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搭在車子周圍的乾草和枯枝,上面還有汽油的味道。

“慢慢享受!”

重重的把車門關閉,雲天將手中的菸頭扔在了乾草上。

那被汽油淋溼的乾草,瞬間竄起的火苗,迅速蔓延開來。

很快的,大火吞噬了那臺車子,裏面的奧爾頓卻不會一下子被燒死。

這種好似烤豬一般的火刑,算是對於他那黑暗事業的一種懲罰。

不過雲天此時雙眉緊鎖,看着走來的百靈鳳,他唯有長嘆了口氣。

“怎麼樣?貓貓在哪裏?”

火光吞噬了車子,相信車裏的那個豬頭已經招供了。

那貓貓到底在哪,百靈鳳也十分好奇。

“她被奧爾頓背後的老闆要去了!”

雲天吸了一口煙,雙眉緊鎖的說道。

“他還有幕後老闆呢?”

百靈鳳一愣,奧爾頓可是坐擁幾億身家的老闆。

沒想到他背後竟然還有老闆,那將會是何許人也呢。

“他的老闆,你也認識!”

雲天看了看百靈鳳,吐出了一口白煙。

“我認識?”

百靈鳳一愣,一臉疑惑的看着雲天。

在這個國家她認識的人並不算多,而云天知道的恐怕更不多了。

不過,聰明的百靈鳳猛然想到,難道會是那個傢伙嘛。

“沒錯,就是他,他纔是最大的幕後老闆!”

雲天點了點頭,百靈鳳的眼神證明她已經猜到了。

那個人正是百靈鳳之前找到的那個國會議員,而他也是奧爾頓以及灰熊他們的幕後老闆。

“怪不得那麼急着要讓你離開,原來這竟然是他的生意!”

百靈鳳雙眉微皺,沒想到自己一上來就自投羅網了。

“是啊,而且很顯然,恐怕他也知道,我一定會對付他了!”

雲天踩滅了香菸,看着遠方的天空。

怪不得對方這麼快就查到了自己的大概身份,原來他也擔心自己對他不利。

現在墨西哥黑幫的那些傢伙被幹掉,他得力手下之一的奧爾頓也被劫持。

他一定可以斷定,這是自己乾的。

知道自己的背景,又知道自己現在正在順藤摸瓜的追上來,對方一定會加強戒備。

以他國家議員的身份,再加上自己這見不得光的身份,恐怕現在對於自己的通緝已經非常緊急了。

恐怕,他身邊的人,不僅僅只是那些看起來不怎麼樣的保鏢了。

“這件事情都怪我太過心急,纔會讓對方警覺了起來!”

百靈鳳頓時開始自責起來,她還帶着雲天,主動上門,現在回想起來,不由的後怕。

若是當時,他直接下令動手,兩個人都不會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就要葬身於此了。

好在,他應該是顧及百靈鳳國際上的地位,所以纔會沒有痛下殺手。

但當初若是雲天離開之時,沒有帶着百靈鳳的話,恐怕她現在已經成爲人質了。

“是啊,這件事情必須要好好策劃一下,但是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此時已經臨近中午,即便是趕回,恐怕也已經快要晚上了。

就在這時,遠處駛來的一輛轎車緩緩的停了下來。

窗戶打開,李清揚對着雲天和百靈鳳招了招手。

出去找車的他,很明顯已經有了替代品,相信等到警察追來,只剩下那燒焦的屍體了。

兩個人急忙坐上車子,雲天也把事情的大概和李清揚說了一遍。

聽完這番話,李清揚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要拿下那小子,單憑手槍不可能完成的,但是我聯絡了一些地下軍火商,現在風投太緊,他們都沒有貨了!”

