅可只能捏着筆來寫字。

看着那鬼畫符一般的字跡,羅可默默地合上本子,連同筆一起裝到了揹包之中。

荒涼的洲際公路上,一輛拉風的摩托車從遠處駛了過來,駕駛摩托車的是一個穿着皮衣的金髮女子,她的胸前牢牢地綁着一個小嬰兒。

在她身後不遠處,一隻『舔』食者以驚人的速度追了過來。

那個『舔』食者模樣十分怪異,長長的舌頭纏繞在脖子上面,遠遠看去就像圍着一條紅『色』的圍巾一般。

它的前胸掛着幾個大的帆布包,裏面鼓鼓囊囊地不知道裝着些什麼東西,它的身後還揹着一個小山樣登山包。

這些東西絲毫不影響它的速度,很快它便追上前面騎着摩托車的女人,與她並駕齊驅。

如果有人看見這個場景,一定會大呼奇蹟,人類和兇殘的『舔』食者能和平相處,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女人看見『舔』食者,冷漠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羅可,你回來了,收穫不錯嘛。”

『舔』食者羅可得意地甩了甩胸前的揹包,跟着她,有肉吃。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羅可與愛麗絲在一處空曠的野地中停了下來。

愛麗絲停下摩托車,看着羅可說道:“這裏安全麼?”

羅可點點頭,許是她已經適應了這具『舔』食者的身體,因而獲得更多的能力,她發現自己現在對喪屍的感覺十分靈敏,只要附近有喪屍的存在,就絕對逃不出她的感知。

愛麗絲將摩托車停到一旁,抱着小包子下了車。

即使已經將小包子包的嚴嚴實實,可是經過這麼一天的奔波,他的小手還是涼的怕人,粉嘟嘟的小嘴也透出不正常的青『色』。

“羅可,小杰瑞很冷,你能去找些柴火麼?”

爲了方便稱呼,羅可給小包子起名傑瑞。

羅可探頭看去,發現小包子確實一副懨懨的模樣,沒什麼精神地窩在愛麗絲的懷裏。

看着小包子那麼一副病怏怏的樣子,羅可心疼的要命,將身上的揹包全部解了下來放在地上,又示意愛麗絲從登山包裏取出被子來爲小包子取暖,這才飛也似地朝着遠處跑去。

羅可現在有些慶幸自己擁有『舔』食者的身體,否則這麼一大堆柴火真不知道怎麼拉回來。

篝火燃燒起來,驅散了黑暗和寒冷,小包子喝了一些熱牛『奶』後,終於恢復了一些精神,此時正歪在羅可懷裏膩歪着。

羅可一邊用玩具逗弄着小包子,一邊用爪子在旁邊的沙地上寫下一行字。

“我們需要一輛車。”

天氣已經越來越冷,在這麼騎着摩托車趕路着實有些不合適,她們怎麼樣都無所謂,可是幼小的小包子絕對適應不了風餐『露』宿的生活。

最好能弄到一輛房車,這樣小包子就不用在受現在這種罪了。

至於汽油等物資,有她這麼一個『舔』食者外掛在,那些東西弄到手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對於羅可的提議,愛麗絲沒有什麼意見,畢竟的小包子比不得她們,看着他受罪,她也會心疼的。

”等到下一個城市,我們進城去尋找一下,看看有沒有合適的車子。”

兩人有交談了一會兒,詳細制定了計劃,這纔拿出睡袋鑽進去休息。

羅可更好解決,她皮糙肉厚的,就這麼光棍兒躺在地上也沒有什麼問題。

夜『色』漸濃,燃燒着的篝火漸漸熄滅了。

睡夢中的愛麗絲好像被夢靨纏住了一般,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嘴裏發出無意識的呻/『吟』。

地上的石塊砂礫微微顫動着,慢慢悠悠地飄浮了起。

羅可從睡夢中驚醒,發現自己龐大的身軀無視地球引力飄在空中,羅可着實嚇了一跳,這不是生化危機麼?現在這又是什麼神展開?

以愛麗絲爲中心,方圓十米之內的東西全部都漂在空中,其中包括愛麗絲那輛拉轟的摩托車,以及羅可這個體型龐大的『舔』食者。

在發現造成這一切的元兇是愛麗絲時,羅可頓時驚悚了。

(╯‵□′)╯︵┻━┻這是腫麼回事兒?愛麗絲你走錯片場了麼?懸浮術什麼的,這不科學!!!

默默地將下巴合上,幸虧被愛麗絲抱在懷裏的小包子沒有一起飄上來。

正想着,突然身子猛地一頓,接着便重重地摔到了地上,砰得一聲響,羅可龐大的身軀在地上砸出一個碩大的坑洞。

等到羅可灰頭土臉從坑裏面爬出來時,便看到愛麗絲寶貝的要死的摩托車已經被摔得徹底變形,成了一堆沒用的廢鐵。

這動靜鬧得太大,愛麗絲醒了過來,她沉默地看了一眼摔成一堆廢鐵的摩托車,再看了一眼從坑裏爬出來的羅可,轉個身,摟着小包子又睡了過去。

羅可:“……”

做錯了事兒你不說一聲對不起真的沒問題麼?

因爲交通工具被毀,兩人的速度被迫降低了很多,最後實在受不了這種龜速前行的羅可表示,愛麗絲其實你可以坐在我背上,我們可以一起瀟灑的奔跑。

『舔』食者的形象太過坑爹,對於羅可的提議,愛麗絲實在邁不過心底那道坎兒,

不過,靠着她這兩條腿行走,實在太浪費時間了,並且很容易被喪屍包圓兒,愛麗絲掙扎了半響,這才點頭同意了羅可的提議。

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這種待遇的,乘坐『舔』食者什麼的,愛麗絲覺得這實在是太瘋狂了。

羅可的身形巨大,愛麗絲坐在羅可的背上一點都不顯得擁擠,爲了防止羅可奔跑途中掉下來,愛麗絲用繩子將自己牢牢地固定在她的背上。

“我一定是瘋了纔會聽你的。”

愛麗絲小聲地嘀咕着,羅可不以爲意,裂開嘴,『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