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林天恆不悅的目光,偉豪異常囂張的說道:

「呦,得不到手機,林大天才就這麼生氣嗎?要是你真的想得到這台免費的蘋果X,那你就趕緊求我呀。說不定一高興,就大發慈悲賞你一台了!」

偉豪這一招著實陰險。

林天恆和程思玥不來拿手機,他會斥責林天恆和程思玥看不起其他同學,破壞班級友誼。

但要是林天恆和程思玥過來了拿手機了,他就可以上前刁難,讓林天恆和程思玥變成進退兩難。

畢竟這個時候如果林天恆說他們不喜歡偉豪的手機,那隻會讓其他同學覺得,林天恆這是在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哼哼,林天恆,這只是我復仇的第一步,後面才是你真正身敗名裂的時刻!」

偉豪用挑釁的眼神看著林天恆,他非常期待林天恆接下來的回應。

因為不管林天恆怎麼說,怎麼做,都會讓自己陷入更加丟人的地步。

但是偉豪實在太天真了。

既然林天恆都已經知道今天偉豪必有所行動,他還敢來。

那就只能說明,在來之前,林天恆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嗖!

一陣寒風吹過,讓偉豪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真他么的邪門!這大熱天的,居然還能被一陣風給吹的打哆嗦!」

罵了句后,偉豪摸著胳膊,不滿的催促道:

「林天恆你到底要不要手機了?快點給個準話,沒看見所有同學都在等著你嗎?」

在偉豪的暗示下,他那幾個狗腿子也連忙開口附和道:

「偉少發手機,造福全班。林天恆你卻半天不說話,耽誤大家時間。不得不說,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就是這麼來的。」

「林天恆,你要是真的不想跟大家一起玩,那你就別來呀!現在擺著個臭臉給誰看呢?」

「這麼大的太陽,我都快曬死了,林天恆你說話呀!」

……

偉豪冷笑不已,心想這下看你林天恆還怎麼收場。

你是天才學霸又如何?

又不能給班級同學帶來半點實惠。

老子隨便甩點小錢,立刻全班同學都像蒼蠅一樣,圍著老子轉!

程思玥悄悄拉著林天恆的手,示意林天恆不要上了偉豪的當。

林天恆給了程思玥一個放心的笑容,然後掃了眼大家手上的蘋果X說道:

「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要這手機……」

一聽這話,偉豪頓時不屑的笑著問道:

「切~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不給你,所以你就幼稚到說出這種話了?」

林天恆淡淡說道:

「一台假手機而已,我有什麼好酸的。」

「握草!林天恆你能不能要點13臉?老子親自去蘋果專賣店買的貨,怎麼到你嘴裡就變成假手機了呢?」

偉豪氣的不行。

自己花了好幾十萬買來的正版貨,居然被林天恆給直接誣陷成了假貨。

一些得到偉豪好處的同學,立刻忍不住站出來幫偉豪說道:

「林天恆,大家本來覺得你學習好,都還挺崇拜你的。但是今天我才知道,你居然是個滿口胡言的卑鄙小人!」

「誣陷也編個好一點的理由吧,這麼嶄新還沒拆封的蘋果X,怎麼可能是假貨呢!」

「班長,我要是你,絕對立刻跟這種含血噴人的小人分手!畢竟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但兩條腿的男人,還不是滿大街都是!」

……

看到林天恆成為了眾人攻擊的對象,偉豪心裡別提有多爽了。

雖然花費了幾十萬塊錢,但是能夠讓林天恆受辱,偉豪便覺得這錢花的值了!

程思玥急著想要幫林天恆道歉,但是林天恆卻攔住她,搶先一步對大家說道:

「我說的是真是假,你們把手機拆開看一看不就行了嗎?」

急於打臉林天恆的偉豪,立刻搶過一個男生手上還沒拆封的蘋果X。

偉豪一邊拆著包裝,一邊冷笑道:

「林天恆,要是老子的蘋果X沒問題,老子非讓你把它吃下去不可!」

林天恆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一開始同學們出於對林天恆的敬畏,所以對林天恆說的話還是有點相信。

但是在看到拆開包裝之後,露出來的嶄新蘋果X,大家都毫無例外的,向林天恆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按下電源鍵,偉豪大笑著說道:

「看到沒有,正版蘋果X,都還沒激活……」

一般來說,現在的智能手機,啟動時間都在幾秒鐘之內。

但是偉豪都足足按了十幾秒電源鍵,蘋果X卻還一點反應都沒有。

跟吃了蒼蠅一樣的偉豪,臉色鐵青的解釋道:

「畢竟拿的貨多,有個別存在問題,也是正常的。」

為了驗證自己的話沒錯,偉豪又趕緊拆開另外一個同學手上的蘋果X。

但這部蘋果X也一樣,根本開不了機。

第三部,第四部……

拆到第十部的時候,偉豪已經快發瘋了。

自己明明從蘋果專賣店買來的蘋果X,居然沒有一部能夠正常開機!!! 徐氏暗罵了一聲自己大意,連忙道:「不知道這位是?」

那護送的人連忙道:

「回孟二夫人,這位是陛下特地請來替皇後娘娘調養身子的神醫左子月。」

「這幾日左先生會和皇後娘娘一起住在定國將軍府,還要勞煩孟二夫人幫忙安置一下左先生的住處。」

徐氏不是蠢人,尋常大夫只能當得起「大夫」二字。

眼下這些御前侍衛不僅個個尊敬,而且還管這個滿臉菜色,看上去古里古怪的「小老頭兒」叫先生。

這兩個字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擔的起的。

光只是這一點,就足以看得出來這人身份不一般,而且就連君璟墨也未曾怠慢。

姜雲卿的話更是讓徐氏弄了個清楚:「舅母,左先生醫術高超,之前在安俞時,我和璟墨險些被人迫害,多虧了左先生出手相助,才保住了我和孩子性命。」

她原是想要說左子月是孟少寧的人,可是轉念一想,眼下定國將軍府的威勢如日中天。

孟家不僅出了她這個皇后,孟天碩、孟文峰,還有孟祁和孟家其他所有人幾乎都得君璟墨重用,平步青雲如今身居高位掌管京中。

站的高,得利多。

人人忌憚,更會引來他人嫉妒。

君璟墨性情太冷,手段也獨,誰都想要在新帝面前爭臉,想要步步高升,而孟家就成了所有人眼裡的攔路石。

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著抓孟家的小辮子,而孟家周圍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線時時盯著。

她若是此時提起了左子月的身份,牽出了孟少寧。

那當初孟少寧詐死離開大燕前往宗蜀的事情勢必瞞不住,而到時候恐怕有不少人會用孟少寧的身份來攻訐孟家。

孟家四爺當初已經暴斃而亡,如今在的是宗蜀皇長子慕容堃,也只能是慕容堃!

她不能將孟少寧的身份暴露了,所以姜雲卿只能將後面的話壓了下來,想著回頭私底下再說,轉而說道:

「舅母,左先生喜歡安靜,您尋一間安靜些的院子安置他便可,讓幾個懂事話少的人前去伺候,其他的不必理會。」

徐氏聞言連忙應下來:「你放心,我會安排妥當,定不會讓那起子不懂事的人,污了左先生的耳朵。」

徐氏親自扶著姜雲卿,領著她入了定國將軍府後,前面的朱紅大門便在再次關閉起來,而外間那些窺看的人瞧見所有的護衛四散開來,將整個定國將軍府圍的水泄不通,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

「這個姜氏,居然這般得寵……」

那守在正門前的,可是君璟墨身邊近隨,如今卻被送來守孟家大門。

眼下這一幕,還有之前城門前那一幕。

沒誰會蠢的覺得君璟墨是在讓人禁足監視姜雲卿和孟家的人,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人不過是君璟墨留下來保護姜雲卿安危的。

人群之中陸陸續續有人離開,而失蹤大半年的姜雲卿回京的消息,沒多久就傳遍了整個京城。

要不是君璟墨早下旨讓人守在孟家門外,不許任何人打擾姜雲卿清靜,怕是此時孟家的門檻都被踩踏了。 「不可能的啊!我明明親眼看到蘋果專賣店的員工,把手機從倉庫裝到我車上的!!」

偉豪瞪著眼睛,憤怒的將手中的蘋果X砸到了地上。

奮鬥在美國 鬧鬼了嗎這是?!

從專賣店裡買來的幾十部蘋果X,竟然全都是壞的!

如果林天恆聽到了偉豪的心聲,絕對會如實跟偉豪說道:

「你猜對了,還真的是鬧鬼了~」

清晨起床之後,林天恆便使用了「地藏王的金印」稱號,召喚出了一個厲鬼。

這個厲鬼可比昨天那個厲鬼有用多了。

據這個厲鬼自己說,他姓高,本是清朝妃子的貼身太監。

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 由於某天服侍主子的時候,不小心打破了乾隆爺御賜的花瓶,被直接主子丟進寒冷的水井裡嗆死了。

所以他這才含恨而終,化為厲鬼,一直沒能轉世投胎。

聽上去,貌似這個死太監除了身份比昨天那個厲鬼高貴一些之外,好像也沒強上多少。

其實不然。

鬼屬陰。

太監同樣屬陰。

而嗆死高公公的地下井水,更是至陰之物!

三者合一,才讓這為高公公變成了至陰之體。

而那些蘋果X之所以開不了機,正是因為高公公利用自己的屬性能力,將這些蘋果X內部的零件給全部凍壞了。

「差點就誤會了恆哥了,看來還是恆哥有見識,一眼就看穿了偉豪送的這些蘋果X是假貨。」

「你們難道忘了,上次恆哥識破葉子希的奢侈品包包是假貨,也只是簡單的看了眼。」

「你不說我差點忘記了,當時葉子希好像說那個包包也是偉豪送的……」

聽到同學們的議論聲,偉豪知道自己已經徹底洗不清了。

上次送葉子希的奢侈品包包,他是付了正品的錢,結果買到了一個連高仿貨都不如的低端劣質產品。

所以這次偉豪也不太肯定,自己是不是又被坑了。

察覺到偉豪的臉色愈發陰沉,生怕偉豪回頭又將怒火發到自己身上的葉子希,連忙小聲提議道:

「偉豪,你在專賣店買手機的時候,收銀員不是給你開了發票嘛。你趕緊把發票拿出來給大家看呀!」

偉豪用要吃人的兇狠目光等著葉子希,怒問道:

「把發票拿出來幹什麼?是讓我告訴大家,我蠢的居然都能在專賣店裡買到假貨嗎?!」

葉子希慌張解釋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我是……」

等的有些不耐煩的林天恆,問道:

「偉豪,你把大家約出來,不會就讓我們在學校門口傻站兩天吧?」

林天恆一起頭,立刻有同學附和道:

「是啊偉豪,你不是說給我們安排了兩天精彩紛呈的活動嗎?這傻站在學校門口,難道就是你所謂的活動?」

但偉豪的狗腿子卻齜牙咧嘴的吼道:

「你們一個個嚷嚷什麼勁呢!我們偉少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人,既然答應了帶同學們度過一個愉快的周末,那就一定不會食言的!」

「別的不說,你們就看看偉少開的這輛豪車!能開上這種車的人,會在乎帶你們玩兩天的那點小錢嗎?」