李清揚當然明白,雲天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而且千里迢迢跑到這裏,他就是爲了營救貓貓。

現在知道貓貓羊入虎口,而且這小子對於東方美人可是偏愛至極。

就憑貓貓的長相,恐怕難逃毒手。

可若想要拿下這防守嚴密的議員,又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且不說對方防禦非常之強,就說他們手上的武器,也不足以和對方對抗。

Wшw ◆tt kan ◆CO

想要赤手空拳,和裝備到牙齒的傢伙鬥,恐怕到時候還沒有衝進去,就已經被包圍了。

沒有現代化裝備幫忙,即便是兵王之威,恐怕也難以應對。

“我們需要什麼?”

雲天看着李清揚,城市作戰他是行家,現在只有他列出一個單子了。

“信號屏蔽器、微星無人偵察機,這肯定是必需品,但現在恐怕一時半會,我們也弄不到!”

李清揚隨口說了幾樣,這都是祕密潛入的必備品。

沒有這些工具輔助,單憑一雙肉拳,根本無法完成。

“我想到了一個人,他若是願意幫忙,這些東西一定會有的!”

雲天眼珠一轉,計上心來,或許這個城市裏,找不到第二個人會有這些東西的了。

他若是肯幫忙的話,這件事情一定會有辦法的,於是車子再一次加速,向着城區駛去。。 黃昏很美,秋高氣爽。

街頭之上,人來人往。

重生之防基友崩壞手冊 看着遠處那高樓林立的大都市,沒想到轉了一圈,又回到了這裏。

“前面好象有武裝排查的!”

就在高速路口處,進城的車隊排起了長龍,嚴加排查。

端着自動步槍的士兵,一個個神情嚴肅,這在上午都沒有出現的奇怪景象,讓三個人都是一愣。

若是說,這排查是因爲前幾日的爆炸案,也不可能今天下午纔開始。

而且,出城的不理會,只排查進城的,這真是有些奇怪。

“恐怕又是那個議員搞的鬼,這小子想要抓我!”

雲天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看着遠處長長的車隊。

盡頭處的士兵,他並不在乎,而他所在乎的,則是不遠處那裝甲車上的幾個傢伙。

這幾個帶着貝雷帽的士兵,或坐或站的圍着那臺裝甲運兵車。

叼着煙的他們,看起來有些痞子相,但在雲天的眼中,卻有着一種壓力。

很明顯,他們身上的士兵烙印,遠遠高於那些盤查的戰士。

雖然手上沒有太多動作,但敏銳的感知力讓雲天知道,這些傢伙實力很強。

一個個已經被鍛鍊成爲了兵器一般,那一雙雙的眸子透着一份機警。

目光不斷的在車流中掃過,臉上並無表情,雲天卻感知到一種冰冷的殺氣。

“那現在怎麼辦?”

車子已經進入到車流之中,現在在向後退也不太可能了。

而且,現在後退,就等於告訴別人,這車子裏的人有問題了。

百靈鳳突然發現,這一次到來之後,她毫無辦法,一路打殺,她也完全幫不上忙。

“這樣吧,我去引開這些人,你去尋找關於那個傢伙的行蹤,李清揚你去大白鯊的老巢等我匯合!”

判定對方就是在尋找自己,而那幾個士兵烙印明顯的傢伙,一定是憲兵隊的人。

雲天不能在猶豫,否則一旦被抓,事情可就麻煩了。

於是對着百靈鳳和李清揚說道。

“你要小心!”

聽說雲天要去引開對方的注意,百靈鳳自然無比擔心。

但是現在,在這個國度,她遠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要不要我幫忙,裏面有一個傢伙,應該很厲害!”

李清揚坐在後座,看着遠處的裝甲運兵車上。

站在最高處那三十多歲的一個傢伙,目光之中的神色讓他都感覺到畏懼。

這種傢伙,絕對不是常規部隊的人物,恐怕和黃泉小隊一樣,屬於法國的影子部隊。

“不用了,你盯緊大白鯊就好了,等我到了,咱們在找他借點裝備!”

