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出現在自己系統空間中的引導液,流逸雲按照月兒說的,把自己體內的寶劍召喚了出來,隨即把引導液倒了上去。

隨着引導液的倒入,流逸雲頓時感覺自己元神中有一絲絲的金光飄了出來,融入到了寶劍中。

看着那泛着金光的寶劍,流逸雲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一下就召喚了出來。

“小云,這是?”看見流逸雲手中突然出現的寶劍,劉毅有些好奇的問道。

雖然在腦海中,流逸雲和月兒交流了許久,但是在外面看來,流逸雲只不過是愣了愣神,隨即便召喚出了一把寶劍來。 “嘿嘿,三叔,這等會再說,你先站好,我幫你殺了你身上的髒東西。”看着自己三叔那詫異的目光,流逸雲嘿嘿一笑,對着他說道。

隨即,舉起自己手上那乳白色的寶劍,流逸雲輕喝一聲“斬”。

只見那寶劍頓時飛了出去,向着劉毅的身上砍去。

看着那寶劍向着自己砍來,劉毅全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但是因爲對於流逸雲的信任,他並沒有躲閃,任由那寶劍砍在了自己的身上。

寶劍砍在自己的身上,劉毅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痛苦,那寶劍就好像是虛幻的一樣,直接從劉毅的身上穿透了出去。

隨着寶劍在劉毅的身上砍過,一陣“嗤嗤嗤”的聲音突然從劉毅的身上響起,隨着聲音的消失,劉毅頓時感覺自己渾身變的輕鬆了起來。

有着一種被陽光照射的溫暖感。

流逸雲通過陰陽神瞳可以很明顯的看見,那在不停的向着劉毅體內鑽着的血蟲全部都爆裂了開來,在陽光的照射下,那些血蟲紛紛化爲了灰燼。

“看來效果不錯嘛!”看着那些血蟲被自己殺死,流逸雲一臉滿意的想到。

“噗呲,這是因爲這些食魂蟲還沒有成熟的緣故,要是完全成熟的食魂蟲,你那一劍頂多輕傷了它。”月兒對着流逸雲潑冷水道。

“額,是嗎?月兒,系統商店中有沒有什麼能夠對食魂蟲造成巨大傷害的物品。”沉吟了一會後,流逸雲對着月兒問道。

對付一條成熟的食魂蟲和殭屍,流逸雲實在是沒有信心。

“東西嘛倒是有,不過我覺得主人你用不着,你有着功德金光和浩然正氣護體,完全可以對這些邪物造成巨大的傷害,並不是沒有勝算。”

想了一會後,月兒對着流逸雲說道。

“那好吧。”點了點頭,流逸雲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三叔身上。

看着那一臉驚奇的劉毅,流逸雲對着他笑道:“怎麼樣三叔,是不是身體舒服了許多。”

“嘿嘿,你還真不要說,還真是舒服啊!小云,這是怎麼回事?”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劉毅一臉驚奇的說道。

“這很簡單,三叔你中了邪術了,要不是剛剛那一劍的話,再過幾天,你就和那些村民一樣了。”流逸雲有些壞笑的說道。

“什麼,邪術!“聽見流逸雲的話,劉毅一驚,他可不想變成那些村民一樣的活死人。

“放心好了,那邪術已經被我破了,你沒事了。”看見劉毅那麼大的反應,流逸雲對着他笑道。

“這就好,這就好,對了小云,這邪術應該是那殭屍乾的吧?”鬆了口氣,劉毅對着流逸雲問道。

“是的,他上次偷襲你們,估計就是爲了對你們種下邪術。”流逸雲摸着下巴說道。

“原來是這樣!”點了點頭,不過,隨即劉毅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臉色大變的說道:“小云,按照你說的,豈不是那些在場的士兵都被種下了邪術?”

“恩”看見流逸雲點頭,劉毅立刻就變得焦躁了起來,急忙對着流逸雲問道:“那小云你能不能幫他們解除邪術。”

“這當然沒有問題了,不過我還是先幫這些村民解除吧!要是拖的太久對他們的身體不好。”流逸雲看着那地上活死人一樣的村民說道。

對此劉毅也沒有意見,直接讓開了自己的身子。

來到那些村民的身前,流逸雲雙目中猛的爆出一抹神光,“斬!”隨着流逸雲話音的落下,只見那寶劍頓時化爲了一道白色的流光,不停的在村民的體內穿過。

隨着寶劍的穿過,那些在吞噬着村民氣血的食魂蟲紛紛死亡,隨即化爲了飛灰。

“呼。。。,三叔好了,等一會這些村民就會醒的。”看着寶劍從最後一個村民的體內穿過,流逸雲舒了口氣說道。

“恩,我馬上派人來照看他們,小云你要不要休息一會。”看着流逸雲那有些疲勞的樣子,劉毅關心的問道。

“休息就算了,這邪術還是早點解除了好,三叔,你把上次殭屍偷襲時在場的士兵都叫過來吧!”擺了擺手,流逸雲一臉隨意的說道。

“好”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劉毅一個電話下去,不一會的功夫,足足三十幾個人就來到了流逸雲的面前。

“總算,這引導液還夠。”看着那三十幾個士兵,流逸雲不禁鬆了口氣,剛剛那些村民可是有着60多人的,要是這士兵的人再多一些的話,他可是得再去購買一瓶引導液了。

“小云,人都到了,你來吧。”劉毅小聲的對着流逸雲說道。

“恩”點了點頭,流逸雲也沒有說什麼,一步跨出,流逸雲手上的寶劍直接飛了出去。

在那些士兵驚駭的目光中,寶劍直接穿過了他們的身體。

不過,可能是因爲在GAJ裏當兵,見多了稀奇古怪的事情,對此雖然感到驚駭,但是他們也沒有喧譁吵鬧。



收回寶劍,流逸雲轉身對着劉毅說道:“好了三叔,這些人身上的邪術都被我祛除了,不過我建議你立刻帶人離開,那殭屍感應到邪術被祛除,一定會過來的。”

“好,小云你也小心一點,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那老爺子還不得活活的撕了我啊!”苦笑了一聲,劉毅帶着士兵就離開這裏,他知道他留在這裏也是累贅,不如早點離開的好。

不過雖然離開了這裏,但是他並沒有走遠,再離開流逸雲一大段距離後,劉毅直接吩咐士兵準備起了作戰來。

看着自己身邊那一把冒着青光,上面刻着符文的***,劉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光,靜靜的看着流逸雲的方向,等待着殭屍的出現。

“月兒,你覺得殭屍什麼時候會來。”流逸雲在腦海中對着月兒問道。

“我想應該是晚上吧!畢竟就算是殭屍王在白天的實力也是會受到一定的壓制的。”月兒一臉認真的說道。

“還要等到晚上?算了,我還是參悟一會《殺神魔典》吧!時間可早着呢。”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流逸雲聳了聳肩說道。

一邊參悟着《殺神魔典》,流逸雲一邊慢慢的提煉着自己體內的仙氣,在仙界達到黃金境界時,他體內的混沌真元就全部變成了仙氣,雖然變的強大了,但是卻有着種不如意的感覺。

看過藏書閣中的玉簡後,流逸雲這才知道這是每個仙人都必須經歷的一關,只有把那純潔的仙氣全部提煉爲符合自身屬性的仙元后,這才能夠突破到真仙的境界。

慢慢的提煉着自己體內的仙氣,隨着流逸雲的提煉,那仙氣中出現了一抹隱晦的紅色。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悄然的過去了,當流逸雲停止了提煉後,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看着天空中的夕陽,流逸雲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他知道那殭屍隨時都可能到來。

“吼”就在太陽剛剛下山的瞬間,一聲怒吼猛的就傳了過來。

只見一個渾身青面獠牙,一臉嗜血的殭屍突然從山中飛到了流逸雲的面前。

“果然是殭屍王!而且還是仙人巔峯境界的。”雖然早就有了些猜測,但是在看見殭屍的瞬間,流逸雲還是忍不住有着震驚的想到。

心中微微一沉,流逸雲知道自己這次可是少不了一場苦戰了。

“嘿嘿,小子,就是你殺了我的小寶貝?”看着流逸雲,那殭屍王滿臉嗜血的說道。


“哼,以人命孕育食魂蟲,你還真是好大的膽子,你就不怕天譴嗎?”震奮了一下精神,流逸雲對着殭屍王大喝道。

“天譴?哈哈哈,這方天地之間還有天譴嗎?嘿嘿,天道不存,萬物滅亡,我只不過是順應天理罷了。”聽見流逸雲的話,殭屍王大聲的笑道。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流逸雲有些不解的問道,對於這殭屍王說的,他總是有種不對勁的感覺。

“死人沒有必要知道這麼多。”怪笑一聲,殭屍王對着流逸雲就是一爪抓去。

閃身躲過了殭屍王的一擊,流逸雲眼冒金光的向着他看去,但是讓他意外的是,他竟然看不透殭屍王的屬性。

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殭屍王一臉不屑的說道:“嘖嘖,沒有想到小子你還有着探測一類的能力,不過實力還是太弱了,你給我去死吧。”

雙手的利爪冒出,殭屍王對着流逸雲的胸口就是一爪抓去。

“嘭”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這一抓卻像是抓到了空氣一樣,他手中流逸雲的身體直接就化爲了一顆顆的沙土落到了地上。

而此時,流逸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殭屍王的身後,手握一把寶劍,流逸雲直接向着殭屍王的心臟刺去。