雲天一拉座椅的右側,座椅放倒後,他一個後翻已經來到了後座上。

將後座的靠背放下,他靈巧的鑽入到了後面的車尾箱中。

從那裏離開,纔不會被對方發覺。

百靈鳳急忙拉下車中的暗鎖,車後箱門立刻彈開。

雲天輕輕的推開後備箱的門,一翻身落在了地上。

貓着腰的他,快速的沿着車流向後跑去。

短短几分鐘,他們身後就排起了百米長龍。

這裏是進出的主要道路,車流非常之大,若不是那議員動用權利,也不會在這裏設卡。

跑出去五十多米之後,雲天這才站起身來,一臉冷笑的轉過頭來的他,可不是爲了逃跑而逃跑的。

挺直腰桿,雲天也不用多說什麼,因爲站在車流中的他,已經引起了遠處那羣憲兵隊的注意。

“在那裏!”

目光如炬的隊長布里斯,一眼就看到車流中向着車道外走去的雲天。

對比手中的照片,他可以斷定那個就是祕密侵入國內的外國特種兵。

“老大,開不開槍!”

一旁坐着的狙擊手,立刻端起手中的吉亞特fr-f2步槍。

狙擊鏡裏,已經鎖定了雲天的位置。

雙方相距大概五六百米,若是一聲令下,狙擊手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不能打,會誤傷平民!”

布里斯皺了皺眉頭,此時平民太多。

即便是狙擊槍將他一槍擊斃,恐怕貫穿身體的子彈也會誤傷平民。

“追!”

一聲令下,雄雞小隊立刻跳下裝甲運兵車,向着雲天逃跑的放下追了過去。

此時車流太多,裝甲運兵車毫無用處,六個人猶如六匹狼般,向着雲天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發現目標人物,請求空中支援!”

一邊快速的踩着車頂向後跑去,布里斯一邊通過對講機,對着空中的直升機喊道。

“收到,我們立刻趕來支援!”

天空中,幾架直升機一直在城市周圍盤旋,一聽說找到了爆炸案嫌疑人,駕駛員立刻調轉機頭飛了過來。

一路奔跑的雲天,看着身後追趕而至的士兵,嘴角掛着笑容的他,現在可以全力奔跑了。

雙腳猛蹬,猶如離弦之箭一般,不斷踩着各種各樣的車子,雲天向着後面一路跑去。

車子裏,李清揚和百靈鳳,看着擦身而過的憲兵隊,心頭不由一緊。

對方武器裝備精良,而且天空還有支援,在人家地盤,雲天一個人單打獨鬥,真是危險重重。

但沒有辦法,他們誰也幫不上忙,只能按照雲天的安排,先行進城。

一路狂奔,大概跑出兩公里之後,雲天這纔來到了車流的後面位置。

再往前跑,可就是空曠的公路了。

一旦被對方狙擊手盯上,再想跑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右腳一蹬,雲天高高躍起,身體貼着一臺麪包車頂翻過。

落在地上的他,踩着路邊的護欄,雙膝一彈,他已經抓住了那足有三米多高的隔音板了。

雙臂用力一拉,雲天翻過了隔音板,落在身後山林中的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地盤。

“目標人物跑入山林中了!”

空中趕到的直升飛機,立刻壓低空追來。

可山林之中樹木茂密,再想找人已是不可能的了。

“不能讓他跑了!”

他可是幾起爆炸案的嫌疑人,布里斯當然不會放過他了。

身爲法國影子刀小隊的成員,他和雲天一樣,隸屬於影子部隊的。

一直在國外作戰的他們,因爲國內的幾起恐怖襲擊被調回。

這一次帶着一些憲兵隊的精銳分頭尋找目標人物,他可不是一般人。

雙腳一蹬一臺商務車的車頂,整個人高高躍起的瞬間,雙手一拉隔音板。

整個人猶如大鵬鳥般,躍出了三米多高的隔音板。

其他的隊員,急忙互相幫助下,這才躍過那隔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