“呲喇”被流逸雲的寶劍刺中,殭屍王的身體就像紙糊的一樣,瞬間就被貫穿了,一絲絲的青煙從傷口處飄了出來。

臉上露出了一抹詫異,殭屍王隨手一抓,瞬間就抓住了流逸雲的脖子,把流逸雲拉倒了自己的身前。

殭屍王有些驚奇的說道:“沒有想到你這個人類還有些門道,竟然可以破壞我的防禦。”

而看着殭屍王被刺穿心臟後依舊沒有事,流逸雲的心一下就沉了下來。 “你竟然是變異殭屍王,咳咳。”被殭屍王掐住脖子的流逸雲有些艱難的說道。

“嘿嘿,現在你才發現嗎?我現在就送你歸西。”怪笑一聲,殭屍王手上用力就要把流逸雲給掐死。

但是讓殭屍王意外的是,自己手上的流逸雲對此竟然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不好”心裏暗叫一聲,殭屍王還沒有來得及躲閃,只見他手上的流逸雲瞬間就化爲了一個巨大的火人包裹住了他。

而流逸雲的身影也慢慢的從地底升了上來。

看着那被火焰包裹住的殭屍王,流逸雲摸着下巴說道:“沒有想到這五行傀儡術這麼好用,看來這藏書閣中的仙術不錯嘛!不過這殭屍王竟然是變異的,這下真的是麻煩了。”


一臉謹慎的看着那團火焰,流逸雲可不認爲這小小的火焰能夠消滅殭屍王,更何況是變異殭屍王。

變異殭屍王和普通殭屍王不同的是,變異殭屍王已經沒有了弱點的存在,不管你是刺他的心臟還是大腦,都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而且每一個變異殭屍王都有着一種天賦能力,就是不知道自己面前這殭屍王的能力是什麼。

“呼呼呼”只見一陣大風在火焰中捲起,直接把火焰吹的熄滅了。

隨着火焰的消失,殭屍王的身影漸漸的露了出來,不過,現在他正一臉憤怒的看着流逸雲,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不過,任誰被戲弄了兩次,都會感到憤怒的吧!

“這就是你的能力嗎?能夠把各種元素化爲自己的分身,就是不知道現在的你,是不是你的真身?”看着流逸雲,殭屍王一臉陰冷的說道。

“這個你試試不就知道了。”挑了挑眉,流逸雲一臉挑釁的說道。

“好,那我就來試試看!屍氣遮天!”大喝了一聲,只見一股股墨綠色的霧氣從殭屍王的體內冒了出來,直接遮蔽住了這片區域。

在屍氣出來的瞬間,那流逸雲的身體瞬間“嘭”的一聲,化爲了水流落在了地上。

“先是土,再是火,現在又是水,是有關於五行的分身術嗎?呵呵,我看你接下來怎麼躲,屍氣化域!”

怪笑了一聲,只見那一股股墨綠色的屍氣,飛快的向着四處擴散,不一會的功夫,竟然籠罩住了整個村莊。

隨着屍氣把村莊籠罩,“嘭”的一聲,流逸雲突然從地底跳了出來,不過現在他正一臉戒備的看着殭屍王。

很明顯,現在的這個是他的真身,這也是沒有辦法,那墨綠色的屍氣剛剛把村莊籠罩,流逸雲就感覺到空間中的五行能量瞬間變少,到最後竟然直接就沒有了。

爲了不讓自己被困在地下,他也只能出來了,而且,因爲五行能量消失的原因,這要運用五行能量的仙術自然就沒有辦法用了。

“我想這應該就是你的真身了吧!”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流逸雲,殭屍王一臉邪意的說道。

對此,流逸雲聳了聳肩,直接表示了默認,隨即身體一動,流逸雲直接向着天空飛去,沒辦法,他們這個實力的高手一旦全力戰鬥的話,其威力不說毀天滅地,但是破山斷水也只是小事。

要是在地面上打的話,誤傷到其他人就不好了。

見此,殭屍王笑了一聲,也跟了上去。

看見流逸雲和殭屍王飛走,呆在不遠處的劉毅有些苦惱的丟下了自己手上的***,一臉無奈的看着他們離去的方向。

來到地球上空接近大氣層的地方,流逸雲停下了自己的身體,轉身對着跟在自己身後的殭屍王就是一劍刺去。

“鐺”隨手擋住流逸雲的這一劍,殭屍王不禁後退了兩步。

“看來你是真的不害怕浩然正氣了!”看着被自己寶劍擊中,還是一臉平靜的殭屍王,流逸雲有些鬱悶的說道。

本來他還以爲這浩然正氣組成的寶劍會給殭屍王造成巨大的傷害呢!沒有想到他竟然變異了。

“嘿嘿,浩然正氣組成的寶劍,看來你是儒家的人了,不過對我沒有用。”看着流逸雲手中的寶劍,殭屍王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驚異,隨即便一臉不屑的說道。

“哼,也不見得完全沒有用吧!雖然那浩然正氣對你造不成傷害,但是對你還是有着一定的壓制作用的。”流逸雲撇了撇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